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画中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盛蝶 书名: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二卷:城外殇第二十章:画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一连住了几天却见不到怀瑾,玲珑不由焦急起来,也顾不得宾客之仪冲着搪塞她的侍从高声道:“为什么不让我见怀瑾姐姐,你们到底把她怎么了?怀瑾姐姐来救你们的王爷,你们就这么对待……”

    “她走了。”忽然被一个低沉淡漠的声音打断。玲珑循声望去,顿时愣住,毫无怯意地死死盯着燕楚易的脸,伸手指着他断断续续道:“你,你不是……”

    那个画上的男子!

    “你知道我是谁?”

    仿佛被他的话惊醒,玲珑忽然一个箭步走到燕楚易面前,高声道:“你说,你把怀瑾姐姐怎么了?为什么她不来见我。”

    “她走了。”燕楚易淡淡重复了一遍。

    玲珑神慢慢黯淡下去,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蓦地又抬起头难以置信道:“你骗我,怀瑾姐姐怎么会丢下我!”年轻女子眼里忽然有悲伤的神色,喃喃道,“她说等她治好了王爷,我们有了钱就一起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一辈子不愁吃穿,无忧无虑……她怎么可能丢下我?”

    “你以后一样可以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她听到男子淡漠的声音,“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只要我能够给你的,你都可以拿走。”

    玲珑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一时间忘记了伤心难过,轻轻地,低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难道是因为姐姐么?他也喜欢姐姐,所以才会对她那么好?

    “这是你应该得的,你姐姐没有要,那么你就替她全部收下。”

    玲珑闻言微微一愣,俏的脸上缓缓露出一抹笑意:“那就是说姐姐把八王爷治好了,是不是?姐姐去哪里了?”

    燕楚易微微蹙眉,眼闪过一丝倦怠,惊讶于年轻女子没完没了的问题,仿佛不愿与她多费唇舌,淡淡道:“过几天你跟我一起回宫,以后你就住在那里。”言毕转离去。

    玲珑愣住,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蓦然转对着燕楚易的背影大声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跟你回宫?我不去,我不去,你听到没有……”然而不管她如何撕心裂肺的呼喊,那个背影始终不为所动,甚至连步伐都沉稳的一成不变。

    她恨恨地跌坐在凳子上,好不容易从宫里被放出来又要被抓回去了么?想起玉景园孤单寂寞的生活,心里忽然无比难受,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仿若一个伤心绝望的孩子。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只觉得口干渴,便拿了手边的茶杯喝水。脑里也渐渐明晰了一些,至少明白怀瑾姐姐是真的不管她了。心里一痛又难过起来,手握着杯子,眼泪便扑簌簌掉进茶水里。

    夜里,几点星辰点缀在漆黑的天幕。

    玲珑抱着双膝坐在沿上,眼睛定定地看着窗外,神思仿佛飘到了很远的地方。蓦地,眼神忽然一亮,极其迅速地从上跳下来,轻手轻脚去开门,四处观望了一下便悄悄从门缝里抽出去。

    一路躲躲藏藏总算顺利地走到正门,往门口一看心里不由一惊,整整齐齐四个侍卫模样的人仿若石雕一样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玲珑心里叫苦不迭,本想趁着夜深人静逃跑,看来是不行了。玲珑心里不甘,沿着墙角磨蹭,忽然眼前一亮计上心头。

    爬墙逃走!玲珑仰头看了一下围墙的高度,不由微微皱眉,迟疑了一下,狠狠心便四下寻找支撑物。

    终于将杂物堆积到能够支撑她爬上墙的高度,玲珑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拍拍手上的灰尘,全力爬上围墙。

    就在她站在围墙顶上双腿颤抖迟疑着要不要往下跳的时候,忽然一个尖锐的女音划破静寂的黑夜:“啊,有刺客,快来人啊,抓刺客……”

    顿时院落动起来,纷纷朝着她的方向涌动。玲珑双腿直颤,子瑟瑟发抖,若再不出声恐怕就要万箭穿心了,她心一急,颤抖着嗓音大声道:“不要放箭,是我,是我……”

    墙下的人听到她的声音不由微微愣住,兵器出鞘的声音也随之消失。玲珑转又望了一眼墙外,如果现在跳下去还来得及,但是恐怕跳下去也成废人了。

    “你在那里做什么?”

    忽然一个低沉带着怒意的声音惊得她差点落下去。她蹲下扶着墙,看到下面不知何时出现的锦袍男子正一脸怒意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她不由心底生寒,然而嘴巴却强硬的很,颤颤答道:“你没看到么?当然是准备逃跑了,找我姐姐去。”

    “那就跳下去。”男子的声音冷漠如寒冰。

    她一怔,不知如何是好,侧脸又看一眼墙外,终于低着声音断断续续道:“我,我不敢。”

    锦袍男子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忽然纵一跃,闪电般掠至她旁,一把抓住她的肩膀,足下一点,只听耳边风声呼啸,转眼便落至地面。

    她一时晕头转向还没站稳,锦袍男子便松开手,害她一个站立不稳差点扑到地上。男子冷漠的声音钻进她耳朵:“在你有能耐保护自己的时候你可以光明正大离开,在这之前安分一点。”男子沉吟了片刻,低声道,“我答应过你姐姐——护你一生周全,便不会负她之托!”言毕头也不回地离去。

    玲珑愣在原地,忽然觉得全无力,心里隐隐作痛。

    怀瑾姐姐,她竟然替自己安排好了一切!

    那么,这代表了什么?她将自己托付给别人又代表什么呢?

    难道真如姐姐所言,她在劫难逃?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忽然忍不住大哭出声:“姐姐,姐姐……”侍从见她如此,无奈地摇摇头各自离去。诺大的院子就听到她一个人悲戚的哭声。

    被这么一闹腾,燕楚易也无心再睡,静静站在窗口盯着空半悬的明月。月宫婆娑的树影下仙娥迤逦的影越发清晰起来,一袭白色长衣蜿蜒垂直地面,清雅柔和的轮廓美丽而虚幻。

    “无霜……”唇边忽然低低溢出两个字,被夜风吹散在空气里,飘散的无影无踪。

    此时此刻,你有没有一点念起我,霜儿?

    夜色越发漆黑如墨,衬得明月高悬光辉四溢,淡淡的思念便从那银白的辉光里流散出来,蜿蜒流转。

重要声明:小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