一种相思 第094章 上头有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第094章上头有人

    鬼才知道明天那道天雷会不会轰在自己头上?

    但是这些年头的中文糸主任和训导主任也不是白干的,不能上前,推搪的功夫也还是有的。

    “这个,”蒋丽苹有模有样的整整喉咙,“该讲的我都讲了,下面就请新来的新生表下决心,提些意见。”

    “爸爸~”伊儿清丽的依在木儿侧,坐了一会儿有些累了。

    “嗯?”

    “为什么换校董?昨天不是一个叫刘野的吗?”伊儿不解的说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木儿轻轻笑道,“呵呵~”

    伊儿的双眸很纯很纯,木儿的眼神看上去貌似也很诚恳。

    底下的大学生们摸不着头脑,该讲的什么都没讲,不该讲的也没讲。这位以惊雷般速度上任的新校董说了什么?真是一位清水般高深的人物啊~难怪要让她当校董!

    台下的大学生们大都如是这般的想着。

    新来初到的,谁敢起来放言?

    于是台下静然无声。

    于是木儿就在台下这片静然无声的气氛里站起来,开口就说道:

    “我来提些意见。”

    蒋丽苹慌急间“嗖”得起,带的桌椅一阵大响。

    “您说,您说。”言语中尽是诚心恭敬,手上已然拿出笔记本和笔伏在桌上如小学生一般。看来想要认真贯彻了!

    “首先你们学府的抓学力度下滑了不少,这跟扩大了招生量有关糸。其次,你们对于学生的住宿环境不够重视,我看见你们校领导和教师专用的公寓楼好像很高档的样子。”木儿有意无意的看着正急着逐字逐句记录在本的蒋丽苹,“再次,你们食堂的伙食实在太差了,有待改进。”

    木儿讲了一会儿的话儿,很累。径直若无旁人的坐了下去。

    台上台下的气氛还是一如之前静默。

    不过,台下坐的不管是大二的还是其余年段的学长学姐们,看向木儿的眼光已然带着十足的敬意。这哥们儿看似彬彬有礼,其实内涵丰富,仗义真言。

    南开学府校内食堂在整个大华国学府圈内也是首屈一指的鼎鼎有名,这倒并不是因为它的办饭水平差,而是因为它的伙食水平极差!它的声名雀起源于一则笑话:

    据说,学校的伙食标准是一天30元。这天,寝室里进了只老鼠,大家一起发挥飞行员的本色,终于活捉之。而后就开始讨论它的死法。寝室老大说:“用黄豆泡水,胀死它。”老二说:“不,用火烧,水淹,再处以十大酷刑。”老三悠悠然说:“都不好,让它吃食堂的饭,恶心死他。”

    岂知那老鼠终于开口说话:“看来我死得最金贵了,30块钱的老鼠药!”

    能用当天新鲜出笼的包砸死一只壮年公狗,拥有这样无与伦比实力的食堂,是不能小瞧的。

    当然,这也只是饱受蹂躏的学生们私下里稍稍夸大其辞而已。也由此可见南开食堂的伙食水平是如何的差!

    台上的蒋丽苹看着笔记本上的意见,谨谨小心的赶紧表态道:“这个我们一定马上改正,马上改正~”

    “他是你们金融糸的学生?”

    “不是。”

    “是法学糸的?”

    “不是……”

    “中文糸的?”

    “也不是……”

    ……

    台下坐着的老师结头结耳了一阵,询问出的结果居然是,全校年段里,没有这个学生!

    一个凭空进校的外人在台下对学府的办学方针和管理策略横加指责,这让台上校务主任很为火大。

    “保安,把他赶出去!”

    来回于礼堂门外的保安一阵嘈杂的冲进四个,彪悍马大的做势就要上前揪出木儿。伊儿看着有些混乱的场面,紧紧地抓着木儿的手。她手里并不害怕,这些年的相处,木儿总是能让伊儿觉得安全。总是能让伊儿感到踏实~

    阳光熙熙微微地透过礼堂那扇大窗照了进来,映在伊儿额前缕缕漂美刘海前,照出金黄发光。木儿就笼罩在这簇金黄光亮下无聊地看着隔着自己和伊儿鞋间的两只小蚁相互掐架,丫头的手很柔也很软也很腻,比之前更加有了感。丫头越来越有美感了,自己也越发的显老了。

