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昭仁皇太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盛蝶 书名: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二十五章:昭仁皇太后

    封大典极其隆重,鸾仪从慕央宫出,过重华门、金鹿门……喜乐喧天,沿途大红锦缎铺道,一路洒下火红的帝王花瓣,漫天飞扬。千名宫人,红绡华幔,翠羽宝盖,簇拥着旒金六凤大红鸾轿,逶迤如长龙,穿过重重宫门,直达正和大

    繁复的礼仪一重又一重,华丽厚重的凤冠压在无霜头上,让她几乎没有力气抬头。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握住,无霜微微一笑,任楚易将她一步一步带上龙座。

    玉阶之下,武百官皇亲贵冑在小皇帝的统领之下跪地朝贺,声震大,久久回

    无霜微微抬头,望一眼侧的男子,气宇轩昂,清辉灼目,威严傲然的气势凌驾万物之上,主宰万里山河。

    那一瞬间,她的心里忽然升起无数复杂的感念,莹润的眸子闪耀着粼粼波光,就这么仰头痴痴看着侧傲视天下的男子。

    紫云说她和楚易青梅竹马,感很好。忽然之间她被“青梅竹马”这四个字感动,和这样一个清华傲世的男子一起长大,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吧?只是她已经全然忘记了。

    这一刻,她与他携手,共同登临大靺至高无上的地位,站在金龙宝座之旁,俯瞰大靺万里江山。然而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回想起这一幕,她才深切地明白,那一她并不是在听从政治地安排。而是在听从她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召唤,她之所以走到那一步只为了能够和他站在一起,只要能和他在一起,纵然居于茅屋草庐也是幸福满足的。

    然而这内心深处隐秘的感,此时迷茫的她,并不能够看得真切。

    大典之后是晚宴,夜幕悄悄降临,为帝都披上了一层模糊的轻纱。雅致精巧的御花园,喜乐低吟。琉璃宫灯高挂,连花草都散发着甜蜜的馨香。

    宫女或挑灯,或托盘,低语轻笑,在御花园和晚宴大之间穿梭而行。尚德宫五彩华灯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辉,内宴席已开,天子与百官举杯同贺。

    燕楚易坐于皇座之上。右侧是三岁地小皇帝,左侧是夏无霜。玉阶之下,左右两侧分别是八王爷和宰相夏闵,下面依次是亲王贵族及女眷。

    百官席间,一面容俊朗。意态风流的年轻公子别有意味的打量着夏无霜。眸闪过一丝骄傲的神色。向同桌的贵族子弟低声道:“我二妹真是天生好命,这皇后。太后。皇太后的位子都给她坐全了。”

    贵族同伴亦是一眼不眨地盯着夏无霜,仿佛没有听见大公子的话。良久才缓缓叹息:“盈盈仙姿,宛若天人,这等风采世间何人能及?”

    夏闻言,移目看向同伴,笑容骄傲:“那还用说,不然能将太皇迷成那样?想当年太皇为我二妹把江山都丢给我父亲了。”大公子叹息一声,无限惋惜,“可惜我父亲老顽固,自己不肯当皇帝。”

    同伴闻言回头笑道:“呵呵,那样你岂不就是太子了?我也能沾点儿光。”微微顿了一顿,同伴脸上滑过一丝诈地表,低声问道:“你家除了你二姐还有其他姐妹么?”

    夏闻言也不怀好意地笑起来:“怎么,想和我家结亲?”大公子满脸笑意,傲然道,“这个主意你就别打了,我们家就我二姐一枝独秀。”

    同伴脸上闪过一丝失落,目光再一次看向夏无霜,心里越发难以割舍。

    “别看了。”夏捅了一下同伴,“越看越放不下,我二妹那姿色不是我夸口,世间没一个女人比的上。”

    同伴万分不忍地垂下脑袋,忽然想起来什么,抬头问道:“怪不得你至今不娶,难道是因为找不到和你二妹旗鼓相当的人物?”

    大公子微微一笑,笑容带有三分邪气,悠然道:“倒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容貌在其次,只不过我的婚事并不是自己能做主的,即便是我父亲也做不了主,既不能选择又何必深陷其,不如尽游戏,不入不伤已,岂不更好!”

