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看片过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不管范高这个当父亲的有没有真心实意地希望儿子一生坚强,范坚强始终没能做到一时坚强这个高深境界。范坚强这三个字如果有始有终的话,还算读得出坚强。可是命运总是在结果处给人评价,顺着结果往经过到开头的推,范坚强就变成了**犯,可见范父当年还是冥冥然有些识人之明的。

    他没有预见出自己儿子的好前程,却隐约断出自己儿子的最终下场。

    虽然**跟**两词只有一字之差,经过的差别总是代替不了结果的实质。

    几辆警车亮着闪烁的转灯,发着刺耳的响鸣刹在不远处。跑下十多个全副武装地警察,迅速的封锁现场。嫣然从车上跑下来四处找着木儿,焦急万分。

    小翠傻怔怔地站在已经冰冷的范坚强尸体旁还在自言自语地反复质问着同一个问题。

    “你我?……”

    “你我?……”

    痴呆的脸面、僵硬的表加上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儿让人倍感森恐怖!

    “你不是说死我吗?咯咯…那你就去死吧~”

    白锃手铐铐上小翠两手后,警察带着癫狂发疯的小翠上了警车。他们有的紧急护理,有的侦察现场,还有的带人回去审问。当然,范坚强例外~

    “木儿,你怎么样了?”嫣然两眼噙着泪水,也不顾一旁正在给木儿包扎伤口的医护人员,紧抱着脸色愈来愈差、眼里无神的木儿。

    毫无疑问的是,木儿也不例外的给当成嫌疑犯带到了警局。

    这件事第二天让围城像沸了锅的汤一样,人们争相议论着,拾人牙慧是不对的,可是这些牙慧可以当成饭前饭后的谈资就不一样了。就算饭前饭后不能说道,那要睡前便后也是可以侃侃谈论的。八卦新闻总让人有着无数的遐想空间,以讹传讹也具有一定的夸张。一时间小道消息就有了不下十种版本,有的说是杀,有的说是仇杀。有的说是他杀,当然,他杀是一定的,没有人会喜欢脑门碎大石这种变态的失败玩法。反正这事引发的轰动一时半会竟让晚间正点新闻联播也没有多少受人关注了,家事国事还不如边事来得有吸引力不是?

    民众的压力很大,范高虽然早就打算牺牲**犯似的范坚强,但是在表面上还得做足了功夫才是。第二天便一副强硬姿态通过媒体要求公安糸统要严惩杀人凶手,还子一个公道。

    范高其实也只是说说,他还没有那个胆量揪着李老爷子心无比的孙女不放。他只是表达表达自己做为一个“正经人士”普通的子之罢了,口头上的话一点也不要钱,只是浪费一点表和唾沫,不要钱的还有亲

    木儿柱着拐一直坐在椅上看着上躺着的李珊珊,一句不发。李珊珊像是一个丢了魂、失了魄、没了思想的植物人一样,呆呆地睁着眼睛没有焦点地看着,不知道她到底看到了什么东西,也许眼里一点风景也没有!

    “我不介意~我喜欢的是你,我介意那个孩子~”这句话木儿已经苦口婆心的说了无数次,回应的仍然是没有回应。

    “吃点吧,啊?”嫣然盛一汤匙的小白粥吹着气地哄着木儿吃。

    木儿摇摇头,很无奈。

    门打开了,胡大壮拎着一大盆的水果花圈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看看房里的形识趣地放在桌上就走了,走的时候对木儿轻轻地说了一句:

    “这是老爷子叫我送来的~”

    木儿看看上的李珊珊,心里实在没有心思再坐在这里了。也许大家都需要时间想想,靠着嫣然,柱着拐走出了病房。

    冬天的暖阳向东斜照着,枝叶儿在光烂下摆弄生姿。木儿坐在廊栏上,眯眼看着快要下山的西放昏阳。

    “不要想了,三儿会好起来的。”嫣然拉着木儿的手,柔声劝慰。

    “她难以释怀,是因为她觉得我和她之间已经不平等了,两个相的人总是想要毫无保留地奉献给对方所有。”木儿心里苦涩的说到。

    嫣然什么也不想说,头一斜,靠在木儿前。闭上眼不言不语,任着晚阳的温厚暖拂。头顶上的走廊东西跨向50多米,周围密密麻麻地立着树。四处来来往往漫步的病人三五结群地走着,没有人注意正靠在一起回想的木儿、嫣然两人。

    ……

    李珊珊不在上,也不在家里,更不在医院。她走了,没有说一句的走了!木儿抓着早就蓬糟糟的乱发担心发躁着,一个有了孕的人会去哪儿?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嫣然正四处给李珊珊认识的朋友打着电话,只是结果是失望的,都没有见到李珊珊。木儿还能怎么样?李珊珊有心躲着自己,自己刮地三尺也找不到她。

    在嫣然劝慰之下,木儿也有了些许的释怀。也许两人之前真的需要时间来冷静下来~

    保外就医的木儿显然没有预料到警方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对这起案件有所定,迫于各方压力,即使有了决定也只是暂时的掖藏着不公布。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和多少家媒体盯着这件事儿?

    大家都保持着缄默,但是缄默只是一时的,总要有人打破这种缄默。

    “一线阁”在木儿进去的第三天,就找了产品质量的一些莫须有的罪名退订了在围城内几家厂方的产品。并且在商网首页专门开辟了一处调查区块,请网民选择公司新址的最佳去处。这就显得莫名其妙了,“一线阁”由于网络商贸的质,实体店的开张区位根本就不必考虑。

    木儿在“一线阁”的真正关糸和地位在围城里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而且知道的人也只限于权力高层,只有淡家父子,和市长赵义三人。

    围城对于“一线阁”的招揽和笼络是处心积虑的,企业做大做强很容易,但是做为新兴行业的先锋企业在大华范围是少有。连一向商业优势占尽的西方企业如今也只能在“一线阁”**后面跟风,这种企业是不是要费大力气去“关怀”?

