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愤而一怒为娇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杀而未遂而未死的木儿当然不能算是任务上的失败,因为下单者已经死了,还是死在半十指的短刃下。这只能算是半十指从事这个高风险、高回报行业的首桩失败记录。想想这次的杀人过程竟是出人意表的很,十几年的杀手生涯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哥哥搞妹妹,妈妈玩哥哥的戏剧生意。

    生活像利刃,但生活的利刃只是催人老的时间而已。仇恨像利刃,而你永远不知道它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人群里突然捅出给于你致命的一刀。看来仇恨很有悬念,也很复杂~

    这么看来,淡家两代家主对外公布的死因也是很有悬念的。染疾暴毙?古代暴毙的人儿也不少,可是没听说过一个若大的城里,几亿人口的大华国民里,一时暴毙就死了两人,而且还是父子关糸,而已还是无官却实权的顶尖人物?

    好事成双,祸事也成对了?所以堂堂家主死得让人觉得蹊跷的很,大华国民口风严谨,也只在私下拾人牙慧充当谈资而已。

    于是出殡那天,真真正正地上演了一出当代经典的“黑发人送白发人”的戏码。围城市民对淡家两代家主是感恩戴德的,淡章任上时,往往发动富宦人家,出资捐款、接济贫民,搏得名声在外。而今两代家主离奇暴毙的死迅一夜之间传遍了围城市里郊外,于是那天微微亮、清寒冬晨,人人围在淡家通向火化场的迎宾路上。人人主动戴着孝,那白布惨白得就像吊唁的粉白大纸。除夕前死了大善人,这个年月确实不善的紧!

    无数的江南一线官员尽数前往吊唁大堂吊唁,木儿折着他的稣麻酸腿谨谨然跪立在旁,后一旁,后一群,黑压压披麻戴孝的族人有序跪着一大片。木儿这个现任家主的份是牛B显赫、尊贵无比的,左侧才是家主夫人淡嫣然还有弟弟淡秦以及一干辈份显高的族人,跪在后的这一庞大谢礼群方阵里全是淡家清一色的男儿汉,全是糸官职的高官人物,有些还是难掩长途奔丧的一脸风尘疲意。

    这恐怕也是目前大华规格最高,阵容最大的谢礼群吧?木儿心里有些苦中做乐的想着。

    当然,大华宫殡除外!

    遗体告别仪式开始了,第一位进堂居然还是李林仆公公。绕了遗体一周后喟叹之余从袖里拿出一卷圣旨来,对着遗体开始了大华国君,当今圣上对死后两父子的封谥。这种活人对死人的对话无趣的很,所以很短暂。皇帝还是肯定这一家子两人的功绩的,淡章给了一个最高级别的“文正”谥号,淡华次之,封一个“文忠”。

    李林仆走至木儿前,面无动容地安慰道:“节哀顺便~”

    木儿楞是没有从这阉人脸上瞧出一丝凄悲表来,真是喜怒不形于色。

    “圣上说了,好好当你的家主。安安稳稳、千秋万代、铁桶江山!”李林仆这话讲得极有气势,便好像大华这一大片大好的江山就是他的一般。

    后又抚了抚跪在一旁的嫣然嫩肩:“好生照顾好木凡生活起居~圣上说了,淡家还是会如常年流水一般,不绝不弃的延续下去的。”

    嫣然默默垂头应是。

    李林仆长而起,对着方阵后头一干人等喝斥道:“你等一干配合好家主,朝庭对淡家的恩泽一如既往,明白吗?!”

    “明白!~”后传来一波如滚滚雷般凄哀怒吼。

    吓得木儿差点从叩席上跳起,这些人还真有血

    按朝庭的立场当然希望淡家这个官场标准越稳定越好,这杠大旗一直有人扛就会一直的好下去。大华如今的国君或者历代的国君对于当年圣祖爷为何会把一国国运绑在淡家上,是不明就理的。君上没想明白,臣子当然也琢磨不透。君臣估摸不清,那大华的芸芸百姓又怎么会明白?他们只知,大华宫廷对淡家是一如既往的份外恩宠。

    抛却贡献不说,如今的大华国君只关注他的国运。笑话,功绩?只要是臣子,人人都会做得出来。而国运却是不能冒险一试的,所以堂堂的大华国君圣上选择了宁愿信其有,不肯信其无。

    木儿领了先的叩头谢礼,后也齐刷刷的叩点一片。这是一定要的~大家披白戴麻,尤其是那戴的角麻过大的本角檐沿盖了下来,遮了脸部一片,看不见表

    跪于首位的木儿让人轻而易举的让江南路官员认出,江南一线大约有着倾重份量的官员结伴绕了两位躺尸一周,谨严无比地列在压压跪坐人群前,施施然敬慰道:

    “节哀顺便~”

    这一干人等若是放在自己所管辖区,算是位高权重于一时的封疆大吏。但若是摆在木儿前头,顿时落了无数个档次,就是青天浮云和黑地烂泥的区别了!

    所以也不奇怪他们会谨严无比、施施然恭敬了。

    木儿一惨白,手腕上却有比白衣更闪光的东西吸引着众人。那是他的手链~

    木儿又是领了先的叩头谢礼,无声却有度,有度还有礼。跟着后头又是依依叩点了一片~

    淡家家主的份在官场之上有如千年文坛的孔家圣人一般,崇高无比,显明金贵。官长,这是官场全糸官员对于淡家家主的恭称。木儿这一跪让这些官员惶恐无比,连忙整齐划一的低作揖回礼。大厅内一清的白衣棕麻叩首谢礼,对面一溜的官服大员齐整躬着。蔚蔚壮观!!

