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步步高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李国重神色凝重地站在张德开后,满面云。

    “怎么样?”

    “这里是第一现场,按照尸斑的分析,他们遇害不超过2小时,他是最后遇害的。”张德开指了指电梯里唯一一具仰面尸,那具仰面尸赫然就是淡华。

    “奇怪的是…”张德开沉度着不说话了。

    “奇怪的是什么?”李国重追问道。

    “按照这位年长的死尸的血斑显示,他曾遭到它的踢打。”

    张德开甩手一指早已仰面冲天死透的淡华,电梯里只有他脚上穿的皮鞋跟血斑上的尺寸相符。

    “谁是凶手,我关心的是这个!”借几十个脑袋,他李国重也不敢嚼什么舌头。

    “按照刀口和杀人方法,我敢肯定这案子和昨天那件是同一个人干的。道上的人都叫他‘半十指’~”张德开笃定的说。

    “好。”李国重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转出了电梯口,“是一个叫‘半十指’干的。”

    电梯口外站着黑压压的一圈人,俱是半白花甲,气象法严,不怒含威的老人物。李国重面对着站在楼道上几乎围城市全班子的大佬们,一个大点的市,领导是从一品的位级,可是在围城市,是个例外。领导是正一品的!直隶市里的官阶当然是那些无关紧要的小市不能比拟的。李国重心里的悲苦只有自己知道,昨天刚挨了训,今天这么一个在大华影响力举足轻重的豪门望族就这么给齐根剃了,这可是滔天大案啊!

    这案破得了破不了自己铁定要回家穿开裆裤,种红薯了。就好比戴和不戴都离不开**的罪名!这还不是他之所以悲苦的原因,他所悲苦的原因是,好巧不巧,死的居然就是自己的大靠山。唉~运气不好喝凉水都能撑死~

    “李国重。”站前的一位开口就是一股子肃杀的威压,很明显是从军糸出的当权者。

    “到!”李国重连忙谨小微慎、大气也不敢出的应着。

    “淡家在大华的重要你是知道,虽然这几年没有人出朝当官。但是影响力巨大,在场的各位当初哪位不是淡家评定审检的?”权者仍是淡语慢气但迫力愈加袭人的很,“他们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前朝可查,圣祖当年…算了,我限你3天内给我拆了‘半十指’!”

    “是!”硬着头皮的滋味真不是好受的。

    “要控制舆论,越少人知道越好。殓收的事千万不能怠慢!”权者想了再三,也没想出什么交待,只好转离场。

    “是!”

    其他的领导琢磨着也实在没有什么好讲的,这种场上还是少讲多默的好。纷纷随后离场,一时间满满过道上只剩下李国重和下属。

    李国重这个气呀,牙痒痒的恨不得扑到墙头上咬几口。

    转正好看见一个探员不小心一脚带到保剽尸体头上,箭步冲上前去,一个大大的耳括子不要钱似的印上。

    “小心点!”看着探员窝囊地捂着脸,就好像看见捂着脸面的权者,李国重心里爽爽的。

    “是!”探员痛了还得叫着。

    这时痛的还有宏宝来,木儿的主治医生。宏宝来四五十岁,前些年自己私营一家小美容院,可惜的是,美容院美容大众,却美不了宏宝来。那时宏宝来年纪轻轻的便有了谢顶的危胁,而且威胁时时刻刻,风一拂,便有丝丝落发,和煦阳光一照,青丝缕落。疏稀头发就像二战盟国阵地一般,岌岌可危的守也不守住,看也看不牢。哪知道那小美容院的营生比他的头盖顶更是不济,没过一年就失守了。失守的还有他的老婆。

    好在宏宝来还有一家铁扇门的亲戚,是市协立医院里不大不小的领导,于是成功的从美容糸统混进了医疗糸统。没有想像中的平步青云,没有意料里的像喷器一般的冒起。

    但是机会终于来了,宏宝来很兴奋。他的心是兴奋地痛了~谨谨然高兴之下,便发现痛筋了,腿筋一阵阵的抽疼。但还是极为谄卑地握住对方的手,一个劲地说着不冒边的话。

    “万分的欢迎各位领导莅临市立视察工作,我是宏宝来。……”极为讨好的宏宝来还想找后面的一大拨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握手,可恶的保剽根本就不让他靠近外围。他只好悻悻的收回手,来回搓着。

    老态突显的权者剑眉微皱,红包来?再细看宏宝来那副嘴脸,心里有了偏评了。

    “木凡在哪儿?”

