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脱衣服的民族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6、7点的时辰木儿睁开眼时,天还蒙蒙亮,只能隐约看见周围的物事,没能看见成束的阳光剌穿空间的距离照进他的心房。阳光总是在早间很精彩!这个时候起跑步决对是一天的最佳的晨练。刚想用劲儿的时候才发现前让伊儿压得死死的,一点劲再也不敢用了。伊儿正合着时不时一抖一抖的睫毛香甜甜地睡着,白嫩嫩的脸蛋压在木儿前显得圆嘟嘟的。有些凌乱直发遮了一半在脸前,隐隐约约的美感只倾显一半。神秘感夹杂着美感是叫神秘美还是审美?

    整个脯匍在木儿前的伊儿一手放在木儿的肩上,一只手肩搭在木儿的上。随着呼吸起伏,木儿感到了那件睡衣的滑腻丝柔起来。透过睡衣的间隙看见狭小隙间的雪色,还有喘息间伊儿部的圆润变化,这种变化加上高低起伏的压伏下,让木儿尤其感受愈加深切。

    木儿慢慢走在路上,天上绽放下来的阳光让他看见自己眼前的金亮,那是他的头发。每个人的心事深藏在心里有时候比头发还要多,伤口也许永远不会愈合。回忆就像是忍不住揭开但又不可能好的伤口,然后再在上面洒着盐,一次又一次。一次一次的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伤害!伤害之后还是念念不忘的想着,忆着,接下来还是伤害。所以要学着不回忆!

    ※※※※※※※※※※※※※※※※※※※※※※※※※※※※※※※※※※※※※※※※※

    木儿看着自己桌前放着的一个史努比木质口杯发着呆,这个口杯似乎跟李珊珊桌前那个同是史努比口杯好像是一对,只是李珊珊那个是颜色粉里带红的模样,木儿眼前这个像是秋收后的麦田一样的淡黄。仔细看的话,还可以发现李珊珊那只史努比还是一只戴了发夹、神羞的“女”,木儿这个则是一位“男士”。那个蛮女人好像巡场去了。

    这个上司是不是对我有了好感?不过一会儿发生的事马上就让木儿狠命地掐了这个念头。

    李珊珊目不抬头地把一份业绩报表扔在对面木儿的桌上:“前两个季度居然是进出相抵,你这个经理是怎么当的?”

    那份业绩报表就像是一支苍蝇拍,狠狠地把正在天上翱翔的木儿死死的拍落在地上,无处翻。就是像一个在课堂上被老师叫起来回答不出11等于几的委屈小孩一样,脸上的颜色可以用来斗牛。木儿不是那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那位上朝先贤,可以做到种菊篱下,马放南山的淡雅致。在那个阿斗认为饥荒濒临死去的灾民为什么不喝粥的物价不飞涨年代,明显猪是不涨价的。可是现在连方便面都涨了好几毛!木儿是一个有顾虑的男人,所以他只能默忍着。

    感觉李珊珊今天经过一番特意的打扮,更加显得休闲随意又舒服。穿着一件喷有涂鸦作品的牛仔T恤,下一件淡青时尚颜色的帆裤添了些运动气息。配搭宽宽的金属色腰带和银白臂环,美丽又稍带些张扬。时时让木儿的注意力不能集起来,看来她是下午约了人一起去喝下午茶。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在这个月实现盈利,而且上座率要在85%。”李珊珊抬起头一脸执拗地看着木儿,一脸气气相,好似木儿天生欠了她什么的样子。嘟囔起来的粉脸很可

    木儿盯着口杯上仿佛冲着他笑的史努比看了好大一会儿,总觉得那只狗在嘲笑他上不长毛。把杯往前一推,拉开抽屉低头就在里面收拾了起来。这下李珊珊慌了,他不会气急了撂担子不干了吧?

    “如果你觉得有困难的话,那就75%。”李珊珊忙改口道。

    木儿还是在一阵的收拾。

    “那就70%!不能再改了。你别这样~”李珊珊急了起来。

    “找到了,不过70%我努力努力应该可以完成任务。谢谢你这么体谅下属~”木儿按着那张纸稀里糊涂地找了一个电话号码打起电话。

    李珊珊一阵气困地焉在座上,恨自己刚才的表现实在太不矜持了,恨木儿那副不痛不痒的模样。这个坏人!

    ¤¤

    晚秋后的天高气爽的时总是让人精神头不足似的,昏昏睡的很。网城是一家比较全健类型的网吧,里面自带超市和餐厅,还有就是前台外部的休闲区。晚饭前来上网的顾客不是很多,大多属于那些单一族的年青人。

    超市的小荟看着刚进来一位长相悍勇,睡衣外穿的年男子,感觉他一脸的地痞流气。一会儿她就不用观察了,因为这家伙充分展示了他的男子“悍”气概。

    他买了一包25圆的“芙蓉王”卷烟,一悠三晃地走到收银台前。嘚悠地掏出一块钱的硬币“啪”的一声拍在台上,横气十足地嚷到。

    “快,找我50,快!快~”一脸匪气十足的恶相吓得小荟不知所措,遇上流氓了!

