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母子分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盛蝶 书名: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一卷:帝王花第三十三章:母子分离夜半,夏无霜醒来,见紫云伏在自己边睡着,心又是一阵凄苦,手怜惜地抚上紫云的乌发。紫云一惊,抬头见夏无霜醒了,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

    “太后,饿不饿?奴婢去弄点吃的。”紫云轻声问道。

    夏无霜摇摇头,脸上渐渐笼上愁云:“我昏睡方丈大师似乎来过。”

    紫云闻言,神色微变,片刻方道:“太后您当时危在旦夕,奴婢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罢了,终究是瞒不过的。”无霜缓缓闭上眼,秀眉紧蹙。

    “太后。”紫云抬起头担忧道,“方丈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奴婢请他过来的时候,方丈没有丝毫意外,也没有一句询问的话。”

    无霜心头一震,沉声问道:“何出此言?”

    紫云细细将白天发生的事说与她。无霜眉头越锁越深,最后叹息一声道:“明,你陪我一起去见大师吧。”

    “是。”紫云应了一声又道,“太后,大师说您的体……您要珍重自己的体……。”

    “我知道,你也去睡吧。”

    紫云缓缓退了出去,无霜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心里千头万绪凌乱不堪,似压着千斤巨石沉沉喘不过气来。人之心力有限,可是她处这样的境地如何能不心力交瘁?

    好不容易挨到黎明,天灰蒙蒙的不见亮。夏无霜心绪繁复,不等紫云过来伺候,独自起,痴坐于妆台前。镜人儿已不复昔光华,素面清颜,瘦削的脸颊苍白胜雪,双唇亦是惨淡无华。

    无霜双眸闪过一丝凄凉,拿起手边的香粉淡淡扑了一层,依旧掩饰不住那眼角眉梢间的浓愁倦意。

    紫云进来见夏无霜已经起,心里便知太后定是没有睡好。紫云也不多言,安静的伺候太后洗漱梳妆。太后心里有太多的负荷,她劝再多也是枉然。

    “孩子醒了么?晚上有没有哭闹?”看着桌上精致的清粥糕点,无霜索然无味。

    “小皇子听话的很,现在还没醒,天还灰蒙蒙的早着呢。”提到小皇子,紫云的语气轻快起来。

    “让阿离把他抱过来吧。”无霜以手抚面,遮住了双眸抑制不住的忧伤。

    “好。”紫云轻快地跑出去,当母亲地都恨不得孩子时时刻刻都在边吧?

    片刻,阿离抱着孩子来到无霜面前。孩子依然熟睡着,那么小,那么惹人怜,精灵一般静谧地睡着,全然不知即将发生什么。

    无霜抱过孩子,双眸柔柔地注视着那小小的脸,浓浓的意倾泻而出。不经意,两颗晶莹的泪地落在婴儿红嫩的唇边。婴儿仿佛有所察觉一般,睡梦静静吸着那两滴泪。

    “孩子……”无霜呢喃,双目盈盈含泪,似有千言万语。

    “夫人……”阿离轻轻喊了一声,夫人是怎么了?

    “阿离。”无霜声音低微,缓缓地,似乎积蓄了全所有的力量,出口道,“你现在就走吧,带他一起走吧。”

    “夫人。”阿离扑通跪下,泪流满面,“不要赶我走……”

    “夫人不是赶你走啊,夫人把自己的命都放在了你手里,你懂么?”

    “夫人……”

    “不要哭,阿离,咳咳……”止不住又咳嗽起来,无霜不得不住口喘息,轻轻擦去阿离脸上的泪,目光缓缓落在怀尚在熟睡的孩子上,“夫人今天就要回宫了,以后这个孩子与我再无瓜葛,他的生,他的死,他的一切的一切夫人现在都交给你。无论他将来是好是坏,我都不会怪你……趁现在天黑你赶快带着他走吧……”

    “夫人,阿离一定会照顾好小皇子……”

    “住口。”无霜陡然提高了声音,脸色苍白透明,双眸漫溢着痛苦的神色,“阿离,你记住,从此刻起,他不再是皇子,他只是寻常的孩子,甚至连一个寻常的孩子都不如,没有爹没有娘,他的生死也再与我无关……”泪潸然而落,或许只有的这样的决绝才能换他一生无忧。

