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寺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盛蝶 书名: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一卷:帝王花第三十一章:寺庙藤山寺里,钟声铿锵而鸣,香火不绝。紫云手里拿着一个大包裹,穿过长长的走廊,进了偏僻的后院,还未进门就听到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夫人,您怎么样了?”阿离左手端着茶杯,右手轻轻拍打无霜的后背,秀眉紧蹙,神关切。

    紫云眼圈一红,加快脚步进了屋。自从到了这里,太后整心神不宁,精神焦虑,体一不如一,却怎么也不愿意让她们请大夫,也不让她们对外人提及,只让她在外面买一些安心定神的药。

    紫云将手的药交给阿离,阿离匆匆去了柴房。紫云又给太后倒了一杯水伺候她喝下,见太后咳嗽渐渐平息才稍稍安下心来。

    “太后,你看。”紫云打开包裹,“这些都是小孩子的衣服和用具,我今天出去都准备好了。”

    苍白得有些透明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无霜将目光转到那包裹上,纤细的手轻轻抚摸腹部,轻声道:“还早呢,瞧你那么急着准备。”

    “准备好了安心呀。”紫云语气轻松,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心里却是苦涩不堪。这样孱弱的体,这样焦虑的心神,能支持得住么?自己在大街上听来的消息是万万不能告诉她的。

    “紫云,你出去有没有听到宫里什么况?出宫这么久有些放心不下。”

    紫云闻言,神色不由一变,叠衣服的手不由慌乱,此此态正好一滴不漏落进无霜眼里。

    “紫云。”无霜想提高音量却有些力不从心,声音听来依旧轻柔无力,“听到什么就说什么。”

    “太后,没有听到什么,真的,您就不要瞎心了。”

    夏无霜叹息一声,徐徐道:“你在我边那么长时间我还看不懂你么?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受得起。”

    “太后。”紫云跪地,握住夏无霜的手,泪盈盈而落,“您要保重体啊。”

    “紫云。”苍白的容颜上五味杂陈,痛苦难耐,然而那悲戚的神色渐渐消逝转而是清清淡淡的苦笑,“我心里有数,你说吧,你要是瞒着我,我心里只会更难受。”

    “太后……”紫云双眸看着夏无霜,“大街上传得纷纷扬扬,说淑妃娘娘诞下的小皇子夭折了,淑妃也一病不起……”

    宛如晴天霹雳,夏无霜用手支着木椅,一阵晕眩,体似乎失去了重量,坠入那无尽的云霄。

    紫云连忙扶住她:“太后,太后……”

    夏无霜摆摆手,脸色苍白如纸:“想不到宫里发生那么多事,待我回去之时怕早已物是人非。”

    “太后,您……”一时哽咽无语,紫云扶着夏无霜再也说不出话来。

    阿离煎好药端进屋里,见此境不由一愣,慌忙跑到夏无霜边抓住她的手,纯真的眼神是掩饰不住的惊慌:“夫人,您怎么了?”

    “没事,没事。”夏无霜嘴角扯出惨淡的笑意,手抚上阿离的额头,怜道,“阿离,你是好姑娘,待我回宫就放你走,去过你自己的生活,我会替你安排好一切,让你一辈子衣食无忧……”

    “不,夫人。”阿离神倔强,眸子水水的看着夏无霜,“让我跟着您,阿离要一辈子跟在您边。”

    “傻孩子。”空茫的双眸远远看向屋外,湛蓝的天空如一方无瑕的暖玉,莹润澄澈,阳光给那红墙碧瓦镀上了一层明亮的光华。久久,无霜收回目光,缓缓道,“去过那自由自在的生活,夫人把自己的孩子交给你,你代我看着他长大,让他过平凡的生活。”

    “夫人……”阿离紧紧抓着无霜的手,“可是您怎么办?”

    “呵……”无霜凄凉一笑,“那深宫大院什么都有,你不用替我担心。”言毕,目光落在自己的腹部,温柔道,“他的世你要对他保密,也不要对任何人讲,记住了么?”

    “记住了。”阿离满眼泪水,不住地点头。

    轻轻阖上双眸,清澈的泪水盈盈滑落。十月怀胎将他生下,就为了在这人世间见上匆匆一面,而后天涯永隔,此生便是陌路人!

