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单人床 双人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回忆就像是拉锯末一样,拉一下留下一道伤口,来回反复的回忆。只会留下更深的伤口,然后接踵而来的是伤心。

    木儿就着夜色里唯一能给他带来光明的路灯,穿过这个城市繁化的心脏,到达边缘。木儿其实一直认为自已也是这个城市的过客,木儿浪迹过许多地方,正是那些地方没有任何能给他的归属感,所以木儿才浪迹。流浪的人流浪的不是他们那苍凉不曾白皙的躯和那饱经风雨的脸面,而是那颗流浪的心。一颗找不到归属感、不安的心。

    “爸爸到了没?”

    “丫头,快到了,爸爸看见了咱们家的灯了。嘿~”木儿快手回了过去,加快的脚步踩在坚硬卵石上通过狭长甬道。窗口上那盏灯光在木儿的眼里化成丝丝暖意流转在他心里,慢慢烘他的心。狭长的甬道伸延蜿蜒着,那是家的方向!

    还没等木儿敲门,保险门倏的开了。伊儿穿着一件婉约小巧的维多利亚睡衣,急切切的把头探了出来,俏直的皮头上扎着精致而优雅,近而更显可的亚克力糖果发夹柔带着伊儿脸上纯真切的微笑让木儿心一下子活络起来。深寂夜里像是升起琴海上不落的暖阳!唯美又浪漫!!

    伊儿继而转进去一会儿又蹦跶着把一双拖鞋放在了木儿的脚下,甜腻腻微笑着,拿右手掌心在伸着大拇指的拳头上摩挲了几圈,指了指木儿。

    “我你,爸爸~”一句深的话通过两手复杂比划表白出来,更显得真意切。

    “我也你!”木儿也用着同样的手语表达着心里浅浅却深深的意,心里着。

    木儿打着拖鞋进了大厅习惯地往洗手间走去,伊儿意会地把早早准备好的口杯和打好牙膏的牙刷递给了木儿。木儿嘿嘿一笑的接过来刷起牙来,口里还哼着不明调曲的段子。只有在这小小的房里才有这种单纯的开心!这个家里因为有伊儿,伊儿是木儿这一生里唯一的珍藏。时光馈赠给木儿的是艰苦的岁月,而伊儿馈赠给木儿的是真真切切的真实。原始的快乐!!

    木儿打开喷头,把水温调得高高的。让透松爽的利感慢慢侵浸着全,在40多度水温下浴是木儿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拿着浴巾抺着湿漉漉的头发穿着一条平角裤走了出来,伊儿跳到木儿的面前眨着痴痴迷恋的杏眼看着木儿。

    “嘿嘿,丫头。今天是去你的闺房还是我的猪窝?”木儿嘻嘻笑着。

    伊儿撅着高高的嘴牵着木儿的手儿往自己的卧室拉,她才不会去木儿那个没有一丝粉饰味的卧室睡呢。伊儿的闺房里到处填充着少女的怀,小巧的彩条丝带,心形的装饰。木儿每次进来的时候眼睛总是觉得这个原本单调黑白的世界明亮多彩了起来!

    伊儿折着腿坐在木儿的一边,拿着电吹风帮木儿吹着头发。曲着的腿映显出白晃丰腴的腿肚儿,木儿强压着心里起的层层涟漪。给伊儿讲着《卡门》的故事,讲着她为了真的勇敢,讲着她的一往无前。讲着

    听得伊儿渐渐地痴了,手里的吹风忘了动。烫得木儿一蹦三尺高的叫着。

    “哎哟~”

    房里只开了头灯,照在对面那片粉白的宽墙上影影绰绰。上面还有两只大小脚丫儿,还有木儿和伊儿的嘻笑。两人就这样并排着向后仰着子,逗着脚丫上的指儿时不时碰着对方的脚儿玩。逗着对面的黑影儿也相映成趣!

