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歧路 第九十三章 决出胜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副都督 书名:艳福不浅
    “嘿嘿……实在是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李悍城笑得很邪恶,即使体受到了伤害,他也没有在意。对于远古的觉醒者来说,除非伤到要害部位,否则是不足以致命的。

    “你笑什么?是在嘲笑我吗?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李平不由大怒起来,虽然在实力上他略占下风,但是李悍城确实没有资格嘲笑他,毕竟他们也是同类。

    “呵呵……嘲笑吗?我确实没资格,但是你还是太嫩了!小子,别太嚣张!”李悍城又是那种你不行的表,其的蔑视味道昭然若揭。

    “哈哈……少啰嗦!你一个组织的背叛者,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李平怒吼着,再度满目狰狞的朝着李悍城扑杀过来。

    李悍城拔出大剑架住李平的攻势,同时淡然说道:“不错,我是组织的背叛者,可现在,你不也是组织的背叛者吗?”

    “住口!”猛然一甩大剑,李平运起妖气,一举将李悍城轰飞开去。

    在暴退过程,李悍城哈哈大笑起来:“难道不是吗?小子,对于解放妖气的技巧和上限量,只有在不断的战斗,经验才能逐渐积累起来,像你这样胡乱使用妖力,配得上远古的觉醒者这个称谓吗?”

    说完,李悍城的形一闪,几个寒冰阶梯之后,接着就是一个“瞬移”就到了李平头顶,手里的剑自上而下朝着他的头插了下去。

    霎时,一见李悍城消失在了前方,感觉到头上有异变的李平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其速度也不慢,想也不想的,他就将形朝着右侧硬生生得偏移开去,才险险得躲过了李悍城的惊鸿一击。

    不过,好运并没有跟随他,李悍城的剑虽然刺空,但是他还有詹姆斯的魔法在手。落地之后,李悍城的左手冰咆哮犹如洪流一样,呼啸的寒风夹杂着凛冽的冰刃,朝李平的背后打去。

    李平刚刚躲开了李悍城的剑,也没注意到自己的背后又有偷袭到来,所以当冰咆哮来到时,他只能硬受了这一记偷袭。咆哮的冰过后,他的体已经慢了下来,不过正是如此,才让李悍城抓住了机会。

    “飘零吧!凛火。”随着李悍城声音的掉落,詹姆斯的招式也被他使了出来。由妖气凝结构成的剑呈不规则消散状态,妖气逐渐成了一根细线,然后等到有一定长度之后,就飘散到空气,待到所有的妖气全化成了一根根细丝之后,空气居然布满了这种细丝,一根一根地,分布很均匀。

    “哈哈……。居然用这种老的招式来对付我,你太幼稚了!”李平看到李悍城居然又是这个老招式,不由洋洋自得起来,虽然看起来不一样,但是他已经有所防备,自然不会怕李悍城耍花样。

    李悍城一笑,并不理会李平的嘲笑,而是自顾运起了妖气,学着詹姆斯的方式,用精神去控制散落在空气的妖气,把空气的水分冷却成冰,然后用凛火化解的妖气连接起来,组合成一把一把的巨剑,调转剑头,“嗖嗖嗖”朝李平了过来。

    李平没想到一个大意,就让敌人乘虚而入,居然用这种方式攻击过来。他暗道一声无耻,面对急速过来的冰剑,他只能急忙跳起来躲避,可是,犹豫冰剑是李悍城的精神力在控,所以没有命目标,就转了回来。

    李平一看形势不好,这玩意儿太多了,躲过这把,另外的又围攻了过来,这样下去,他不被活活累死,就被敌人的剑刺心脏。

    他又暗自骂了一下自己,确实太狂妄了。不过,即使如此,李平也不得不再次面对现实,他再次把高速剑施展起来,妄图碎掉这些黏人的冰剑。可是李悍城的冰剑与詹姆斯的血火解放不一样,冰剑是由解放后的凛火连接起来的,即使碎掉之后,也能通过细丝连接起来,重新组合。