    同伴闻言,状似伤悲揶揄道:“那该有多少佳人伤心断肠啊,我家大姐就被你骗得七晕八素,你时间一长不去我家,她就偷偷掉眼泪。”

    夏

    栗子敲上他地脑袋,低声道:“我哪里敢骗魏大将军父亲还不拿刀砍了我,魏仲,你可别害我。”

    魏仲一脸无谓地笑:“你别吓唬人吧,我[网,手机站wap,,更新最快]爹巴结你还来不及呢。”言毕,余光撇向对面,推了推夏,问道:“那个女的是谁?从来没见过呀。”

    夏抬头,看到一张脸钟灵毓秀地脸,正闷闷不乐地自斟自饮,仿佛憋了一肚子气。夏微微一笑,道:“你不认识地人多呢,大概是哪个亲王的千金吧。”

    魏仲歪着脑袋,仔细审视对面地女子,低声道:“不像啊,你看她,哪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夏闻言,向对面望去,那女子已将杯子摔倒在一边,闷头伏在桌子上,宽大的衣袖有一半浸在面前的菜肴上。

    两个年轻公子唇边带着讥笑,正别有兴致的打量她。玲珑忽然抬起头,脸上泪光点点,冷不丁看到两双眼睛讥笑地盯着她。玲珑心下一怔,拿衣袖胡乱地抹一下脸,恶狠狠地回瞪他们。

    两位年轻人笑得更欢,居然双双举杯朝她一敬,仰头一饮而下。

    玲珑气结,一把抓起面前的蹄髈扬手便向两个年轻人扔去。哐当一声巨响,杯碗应声落地。大之上所有的目光一瞬间聚向两位年轻公子,尤以宰相夏闵和正西大将军魏应眼神最为锐利。

    玲珑得意地向他们吐了吐舌头,两个年轻公子却再不敢有所回应。此此景正好落入燕楚易的眼睛,燕楚易瞥一眼玲珑,正要说什么,夏无霜忽然握了握他的手,向他摇摇头。

    燕楚易回头凝视夏无霜,温柔道:“累么?”

    夏无霜微微点头。

    “我陪你回宫。”言毕,拉着夏无霜起,朝武百官道,“你们随意,我与太后先行。”

    众人的目光又看向皇座,齐齐站立呼道:“恭送太皇,恭送皇太后!”

    两位公子暗自庆幸太皇没有怪罪,余光撇向对面,惊讶地发现对面的女子竟然安稳地独坐在那里,所有人都起行礼,而她却一脸委屈和不悦安稳地坐在那里,轻灵的眸子有淡淡的哀伤。

    二人更加惊异,就算是他相府大公子也没有忤逆太皇的胆量,然而面前的女子竟然不怕死地无动于衷。

    燕楚易搂着夏无霜缓缓出了宫,夜色正浓,星光点点,帝王花的暗香在空气氤氲弥漫。

    燕楚易唇边自始自终都有一抹幸福而甜蜜的笑意,忽然打破静谧,低声温柔道:“刚才,你是不是怕我责罚玲珑?”

    夏无霜抬眼看他,月光下,白皙的面容覆上了一层盈盈辉光,越发精灵般不食人间烟火,婉转笑道:“是啊,玲珑今天一整天都不开心呢,她对你还是放不下。”言毕,脸上闪过一丝酸涩的笑意。

    燕楚易蓦地一笑,低头吻了吻她的乌发,低低道:“我的霜儿在吃醋呢。”

    无霜脸色一红,尴尬地垂下脑袋,低声道:“我和小姑娘吃什么醋,休要胡说了。”

    燕楚易温柔地搂着她,幸福的笑容忽然闪过一丝隐秘的钝痛,久久地凝视她的眸子,喃喃道:“我只要你,这世间的一切,我只要一个你。”他轻轻将她拉紧怀里,温柔地,低沉道,“霜儿,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或者……你记起了什么,都不要离开我。那些外虚名,那些所谓的人伦道义,我们都不要去顾念。我们遇见彼此比任何人都早,却兜兜转转到现在才走到一起,以后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么?”

    无霜听得糊涂,仰头看着他,粲然一笑,问道:“我们有什么要顾念的么?”

    楚易微笑,手抚上她纯美的一尘不染的眸子,低语:“没有,没有什么要顾念,你只要站在我边,其他的一切,让我去顾念。”

    无霜绽开一个幸福的笑容,依进他的怀里。

    夜幕,星辰闪烁,银色的光辉倾泻而下,笼罩着世间的一对壁人,见证人龙凤的惊世传奇,在之后的数百年为无数人墨客口口相传,人人称颂。

重要声明:小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