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病榻之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第069章病榻之侧

    伊儿提着手上的小亮包,慌张无神的一路快跑到门前,看着门上的急救灯,突然感到心里一下下阵痛。小手掩在唇上,一脸的不相信。轻轻的抽泣声哭了出来,一件家居短小摆裙,折叠处处,优美波起。秀发高高扎了发绳,长长束发飘逸在后。芳心大乱下,上糸的厨裙也没来得及脱掉就赶来了。

    那阵阵无声幽泣配着伊儿柔美打扮和垂长秀发显得异常的无助和伤心!

    那亮灯曾经是如此的熟悉,还有这里的消毒水的味道。只是换成爸爸在里头急救,伊儿心里突然间很苦,很酸。印象里爸爸从来不上医院,有一次高烧40度也只是在家吃药闷被硬是把病扛好。去医院那也是因为自己!

    爸爸,更像哥哥!更像妈妈!!更像……

    伊儿难以想像生活里要是突然间或者永远失去了爸爸,会是个怎么样的的子。不!那不叫子,那叫地狱,生活变成了地狱,黑漆漆的地狱。比消着雪的天还冷!

    伊儿眉黛下一片凄红,潸然泪下,束发而下的长长发带随着伊儿的哭恸轻轻地飘着。落泪掉在过道上溅出碎碎精亮!

    指示灯终于熄了,冗长的手术让主治医生显得有些无神,摘下口罩走了出来。

    “伯伯,我爸爸怎么样?”伊儿促促地抓着医生的手问道。

    “病人没有多大问题,窒息休克和失血过多。”

    围上来的那些人都大大舒一口气,大家惴惴地琢磨着那杀手会不会技艺高超地捅了木儿一些什么东西。

    ※※※※※※※※※※※※※※※※※※※※※※※※※※※

    重症监护室光线很通亮,也很安静。

    伊儿紧紧地靠着还在麻醉中的爸爸,爸爸脸上虽然用药水清洗了一遍,还是有些血渍没有洗去。脸色惨白憔悴!

    梦里没有清晰,没有远近,只有朦胧迷离。浑浑噩噩间,忽然四处拥上好多的人影,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有面无表的,有愤恨怨怒的。木儿突然焦急了起来,人群没有伊儿!她在哪呢?

    “丫头~丫头~”躺在上的木儿下意识的叫着。

    “爸爸,我在这儿,我在这儿~”伊儿抓住木儿四处乱划的手握住,辛酸眼泪又滴下来,落在草莓颗颗的厨裙上清亮无比。

    “不要离开我~爸爸需要你!不要~”木儿这句发自心底多年的喃喃呓语终于还是说了出去。

    “丫头在这儿,丫头也离不开爸爸!~”伊儿闲出一只手在木儿上轻轻地抚着。

    木儿终于像是得到一支糖果的孩子,安心的渐渐入睡。伊儿俯在木儿一边,紧紧地攥着木儿左手,紧紧的。两只手链握在一处小巧有些温意,最终耐不住心绪大起大落后的惫累,靠在木儿枕边沉沉地睡了。

    花,

    无声的落下

    不见风的吹送

    只见淅沥的逐水

    水

    哗啦的流着

    只有高低的差别

    无声无息的花儿落下

    它还是流着。

    抽刀不断还更流的水

    不紧不辍

    送着花儿去的地方

    花儿在哪驻停

    下面有水的承载《花•逐水》

    梦时花月夜,有水音漫漫的欢溪,有精灵灿白的花朵。木儿和伊儿的梦境竟是惊人的相似!

    时间也像那抽刀斩不断的流水,潺潺不停的往下朝着不知某个地方奔去。反正水逝的是时间,也是青~

    木儿慢慢地转醒过来,忘不了上的伤痛,彻体的尖刻。嘴角就这么呲咧着醒来,这里不再是那个貌似大型棺材的电梯。除了白花花的粉壁,还是白花花的被色。这里是医院!

    艰难地扭转脖劲处,这颈骨差点就在电梯里折断了。还看见一头美感十足地散在枕边的长发,细细柔顺,缕缕清滑。粉色的发带夹杂在靓黑发间竟是显得雅丽浓烈。是伊儿!

    想想自己还真是失败,接二连三的受伤,让伊儿接二连三的担心受怕。想完心里和口里都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唉~

    木儿叹着做爸爸的失败,这失败也让伊儿失眠了许入。睡不深的伊儿让木儿的一阵叹气扰醒了过来。睡眼惺松看到木儿已然醒了过来,睡醒的红嫩脸颊显然格外的艳丽和精神。

    “爸爸,你醒了!”伊儿很高兴,轻轻伸手细细地帮木儿掖整着被子。

    “嗯~丫头,对不起,又让你害怕了。爸爸真没用~”木儿认真地说。

    “不~”伊儿急急反驳到,“是丫头,没能保护爸爸,让爸爸在外面老是受苦~”

    “呵呵~我们家丫头真好。”木儿强忍着全随着麻醉药效消散后渐起的痛楚夸着伊儿,费尽力气地想把被里的左手伸出被外。努力了半天,还是失败了。

    “唉~看来这次手是不能动了,爸爸这次可真的要我们家丫头养着~”木儿无比凄惨的表有些故意装出来。

    努力是失败了,可是痛楚的表和努力的过程却被伊儿看了个清清楚楚。伊儿顺贴着把小手伸进被褥里把着木儿缠着厚厚纱布左手轻轻带出被外,脸蛋慢慢贴了上去,鼻脸儿俏皮地顺着手心摩挲着。小侧着脸俏皮着睫毛俏皮地说到。