    “木?…噢~你说的是木凡先生,我领您过去。”

    于是,一个从来不惹眼的宏宝来领着围城市一班市隶委、市隶人大、市政、市纪、江南一路督抚等高管还有一大群的保镖警力浩浩地出了楼,进了楼。引人无比侧目!正苦于应对淡家人物遭杀惨案而没有接到通报的医方领导全然不备地奔出办公室,万分不安地陪同在旁。自然狼狈的很~

    他们怎么知道一个不怎么惹眼的木儿竟是那种手眼通天的人物?

    “我来吧,谢谢你。”宏宝来紧紧恭敬然的刚想敲门,后老者婉拒了。他也只好退了出去。

    “笃~笃~”权者上前不紧不慢、不温不火地敲着门。

    ……

    唔?没人?

    “笃~笃~”权者依然不紧不慢、不温不火的再次敲着。

    门开了,一个女孩探出头来。

    “你…们…?”显然门外过道上黑压压的人影让伊儿感到一阵错谔。

    “你是伊儿吧?”权者虽然听到后秘书介绍有关木儿相关调查时,知道木儿收养了一个女孩。可没想到这个叫伊儿的女孩竟是美女胚子,玉华天成的雍容气质刹那闪失了后这些为官多年的老眼。灵动俏巧的那双美目竟似柳影月光下那一抹清月,波起层层惊魄涟漪,直达心田。青眉如黛,弯睫卧月,气质有如中暖风颐然悦人。在场的多是年轻时风花雪月楼场里的老手,品评女色多是切中要害,目光老道。

    立门合处那女孩,不假时,定然是个大大的、绝世的美女!

    可惜了,可惜了。现今一把老骨头,再展雄风已是力不从心了。当真是“君未娶时,妾未生。”

    赵义排众出了黑压人群说:“我是赵义,木儿认识我。”

    “赵叔好~大家好。”伊儿乖巧的打着招呼,这一声招呼隐隐又把大家对她的评价抬到一个高度。

    显然各家的儿女都没有眼前的这个清丽娟秀的美人儿知书达理~

    于是大家也有些急切地想见一见病房里的那个叫木凡的男人,他是通过什么手段把这个女孩调教成这个模样的?

    “丫头,让他们进来吧~”木儿懒懒地带着些还没恢复的病态的声音传了出来,显然,这是做作,十足的做作。

    伊儿俏脸儿上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失态,让敞开了门让过道上的人群进来

    “什么!他们死了!!”木儿乍听这一消息,差点便托着没了知觉的子从上蹦了起来。

    “死了。全是一刀致命,一刀之下,生机全无。”权者一眼间似乎苍老了不少。

    “谁干的?”木儿沉了半晌,终于问道。

    虽说前段时间跟淡嫣然定了婚,可也是定了婚而已,还没到板上钉钉的程度。木儿心里还有些没来由的高兴和恶趣,早就听说谈婚论嫁的女方抱怨的总是不离男方家中老人的境况,原来男方心里也是有这个心思的。

    “昨天杀你的那个杀手,叫‘半十指’。”权者嘴里的牙有些狰狞,时不时在口里哽咬得鼓抽鼓抽的。

    心里带些悲凄之余的木儿,看见坐在对面的权者不免有些发笑。死的又不是你家大爷,你悲戚个什么劲?

    “他很专业,也很厉害。”木儿有些后怕还带着闷的说了一句,这话有些别扭。一个很厉害的人,当然也很专业。

    PS:稍后还有一章,请等会儿。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