    “阿离知道了。”阿离擦干眼泪,眼神坚毅起来,闪着倔强的光芒。

    “嗯。”无霜点点头,凝视着怀的婴儿,双眸一闭将他放入阿离怀里,“紫云你送送阿离,出去为她打点一下,走吧!”无霜转过,不再看她们。

    阿离将孩子递给紫云,伏地重重拜了三拜,低泣道:“夫人保重!”言毕缓缓起,随紫云出了房间。

    窗外,天灰蒙蒙的,没有月光亦没有曙光,婆娑的树影魑魅一般发出沙沙的响声。这样黑的黎明应该很少有吧?无霜转过,面容苍白如纸,久久看着窗外,眼泪怔怔落下来。漫漫无期的路上没有爹没有娘的孩子会害怕么?

    紫云替阿离收拾了细软,出门时似乎想起什么,打开一个小匣子拿了一卷字画一样的东西放入阿离的包裹,仓促道:“这是太后唯一一幅画像,你好好收藏。”顿了一顿,目光转到婴儿上,缓缓道,“至少他应该知道母亲的样子。”

    “嗯,我会好好收藏。”

    “赶快走吧,天快亮了。”

    躺在上,头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一阵脚步声越走越近,无霜脑子一下子清晰起来,应该是紫云回来了。

    “太后。”紫云走到边轻轻喊了一声。

    “安排得怎么样了?”无霜坐起来,缓缓起

    “都安排妥当了,银两也带够了,置了一辆马车,阿离带着孩子往茗都的方向去了,至于以后的事就没有定数了。”

    以后就天各一方,无牵无绊了么?

    “现在什么时辰了?”良久,无霜蓦地问了一句。

    “午时了。”紫云轻轻答道。

    “去见大师吧,我们也该回宫了,那里面……”声音渐渐微弱下去,眼神空茫,似乎看到了深宫里遥不可知的未来,“那里面不知道怎样了?。”这一回去就再也出不来了吧?

    “太后,先用膳吧?再急总要吃饭的。”

    “我不饿,咳咳……”

    “太后……”紫云还要说什么,夏无霜已经出了房门。紫云无奈只能跟随其后。

    清静的院落,丝毫不见夏的烦躁。一路走到住持方丈的禅房,竟没有碰到一个僧侣。

    “大师。”无霜立于门外,双手合十,轻轻唤了一声。

    “太后请进。”浑厚的声音从房里传出。

    无霜稍稍一愣,随即吩咐紫云:“你就在外面侯着吧。”言罢推门而入。

    “不知太后亲临所谓何事?”空定大师微微行礼。

    卷长的睫毛微微一颤,无霜慌忙低头掩饰眼里的波动和无助。

    “大师。”无霜艰难地吐出两个字,眉头紧蹙,“很多事我不知道如何向大师说明……”

    “太后。”空定双目微垂,神不显,超然世外,“心无愧事,何须多言?”

    无霜心头一震,头脑猛然空明起来,神色缓缓恢复如常,淡淡道:“无霜不由己,造孽无数,早知不会有善果善终。如若此事败露只怕社稷将乱,无霜罪不容诛,只求大师怜悯天下苍生,无霜求大师了……”夏无霜盈盈跪下,泪流不止。

    空定长而立,静如止水,淡然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以太后之尊为苍生屈膝,大靺何忧?”空定躬扶起夏无霜,“太后如斯,老衲欣慰。”

    无霜缓缓起,空虚的体似乎瞬间注满了力量,脸上也渐渐有些血色:“多谢大师,如此我便能安心回宫,在此拜别。无霜定不负天下百姓。”

    空定微微点头,右手抚过白须,淡然道:“好,好,老衲安排弟子护送太后回宫。”

    艳阳高照,马车绝尘而去。空定抚须叹息,这天下的女子,无人能及她的尊华,然而天下女子的命数,怕也没有比她更悲戚的吧!

    从第一眼看到这位年轻的太后,一切便已经瞧得通透了。当她脚下虚浮,惊慌失措差点摔倒,自己扶她一把,无意摸了她的脉相,心也是惊骇不已。

重要声明:小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