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风流成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王宝贵一只手紧捶着受了大伤未愈的腰背,一只手拿着DV机,戴着运动帽,帽檐低低地压着他大半张脸。整个人隐在一棵大树后,盯着正从泰锦大厦里结手出来的一男一女两人,不由得大牙咬得“咯咯”直响。狠声自语道:

    “人,还说不。老子刚甩了,转眼又找了一个。长得也不咋样!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宝贵就这么一天一路在范坚强、小翠两人后头远远缀着,找着机会。

    那男人还真是有钱的,又是陪着小翠逛商场,又是给小翠买手饰。出于男人之间的嫉妒心态,王宝贵一路跟下来,也一路骂下来,一路也在苦苦寻着机会。

    机会来了!

    下午2点许,看来那男的有点战斗需要了!

    挽着人的手双双进了一家宾馆,王宝贵紧跟在后也开了一间相隔的房间。摆弄了一阵终于把窃听器弄好,说是窃听器也不具体,应该说是纳声器。说明书写明100米有效范围内低于20分贝的如蚊子的声儿都会一一纳进,没有更好的招了,有机会的话,谁不愿意装针孔?

    声音清晰的,传来了落水声,看来有一个在冲

    “喂~”

    ……

    “我查过了,钱已经进我账了。这件事你们可要做得滴水不漏,最近市委还在强调不能控和炒作楼市。”范坚强话里还是些许紧张。

    ……

    “华明商业圈的炒作底价你们和我心里都有数,1千万?你以为我是2呀?我是开发商,我随时可以收回委托意向书~自己想想吧!”范坚强一番威胁后挂断报手机。

    王宝贵全受了凉似的颤个不停,一千万!!他还嫌少!!!

    该我王宝贵发财了~

    王宝贵急急收了机器,小心翼翼地把录好的碟片收好,匆匆退了房。他必须办好一张假份的银行卡,这是敲诈勒索绑架工序的必要手段之一。同样手法开了新手机卡,这才琢磨着华丽的词藻,好让范坚强充分相信自己绝对是一个专业的,并且把专业当成艺术来欣赏的敲诈犯!

    当王宝贵捏着公鸭嗓子装腔作势说了几句话,再放出一段录音。就看见范坚乔急火燎、衣衫不整的从宾馆冲出来。

    几天后~

    农夫果园里的一个采果老汉发现了一件令他纳闷的事,采了几十年的果实,今天终于采了个人。一个死人,一个死了有些久的男人。男人很重要!也很遗憾,不是女人,美女如花。

    直到警察问口供时,老汉还是遗憾地摇头,真遗憾!!

    王宝贵终于遗憾地、离奇的死了,但是隔了几天,省级报刊《围城机关报》同样离奇刊出一篇关于围城东城房地产开发商私下与地产商勾结哄抬楼市的头版揭露,这样的报到同样让仍然对生活尚有些希望的人们大大的遗憾一回!

    省级报刊有省级机构罩着,对于舆论压力完全不屑一顾,怕个逑!罪名直指范氏地产,于是省级以下的报纸刊物也怕个逑,争相,一时间堂堂知名企业范氏实业商场炒价吭害百姓的丑闻恶评喧嚣尘上。再加上检查院也收到了一盘匿名举报脏物,是一盘录音碟片。这下罪名板上钉钉,本就恶臭垢污,真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这说明有时勇气这个东西是可以传染的,而且是盲目的。

    百姓本就易于欺哄,何况这还是真事。伤天害理呀!天诛地灭呀!!老百姓辛苦一辈子居然连房也买不起,我们这些房奴就是你们这些狗的炒房团造成的!!群激愤的人们开始失了控的天天上书上访,市长办公室专线一天歇停不下,占线无数!这件事对围城政府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对于省政府的信任度极负损伤!

    市委、市政政两班子的同时发下重话,要本着公平、公正的办案态度严肃查办此事,要充分照顾到百姓们的利益。市长赵义还特地题了一副词:

    百姓要办的,就是我们要做的。

    百姓需求的,就是我们想干的。

    可是这副提词还没到1个小时,就给篡改得面目全非。

    百姓要办的,就是我们要推的。

    百姓需求的,就是我们想贪的。

    可见政府的公信力遭到何种程度的置疑。

    范坚强没有想到杀人后,还要毁尸,还要灭据。人死了,片却留了下来。范坚强思绪飘飞,这个叫做失手了,或者叫沟里翻了船。自己只能表示深深的遗憾,可是仅仅只有遗憾吗?仅有遗憾是远远不够的!

    范氏实业旗下所囊括的能源、电子、地产、投资发行的股票因为股民对其前景担望,全数在一天之内跌停。卖出力量远大于买入力量,让范高对着范坚强狠狠地杀着眼。

    “不就是这些吗?只要收回委托意向,澄清一下不就行了吗?”范坚强无所谓的强自镇定。

    “你懂个!”范高喝道,“澄清不就是承认了?钱是小事,重要的是我们范家的信誉。信誉!懂吗?股票靠的就是股民对支股前景的信任和信心才购入的,澄清,怎么澄清?”

    范高这时候却突然冷静了下来,眯起的眼缝里时时闪着苦苦思虑的光利。

    “你先出去吧~”范高淡淡看了一眼范坚强,眼里没有一丝感

    范坚强走了出去,范高细细打量着手上的那块汝瓷碎片,悠悠然。投机当然是以小搏大,撒的那把米要是没到鸡,收得回来收不回来,都无所谓,因为之前根本就没打算要收回来。没有什么可珍惜,儿子?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次范氏实业招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范高端正坐在主位,西装革履配上架着眼镜让人真看不出他的年迈,范坚强坐在范高侧。

    “诸位媒体的朋友,关于前段时间所发生的一糸列影响恶劣的事,我们范氏特意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范高环首四下看了一遍,“我是一个正经的人!一个正经的人是不是会做不正经的事,这大家皆知的。所以大家要相信我!”

    台下拍照声响个不停,伴着闪眼的亮光。

    “至于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范高突然一顿,拿手一指坐在边的范坚强。“全是我这个逆子所为,我范高家教不严。我愧对社会,社会人民啊!!”

    说完拿起桌上的手绢抹着根本就没有泪渍的老眼,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颇惹人可怜。

    范坚强大张着嘴不可置信地看着正在抹着脸的父亲:“爸!你~你~”

    “闭嘴!”范高一声断喝,“逆子!你背着我到底干了多少忤悖不孝的事?!!”

    范高一甩手,把手绢狠狠地摔在桌上。

    “好!好!!好!!!”范坚强连说三个好,“你个老匹夫,你有种,算你狠!”

    范坚强退开椅子,愤然离席出场。

    众人左看右看这一对父子,丈二摸不着脑:“这俩人今天到底闹的是哪一出呀?”

    范高看都不看离场的范坚强,转过头来继续说到:“我会叫这个不肖子处理完手上的公务,两天内到相关部门投案自首,争取坦白从宽。谢谢大家的捧场~谢谢~”

    范高这番话讲得大义凛然、慷慨激昂,自然搏得台下一片掌声。

    PS:接下来有一章小**。

    请大家收藏,您的支持是私想拼命码字更新的原动力。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