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相爷病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盛蝶 书名: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一卷:帝王花第十九章:相爷病逝燕楚易一连好多天都没去迎风阁,吃住都在书房,习惯夜深人静时去南苑走走,看看她有没有睡好,仅此而已。

    再去迎风阁的时候,苏子妤似乎憔悴了许多,却依旧温婉如故。对燕楚易那晚去了哪里,这么多又为何不来这里只字不问。燕楚易心不解,难道她就一点不生妒意,后宫嫔妃不都喜欢争风吃醋么,她怎么一点不闹?

    “你不问问我这几去了哪里?”燕楚易忍不住出口问道。

    苏子妤摇头,眼泪滑落:“子妤进宫的那刻就明白,子妤的夫君要么是个好夫君,要么是个好帝王,二者不可兼得。皇上要眷顾天下生灵,妻妾三千,必不能做个好夫君,子妤穷尽一生只求能服侍一个好帝王。”

    一个纤弱的女子讲出这般大义凛然的话,燕楚易不由动容。他倒宁愿做个好夫君,而他边的女子却个个心怀天下,忧国忧民,如此贤德的后宫多少帝王求之不得啊。

    燕楚易苦笑:“只怕要让你失望啊。”

    苏子妤愕然:“天下安定,百姓衣食富足,朝野上下一片升平,皇上您做得还不够好么?”

    看来,他还能算得上是个明君,燕楚易讪笑起来。踱到窗前,背手而立。从他当了这个皇帝就没有一天是在做自己。

    苏子妤看着燕楚易背影,心底的悲凉渐渐涌起。高处不胜寒,他会觉得累么?

    空气仿佛凝结了一样,燕楚易看着窗外,苏子妤注视着燕楚易,房间里安静异常。恍惚间,汝海闯了进来。他办事向来谨慎,如此慌张实属罕见。燕楚易不由蹙眉,沉声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皇上,宰相爷,他……病逝了。”

    “什么?”燕楚易震惊不已,“前两天还好好的……”

    “相府的人说,宰相爷是突发病症死的,前后不过几个时辰……”汝海喘了口气劝道,“皇上,相爷年事已高,您别太伤神。”

    燕楚易一言不发,眉头愈锁愈深,转出了迎风阁,箭步如飞。苏子妤恍然不知所措,她是不是该随皇上一道去?宰相爷在皇上心的地位群臣无法比及,皇上得知他病逝尚且如此焦急,她总不能坐视宫。思虑间,苏子妤快步跟上燕楚易。

    燕楚易心里焦急万分,这个时候她怕是已经知道了,不由又加快了脚步。一路来到慕央宫,慕央宫已乱成一团,夏无霜昏死过去,想来是被着突如其来的噩耗惊坏了,宫女们正手忙脚乱地扶她坐下。

    燕楚易斥退宫女,把她抱到上:“快宣太医。”

    夏无霜本来子就弱,一直以来郁结在心,现在又被这噩耗所惊,不啻于晴天霹雳,自然会支持不住。

    燕楚易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慌乱不已。这阵子她一定受了很多苦,自己还那么狠心不来看她。深宫寂寥多是非……这一辈子她要怎么熬过去?像以前一样,夜夜不安睡?

    夏无霜脸色苍白得有些透明,双目紧闭,神痛苦。就算睡着了她内心依然无法平静啊!燕楚易静静看着她,突然意识到那个笑喜欢跟在他后面四处跑的小女孩其实早已经死去了,从他登上皇位的那一刻,他们就一起死掉了。

    泪落而下,燕楚易握紧她的手,轻吻她的指尖。苏子妤进门,蓦然看到这一幕,不由心惊。皇上是喜欢她的吧,毕竟他们曾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太后她还那么年轻,他们的过去没有自己的一丝痕迹。她本以为皇上如此焦急紧张是因为相爷,没想到一切只是因为担心她。

    三朝贤相,功高盖主,在他心里竟不及一个女子重要。苏子妤低眉垂泪,自己在他生命里有二十年的空白,即使自己耗尽一生恐怕也无法融进他的生命了。

    默然走出房间,秋叶飘零,飞舞着破碎的梦。

    “无霜,无霜……”燕楚易握着夏无霜的手低呼,仿佛天地间就只有躺在他眼前的那人。

    “皇上,太医来了。”汝海低声禀报。

    两位太医低头跪拜,口呼万岁。

    燕楚易看了他们一眼,厉声道:“太后要有一点闪失你们就等着掉脑袋!”