    “嘿嘿,我们的伊儿宝贝的小脚丫子真漂亮。”木儿说着伸出自己的脚指头扣在伊儿的脚丫缝上。

    伊儿看看木儿笑着。笑得很甜。

    “很晚了,睡吧?”

    伊儿点点头,羞涩地背过去,露出雪白无瑕后背给了木儿。木儿有些不习惯但好像又很习惯地伸手解开了伊儿罩后的背扣。伊儿忙不迭地钻进了自己的被褥里,木儿熄了两头的灯。帮伊儿掖了被子,睡下了。

    单人房双人,两个人,两被。一整夜!!

    窗外的鸟儿清叫声传了进来,扰了木儿起。揉了揉睲松的眼帘儿,试着睁开一夜没睁开的眼珠儿,却又被透过玻璃格儿照在脸上的晨光刺得睁不开眼。今天是一个晨练的好子!

    “丫头,起了。咱们跑步去~”

    木儿看见昨晚木儿解下的罩儿赫然放在丫头一侧的柜上,小巧又透露着感。这种天生对家人的信赖和不设防总是让木儿呯然感动!伊儿辗转来,软软地眼神柔柔地看着木儿。时而的眨下!窗外的慢风又在一阵一阵的拂着窗帘,清新的爽感无处不在。看来丫头早就醒了,装睡。

    “嘿,爸爸错了,现在就出去。”木儿这才想到自己在这里女孩子家怎么穿衣服,怎么戴上那小小一件的

    换了运动裤的木儿在楼下圃边活络筋骨,木儿这人平时赖散的很。以往没有伊儿的子里木儿一天里做的最大运动就是往返于公司和家里,也有一次可以说是超负荷的额外运动就是在厨房里瞧见一只小强。一只脚跺得发麻、汗也流了满脸满额。那小强还在地上悠哉游哉晃,小强的命果然是强悍啊!感谢伊儿,伊儿就像是上天赐给木儿的馈礼。要不是她木儿现在仍是一个极度消沉颓丧的游人,永远也没有可能开始这种另有一番鲜味、生机的子。

    伊儿从有些暗沉的楼梯里走了下来,昨天的麻花辩已经梳直,高高地在后面挽个头绳扎个马尾。马尾随着伊儿下梯里一上一下的律动着,清新俏皮。两件的灰色运动背心穿在伊儿上别有一番风味,显得英姿焕发又有一番弱弱的女孩味。下搭配浅粉色的裙子跟着上的街头运动的气味相得益彰。伊儿笑着跟着木儿的节奏在一起做起了小时的伸伸腿,弯弯腰,早睡早起这话就有点尾大不掉。

    跑起来的伊儿显然特别的慢,木儿小心翼翼的有时跟着她并肩跑着,有时有她前面倒着拿着手上准备的大白毛巾帮着伊儿擦着小脸上沁出的细汗。木儿时不时地说着什么、叮嘱着什么。关怀心切言于溢表的紧!好不容易绕着小区外跑了一圈,木儿弓着腰哈着舌头喘得跟个二五八六似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个累呀。

    “小丫头片子现在不得了,比爸爸能跑了。”

    伊儿看着木儿脸上婉婉地笑着。

    今天伊儿要去上音乐课,所以木儿早早地一个人空闲了下来。学着三伏天坐在街边扇着纸扇的爷们一样光着膀子,换回了那条宽大的平角裤大摊大放地坐在沙发上。拿出一包筠青色瓜子籁籁地倒了一桌,就着凉丝丝的酒儿喜喜地一边自酌,一边看着租回来的故事片。晕着不醉,不醉却痴着。痴着便会傻呵呵地想着一个呆问题,比如人活着有什么意思?