    “阿离。”无霜低唤,潸然泪下,“夫人对不住你,你还那么年轻就要带着小孩,是夫人拖累你了……”

    “夫人,您不要这么说……”

    “你放心,夫人不会让你再过以前的穷苦子,一定会让你和孩子无忧,你要代夫人好好教导他……”一阵剧烈的咳嗽,无霜不得不停下来喘气。

    “夫人,您先喝药,这些事以后再慢慢吩咐阿离,您先喝药,都快凉了……”

    “是啊,太后,以后可以慢慢说。”紫云端起药,送至夏无霜面前。

    暗淡的双眸看向那棕色的汤药,面色愈加惨淡:“听我说完,不然我心里也不安心,怕是以后也没机会说了……”

    “太后,您不要多想,等回了宫,皇上一定会替你把病治好的。”紫云苦劝。

    无霜淡淡一笑,看向阿离:“以后,你也要隐姓埋名,我怕楚易会找你。”

    “嗯。”阿离使劲点头,“我不会让公子找到我的。”

    无霜点点头,仿佛虚脱了一般,再也没有气力,躺在椅子上似乎就要沉沉睡去。

    “太后,把药喝了吧。”紫云轻轻劝道。

    然而夏无霜没有答话,仿佛睡着了一样,安静地躺在长椅上,肤白如雪,恍若寒冬烈风飘摇的白梅。

    紫云和阿离看她这样的神态心里都是一惊,齐齐喊她:“太后……”“夫人……”

    无霜轻轻摆手,幽幽道:“别说话,让我休息一会儿……”声音细若游丝。

    紫云和阿离长吁一口气,放下心来,悄悄出了房间,暗自垂泪。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屋里突然传来惊叫声。守在门外的紫云和阿离慌忙进屋。

    “太后,太后……”紫云轻推夏无霜,“醒醒……”

    夏无霜惊醒,满头是汗,紧紧拽着紫云的手,惊魂未定,不住喘息。

    “夫人,你又做恶梦了。”

    夏无霜心神安定下来,叹息一声,阖上双眸:“是啊,老是做那样的梦。”

    夏无霜心里越发不安起来。小皇子夭折,淑妃一病不起,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那个孩子是楚易第一个——或者也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孩子,怎么就……?无霜的手抚向高高隆起的腹部,这个孩子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心里忐忑不安,越发觉得度如年,体也仿佛不是自己的了,越来越不受控制。

    一,紫云慌慌张张从外面跑进来。

    “太后……”由于跑得太急,喘息不止。

    无霜面容淡定,高高隆起的腹部和瘦弱体丝毫不成比例。

    “怎么了?”声音轻柔无力,无霜慢慢坐起来,握住紫云的手。

    “皇上,皇上他来了,想见您……”

    无霜惊骇不已,握着紫云的手不住颤抖。

    “太后,皇上正在寺外,空定大师正挡着他。”

    无霜又是一阵惊愕,空定大师?那个只见过一面的主持方丈为何要挡着楚易?几个月来这位高僧从未露面,这一刻怎么就……?

    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无霜轻轻摇了摇头,镇定了心神,吩咐道:“去取笔墨。”

    紫云依言取来笔墨。无霜执笔,苍白的手指有些无所适从。沉思了片刻,缓缓写下几句话交给紫云:“拿去给皇上。”

    藤山寺前,空定竭力相阻:“太后静养期间不愿被扰,老衲也仅与太后见过一面,还是请皇上暂且先回。”

    燕楚易已有微微的怒意,沉声道:“连我都不能见么?”

    空定正答话,却闻后一阵脚步声,脆生生的喊声传来:“皇上。”

    紫云一路小跑,顾不得擦去额上的汗水。

    “紫云,太后怎么样?带我去见她。”燕楚易说着就往前走。

    “皇上。”紫云喊住他,“太后很好,她让我把这封信交给您。”

    燕楚易拿过信笺,展开一看,幽深的眼神明灭不定,脸上执著的怒意渐渐消散,嘴角掠过一丝苦笑:卿吾半年自由,若违此诺,吾恨无绝期!

    “吾恨无绝期……”楚易喃喃念了一句,双眸染上一层薄薄的雾气,双手握拳,指骨清晰可见。

    慢慢地,燕楚易转过去蓦然大笑起来,一步一步离去,每一步都似有千斤重。

重要声明:小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