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迷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盛蝶 书名: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二十三章:迷恋

    楚易一反往的过度紧张,不分夜的沉浸在书房。他太过劳,便让御膳房顿了盅汤亲自送去书房。

    燕楚易见她笑意盈盈出现在门口,脸上一瞬间有了万丈清辉,对她伸出手,温柔道:“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看见他向自己伸出的手,无霜头脑有些恍惚。这样的景如此眼熟,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明净的湖畔有一个飞扬不羁的少年做过同样的举措。

    夏无霜放下手的汤握住他的手,笑道:“我在等你。”

    楚易脸上的笑容更盛,幽深的眸子隐隐有千亿星辰闪烁,轻轻将她拉进怀里。

    夏无霜瞧了一眼案上的书卷,疑惑道:“你什么时候开始看医书了?”

    燕楚易深深凝视她白皙的面容,低声道:“很早以前。太医院的那群老匹夫一个个看上去满腹学识,说起来也头头是道,偏偏就没本事治好你的病。我不放心,所以自己也看一点。”

    夏无霜心里柔软起来,眼里忽然有湿润的感觉,轻轻倚在他怀里低声道:“本来就没什么病,要他们怎么治?”

    燕楚易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头靠在她颈边,轻轻叹息,隐隐含着内心的担忧,耳语道:“我心里很不安……”

    无霜微微一怔,低声问道:“要怎样才能让你安心呢?”

    “不知道。”楚易淡淡回答,抱得她更紧。

    “黑香神供过几天就到帝都了。让神供诊治过后你总该放心了吧?”

    燕楚易手指抚过她白皙的面容,眸是浓浓地意和不安,缓缓道:“对于你,我永远都不放心,担心一眨眼你就会消失,一觉醒来你就会不在……”

    夏无霜心里一痛。坐拥天下的帝王何以变得如此患得患失?

    “那我就永远在你的视线里。”她淡淡道。

    “我还是会担心,担心你的心不在这里……如果守不住你的心,又如何守得住你的人?”他的头深深埋在她的颈项里。汲取她独特地淡淡馨香。

    两年前,他那样用尽全力地想要抓住她,都没有能够抓得住。那个时候尚且有二十年的感和记忆,她都狠心地抛下了,更何况是现在,她忘记了一切的时候。

    “楚易。”她轻轻唤他的名字,“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但至少现在我们在一起。不是么?”

    “不够。”他忽然提高了音量,久久沉默,最后叹息,“不够,太短了……太短了。”

    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因为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刻。不知道一觉醒来还有没有明天。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确定。堂堂一个帝王,俯瞰九州。主宰天下。然而和她有关的一切都让他手足无措,怕握得紧了会碎。怕握得松了会抓不住。

    邀请黑香神供,他到现在都不确定自己是做对了还做错了。她地头痛病应该和失忆有关吧?倘若她真的记起了过去,那么他现在拥有的一切,会不会又是一场梦?

    “霜儿……”他靠在她耳边,喃喃念着她的名字,饱含的无限深几乎让她无法承受。

    “喝汤吧,快凉了。”逃避一般,她轻轻离开他地怀抱。那样地深意浓让她莫名地心痛难过,还有……说不清的罪恶。

    他依言掀开盖子,喝了一口,脸上是幸福地笑意。

    “好喝么?”

    燕楚易点点头,静静凝视她地脸,忽然笑着开口道:“霜儿,若有一天,你拿一盅毒药给我,我怕也会毫不犹豫喝下去。”

    霜儿笑起来,琉璃宫灯下,白皙清绝的容颜上泛着朦胧地柔光:“说不定哪一天我真拿一盅毒药给你,看你到时喝不喝。”

    燕楚易笑而不语,伸手去握她的手,沉吟道:“累不累,我抱你回去。”

    夏无霜笑着躲避:“我又不是老婆婆,还走得动。”

    燕楚易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唇边有极浅的笑意,淡淡地,认真道:“不知道那个时候陪在你边的是不是我,又或者我根本活不到那个时候,那该怎么办?所以要趁现在多看看你多抱抱你,把以后的都补回来。”

    夏无霜心里陡然一震,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让全止不住微微轻颤,蓦地又想起他说的那一句话,他和轻云……他和轻云……她不敢再想下去,有些失控地大声道:“你好好的,怎么就活不到那个时候了?不许说这种话。”

    燕楚易笑意吟吟看着她含着怒气的脸,柔声道:“好。”

    夏无霜露出一抹微笑。楚易想了想又道:“倘若我真的活不到那个时候,你也一定要开开心心,知道么?”

    无霜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几乎要哭出来,大声道:“你好好的,做什么老说这样的话,要死也是我先死,你不许再说。”

    燕楚易依然还是笑:“你怕老天爷听去了真应验?我现在还舍不得把命给它。”

    夏无霜急得眼泪簌簌掉下来,恨不得上去堵他的嘴,最后咬着牙转就往外走。

    燕楚易忽然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缓缓将她抱在怀里,低低地,喃喃道:“我也舍不得,我也害怕,霜儿……我心里也很害怕,怕留你一个人在这世上,怕不能在你边陪你慢慢老去……”无霜的眼泪突然就如泉水一般往外涌,心痛如刀绞,仿佛真的有什么东西又或者是人,她用尽全力也无法抓住。

    “霜儿,在他和我之间,你希望谁能活下来?”他在她耳边轻轻问出一句话,用微颤而低沉的声音。

    她的心顿时就沉下去,撕心裂肺的疼痛,忽地转过,看着他俊逸的面容,一字一句,低声道:“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死。”

    燕楚易浑一震,心里忽然有浓重的望不到底的悲伤。

    即使忘记了过去的一切,她依旧没有变,生死抉择,她最先舍弃的还是自己。而他永远成不了她生命里的牵绊!

    霜儿,什么时候你才明白,我已将灵魂融入你的生命,以求生生不相错,如果你死了,我有什么理由还要继续存在?

    “我不会让你死,再也不会!”他轻轻拥住她,语气坚定如磐石,全肆意张扬的王者气势,让人不得不信服。

重要声明:小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