    是呀,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奔名趋利到死在这个一闪就湮没的大千世界又铭记下了什么?看着坟头上的三尺黄土又有多少人会记得住你?花谢花开,花开花谢。先开者先谢,先谢者先开。可是小小的人儿却没有轮回,虽然人人都希冀着有这么个开始自己精彩人生第二、第三乃至更多的机会。轮回~没有轮回!活着比死去想得更多,想得更多烦劳也越多。死了就比活着多了片安静,少想了!木儿眼圈一红,在这一刻他突然无由地想到了妈妈。妈妈奔劳一生,短短0芳菲偏是一刻的安闲没享过。木儿见不到实的证明那男人具体有负于妈妈的举动。但是无可否认的是妈妈临死的那几年里定是受了不断的委气,人生过得黯然。想来为了他颠簸四处,相夫教子。竟抵不得花花世界一叶一相,心出了自家庭院,趴在邻家墙头勾搭着红杏。妈妈陨了后,坟上连块墓牌都没有,不见坟头。自己出外这多年每每想来,但有所悟。愧对的紧,悔恨的不明所以。有了钱归了家一定要好好打一块碑伫放在高高垒起的坟头前,高青的山儿刚抽枝芽的树儿。好美~好美!!

    木儿手儿惚惚一松,手上的易拉罐放在沙发一边。两眼微微的合上,竟是慢慢地睡上了。家庭影院里正放着着白忽忽地像儿。

    “打打劫,IIC卡IP卡卡~IQ卡通通通告诉诉我密码!”究竟是谁打劫了谁,父母打劫了儿女还是儿女欠了父母?

    朦胧里人影众众的围着,看不清楚表,看不清楚喜恶善怒。但是可以感觉到他们在看。细细地凝视着,人,全是人。眼神,全是眼神。一阵阵天旋地转,一阵阵片片白光,眩得眼晕。

    “啊~~”木儿猛不防的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冷汗涔涔雨下,抬头望望天花板,白,白的死死的!一把抹了面上的汗水,泪水控不住的夺眶而出!原来以为自己可以不想,原来是错得厉害。自己还是一个25岁的人,心远没有寺庙里那些天天参禅念经的和尚清远。夕阳暮,黄花黄,远方的人儿知冷暖。真希望他们好!

    木儿这才发现下课回来了,正翼翼小心地蹲在沙发边满目怜疼地用自己手绢擦着木儿眼角的泪儿。

    “丫头别哭,都有是爸爸不好。惹丫头哭了,嘿嘿”木儿赶忙伸出手掏着伊儿的眼角。看见伊儿眼上噙着几滴清泪,吓了木儿一跳。急忙安慰着。

    木儿看看墙上挂的表,时间过得真快。已经4点多了!

    木儿轻轻一拉伊儿,让伊儿侧坐在自己的腿上,18岁的伊儿早就发育得雍容有致。沙发陷下了一大块。两手捏捏伊儿嫩滑富有弹的粉脸,笑着说。

    “爸爸今天喝的酒有点多了,口水就多了。丫头又不在,口水只好从眼睛里流出来了。嘿嘿,爸爸没哭。”木儿腆着脸胡说着。

    “爸爸真逗~呵。”本来抿着嘴儿正伤心的伊儿给木儿这番说得有些花枝乱颤,线条极好的手比划着。

    “丫头,爸爸你~”自己伤心的时候也只有伊儿这个最亲近的人在边给自己擦着眼泪。木儿不由得动地说道。

    “我也是~”伊儿把头靠在木儿口上,亲昵地拱了拱。

    木儿有了毛茸茸地温馨,虽然在窗外跑马的晚阳有些下山了。

    Ps:谢谢大家支持,今天有些事上传晚了。大家看得尽兴,也请赠私想些鲜花和收藏。私想感激不尽~

    明天倒班,这几天上班后还要拼着命的码字,好累。

    伊儿在私想最初到现在的理想形象,在现实里应该没有这一类的人物存在,所以只好借助卡通人物希望最大限度并尽力完美的诠释出伊儿。

    伊儿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