    面对李悍城这个难缠的攻击,李平觉得很伤脑筋,虽然目前他没有受到任何实质的伤害,但是却不得不去防备李悍城的攻势,如果出现一点闪失,他将万劫不复。

    李悍城看到李平左突右进,也摆脱不了冰剑的攻击范围,不由对詹姆斯这个原创人起了佩服之心,虽然他没有打败李平,但是这种武器解放的方式确实好用。

    不过,他不会放过李平,因为放虎归山,带来的后果他是知道的。所以,他又悄悄实施起了自己的新方案。

    左手的冰剑悄然卐解开来,剑一点一点消失,然后化成蒸汽,飘散在空气,朝李平的周围移动过去。这次却和詹姆斯的形式一模一样了,不过不一样的却在后面。

    李平正忙着应付装有红外线引导系统的冰剑,自然没有注意到空气发生的变化,所以当李悍城猛吼一声“凝结吧!”的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伴随着李悍城的言辞声落,李平浑上下碎裂的伤口上,不断地冒出淡蓝色的冰屑,就在莉芙路脸色大变间,越来越浓重的冰冻迹象由那些伤口不断地扩散开去,直至将他除了头颅之外的整个硕大躯,都包裹上了一层淡蓝色的强力冰罩!

    周围的空气也迅速结冰,冻住了他的体,让他逃脱不得,然后,他感觉自己血液里已经不再流动,行动和呼吸都十分困难。他猛然一惊,心里想难道李悍城把这周围的水分都冻结了,甚至包括他体里的血液?

    想到这里,李平猛地一运妖气,想打破这个枷锁,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种程度的冰封,当然不可能伤害到号称是‘远古深渊者’的你的,但是如果在这种类似于固体的况下受到猛烈冲击的话,你,还能像之前那样从容不迫吗?”

    李悍城刚刚说完,李平的周围居然全都是密布而来的大剑,迅捷而有力,把他的体贯穿成刺猬一样。在体机能部分被冰封的况下,李平根本无法充分发挥自那种好像水流一样怎么砍也砍不死的特,而只会去挣脱掉束缚,然后跳开冰剑的范围。

    可是由于他的血液被冰冻之后,供血不足,他的想法不能得到很好的实现,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毁灭的打击。

    “嗖”一声,李平就发出“啊”的一声惨叫,这样重复了几十次之后,李平的惨叫声才停了下来。

    远古觉醒者的恢复能力虽然比觉醒者更为卓越,但是如果头颅被砍掉,或者心脏受到致命的打击的话,还是会死!虽然是妖化的人,但是也逃脱不了自然的法则,所以此时的李平已经没有多少呼吸的气息了。

    “你……很强,我……败的不冤!但是……我想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限制了我的行动的?咳咳……”李平现在是输得不明不白,所以还有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自然想要问清楚。

    李悍城在施展了这么庞大的招式之后,精神力也极度虚弱,就如同刚刚跑了几万米下来的运动员一样,精神萎靡,但是他还是回答了李平的问题。

    “呵呵……这也要感谢刚刚那个笨蛋,给了我这个启示,才有这种结局,不然,要战胜你,或许还要费更大的力气。在势均力敌的你面前,任何物理攻击都形同虚设,所以我就计算用什么样的方式固定你的行动,然后再把你杀死!”

    李悍城重重吸了一口气,却突然词锋一转:“但是,水,不光只有存在空气,你的血液虽然是蓝色的,但是也是有水的构成,所以我把你周围三米内的水份子都冻结成了冰……”

    正说到憨雏,可突然李悍城嘴里又大叫了起来:“该死,居然乘这个时候出来,我绝对不会要你重新出来的,啊……啊……你……”然后声音就消失了。

    李平不明所以地看着李悍城,满肚子的疑问随着他生命的消失,也消失了,剩下还有微弱呼吸的李悍城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一个小的黑衣人出现了,然后抱起精神力崩溃的李悍城,也消失在夜色……

    杨过蹒跚的影出现时,李悍城已经不见了踪迹,他在周围到处找了找,也没看到有李悍城的尸体。

    “啊!……”面对李悍城的无故失踪,杨过发出了震天的悲吼。

重要声明:小说《艳福不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