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儿时梦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盛蝶 书名: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一卷:帝王花第十三章:儿时梦魇当初,她不过是街头小乞丐的一个,虽然贫苦却很开心。每天早上醒来和一大群小乞丐一起出去乞讨,讨得半个馒头就能对付一个上午,讨得几个铜板就能对付一整天,生活简单而单纯。那时她才五岁。

    突然有一天来了个青衣怪人,白玉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他看了长璎半天,扔给她一锭金子。长璎从来没有见过金子,不知道自己得了宝贝,小声说道:“伯,我不要这个,你给我铜板,给我馒头也行。”

    那人笑起来:“这娃还真好玩,你叫我伯?那跟我走吧,这样就有花不完的铜板,吃不完的馒头,你愿意么?”

    长璎看着他的下巴,真好看,玉雕的一样,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愿意给她钱花给她馒头吃?

    “你愿意么?”那人又问了一遍。

    长缨脱口而出:“我愿意。”短短三个字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青衣人抱起她将她带走,留下了那一锭闪着光亮的金子,在阳光下放出灼目的光芒。

    那个带走她的青衣人就是璞罗教教主邱匀天。

    的确,跟他走了就有花不完的钱,吃不完的山珍海味。他那样溺她,她想要什么邱匀天就给她什么。

    有一天,邱匀天突然对她说:“娃儿,你也该学点东西了。”这一句话像噩梦一样纠缠了她整个童年。

    他说:“你先要学会坚强。”于是他把她关在黑暗冷的房子里,三天三夜不给吃不给喝,她以为自己会死掉,可是没有。醒来的时候邱匀天守在她旁,问道:“娃儿,你觉得怎么样?”

    长璎无声地点点头,一双眼睛由于惊吓而睁得老大,邱匀天一口一口喂她汤水。她的眼泪开始大颗大颗地掉落,突然抓住邱匀天的手叫道:“不要再把我关起来,不要再把我关进黑房子里,我怕。”

    邱匀天抚摸着她的脑袋,温言道:“乖娃儿,不怕,不会再把你关进黑房子里了。”眼泪簌簌掉落,长璎紧紧拽着他的衣袖,如同抓住救命的稻草,惊恐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毫无预兆,过了几天,邱匀天又道:“娃儿,伯要教你世上最高明的毒术。”

    长璎心里害怕极了,抱着他求道:“我不要学,我不要学,求你别让我学。”

    可是任她怎么哭怎么闹也没有用,他说:“会用毒就要先试毒。”于是把她扔进了毒物堆里。那么深的坑,她怎么也爬不上来。成千上万条的蛇在坑里蠕动,密密麻麻地往她上爬,钻进她的衣服里。数不清的黑蜘蛛从头顶落下,落在她的头上,脸上,爬进她的衣领里。她吓坏了却不敢哭,怕一张嘴毒物钻进她的嘴里。她想这一次真的活不了了。

    可是还是没有死掉,醒来的时候躺在邱匀天怀里,全都是麻布。他说:“乖娃儿不怕,伯就在你边。”

    这一次长璎没有哭,也没有求他不要再把自己丢进毒物堆里。她是真的不怕了,因为她知道只要有伯在边她就不会死掉。

    每天邱云天替她拆掉麻布,上药,再一丝不苟地替她重新缠上麻布,每一个动作都很细心专注,没有温度。他总是问:“娃儿,你觉得怎么样?”这样一句关切的话他却能说的那样波澜不惊。

    奇迹一样,她的上竟没有留下任何疤痕,毒物啃噬她的体,衣服都烂得不成样子,而她的上竟没有留下一丝疤痕。这样精妙的医术,在经过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戮之后邱匀天也传授给了她。

    她记得那一天邱匀天牵着她的手道:“娃儿,毒术我已经全部教给你了,下面我要传授你医术。”

    长缨没有一丝害怕,抬头迎着邱匀天的眼睛道:“好。”

    邱匀天点点头,叹息一声道:“用毒术我从不传与他人,医术也只传与门下弟子,而你却同时学得两样,不知是我厚你还是苍天要灭我。”

    长璎心里一阵担心,仰头问道:“伯,有人要害你么?”

