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华榷宫之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盛蝶 书名: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二卷:城外殇第十八章:华榷宫之战八月末,离璞罗教祭典盛会还有半个月。帝都表面上看起来平和无波井然有序,然而暗地里御林军的调动频繁了许多。

    八王爷府上不同面孔的人往来不绝。长璎坐在屋里,隔了一条长廊望着对面两个玄色长袍的年男子从燕楚风书房出来,小声讨论着什么,神色严谨肃穆。

    她越发心里不安,口喃喃念出声:“九月初九……九月初九,难道,难道璞罗教真的要亡了么?”

    蓦地,她豁然起走出房间向对面书房走去。

    门是虚掩的,她轻叩了两声。

    “进来。”听到那个低沉的男嗓音,她忽然有些退缩,迟疑着推开门走进去。

    “长璎。”男子从案卷抬起头,眼神疑惑地看着她,蓦地唇边溢出一丝温润如风的笑意,淡淡问道,“找我有事么?”

    “我……”她袖的手指紧张地轻轻握住,眼神闪烁不定,甚至不敢看燕楚风的眼睛。

    “怎么了?有什么事要说?”燕楚风干脆放下手的狼毫,凝视她的脸。

    “我想回璞罗教参加祭典。”她猝然说出口,心也在那一刻疼痛地难以言喻。

    如此,他会怎么想她?

    燕楚风微微一愣,脸上的笑意僵住。许久才缓缓道:“你要是想走那便走罢。”

    听到想要的回答,她本该高兴才是,然而她的心仿佛坠入了万丈深渊,一时间失落悲伤悔恨源源不断地涌向她的大脑深处,让她渐渐有昏昏沉沉的感觉,仿佛置于重重迷雾。

    “你是自由的,想去哪里就哪里。”燕楚风淡漠地声音再度响起,沉吟了片刻,忽然又低声道,“不管你走到哪里,若回头看一眼,王府的门还是开着。长璎……你,会回头看么?”他迟疑着问出一句话。

    原本浑噩的大脑忽地一震,长璎抬起头凝视他英俊的脸。他温润的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期待,然而这样的神却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会回头么?会不会?

    她微微闭上双眸,一向冷傲地脸上隐约是痛苦和挣扎的痕迹:“我不知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最后,她用极其淡漠的语气回答,仿佛的她的心从来没有因他凌乱过。

    八月三十,朝阳亘古不变地升起,似血般艳红。

    长璎从王府回到璞罗教,邱匀天将她唤入密室。

    白玉的面具,玉雕的下巴,那一张深刻在她脑海的脸这一刻让她分外胆寒。她袖的手指不断地握紧松开,莫名地恐惧让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既然那么害怕,又为什么要回来?

    她脑飞快地闪过这个问题,可是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或者,她的心还是在这里。

    “看到你回来,我很高兴。”在她紧张之余蓦然听到这句话。她抬头目光掠向他的脸,他唇边竟然有一丝僵硬的笑意。

    她高度紧张的神经慢慢缓和,低声道:“长璎回来参加祭典——”一语未毕,忽然听到室外兵器击撞和混乱的厮杀声。

    “出什么事了?”沙哑苍老的声音直击心底。

    外面忽然飞奔进来一个弟子,满脸鲜血跪倒在地上:“教主,朝廷御林军突袭我教……。”

    她的脑袋忽然嗡嗡作响,一瞬间犹如天崩地裂,下面的话再也听不进去……

    不是九月初九的么?怎么变成了今天?

    他,竟然骗她!

    她飞快地看一眼座上带着白玉面具的男子。男子的目光犹如利剑在她的脸上,邪莫测,腾腾的杀气直刺她眉心。

    燕楚风,燕楚风……她闭上眼,将这个名字狠狠地咬在唇齿间,仿佛要将他生生撕裂。

    她微微闭上眼,本以为自己活不过下一刻,然而却听到一个苍凉至极的声音:“我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对我,长璎。”他的眼全然没有了杀气,只有无穷无尽的悲伤和失望,暗哑苍老的声音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被心的弟子背叛的老者。

    她不敢想象教神一样的人物也会有这样脆弱绝望的一面。那个养育她二十多年俯瞰众生的教主,在这一刻,俨然只是一个被背叛的苍苍老者。

    “不是我,教主,不是我做的。”愧疚和罪恶感吞噬她的心。她慌乱的神忽然镇定下来,眉间凝聚起浓浓的杀气和恨意,霍然一个转冲出密室,连青色的背影都仿佛被怨恨蒙了一层雾,模糊地消失在邱匀天的视野里。

