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夜色正浓更销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段夫人一高一低跳脱着极富丰满的隆进了花厅前,两手谦而婉约地拎着小包,线条人的小腰在男人眼里晃着。很难相信一个40好外的妇人还能保持着如此材和高贵外泄的脸面气质。

    “对…不起~”她前脚刚迈进门槛,后脚还没动就听见自己那个不成材的儿子屈声下气地说完了对不起。

    “娘~~”段庆返发现自己娘亲正立在不远处,心里的委屈像决了堤的坝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段夫人冷若冰霜的脸上直向着木儿,不言不语。急起几步赶上前去,想是要跟木儿这个新上任的家主理论个清楚。

    谁知径自穿过木儿旁,对着段庆一脚狠狠踹过。直把段庆踹趴在地,四平八稳,无比惨壮!

    这才转向着木儿如百花错放般成熟一笑:“这位就是淡家新家主木凡,哟~果然气宇不凡,一表人材呀。咯咯~”

    这段夫人果然是一位放浪形骇,大大方方的美妇!

    “奴家这不肖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多谢你的代为管教。奴家先回了~”

    木儿和厅内的一干人等还在目瞪口呆,个个噤若寒蝉。这种悍母简直听所未听,闻所未闻。

    等到木儿醒过神来,段夫人早就提着鼻青眼肿的段庆转出了门,袅袅间早已不见了人影。

    “坏蛋,还看什么看?!”嫣然虎着脸,气气地问到。

    木儿淡淡一笑,不理……

    一天的时间,一顿丧宴便把两人生的证明抹刹的一干二净。菜过五味,酒过三巡后,人们从此以后只记得现任的家主木凡,那个恢宏气阔的兽门石狮内外,两代淡家前任家主的印记早就不知还觉的变淡变没了。

    ※※※※※※※※※※※※※※※※※※※※※※※※※※※

    “你是不是记恨我?”木儿坐在淡章的书里,正在低头摆弄着桌上的那盒兰花。没有过分的眷顾,现在反而更加长势喜人。

    ……

    淡秦也不抬头,也不说话。

    “不说话那就是记恨了。”木儿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摘着兰花尖上有些萎黄的蔫叶,“我跟他们讲好了条件,等你学好长大了,这位子、这家产,还是你的。只要你学好!”

    木儿抬起头来,灼灼眼神看着听了这个好消息喜不自抬起头来的淡秦。

    “你要学好。”

    “嗯!”淡秦重重地点了头,这几天族里对他的冷淡让他知道权力和地位的重要。

    “去吧~”木儿吩咐道。

    淡秦推了门,返关了门兴奋地走了。

    木儿有些累的把头靠在椅背上,眯着眼想着事。

    嫣然从后头的书橱里转出,一个跨步跃然坐在木儿腿上,着迷人线怜地狠狠亲了木儿一口。白嫩健美的长腿隐在大朵裙里,那大朵裙盖在木儿腿间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粉玫。

    “这几天累吗?”嫣然伸出手不慢抚着,摸着木儿那宽厚的膛,这种厚重踏实的安全感从来都是任何女人所要追求的。

    “有些。”木儿清明的看着自己腿上坐着的感美人儿,但在眼界深处却有一些暗然。

    木儿伸出双手掌着嫣然满满、柔实有力的两瓣,心里总有些不甘。

    嫣然一只手三下五除二的扒下了木儿的运动裤,扯开内裤,扶正了那枪火,另一只手挽高大朵裙,探到自己下,拉下小裤,咬牙切齿向下用力一坐。

    “咝~~~~~”野里带着解恨。

    “你我吗?”木儿语气很冷静。

    “咝~~~~~”嫣然时不时的抽气享受着。

    “你我吗?”木儿还是不甘心。

    “咱…们不…是在做…嗯~…吗?”嫣然无所谓地应付道。

    ……

    木儿默然。

    ……

    “啊~”嫣然达到极致后的爽叫声在这个刚入夜的时间,显得有些突兀和深远。

    时间在流逝,但很安静。只有椅下滴水的“嘀嘀”声为流逝的时间配音着。地下缓慢溅流着愈加厚实的水渍,很安静~

    “我要回去了~”木儿默然推开还在回神的嫣然,扯了好几张桌上的备着的纸巾,给了嫣然几张,自己把兵器擦亮后,拉裤站起。

    “陪我~好嘛~~”嫣然央求着。

    木儿恍若失神的走了出去,没有应她。

    ※※※※※※※※※※※※※※※※※※※※※※※※※※※

    “开门伊儿,是我。”失了心力的木儿强装有劲的敲着门。

    “爸爸回来喽~”一阵急促的啪啪声渐而清晰的传来,门开了。伊儿甜甜淡笑的看着木儿,光洁的小脚丫拖着一双小巧卡通拖鞋,由于夜色有些深了,伊儿穿着一件睡衣褶裙,抱抱正欢喜的绕着她那如莲花清柔一般的裙摆间来回打着圈。

    “爸爸回来啦~嘻嘻~”伊儿忙着帮木儿拿着拖鞋给木儿脱鞋,看来刚才那一句是对抱抱讲的。

    木儿看着低低蹲下帮自己换上拖鞋的伊儿有些心暖,自从自己受了两次伤以来,伊儿更回变得体贴入微,一些平常木儿自己做的事,现在也争着做。感是一种很伟大又很奇妙的东西,她能造就很多人们不可相信的奇迹,不知道我们的感能不能创造另一个不可相信的奇迹呢?

