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爱恨成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盛蝶 书名: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一卷:帝王花第三十七章:恨成空临渊宫,琉璃宫灯高悬,照得屋内一片通明。燕楚易手握书卷,斜倚在塌上,一副悠然若定的神态,似乎全然不知外面形势的紧急。慢慢地,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脸上又恢复了往的笃定和傲气。

    她果然不会丢下他!楚风,吾既已在牢笼,便不想你再受锢,今世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便是你自由。

    汝海的目光一刻也不离燕楚易,脸上焦急和无奈的神越来越浓重,几次言又止。终于还是忍不住低声道:“皇上,百官明要联名……”

    “我知道。”燕楚易摆摆手,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那群老匹夫能做出什么事来。无霜那边怎么样?”

    “太后没什么异常,和往一样,只是去淑妃娘娘那里的次数更勤了。”

    燕楚易眼神变了变,一丝不悦掠过唇角。沉默了片刻,忽然问道:“派去黑香和古冥山的人有回讯么?”

    “今刚得到消息,黑香神贡六后启程来帝都,半月就能抵达,传闻黑香神贡医术通灵,定然能治好太后。”

    “嗯。”燕楚易点点头,双眸明亮通透,“古冥山那边呢?”

    “暂时还没有找到冥灵师,已经加派了人手过去,奴才想很快就会有消息。”

    “好。”清俊的容颜露出浓得化不开的笑容,仿佛那个风姿绝世的白衣女子就站在他的面前对他盈盈浅笑。无霜,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天下人阻扰我们在一起,我们偏要在一起,从此以后同心同意,同行同止,携手白头!

    夜色隆隆,露浓雾。诺大的慕央宫只点了几盏昏暗的烛灯,烛影摇曳不定,明明灭灭映着墙上斑驳的黑影。

    “太后,该喝药了。”紫云端着药碗再一次提醒夏无霜,浓重的药味散溢了整个房间。

    夏无霜皱了皱眉,苍白的面容显出厌恶之色,忽然又垂下眼帘,幽幽道:“不喝了,拿走。”

    “太后。”紫云把药放在她面前,“您的体还没好,若是被皇上知道了……”

    “他会杀了你们。”夏无霜接过话,一汪秋水毫无神采,如死寂的潭水,轻轻叹息,声音缥缈如烟,“他会杀了你们的……他连自己的兄长都下得了手,连万民戴的八王爷都杀了呢。”凄然苦笑,无霜蓦然抬头,眼里是绝望的神色,一点一点蔓延开来,森森寒意吞噬心脏。

    “太后……”紫云跪地,握住无霜的手,“皇上,他对您还是很好的。”

    “连他都下得了手,竟薄凉至此啊。”仿佛没有听见紫云的话,夏无霜淡然苦笑,痛苦在脸上蔓延。

    “太后,夜深了,该歇下了。”紫云不忍心她再为这些事费心神。

    等了许久不见夏无霜答话,紫云轻叹一声,起去取衣物给她披上,转过,却见夏无霜走出了房间。

    “太后这么晚了,要去哪儿?”紫云手里拿着单衣急忙追出去。

    无霜似乎没有听见,依然信着脚步徐徐往外走。深夜风寒,孱弱的子不由轻微颤抖。紫云连忙将手衣物披在她上,不再言语,只静静跟在她旁边。

    又是迎风阁,紫云低声叹息。

    无霜静静站在门口,看着房面窗而坐的清艳女子。虽然和之前一样不言不语,可是那样专注的神,那样灵秀带着悲戚的眼神,怎么看都不像神志不清的人。

    伺候她的宫女都已经睡去了,苏子妤着白色里衣,想来先前已经歇下。夏无霜轻轻移动脚步走进屋内,再次抬头,她已是一副迷茫痴傻的神态,仿佛之前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纵然你沦落至此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无霜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双眸染上淡淡的空茫之色,“只是,我总还是盼着你好起来,我从没见过他对其他哪个女子动心,除了你。他应该是喜欢你的。”

    “一切都是我的罪过,如果那一段时间我不曾离开,或许你就不会变成这样。”无霜站在她旁边,仿佛是自言自语。“现在,我该怎么办?他连他八王爷都杀了,我该怎么办呢?”