    “那丫头就一辈子养着爸爸,爸爸每天陪着丫头吃饭,看片子,逗脚影丫子…好不好?”伊儿眨着清红的眼圈怔怔地看着木儿,央求着木儿什么。

    木儿从没有看见过伊儿如此可佻脱的女儿态,感动得一时竟是看得入迷。

    “好不好?”伊儿追问到,“好不好?爸爸~”

    “啊~好,好!”木儿开心一笑,“只要伊儿愿意,爸爸就一辈子让丫头养着,一起在只有咱们两人的家里吃着饭,然后看着片,然后比着脚影丫子~”

    木儿凝视着伊儿,痴痴地不知在想些什么。伊儿轻轻枕着木儿厚重的手心,却在静静地想着、憧憬、构画着落黄昏里,层林尽染余的晖里,只有爸爸和自己的家里,静静而有趣地吃着自己用功做出的饭菜,然后在夜色尽灰里两人默默地看着电视上放的片,最后在睡前逗趣着脚丫影儿,平静快乐而且有趣踏实~

    昏昏黄的落暮,腾腾地饭菜,还有斑驳有趣的脚影。这些让木儿想痴了!生活本是平淡的,只是有些人会从平淡里找出趣味。暗淡的黑夜是无比单调,不同的是,有人会在暗淡的夜里玩脚影儿,有趣跟无趣仅仅在于你敢不敢伸出你的手或者脚。

    腿开钱就来,这说明勇气对于女人谋生的重要。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多数人认为这是敢于自取耻辱的勇气。

    昏黄的落暮,腾的饭菜,想来也是需要无比的勇气。木儿心里明白这勇气要冲破多少重坚硬无比的厚墙!这种勇气是没有的,但是开口的勇气木儿自问还是有的。

    “丫头,上来吧~”木儿轻轻地说到。

    “嗯~”伊儿轻轻地应了一声,起才发现上还着一件厨裙。颗颗鲜美草霉扎眼的很!

    “腾~”在木儿有些揶揄目光下,伊儿马上闹了个大红脸。

    “不许笑~”伊儿嘟着脸气呼呼地说。

    “好,好。爸爸不笑了~”木儿强忍住笑意保证到。

    伊儿转过,七手八脸地把厨裙解了,木儿的笑谑闹得她有些心慌。

    医院的被子有点窄,也许是故意的,防着变成单人房双人的趋势~窄窄的被子里,伊儿侧着只能紧紧偎着木儿。健体如猫儿般蜷在木儿一旁,距离有时是产生美,可是相互依偎却能产生温暖。这是不争的事实!

    被子是一色白白的,壁色也是白白的,枕头也是白白的。枕头上的伊儿细细打量着近在眉鼻间的木儿认真地说。

    “爸爸,我也要出去挣钱,可以吗?”

    “……”木儿呆呆看着伊儿那张越发艳纯媚的脸“丫头,爸爸不苦,真的。”

    “你都这样了,还说不苦?”伊儿问到。

    “这个是**上的痛苦,比起几年前的心理上的痛苦好多了。”木儿尤自强辩道。

    伊儿闭上眼,索不理木儿了。

    其实,让丫头出去见见世面未尝不好,过了这个年已经是19岁的伊儿再不融入社会,显得越来越脱节了。

    木儿斟酌再三,再三斟酌,最后有所决定。

    “好吧。”木儿无奈地做了让步。

    “真的?”伊儿倏的睁开眼,喜开满怀地问道。

    “嗯~不过,具体的要先经过我同意。”木儿又在后面加上条件,伊儿的事他始终都是惴惴然,认真的很。

    “好~丫头答应你。”伊儿腻声应着,凑近在木儿脸上狠狠地亲上一口,咯咯笑着。手儿贴着木儿前再往里靠靠,眯上眼看样子想睡。

    果然,没过一会。木儿就看见伊儿那张甜甜的睡脸,让木儿又痴痴地看了好大一会儿。

    病房里没有表钟,木儿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啪~”门开了,高民和刘忙走了进来。

    两人看见被里正在熟睡的伊儿,同时保持着缄默。

    “帮我看看丫头那边的被子有没有掖好。”木儿一脸关心的说到。

    两人认真掖好被角后,刘忙问到:“这可怎么办,看来有人盯上您了。”

    ……

    ……

    “活的人永远不会被死吓退,尤其是我。因为我们永远逃不脱死的循回~”木儿看着不知不觉展露着怡静恬美睡姿的伊儿,“要是换在几年以前,我可能还要感谢那个叫‘半十指’的杀手,可是现在,我不想死了,因为这个世上有了我眷恋的人。”

    “那该怎么办?现在。”高民问道。

    “这个并不是问题,那个杀手我想我能对付。他有弱点,一个一直不想让别人发现而且掌控的弱点。”木儿自信地笑笑,“之所以不想让人发现,因为它重要。之所以不想让人掌控,因为那会致命!”

    “那公司…”刘忙随后开口问到。

    “公司的事,该怎么做还是该怎么做。我会尽量少去,以后我们联络要靠手机或者网络。当然除了紧急的事~”木儿仔细地计划着,“公司的LL聊天软件和华明商业圈扩建的事儿要尽快上马,费时最长的商业圈扩建最迟要赶在4月份完工。过两天给我一份完整的计划书~”

    凝神细想的木儿许是耗了过多的精力,闭了口不说话了。

    “出去吧~”

    高民、刘忙两人才小心细致地走出病房,轻轻地带上房门。

    PS:请大家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私想更新的动力。

    另:私想只是希望自己好好的码,看倌们好好的看,如若不合看倌的口味,私想也不强求。写作是种很私人的事,如果都依他人思路左右作者写作走向的话,私想很难屈从。作揖,仍是万分感谢支持阅读《养女当妻》的朋友姐妹们。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