    “爸爸?”

    “啊…啊…”木儿有些飘远的思绪终于让伊儿的喊回来。

    伊儿带着似乎饶有兴趣,而且看也看不够意味的目光细细打量着出去一天的木儿:“爸爸想什么呢?能不能说给丫头听听?嘻嘻~”

    “这个…”木儿挠挠头,呵呵一笑,“我在想,我要有一个像丫头这样又贤惠,又漂亮的不像话的老婆就谢天谢地了。呵呵~”

    木儿打着哈哈说到。

    伊儿听到以后,双眼晶晶有柔地看着爸爸。含着不同不样的意味,很难捉摸。

    ……

    两人莫名的沉默了一会儿,不知是尴尬,还是若有所思。还是木儿老道的打破了这种涩晦的气氛:

    “嘿嘿~丫头,有不能为爸爸下下厨房,爸爸肚子有点饿了。”木儿腆着老脸说。

    伊儿“扑哧”一笑,可乐地说:“好~”

    “抱抱,走~”伊儿招呼一下抱抱,转进了厨房,忙了起来。

    不一会儿,菜油饭香的味道飘出了厨房,飘进木儿鼻子里。木儿贪婪吸着,这是生活的味道。

    一边听着电视里的新闻,一边听着厨里菜饭翻炒声,实在是一种出自生活,却又高于生活的享受。

    过了一会儿,伊儿声音也飘出了厨房。

    “爸爸,今天高叔来过,拿了一份文件过来,我放在柜上了。啊,抱抱,不许流口水~”看来丫头心很好。

    “知道了,丫头。”木儿往沙发边上靠了过去,拿起柜头上放着的一份文件。

    想不到,公司现在的效率都这么高了。木儿当初要这份两天内完成的计划书,完全是随口说说而已。华明商业城在他计划里没有立即动工的必要,上头的关节还需要打通。自己的现在对于淡家家主这个职位还不怎么熟悉,所以说还需一段时间。

    想想自己一直以来还是低估了淡家的真正背景跟实力,像今天的所见所闻就让木儿开了眼界,大长了见识。一个直接对大华圣上负责的家族,所俱备的实力完全超出了木儿的预见想像。淡家有三大部门,虽然世人不见如何知晓,但是确实是有的。一科负责的是初步的人才挖掘和审核,二科则是人才官员的进一步审核和提拔。三科则完完全全是一个监工部门了,只查不处理,只是把调查结果提交大理寺卿而已。可偏偏就是这种不吠不咬,却让小蚁细的作法让大部分大华官员敬而远之。还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四科,只是前五代家主以来,这一科缺失已久,据说是与一块小黄牌故事有关的。

    木儿烦琐地把头一甩,无聊。好好的一个堂堂光明部门,闹得跟搞社团一样。这时的木儿倒想了想那一单,这事总有些趣味。

    “开饭喽~”伊儿小心快快的捧着一大碗放在小桌上,急急的缩回小手,搓散着手上的烫力。

    木儿见状,连忙扔下手上的计划书。上前拉过伊儿那双巧手,摊开细细的看着有没有烫伤的痕迹。心疼惜显而易见!

    伊儿俏脸因为一阵忙活而活力潮红,更加的容光可。此刻正喜欢地看着正认真心疼的翻着自己手掌的爸爸,美眸扑扑闪亮。

    “还好没事!呼~”木儿松了口气,“丫头,下次不要逞强了。烫伤就坏了~”

    “噢~”伊儿甜甜地应了一声。

    “咦,这是什么菜?”木儿看了看大碗里未知的菜样。

    “这是韭黄炒蛋。”伊儿兴奋地说道。

    “这是韭黄?”木儿高兴地夸奖到,“丫头,你能把鸡蛋炒成韭黄的样子,真了不起!”

    “爸爸,”伊儿忍着笑说到,“那是蛋。”

    木儿尴尬地甩甩手上的手链,自辨道:“我就说嘛,长得那么像蛋。原来就是蛋哪!”

    接下来,木儿又兴奋地指着碗里的一抹葱黄。

    “这下错不了,这是蛋!”木儿儿满脸的自呜得意道。

    “爸爸,那是韭黄~”

    伊儿无奈地说到。

    这下木儿一阵大窘,出糗出大了。

    “嘻嘻……嘻…”伊儿终于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不许笑!”木儿板着脸吓到。

    伊儿反而笑得更大声。

    其实这也不是木儿的错,这道菜如果手艺刀功好的话,是可以做到韭黄和蛋分不清的。

    入夜的寒露在树梢上凝结着,顺着叶面慢慢垂流掉下。滴在小草腰上,滴在一个衣与夜浑然一片漆黑的人上。但他却像一尊石雕一样,一动不动。像这样一动不动的石雕,围着那座正传出欢悦笑声的楼面间还有十几尊。

    PS:还好,没事。有勇气就会有奇迹,加油四川!

    请大家收藏,私想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网站故障的缘故,今天的点击惨淡。可尽管昨天网站打不开,我还不是上传了一章。请大家支持,谢谢。

    哪些是韭黄,哪些是蛋蛋?

    http://read.syzw.cn/files/article/attachment/6/6651/1481698/892418.jpg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