    泪无声滑落,那么无助,如同黑暗迷失的少女。抬眼间分明看到苏子妤的双肩颤抖了一下,再看一切都不真切了。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啊,她可以装疯卖傻,可是剩下清醒的人要怎么办?要怎么办?

    一瞬间压抑在心愤怒、苦怨如洪流般汹涌而出,双手不受控制地紧紧握住苏子妤的双肩,责怨不住从口吐出:“你醒醒,为什么不清醒过来,你有什么资格逃避?一个人怎么可以这样狠心?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他杀了八王爷依然能心安理得在这儿装疯卖傻?你回答我……回答我……”

    她的声音渐渐低落下去,仿佛刚才歇斯底里的发泄消耗了所有的精力,无霜缓缓低下头,声音悲伤而无力,“我从前对你那样好,你为什么不帮帮我……”

    死寂的双眸渐渐有了光泽,深深的恨意开始在脸上肆意蔓延。苏子妤看着低头哭泣的夏无霜,忽然用力推开她的手,森然道:“我有什么理由帮你?”

    夏无霜一惊,抬起头,恰好迎上苏子妤怨恨的眼神,上不由泛起凉意,惊喜的眼神渐渐收敛:“你醒了?”

    苏子妤冷笑:“你不是希望我醒来么?你不是希望我帮你么?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他那样对我都是为了你!”狠厉控诉一句句喊出,清丽的容颜露出怨毒的快意,“是啊,他杀了八王爷,那有什么大不了?他为了你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杀了,他连自己的儿子都杀了……哈哈哈……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哈哈……”绝望的笑声由于怨恨而显得狰狞。

    夏无霜全一震,脑袋轰隆隆作响。

    “那个孩子……不是夭折……”

    “哈哈,夭折?是他掐死的,他掐死的……”寒森冷的目光向夏无霜,“都是你,是你害的……我好恨啊……”

    她的心仿佛一下子被人掏空,眼前一片猩红,一点一点晕染开来。

    原来她的孩子是他杀死的,不是夭折的。

    燕楚易他连自己的亲生骨都杀!那时他的第一个孩子啊。

    “你满意了吧?”苏子妤穷追不舍,目光如剑一般刺在夏无霜脸上,“现在连八王爷都死了,这个天下还要因为你受多少罪?到底是谁在心安理得?你说,你说啊……”苏子妤狠狠地摇晃着夏无霜的肩膀,所有的恨,所有的怨都化作力量积聚在手上,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紫云看到这一幕,心大骇,太后的体怎么经得起这样折腾,慌忙上前想要拉开苏子妤,可是苏子妤的手像铁钳一样任凭怎么拉也不松开半分。紫云也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了夏无霜。

    夏无霜脸色惨白,渐渐泛起青色,也不挣扎任凭苏子妤疯了一样摇晃。紫云害怕极了,拔腿就往外跑,此时此刻只有皇上才能救太后。

    苏子妤浑然大笑起来,狰狞的向着夏无霜恶言道:“还有那个可怜的寒贵妃,你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也是你害死的吧?哈哈……大家都死了,你为什么还活着?像你这样的人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你真要眼睁睁看他为你得罪天下人……”一颗泪,从眼溢出,缓缓淌下。苏子妤停止了手的动作,渐渐安静下来,幽幽道,“你真要等他为你败了天下才甘心么?”

    她苏子妤也是一个温婉的女子啊。为了他,为了他的江山,她宁愿做夏无霜的替,可是到头来他连她的孩子也没有放过。燕楚易,你心除了夏无霜还有什么?还有什么啊?

    她的眼神渐渐有犀利变得绝望,苏子妤缓缓站起,走到边拿出一包白色粉末,倒进茶杯里,茶水渐渐变成墨绿色,泛着诡异的光泽。

    她的动作极慢,脸上带着哀怨凄美的笑意,目光盯着杯墨绿色的液体,仿佛在欣赏世上最美的珍品。

重要声明:小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