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春杀 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木儿稍微闭眼就想通了。

    “你把我杀了,那么公司将会过继给嫣然。你再把淡章、淡华杀了,自然也没有会反对你跟嫣然的结合。好算盘~”木儿不由赞道。

    “可惜呀~”范高还是念念不忘这三个字。

    “是很可惜。”木儿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范高不可思议地笑了,“我…是说这…么聪…明的人,这么死…了。真是…可惜了!”

    突然范高举起一把枪瞄上木儿,“嘿嘿~”

    木儿里的那颗心直往下落,心里的惊恐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年轻人太得意是不对的,那样会忘形。”这时的范高说起话来的障碍消息无踪了。

    范高再次瞄准木儿,凝神正要扣下扳机时,忽然一直在守在他一旁的嫣然一下子打掉他手上的枪。那枪一下子掉到两米之外,磕在墙壁上发出一声脆响。

    “不要杀他~”嫣然弱弱地说道。

    “为什么不杀他,为什么?”范高气急败坏的吼道,“你说,你是不是上他了?!杀了他,小然。杀了他!杀他!!”

    范高歇斯底里的喝叫下嫣然显然无动于衷,木儿默默地掏出上的手枪一扔,那枪磕磕碰碰地弹到嫣然脚下,再也没有什么动作。

    瞪目看着木儿的范高,脸色越发变青苦楚的嫣然看着那把枪。三个明白,这是一个决择,一个二选一的决择!

    “小然,杀他!杀了他,我带着你游遍天下,带着你看出,看落。小然……”范高还在一旁一刻不停地怂恿着嫣然下决定。

    木儿看着嫣然,看着当初在乒乓桌上,那个跨在自己难自抑、癫鸾倒凤的嫣然。看着那时在风林小道边,疯狂地相互拼命挤入对方的嫣然。看着这时这刻无从选择的嫣然,木儿心里忽然有种觉悟。

    “我还是着她的!”

    嫣然慢慢地走近,慢慢地蹲下,捡起手枪。又慢慢站了起来,看看木儿:“我是你的。真的~”

    看看顿时安静下来的范高:“我是你的。真的~”

    ┅┅

    “可我到底该嫁给谁呢?”嫣然又转看淡白天色喃喃自语道。

    “呯~”

    嫣然天真的看看湛蓝的天空,倒下。嘴角带着一抹笑,我没有对不起。真的!

    ┅┅

    ┅┅

    一个人做起恶来并不是最可怕的,一个组织做起恶来,也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一个国家的做恶,没有束手缚脚的对象,没有监督的机构,更关键的是没有制裁的措施。即使不做恶,只要掩蔽事实,给人带来的恶果也是足以致命到死的。

    显然,假酒店这一带的警力是充足的。可是这么一段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时间里发生的枪杀事件,治安方面却没有一丝的响动。很明显,这是上头的故意拖延时间。

    嫣然就倒在木儿和范高两人距离的半途,跟着两人的距离是那么的若即若离。向左或向右,向前或向后,让人觉得无限的可能。木儿迈着无力无神的慢步走向嫣然,没有动弹的嫣然,只有那一簇簇无比刺眼,无比惊心的血色缓缓地漫流出来。婉转徘徊,处处动人,处处透着故事,处处疑问着一个无比两难的答案。

    我到底该嫁给谁?

    “你不知该向我走来,还是向他(范高)走去。”木儿收腰蹲在嫣然一旁,扳过嫣然渐已发冷无体,拥她入怀。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要紧,现在你不用考虑这个问题,我向你走来了。”

    当一个人正想着是否向你走来的答案时,你就应该主动地向那个答案走去。

    木儿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天生不能拥有幸福的人,当幸福来临时,自己离它很远。当木儿走近时,又发现幸福逃逸在千里之外。嫣然是自己一份意外的幸福,可是当自己发现并拥抱这份幸福时,又无比痛悸的发现,这是一份太迟的幸福。太迟了!

    想着想着,伴着两滴眼珠溅碎在地上,木儿哭了。哭得很委屈,为什么幸福总是离我这么遥远?!

    阳光照在一旁明晃晃玻璃上,反在木儿眼里显得格外的闪眼,外那一座座高楼簇拥一起,显得另类的压抑。嫣然那死去的美丽无比、艳华绝仑的体,引鸣起木儿无限的悲痛。

    “你不该伤害他…”木儿抬头看了看几步之处伤了腿无法挪动的范高一眼,“因为你无法给她带来幸福,虽然你有给她幸福的基础。”

    “不!”横躺在地的范高听了木儿这段话后,仿似自己最最不能触及的伤处给人硬狠狠地揭开一般,在地上挣扎奋起不停。

    “你凭什么说我不能给小然幸福?!我能陪她游遍天下!我能陪着她看出,看落!!我能陪着小然……”

    “你能给她一个名份吗?”木儿一句话就让躁动不已的范高一下子蔫了。

    “你给她的是什么样的名份?是杀光她家人夺了她家财的名份?既血腥又虚伪无比的名份!”木儿无比尖刻地讽刺着已经安静下来的范高,“给不了、给不起就放手,一腔愿的不是真。”

    “一腔愿?…”范高被木儿这四个字触动了灵魂深处那处自己无法自觉的自私,嘴里一时喃喃自语着这四个字。

    木儿盯着范高那张搏人同可怜的表,心里无比愤恨。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心里愤恨的怒火一次又一次冲刷着他灵魂深处渐渐脆弱的防线。

    “你一无所有了~”木儿那张渐渐失去平时沉稳表的脸,透着有些诡异,像是刻意引着这时正脆弱无力的范高。

    “我一无所有…不!”范高全力的反驳道,“我,我很富有,我很有钱,对,我还有钱!”

    几近癫狂状态的范高带着失常的动作和扭曲的表,歇斯底里的反对着木儿的“嘲笑”。

    木儿刻意低了些头认真地看着范高的眼珠眸:“我把你杀了,你不就是一无所有了~”

    “不!我有钱!!我不能死!!!”范高本能的有些害怕,有钱人的本能。

    “那你快跑吧~”木儿怂恿着,“快跑吧~我给你5分钟的时间,快跑吧~”

    “对,我跑,我跑。”范高茫然又积极地点头道,艰拼的挪着子斜斜地站了起来,一点一点地向自己的座车移去。他很执着,他这一辈子对财富很执着,一步一步地投机,一步一步地诈取,一步一步的壮大,一如他对财富的痴迷。

    人死了,再多的钱也没用。枪就在木儿脚下,木儿想杀范高,范高实在是无处可逃。

    木儿就这样抱着嫣然早已发冷的体,抱着,抱着…偶尔从树上飘下一叶落无可落的冬叶,能让人清醒时间的流转外,这个场面,这个氛围太静了。

    看不见的冷风吹过米米阳光,仍然无法拨动它们分毫,一如既往的静~

    又是一阵风儿刮过,当又是一叶枯得不能再枯的萎叶落在地上时,木儿小心的把嫣然轻放在地上。站了起来~

    阳光忽然尖利、流转了起来~

    PS:请大家为逝去的孩子,逝去的父母,逝去的同胞默哀~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