    “可是您那烟是25圆的价钱,您才给了我1块钱的硬币~”小荟越说越小声,那痞脸面越来越凶的紧。

    她只好赶忙拿起对讲机喊经理,那大汉倒是安静了下来。

    木儿一会儿便风驰电掣的来了,后面还跟着李珊珊,平底运动鞋带着矫健的步调紧跟在木儿后。亭亭玉立、落落大方,长发飘动间竟像是在T型台上优雅地走着柔步。

    “怎么了?”木儿一来就向给得有些眼目泛红的小荟了解况。

    小荟把事给木儿讲了大概清楚后就不言语了,片片泪花隐隐有些噙着。

    木儿看着眼前小荟的可怜模样,可里气愤渐起。

    “这位先生,我们的工作人员刚才讲得事经过是这个样子吗?”木儿转问道。

    那凶汉细眼打量了木儿半天,像是比对着一件艺术品。最后嘿鄙一笑。

    “你姓木吧,事大个也就是那样。”凶汉不以为意。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是先生你不对了。她只不过是一个女孩子,何必呢?”木儿义正严辞道。

    “我不对?你TMD敢说大爷我不对?大爷到你们这家小破店来光顾那是你家三辈子修来的福气,青天白祖坟上冒了黑烟!我这尊大佛在这儿享点香火你们还来气?”大汉一时吕嚣张跋扈了起来,“大爷我也是有队伍的人,大爷是道上的,是有组织的!懂吗?”

    “那你说要怎么办?”木儿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很简单,你叫木凡吧,你给大爷我磕头认个错。那个小姑娘给大爷跳个民族舞,脱衣的民族舞。大爷平时就好这口,兴许一高兴,就没事了。”那凶汉狮子大开口,一副恬不知耻的模样。

    “脱了衣的民族舞?”木儿乜着眼瞧着那凶汉,“那要是脱了衣,你知道她跳的是哪个发族的?”

    木儿说了这句话,在场的人全都哈哈大笑。李珊珊更是强忍着盈盈的腰肢乱颤,先前还在眼里含着泪的小荟一脸的通红。

    在下来之前,木儿早就叫了楼下的保安。所以木儿不怕眼前这小子闹事,只是现在保安也是愈发的心庸懒,效率不行的可怜。

    那凶汉听后,凶残相儿一露。撸胳膊挽袖子作势就要打来,猛不防从旁里闪出两黑衣黑裤壮汉架住,动弹不得。木儿肩上给人一拍,有个长相很有贵气却又有些冷漠的年人咧着一丝的笑意。

    “怎么了?”手上夹的那只一看就是高档级别的雪茄上面冒出来烟味让人感觉很香醉。

    “噢,这位先生想看MM跳民族脱衣舞。”木儿无聊地说到。眼前这家伙来了就轮不到他担心了。

    “脱衣舞也能看出是哪个民族的?”看来他跟木儿是同一线神经。

    毫无疑问,旁边的人又笑了一场。那年人不好意思的憨憨地挠了一下头,走到还被架着的凶汉前,细细地看着像是给夹着的小鸡的凶汉。凶汉再也凶不起来了,两腿颤颤作抖。脸上汗珠子跟不要钱似的下来,眼光多是敬畏莫名。

    “你认识我?”一口雪茄直喷到那大汉面上。烟气含在发丝里像是徐徐升仙状冒着青烟,看上去很有艺术效果。

    “大爷~”大汉小心翼翼地敬言。

    “你在谁手下带着?”大爷看着冷色调的天花板有点久。

    “熊市哥。”大汉这话更小声了。

    “你回去吧。”两旁大汉松了架后,大汉慌不迭地低头就走。“你跟熊市哥说,眼神亮点,这也是老爷名下的产业。自家产业也来捣,是不是没吃药了?”

    大汉连忙点做是,尔后抬腿就走。

    “哎~先别走。”木儿连忙叫住恨不得脚底抹油的大汉。

    “木哥,您有什么吩咐?”大汉的态度比翻书快。

    “烟。”

    大汉点头哈腰的急忙从兜里掏出那包“芙蓉王”来恭敬地递给木儿。

    木儿摆摆手,又从架上拿出一包“苏烟”给了他。

    “替我送给熊市哥,就说是我木凡敬他的。”

    大汉很是意外,不可不说木儿的玲珑手段。

    “越来越没出息了。”大爷叹了口气转过来。

    “咦?”

    PS:这几章比较郁一些,接下来会越来越爽利起来的,请大家相信我。另,请大家多多支持私想,多捐些花和收藏,私想感激不尽。您的支持就是私想码字的动力,当然,还有私想编故事的恶趣。

    附一张图片,我并不是说伊儿就是图里的那个明星,只是恬然气质和他相近。

    伊儿气质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