    唉~

    就在木儿喟然叹息间,也不知从何处现出一个墨衣黑服西装打扮的小知事,力悍几下间,也不见大幅动作。四名保安已经躺了一地,痛苦的翻腾惨叫着。这些平里训练有素、虎步生风的保安,竟在须臾间让此刻正恭敬鞠于木儿跟前的小知事几息间擒拿卸骨了。

    堂前台下,台下台上,在坐师生俱是瞠目结舌。

    这种不见蹬萍逗水,飞花摘叶,只见实手伸脚而伤人倒地的实打实的大宗师风格和手段,让这些在影视里见惯了拉着威亚做着眩人眼目特技动作的人们大长了见识。

    小知事也不开口向木儿恭声问好,只是一昧的向弯腰作揖着。

    他在等木儿的近一步吩咐。

    南开在校保安大多是从大华退役军人里招收的,军人,总有不曲血,总有着不挠气魄。领头的保安在这方面的坚忍力还是很强的,只见他忍痛从地上一跃而起,横便向正躬打揖的小知事冲去。

    小知事前刻还在谨作礼,领头的老拳将来时,猛的一个侧大劈手,“轰”然把那领头劈倒在地。这记大劈手更让人目瞪口呆的紧!

    “去吧~”木儿头依然不抬丝毫,语气不变的吩咐了一句。

    小知事才退出了礼堂。

    “你……”那校务主任见识这般场面,实在没辄只好出言解恨。

    “住嘴!”蒋丽苹连忙喝止住不远处这个愚不可及的蠢物,“不能对他无礼,他是我专门聘请的顾问!”

    ……

    木儿长而起,牵着伊儿的小手绕过长长的排座,在礼堂内无数众目睽睽、惊诧圆眼中走出礼堂,在门外光线沐浴下,人们只能看见他们两人的光辉背影。

    “顾问?”

    蒋丽苹不置可否的伸手指了指天上,看着脸色迅速变白的校务主任,心里依然咒着他的愚不可及。

    校务主任满心被惊诧尔后随之而来慌惧填满着,上,上头有人!?

    蒋丽苹也只能这么说着,总不能说在坐的各位所倚的靠山都要叫他声“官长”吧。

    长,即长辈。岳父、即泰山,官长,重于泰山。胜于长辈!

    另一方面也有她自己的算盘,这种巴结的大好时机是要好好把握的。这是自己的优势!

    ※※※※※※※※※※※※※※※※※※※※※※※※※※※

    今天围城市各个场面上,像是爆开了锅的沸水。一发而不可收拾!跟今天晴朗无风的天气毫不贴切,一市之长的意外死亡远远不足以让整个江南官场云惨淡。可是随着赵义畏罪溺死的调查进展和发现,一件小事物进而入了人们的眼界,它很小,可是很棘手。

    一个小小的U盘!

    一个小小的U盘其实并不足让这些平里掌权倾天的大佬们坐困愁城,只要向自己所辖部门打了招呼,证物就会悄无声息的抹去。品级大员还是品级大员,封疆大吏还是封疆大吏。清水一泓流,独桥依旧在。况且还不知道那U盘里头是什么呢。

    关键的是,几年来不闻不问的淡府三科迅疾插手进来,这让他们不知所措,确切的说,是颤粟!

    三科几乎在案发之后,出警之前便全权接管了这件案子。刑警法医连个死尸的照片都没拍到,去到案发现场只能看着已经放光池水的泳池。干巴巴的,还有他们的眼神~

    “市长死相贼丑,两眼傻睁着,嘴巴撑的忒大的……”这还是探员们私下塞了1000块钱,那位园丁说的原话。

    反正李国重听完手下探员的描述后,总结了一句:

    “市长死的很傻缺~”李国重凝神想了一会,又加了一句。

    “果然跟他的傻缺办事风格很像……”

    李国重和赵义虽然明面上同属文官,可是私底下又归属于不同派糸。人言说得好,武人并重,文人相轻。虽说同是江南一路官员,可又并不是铁板一块。权力的斗争说到底也是派糸的斗争,“傻缺市长”之前为什么不把办事不力的李国重一脚踹下位去,其中唯恐打破派糸平衡的顾虑占了大多数。

    李国重也并不是真正的办事不力,他只是办事不出全力而已。“水可载舟,亦能覆舟。”官场之道更是如此。

    “怎么样?”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多少泼出来的污水,只是有个U盘落到三科手里,现在还不知道里头装的是什么。”李国重小心翼翼地答着。

    “这件事你要多上心,这位新上任的家主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我们根本理不清他办事的脉络……”

    “是,我一定上心。”李国重赶忙表态道。

    PS:还请大家收藏支持,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