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歧路 第九十一章 谁笑到最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副都督 书名:艳福不浅
    看到李平的妖气居然全收缩进了体里,李悍城猛然一惊,这种境界他似乎很熟悉,难道这个人也清醒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李平的称谓就不应该叫觉醒者了!一个自然进化成妖的觉醒者,然后再次清醒过来,这种人被组织赋予了一个强大的称号:远古的觉醒者!

    李悍城其实就是一个远古的觉醒者,只是组织不许有这样的人存在的。因为一个觉醒者使用妖力过多,彻底沦为了妖之后,是很难重新恢复人的意识的。但是凡事都有特殊,李悍城这个远古的觉醒者在妖化以后居然能靠强大的意识恢复成人,自然有许多巧合。

    但是他已经不在组织的控制之了,所以就会把这种潜在的威胁留在世上,所以就派了许多实力强大的觉醒者围攻,虽然最后两败俱伤,但是李悍城也被詹姆斯所代替,成了另一个人。如果不是李平把李悍城打得太惨,或许李悍城还真没有夺回纵权利的机会。

    这个时候,李平突然发现自己体的制居然全都没有了,难道,这种境界就是觉醒者的更高一级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以前参加的围攻所谓的更高级的叛逆,似乎就能解释清楚了。现在,他可能也是组织的叛逆了吧!

    不过想归想,李平还是决定先把李悍城解决了再说。李悍城心里也是这样的打算,既然有另一个远古的觉醒者,出于上位者的立场,他也不许李平能在他的面前活下去。

    “嗖”的一声,李悍城收起了玩耍的心思,开始摆正心态,认真对待。“凛火”迅速凝结成实体,然后朝李平的上招呼了过去。

    李平和李悍城的影突然就消失在如此寂寥的夜空里,现场唯一能够见到的,或许就是一把银白色的大剑和一把泛着微微妖气的气之刃,可是挥舞着它们的两个人,反而因为高速的移动而消失了踪影。

    即便如此,这里宽阔的场地上却不断地传出一声接着一声的“叮咚”磕碰声,每一道声响,都预示着两个人的一次正面交锋。这些声响时而短促、疾奏,时而连绵、迟缓,时而高亢,时而低沉,丝毫也不像是两个人在决斗,倒好像是他们在合力演奏一段月夜圆舞曲!

    终于,所有的声响在一瞬间归于虚无,两个人的战斗嘎然而止。

    “呼……呼……”

    重新显出形的李平和李悍城,不约而同地喘息着。显然方才那一番持续了足足有十分钟的激烈交锋,消耗了两人不少的妖力和体能,虽然他们都是妖怪,但是以人为本体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不过由于两个人都是远古的觉醒者,妖力已经上升了一个新的台阶,强大得不可思议,也因此不片刻的工夫之后,两个人就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状态,李悍城手上的气之刃已经消失不见,而李平手上的大剑也已经回归到了背后的披风后边。

    “你很强,但是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李平问道。恢复了意识之后,李平再次能拥有说话的权利,不会像刚才那样,因为妖力的释放过多,而失去了思考的空间。

    “嘿嘿……。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组织给了我们新的命名,叫远古的觉醒者。你这个小子,难道还不明白吗?”李悍城笑了一笑,似乎觉得这一切真的很不可思议,远古的觉醒者本来就少,没想到一出现就是两个。

    “远古的觉醒者,难道我也是组织的叛徒?”李平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似乎不愿意介绍这个事实。这也难怪,他本来就参加过组织对远古觉醒者的讨伐,自然知道组织的手段是多么的残忍。

    “你小子还算不笨,但是很遗憾,我不能把你留在世界上,因为我也是组织的叛逆!”李悍城的凛火再次出现,目标直至对面的李平。

    李平也不傻,自然知道李悍城不是开玩笑的,他把背后的剑抽了出来,也猛然朝着李悍城冲击过去,右手的大剑夹带起略有些寒意的夜风,在半空画出一个完美的圆弧之后,他手里的剑劈砍在了李悍城的气之刃上。

    一声宛如金铁交击的清脆磕碰声,从大剑和气之刃交碰的地方猝发出来,刺人耳膜。逐渐,李平的高速剑和李悍城的气之刃都在瞬间模糊起来,唯有一声接着一声的磕碰声,却越来越清晰!

    突然间,一个音爆之后,两人的剑从几乎看不见的灰蒙蒙一片骤然凝定下来,李平和李悍城两人都开始不断得激起自己的妖气,试图从这千百次硬碰硬的激烈交锋,找到敌人的缝隙,然后以自的妖气硬生生得挫败对方。

    可是无论是谁,都无法在这一时间,找到敌人的破绽。毕竟他们都没有压倒对方的把握,双方稍一对峙,便再度交换起激烈的高速对攻。

    就这样,长时间的高速对攻过后,两个人之间总是会出现一次静寂到极点的对峙,然而在这在极动和极静这两个极端之间,他们都不断地消耗着对方的妖气。不过这种况的前提是自己的妖气也在不断的被对方消耗。

    但是这种况对李平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毕竟他是受了重创后,靠李悍城的无意帮助才晋阶的新贵,所以无论是妖力的控制,还是经验他都有欠缺。远古的觉醒者与觉醒者的差异非常大,所以技能上的突破也不是一点半点,李平久攻不下,而且屈居弱势自然可以理解。

    不过李悍城也好不到那里去,自从他晋阶以后,就遭受到组织的围攻,受伤沉睡,又被詹姆斯所代替,自然没有机会来练习,所以他也是一个名不副实的远古觉醒者。

    不过他最大的优势就是詹姆斯强悍的魔法本源缔造的一魔力,所以相对李平,李悍城的攻击手段更多,防御空间更广。

    然而,战斗并不会因此而停止,两个人刚喘息了几下,有斗在了一起。在挡住李平的大剑之后,近乎消耗了七成妖气的李悍城终于一鼓作气使出了最强的一招,准备给李平致命一击。

    他的背后突然爆涨出一对灰色羽翼,羽翼翻飞下,他就用这个姿势不朝李平直地撞击开去,似乎想要凭借这次难得的好机会,和李平做一个彻底了断。

    看到李悍城来势汹汹,李平也拼命了。他的左手突然就暴涨,一只狼爪骤然按住了冲过来的李悍城,右手的剑顺势朝他的两只羽翼砍去。

    李海成见势不妙,手的剑迅速杨起,“铛”的一声,两个人的剑痕在空气激出一道道破裂的剑气,两人虽然都是足不点地,却还是在坚硬的山岩上,留下了两道重叠在一起的深远滑痕!

    ″势,然后一个“瞬移”,趁李平的形因为惯而出现微微的浮空迹象时,惊鸿一闪,手的剑横劈向了李平的腰

    “噗”的一声轻响,剑尖轻而温柔得在李平的腹部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痕,蓝色的血液顺着剑流了下来,“嘀哒”一声,滴在了地上!

    而李平的剑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悄划在了李悍城的肩膀上,伤口裂开后,血染红了伤口边的衣襟,殷红分外妖娆。

    两个人,此时却同时止不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艳福不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