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治病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盛蝶 书名: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二天,八王爷果然信守承诺,让怀瑾替他医治。

    怀瑾向他大致说了一下拔毒的方法,面前的男子听得很专注,认真的表仿佛在研究朝廷政事。

    怀瑾忍住笑意,细细向他解说清楚,最后淡淡吩咐:“请王爷先把上衣除去。”

    “嗯?”燕楚风微微一怔,不由愣住。

    以为病人没有听明白,怀瑾边挑试银针边淡淡重复:“先除去上衣。”

    燕楚风温润的脸色终于变动了一下,迟疑问道:“要除上衣?”

    “是。”怀瑾答道。抬头见病人依然一动不动,恍然明白过来。

    作为医者,她早已经对病人的露见怪不怪,然而面前声名赫赫的八王爷显然有些不太自然。

    怀瑾暗一笑,若无其事道:“要我帮忙么?”言毕,伸手便要去解他的衣扣↓明白对付这一类病人没有比这更有效的法子。

    果然,八王爷慌忙拒绝:“不用……我自己来。”

    怀瑾满意一笑,低头继续拨弄一二十四支的银针。

    将手的工作做完,怀瑾抬头,见病人已经除去了衣服,背对着自己,便伸手去触摸他后背的道。刚碰到他的皮肤,面前的男子微微一颤,似乎不习惯这样的接触。

    “别动。”怀瑾淡淡吩咐,看到他腰际的血脉已经变成紫黑色,不由倒吸了一口气,“蔓延的速度比我料想的快得多。”

    “没什么大碍。”面前的男子不在意地笑着,反过来安慰她。

    怀瑾不由怔住。蓦地低声喝斥:“你定然是夜不分劳,不注意休息和调养,才弄成了这样。体是自己地。连自己的都不护,再好的医者也救不了根本。这一次治好了。Z

    八王爷愣住,一句反驳地话也说不出口,纵然是被喝斥,然而心里却有一种很奇怪的地温暖感觉。这样的话。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也没有人敢用这样的口气训导他。此时猝不及防面对这样的训斥,叱咤朝野地八王爷蓦地就没有了应对。

    听不见病人吭声,怀瑾悚然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医治的是盛名天下的八王爷而不是玉景园的那些姐妹,不由有些尴尬失措,低声道:“怀瑾言语莽撞,请王爷不要见怪。”

    “医者训导病人也是理所应当,怎会是莽撞?姑娘该说什么便说什么∫自不会介意。”八王爷安慰。

    怀瑾不再多言,单手挥出,六支淬过火的银针同时刺入他背后关节。八王爷的肩膀耸动了一下。终结没有听到他发出一声痛呼。

    怀瑾眼有一丝波动,开始调试银针的深度和方位。血脉紫黑色的细线奇异般的开始往肩部上涌。慢慢凝聚在后颈部道。

    怀瑾出手迅速按住他后颈地风府。一寸一寸向下拿捏,确冰有的毒素都凝聚于此。

    怀瑾从箱里取出锋利的尖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地在他颈部划开一个细小地口子,有猩红的血液慢慢淌出。然而凝聚在那里地紫黑色毒素却没有顺着血液排出,仿若长在体里一样。

    怀瑾知道噬魂毒需要医者以自为引,毒素只有碰到新地附着体才会转移。瞥一眼燕楚风,怀瑾靠近他的肩部,毫不犹豫地伸出舌头舐他地伤口。

    “你在做什——”一句话还没说完,一根银针快速地封住他的道,让他立时僵住,动弹不了分毫。

    他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任凭蓝衫的女子扶着他的肩膀,轻柔地着他的伤口。

    刚才她对他解释解毒方法的时候明明没有这一步的,她只是说将毒素聚到一处然后出,如果早知道她会用自己做引子……无论如何他也不会答应!

    女子清凉温和的气息扑在他的颈项,他只觉得那一份触觉越发的清明,仿佛能够缓解他多体的不适。然而他内心的愧疚也越来越深刻明晰,眉宇间的无奈和不忍如潮水一般汹涌。

    直到那一处紫黑色的线纹完全消失,怀瑾才住口,替他的伤口上了药。瞥见他流露出来的无奈神色,怀瑾平淡道:“你放心,这一点毒素对我来说还构不成威胁,倘若再多一点点我就没有把握了。”言毕,拔去封住他道的银针,替他披上衣服,自顾自收拾东西。

    刚才他用尽全力想冲破道阻止她,然而现在体终于能动了,他却只有无奈和彷徨,心底忽然有丝丝缕缕地愤怒涌起,抑制不住地微微握拳控制自己的绪,最终,只低沉地说了一句:“其实你用不了如此,我这条命不要也罢。”

    怀瑾微微一顿,抬头反问:“能活着为什么要去死?我救你也是在能力范围之内,倘若要我用命去换,除非不得已,否则我绝对不会那样做※以——”怀瑾收拾好东西走到八王爷面前,“您不用心怀不安,我这样做自然是建立在自己平安的基础上。”

    他体内的大部分毒素已经清除,残余的毒素连普通人都能承受那么久,自然对她造不成伤害。怀瑾记起上一次不顾一切地为他驱毒,全然不顾自安危,倘若不是被师兄得走投无路,怀了必死之心,她也是不会那样做的。那么,这位声震大的八王爷恐怕已经不在了吧?

    八王爷不料她说出这样一番话,目光陡然落到她上。

    如果可以活着为什么要去死?

    然而他和她是不一样的!对他来说,另一世界有他更眷恋的人←眷恋的女子夜夜出现在他的梦里,笑容清澈而孤傲←想抓住她,可是只要一伸手,梦就碎了,残片漫天飞舞,不可触及!

    “因为你放不下长璎?”怀瑾猝不及防问出口才觉得冒昧,然而已经来不及收回。

    八王爷惊愕,温润的目光变得冷凝:“你认识她?”“不认识,只是——”蓦地想起他病危的时候抓住她喃喃低唤的紧张神,怀瑾微笑,“只是听说过而已。”

    “是我亲手杀了她。”八王爷叹息,神痛苦而哀伤。

    “可是八王爷从不做后悔的事,世人不都是这么说的么?”

    燕楚风苦笑:“那是他们太高看我了,其实我也是会后悔的,只是事实不容许而已。”

    “是你自己不容许。”怀瑾自然地反驳,淡淡道,“你对自己太狠了。或者是你高估了自己,朝廷难道真的不能没有八王爷么?”

    燕楚风愣住,蓦地抬头审视面前的女子,犀利的话语和眼神似曾相识。

    长璎……

    他几乎要脱口呼出,然而神思一晃,忽然清明过来,微微摇头叹息:“你说得对,是我自己太看重自己了,朝廷没有我八王爷一样可以。然而,为燕氏的子孙,该出的这一份力,我还是不能不出。”

    这一次轮到她无话可说,怀瑾静静看他一眼。面前的男子有皇族与生俱来的雍容贵气,清俊的面容隐隐透露出让人窒息的负荷和沉重的责任,平白的让她也觉得呼吸困难。“我去准备汤药,你的体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怀瑾转移了视线,心里莫名其妙的沉重。

    “多谢。”八王爷目送她出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