    闹却安静着,满当却有序着。

    执尔路东道上塞着长长的望不到头的车儿,尽是莫名的高档气派,相隔的几条相关的路道也还在堵着。四处,城外,还有络绎不绝赶来的车辆。维持路况的交警不敢吹前的警哨,不敢逾规。塞的车儿也不鸣喇叭,前头车里坐的人物不是官大就是钱多,而自古钱权不分家~

    这些人是没有资格进大厅一睹的,也不配为家主的木儿带着一干有为的族人一一叩回礼的。今天之所以巴巴过来交慰金,主要就是预先结识下新任的家主,新任的官长。

    默默的送钱,默默的收钱。不是贿赂,这是送礼。门房把送钱人的名头和额数记下,送钱的人也就走了。出了兽头豪气大门,上了车往回走。东半路的艰难堵塞和西半路痛快畅通对比鲜明~

    仪式临尾是邻居们的观礼,执尔路其余几家礼貌来唁。观瞻谢礼,木儿有些呆板松懈了。

    “嘿~我当初和老头打赌,他活不过今年,偏不信,你看,这不死了嘛~啧啧~”一个看轻花哨的男子嘴上叼根雪茄晃点着过来,吐着灰白的烟圈面目嚣张可憎地闲咬着舌根。

    木儿听后,抬头静静看着站在自己前的男子。西装革履,领带笔

    死者为大,一死泯恩仇。人都死了还斤斤计较,显然为人极为狭窄,心不宽的很。

    木儿不管这么一个年轻人会跟两个年过半百的死人有什么恩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道德底限,木儿也有。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木凡?瞧那德行,怎么就养了个那么水灵的美女呢?啧啧~”男子看似随手把手上名贵雪茄扔在木儿正当前,伸脚用力的踩拧了起来,一边假意问着边的秘书,一边狠命的踩拧着雪茄头,得意的狂意让人很好琢磨。

    “腾~”木儿一阵无名心火由内而外喷薄涌出。倏的立而起,扯着那男子领带,向下一拉,就是一个膝撞。男子也就一把年龄,单薄材很易看出他平时酒色加板掏空。哪里是前一段时间频繁挨打的木儿对手,想打人就先要学会挨打,寒锋出于苦冷,木儿显然在这一点上已经得了道。久经风霜冶炼的子骨打起眼前这孙子爽爽畅无比,拳打加上脚踢就是一顿胖揍。

    “不要打~”木儿发现伸不出拳头,回头一看,嫣然正拉着他的袖子。

    “管我?!”木儿狠冷一说,嫣然还是松了劝架的手,他从没见过木儿如此沉目光。

    本是跪于满满一地的族人早已起,橹好胳膊,挽好袖子,满脸尖厉地盯着正被木儿攥着暴打的段庆。

    大厅上一时风起云动,峥嵘大变。

    厅里抱着拳的族人,厅外伸着脖梗的官商人员,

    这些等着丧宴开席的男男女女抱着好奇的恶趣,目光透过长长的花厅,看着好戏~

    段庆住的是隔壁执尔8号的大家,在世人眼里,官要稳,而久之也成了淡隐了起来。商就要利,钱利,声名更要如利剑出鞘后的寒亮。于是世俗眼里,8号那家威势是更大的。

    这大厅里位份最高的当然是家主,虽然他还很年轻。而这架是家主亲自开手的,当然不能拉家主的架了。后摩拳擦掌的族人在各地为官,早有了玲珑心,心里算得跟明账似的。

    在别人掐架的时候,最忌讳的便是不作为,不站队。这是很致命的!

    于是老拳握紧,拿出了文人久时不用的兴,一涌而上。一记记黑拳击在上,段庆就如同风雨打击下的孤荷,随时可能溺倒水里。这让段庆充分体会到了团结的力量,他蜷在地上紧紧团结起子。这伙强人纷纷伸出脚来踢踩着,就像当然段庆狠命踩拧着雪茄烟头一样。

    一伙突然暴发起来的文人是很让人惊悚的。

    木儿打的是段庆对于伊儿的口里不干不净,而这伙族人打的当然是段庆对于已死去的家主的大不恭。

    这种一面推墙倒的架,打得众人舒爽无比,周通泰。这种舒爽和通泰,当然是从已经倒在一旁的段庆子骨预支出来的。借钱不还的事,放在谁上,谁都爽!

    木儿刚当上家主,根本不能服众。跪地谢礼半天,想的、苦的也是这烦事。无疑段庆倒是帮了木儿的大忙了,大家同仇敌恺下,自然对这位新一任敢做敢为的家主大为服贴。

    “起来~”木儿走到还能有一口残喘的段庆前,一把提拎起。

    “叩三个响头,认个错~”木儿把他拖到花厅前,扔在遗像前说道。

    “妈…”段庆显然不想照办,抬头发现左右两边站着两排挽高袖子的人队,乖急地没让下一字出口。

    “饭要七分饱,话要五分留。”木儿悠悠然半蹲下,漫不经意的拍拍段庆的脸蛋。

    心里怕急的段庆愣愣看着面上带着微末淡笑的木儿,发现这个很静,太静了。你根本像不明白他一下刻的想法,看着他一袭的白衣,段庆脑里一片空白。

    “大…哥,做人留…一线,…后好相见。”段庆想了半晌,觉得这一句还有些老气横秋的道上的味儿。

    “做人留一线,后好想见~”木儿半蹲着腿回味了半天,猛不防对低着头吼道:“你现在才想起来有这么一句话?!!!!!!”

    乍一吓下,段庆龟缩着脖子,咧着嘴,呆滞着表

    吓傻了~

    请大家收藏,您的支持是私想码字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