    “一线阁”突然中断自己投资兴建的员工大楼、办公大楼和故意找茬退订围城内所有的上网商品也许在一些人眼里没什么奇怪,但是当赵义秘书把常摘要里的这个况依惯例读给赵义听时,赵义大为紧张跳脚。不仅是因为木儿是门师再三嘱托要关照的女婿,关键是人家的实力和益高涨的影响力就摆在围城里。“一线阁”威胁要越省换址这件事要是办不好,不但自己的政绩一塌糊涂,连自己未来的仕途也会越走越窄。

    所以赵义很光火,很火大。一早上把市委办公室里的上至秘书长,下至各部办事员全给狠狠教育批评了一顿。赵义不敢说过出木儿的份,只是一个劲儿地说明“一线阁”未来的潜力和实力。

    切着茶盖用着大有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骂到:“你们怎么就不上网呢?”

    这句话很经典,好比对着院里的老鸨说,你们怎么不从良呢?

    赵义的这句话一度让市委办公楼上所有的公务员在办公期间公然上网,只不过当时网络上也不兴隆有趣。网站网页只是有实力的政府机构和教育机构的产物,像“一线阁”那些另类商业网站也算是个别中的个别了。

    最后,书纪更是不明所以的交待快速处理好“**犯范坚强”一案。临走时,还是强调两个字“最快”。

    死了昨天的范坚强显然已经不能拥有今天了,小翠也不能。死刑缓期执行对于双十年华的小翠来讲,明显让生命显得无所谓起来。

    有了市长的一句话,木儿当天下午就放了出来。范坚强这事也算结束了!

    这段时间,木儿一直对伊儿说着谎。当木儿伤胳膊瘸腿的回家,伊儿吓了一跳。淡怡的巧脸上惊慌失措的扶着木儿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

    “丫头,对不起。爸爸骗了你,不过已经没有事了,过些时间爸爸就好了。嘿嘿~”木儿故做轻松地安慰着满脸担忧的伊儿。

    抱抱冲着一旁的嫣然吠着。

    “抱抱不要叫,阿姨是客人~”木儿说道。

    “呜呜~”抱抱耷拉着脑袋溜到一边守着它的铁碗看着桌上的饭菜,想入非非。

    “阿姨好~”伊儿面色如常的向李珊珊问个好,只是恬静脸上有一丝淡淡的失落一闪而过。

    “哎~伊儿这孩子太乖巧了,难怪木儿老是怨我没有你好。咯咯~”嫣然摸着伊儿头亲切地夸着伊儿。

    “哪儿,是爸爸夸奖了。啊~我进去再炒一个菜,你们聊~”伊儿说完小跑进厨房,趴在地上的抱抱看见伊儿进了厨房,连忙也滚着爬起来跟着跑进去。

    木儿若有所思地看着厨房里忙碌的伊儿,长长地呼了口气。

    “喂!坏蛋,想不到你家布置的还可以嘛~哇!这么多的DVD,伊儿!你们俩喜欢看DVD?”嫣然发现后兴奋地朝厨里的伊儿问到。

    “嗯~以前爸爸一有空,我们就一起看的。”伊儿一边切着菜,一边说着。抱抱可精神地蹲在脚边哈拉着舌头看着砧板上的,指望着伊儿不一小心掉下些东西下来。

    伊儿这句话让木儿内疚地沉默起来,这段时间没有一次好好地陪着伊儿一起吃顿晚餐,一起看DVD了。自己这个父亲当得也太失败了!

    “想什么呢?”嫣然侧搂着木儿脖子问道。

    “没…没想什么~”

    “还说没想什么?”嫣然小指在木儿鼻尖刮了一下,暧昧地在木儿脸畔轻啄一口。

    “吃…吃饭了~”刚好出来的伊儿看见了嫣然的动作,言语不自然地说到。

    木儿这顿饭一直不咸不淡地挨了过去,好几次伊儿打算给自己夹菜,看见嫣然兴致在在一个劲地给自己加菜,筷子伸了一些又缩了回去,心里总有些酸味回涩。

    吃完饭,嫣然大大咧咧地坐在木儿和伊儿两人中间,喂着木儿吃着水果,一会儿指手划脚地评着节里的发展,木儿依她的话意应着。

    “爸爸,我累了。先去睡,阿姨你们慢慢看~”默默不语的伊儿突然小声说到。

    “好,你去吧~”嫣然目不转睛地回到。

    看着伊儿快要关上门,木儿赶紧说道:“丫头,被子掖好,不要着凉~”

    伊儿抬头看着木儿淡淡一笑,把门关上了。

    每个电影故事总有一个男主角,每个男主角总有一个女主角。每个男主角和女主角之间总会发生关糸,除非你看的是新闻联播~

    DVD刚好就到了这个时刻,男女主角之间的感如同一颗沙粒惊起的一场势不可挡雪崩一样爆发了,两人贴在门后狂拼命地狠吻着对方。手儿急不可耐地四处摩挲,鼻息动人火。男的一手穿过女主角背衫揉搓着**,一手探进下裙摆贴近抚着,那女的全软绵只剩哨连连……

    木儿只觉得看得炫躁动,狐媚如嫣然更加不堪,脯起伏大落,两眼如思慕汪水一样勾妖娆地看着木儿。伸长粉颜小颈奏到木儿脖间动的吻了起来,口鼻处呵带出的滚气息让木儿全血液一阵不休动!

    请大家收藏,您的支持是私想的动力来源。谢谢!!

    中午前后还有一章,晚饭前后还有两章吧~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