    邱匀天抚摸着长璎的脑袋苦笑道:“这天下没人能害伯,除了我的娃儿。”

    长璎紧张道:“长璎不会害伯,长璎不会害伯。”

    邱匀天仰天大笑:“好,好,不愧是伯的好娃儿。”

    长璎释然,仰头看着邱匀天,依然只能看到那玉雕的下半张脸,俊美异常,不脱口而出:“伯,你的下巴好漂亮。”

    邱匀天一愣,突然止了笑容,慢慢的,牵着她来到一间密封的地下室。里面站着很多人,男女老幼都有,被抱在手里的婴儿不停地哭闹,年迈老者在年轻后辈的搀扶下吃力地站着,形摇晃。看来他们已经等在这里很长时间。众人见了邱匀天齐齐下跪磕头。

    邱匀天恍若未见,递给长璎一把剑,温和道:“杀了他们吧。”语气如常,波澜不惊。

    杀人?长璎惊愕。她以为邱匀天会像以前一样把她扔在哪里让她饱受煎熬。可是这一次他让她杀人?

    “拿着。”邱匀天声音陡然冰冷,徒增几分恐怖。长璎吓了一跳,双手颤抖接过利剑。

    邱匀天又道:“杀了他们,看看他们的眼睛鼻子耳朵到底长什么样,看看他们的心脏都是怎么跳的,再看看得他们上的血都是怎么流的。”

    长璎浑战栗,低声道:“伯,我怕。”

    “杀了他们。”语气温和如初,却仿佛有魔力一般驱使长璎的思想,控制她的手脚。

    长璎惊惧不已,一步步僵硬地朝他们走去,上的血液似乎停止了流动,恐惧占据了每一根神经,这一刻她宁愿自己死去。长璎回头,哀求地看着邱匀天,然而他的眼神,空空然一片,宛如死寂的空城,却迸出凛冽压抑的寒光,魔一般刺进长璎的心里。伯要她杀了这些人,那她就要杀了他们!

    长璎头脑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杀了这些人。闭上眼,颤抖着手把利剑刺进他们的膛,粘稠的鲜血溅了她一脸,模糊她的眼睛。她亲手割了他们的耳朵,剜了他们的眼睛,剖开他们的膛,看着心脏的跳动是怎样一点点变得微弱直到停止。温的血液流得满地都是,遍地都是被肢解尸体和器官,分不清是谁的胳膊、眼珠和耳朵。

    那一场恶梦时常出现在她脑海里,梦魇一样挥之不去,只能随着她的寂灭而消亡。

    十六岁,她成为璞罗教教姑那一天邱匀天对她道:“如果有一天你落在敌人手里就自行了断吧,免得成了我的累赘。”

    邪教魔头邱匀天的绝天下皆知,有谁能成为他的累赘?

    燕楚风无法理解长璎为什么对邱匀天如此衷心,但是从邱匀天的那句话他更加看出了长璎的价值。以邱匀天的冷血,他不会让任何人成为他的弱点,而他竟然要求长璎自杀以免成为他的累赘。这说明只要长璎落在敌人手里一天不死,邱匀天心里就会挂念,就有可能出来救她。看来武林盛传长璎是邱匀天的女儿不无根据,长璎更不能死了。

    燕楚风在心里暗想,这邪教妖女还是太单纯了。将她安置到另一间房里,燕楚风怕她再自寻短见,无奈劝道:“你死与不死对他来说都一样,他那样冷血的人怎么会顾念你?你这样死了在他看来就更低了,何不给自己留一点尊严?”

    长璎的眼神变得空洞,泪痕干涸在脸上。何必要死要活呢?他那样的人怎么会为区区一个教姑临险境,自己也想得太多了。脸上露出一丝绝望,长璎暗自苦笑。

    燕楚风看着她,淡淡道:“你伤势还未痊愈,好好休息。”言毕在一旁坐下,似乎并不准备离开。

    长璎斜睨他一眼,心冷笑,他还真准备看着自己了,若自己一心求死,他能看住十次,也看不住十一次。

重要声明:小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