    一丝邪莫测的笑意划过唇角。

    善而图报——

    长璎,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现在该到你报答我的时候了。

    只是片刻,外面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死尸遍地,鲜红的血仿佛从地下涌出,源源不断沿着游廊往下蔓延。孔雀草黄橙色的花早已经染成一片殷红,赫然触目。

    厮杀声源源不断地从倌心台传来。长璎全忍不住剧烈颤抖,竟然死了那么多人!双目一瞬间如寒剑出幽寒的光芒,她陡然纵飞掠而起,一路踏着地上堆积的死尸闪电般掠向倌心台,青衣在风猎猎作响,唱着悲伤绝望的挽歌。

    堆积如山的尸体旁,面容英俊的男子锦袍上沾满鲜血,将长剑从璞罗教弟子的拔出,眼睛却淡漠地盯着飞掠而来的一袭青衣。

    耳边厮杀惨叫声渐渐淡去,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了那一抹青色的影,带着无法冰释的怨恨,落至他的面前。

    一切都不可原谅!

    他缓缓闭上眼。

    那么就给她一次机会来决定他的生死!

    感觉到前一阵透骨的冰凉,血顺着长剑的边缘流淌滴落。

    那一双颤抖的手忽然顿住,再也刺不进去。然而目光却是怨恨而冰冷的,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被冻结。

    “如果你觉得这样能够解恨,那么,就刺进去吧。”

    听到八王爷燕楚风低沉的话语,她忽然心里一痛,咬牙拔出长剑,脸上深切的怨恨渐渐转成哀伤,长剑“哐当”落地。

    “你疑我。”她的语气冷的没有温度,绝望的气息丝丝蔓延,仿若一层薄纱将青衣女子层层包裹,她忽然沉沉叹息,眸是深不见底的哀伤,“你口口声声说相信我,心里却还是疑我。”蓦然有极大的一颗泪珠,从她的眼角滚落,无声地消散在血腥的空气里。

    “我从来都是信你的,长璎。”燕楚风眼里闪过一丝悲恸,单手按着口,鲜红的血从他指间流出,“我不能够相信的是邱匀天。”

    邱匀天早就不信任长璎了吧?与其将她留在教相互猜忌渐生隔阂,不如将她安置在敌人边为己所用。邱匀天走的不就是这一步棋么然而这也是必胜的一步棋。以长璎的心必然会对邱匀天心怀愧疚,更加全力地去维护璞罗教,所以,他没有办法,只能将计就计。

    猝然苦笑,长璎冷傲的眸光直视燕楚风的眼睛,仿佛用了极大的气力,声音从腔发出:“有区别么?”

    他无言以对,怔怔看着她冷傲悲伤的双眸,心仿佛有千万只虫蚁在啃噬。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么?

    长璎蓦然长笑起来,绝望的眸子有泪水不断地涌出,随着她的笑声吹散在风里:“我怎么就忘了,八王爷可是大靺第一谋士,能够被你算计也是我长璎的荣幸了。”她目光落到他脸上,带着深刻的自嘲和讽刺,“你把那样机密的事透露给我,必然猜到我会回来的吧?我前脚刚进华榷宫你后脚就攻打进来,让教主以为我背叛了他,呵……八王爷,你可真是精于算计。”

    “长璎。”他盯着她清冷的容颜,眉宇间是深沉的无力感,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轻轻道,“我并不愿意——”一语未毕,燕楚风神色骤然一变,盯着长璎后某一处,一把抱住长璎旋而起。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呼啸而来的利器带着猎猎劲风从他的后背穿透,血如柱一般喷涌而出,染红了长璎的青衣。

    长璎惊得脸色惨白,蓦然抬头看向长廊内静立的邱匀天。

    如果燕楚风没有挡那一枚暗器,暗器必将穿心而过,那么死的便是她!

    教主,教主当真那么恨她。

    她忽地低低笑起来。是了,教主平生最恨教内弟子背叛,赐她一死已是手下留

    “你就是为了他背叛我的吧,长璎?”沉苍老的声音直击她的心底,不待她回答,邱匀天忽然笑起来,“他竟然能为你死,也不枉你背叛我。”

    她悚然一惊,低头看向燕楚风腹部流出暗红诡异的血,惊呼:“噬魂毒!”