    两位御医均是一哆嗦,慌忙起为太后把脉。

    “怎么样?”燕楚易神色紧张。

    “回皇上,太后玉体虚弱,体温偏低,心律也有些紊乱,乃是积郁成疾。臣可以用药材为太后调理,只是……”太医面色犹豫。

    “只是什么?”

    “恕臣直言,太后忧国忧民,乃是心病,如不减轻负荷,开畅心,早晚会酿成大病。”

    燕楚易神色一凛,挥手道:“下去为太后准备汤药。”

    太医缓步退出。

    燕楚易眉间的神色渐渐凝重。这个太后的位置便是你的负荷你的心病吧!

    “皇上,八王爷派人来请您移驾相府。”汝海上前轻声禀报。

    “去跟他说,有他在就行了,朕走不开。”

    汝海愣了一下,进言道:“可是,历代夏相逝世君王都会亲临相府以示抚恤,这恐怕……”

    燕楚易眼神一冷,厉声道:“叫你去你就去,朕不顾活人难道去顾一个死人么?”

    “是。”汝海不敢多言,轻声退出房间。

    燕楚易注视着夏无霜苍白的脸,嘴角划过一丝苦笑。无霜,你看我这个皇帝做得也和你一样不容易呢!

    心里骤然对一切厌倦起来,燕楚易伸手抚过无霜的乌发。你说过没有人会放过我们,只有我能放过你,我放过你了,可是你为何又不放过自己?

    宫女太监们都退在门外,房里只有燕楚易一人,静静地守着夏无霜,没有人敢去打扰他,直到苏子妤过来。

    “皇上,淑妃娘娘来了。”汝海小心翼翼禀报。

    燕楚易放开无霜的手,起看着苏子妤,缓缓道:“子妤,有事么?”

    子妤没有出声,八王爷刚刚找过她,让她劝皇上务必去一下相府。八王爷对自己说:“你是皇上最宠的妃子,他可能会听你的。”不错,她的确是皇上最宠的妃子但却不是皇上最宠的女人,她又怎能劝得动他?

    “子妤?”燕楚易眉头皱起,有些不耐烦。

    苏子妤回过神来,即使劝不动她还是要试一试,否则枉为后妃。

    苏子妤看一眼躺在上的夏无霜,柔声问道:“皇上,太后娘娘好点了么?”

    燕楚易转过,满是怜注视着夏无霜,叹息道:“朕说不准。”

    “皇上,子妤守着太后娘娘,请您务必去一下相府……”

    楚易脸色骤然一变,冷笑道:“八王爷找帮手找到你头上了?”

    “皇上。”苏子妤提高音量,大着胆子道,“就算八王爷不找子妤,子妤也会这么做。历朝历代,凡夏相逝世君王都会亲临相府,这已是不成的祖制,皇上您破不得。”

    燕楚易冷冷一笑:“既然是不成的规制,朕又为何破不得?”

    苏子妤沉吟片刻,劝道:“历代宰相皆衷心为国,一心为天子辅佐天下,夏桓宰相侍三代君王,更是劳苦功高。宰相乃百官之首,德高望重,皇上尚如此待他,后又会如何对待其他臣子?皇上此举不是叫满朝武寒心么?”

    燕楚易面色一寒,微怒道:“我大靺江山有一半是他夏氏的,夏相精忠难道还要邀赏么?”

    “皇上。”苏子妤声音低柔下来,突然胆子大了许多,继续道,“您去相府,面上是抚恤相爷一家,实际是安定武百官的心,请皇上三思。就算看在太后娘娘的面子上,您也应该到场,太后娘娘如果此刻醒来她也会回相府,皇上,您难道不随她去么?”

    燕楚易似乎有些动摇,沉吟片刻,挥手道:“好了,你去一趟相府,传朕意旨,命夏桓之子夏闽上任宰相。”

    “皇上……”

    苏子妤还再言,燕楚易蹙眉打断她:“朕不想听了,下去。”

    苏子妤无奈,只得退出。

    燕楚易长叹一声,这些治国道理他怎会不知,只是他不想再这样处处受绊了,这个皇位不要也罢!

重要声明:小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