    那是一种极其邪的剧毒,药比之赤苜毒强百倍。一个时辰内毒之人体内便会生出无数虫蚁啃噬五脏六腑,游走经脉血液直至心脑,其痛苦当如噬魂。

    “长璎,我向来最痛恨座下弟子不忠,如今——”邱匀天看着遍地的尸体血污,低沉道,“那么多教徒因你而亡,你当如何赎罪?”

    “教主,长璎并没有背叛你——”

    邱匀天冷笑,唇边竟有一丝淡漠的苦涩一闪而过:“你的心——早就背叛了!”

    言毕,他淡漠的唇角忽然微微抽动,面具后暗的双眸里泛起极为痛苦的神色。虽然极力压制,然而他的双手依然不受控制地颤抖。

    燕楚风捂着伤口,疑惑地盯着璞罗教主极为反常的状态。

    “教主,你的病——”虽然邱匀天想阻止长璎说下去,然而燕楚风还是听明白了。

    天赐良机!

    强忍住剧毒发作的痛苦,燕楚风眉宇间泛起浓浓的杀气,提剑猝然出手,直刺邱匀天心脏。

    邱匀天想也不想一把拉过长璎挡在面前。

    握剑的手忽然一顿,英俊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只是片刻,那隐隐泛着寒光的长剑便迅如闪电般刺进长璎的膛,从邱匀天的后背透出。血顺着长剑蜿蜒而下,在他的掌心停滞凝结。

    蓦然有一滴泪叮当一声落在染红的剑,迅速混入猩红的血液里,无影无踪。

    邱匀天难以置信地盯着燕楚风:“你,你竟然下得了手!”苍老沙哑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燕楚风用命换来的女人,他以为用她挡在面前便万无一失了。想不到,想不到还是错了。

    燕楚风视长璎该比自己的命重要吧?然而连这样的人都能够舍弃,那么这天下还有什么能够相信?

    剑上的血缓缓蜿蜒流淌,顺着剑尖低落。风吹在脸上带着浓烈的血腥。

    她的目光始终凝视在他脸上,竟有一丝解脱释然的笑意。

    他忽然也笑起来,盯着她清丽冷傲的容颜,仿佛在回答邱匀天刚才的那一个问题,一字一句低声道:“我可以为她放弃生命,然而,我不能为她背弃燕氏江山!”

    “好。”这便是他要的答案了,这世上除了天下果然没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猝然一声金属断裂的脆响,邱匀天竟生生以指断剑,形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足尖点地飞而起,掠向屋檐,几个起落消失在屋脊。

    长璎失去了支撑,子直直地向地面栽去。燕楚风无暇顾及脱的邱匀天慌忙抱住她虚弱不堪的体:“长璎……”他低低叫唤一声,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她的嘴唇苍白的毫无血色,长剑没入她的心口,她忽然露出一个谅解的笑,低微道:“不要自责,我明白那样的机会可能一眨眼就会永远错失,你为了你要守护的东西这样做并没有错。”

    “长璎……”他呼唤她涣散的神智,心口仿佛被掏空了一样,“长璎,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只要你支持住。”

    听了他的话,她微微阖着的双眸有一丝异样光芒,如同听见一个很美很动听的故事。仿佛在积存气力,良久她才缓缓摇头,摸索着握住他的手,她的声音断断续续,仿佛是被风从很遥远的地方吹来,带着深切的悲伤:“来不及了,楚风……他生未卜,此生已休……一切都太晚……”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出口,她的头蓦地偏向燕楚风怀里。清丽的容颜安静的仿佛睡着了一般,卷长的睫毛上犹然挂着细小的泪珠,缓缓地,缓缓地滴落。

    这是她此生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或许,她已经在心里念过很多遍,然而直到临死前的一刻才说出口。

    他生未卜此生休。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开始之前,一切就这么匆匆结束了!

    天地间风苍苍茫茫吹去漫天的血腥和杀戮的气息,被血染红的孔雀草在风轻轻摇曳。叱咤半生的大靺王朝八王爷,就这么紧紧抱着怀被鲜血浸透的女子,跪在遍地的尸体毫无掩饰地恸哭,放下一切骄傲和尊荣。

    如果知道终将有一天要亲手结束她的生命,那么,不如不遇见!

    关于这一场战役,《大靺正记》记载:大靺七百七十一年八月三十,朝廷出兵突剿邪教,坛主轻云远在艳都分坛,不及救援,邪教半数弟子尽折于华榷宫。教主邱匀天与八王爷一战之后重伤落逃,八王爷亦剧毒。此次战役极大地挫败了邪教势力,是邪教步入灭亡之征兆!

重要声明:小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