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卷 激战 第八十一章 卐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副都督 书名:艳福不浅
    “飘零吧!血火”李悍城把他的血火向空一扔,血火开始一点点消失,先是剑尖,然后是剑,最后是剑柄,然后完全消失不见。

    但是血火并非完全消失了,而是一点点地分解了,用寒冰凝结的剑最后还原成了小小碎冰。但是与普通冰不一样的是这些冰的形状就如同一把更小更细的剑刃一样,籍由这近亿把小剑刃朝索隆攻击过去,根本没有死角。

    这是李悍城根据他的初解,临时想出的卐解。本来就没有抱很大的希望,可是如今却是非常实用,歪打正着。

    李悍城将这些冰做的细小的剑刃变成排列在空,雪花一般飘舞的剑刃看来相当壮观,并且直接提升了杀伤力。这些细小的剑刃仍能随着他的意志移动,想攻击那里就攻击那里,而且瞬间就可以把索隆淹没。

    由于有无拘无束纵那些利刃的能力,索隆的“燃——三昧斩”就如同偃旗息鼓的败兵一样,被李悍城飘零的血火瞬间扑灭。

    索隆望着李悍城的雄姿,心里就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很不是滋味。这个李悍城不但借用他的招式,创造出了新的攻击方式,而且更上了一层楼,领悟出了武器“卐解”的作方法。雪崩一样漫天飞舞的剑刃朝他攻击了过来,他没有闪避,更无法躲避,就像目送微风那样呆滞着,所有一切只是始终站立着,回归尘土而已。

    临近索隆体的那一刻,李悍城还是收了手。他觉得索隆这么优秀的人才就这样死了,确实是可惜了。不过当他的樱花剑刃攻击到索隆的时候,还是让他受到了很大的创伤。

    散落的血火在解放由于剑消失了,无法作为通常的“剑”使用,这样缺少了防御也产生风险。虽然对李悍城构不成什么威胁,但是敌人的手段要是高明一点,难保他不会受到重创。

    而飘零的血火可以说是攻防一体的战阵。当用手纵时,其速度会变成散落血火的两倍。这样既可以进攻,也可以防守,但是唯一的缺陷就是消耗的精神力巨大,一般人根本无法作。

    没有强大的精神力,是无法领悟这种技能的。李悍城也是刚刚在最后关头才想到这种技能,不然他根本就化解不了索隆的“燃——三昧斩”。

    索隆的躯体倒下了,但是李悍城没有要他的命,当李悍城正准备叫人把索隆绑起来,然后带回公司的时候,一个人影从旁边一道石门里闪了出来。

    “索隆,索隆!”来人跑到索隆的边,然后使劲摇晃着他的体。本来就在流血的索隆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听到此人的声音就醒了过来。

    “帮……主,干爹!我不行了!”索隆是彻底绝望了。李悍城的强悍之处他已经领教,但是这个强大的所在可能是他一生都无法超越的人。李悍城神秘莫测的技能,即使是刀法已经达到极致的索隆也难望其项背。

    “儿子,你住,我给你报仇,你要住!”林长夫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虽然索隆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是索隆比他的亲生儿子更加重要。他的生命里就只剩下索隆这个希望了,当初的恋人已经不复存在。

    “干爹,我恐怕以后再也帮不了你了!咳咳……”由于失血过多,索隆已经开始剧烈咳嗽了。李悍城手下留了,但是并不表示林长夫的出现能给索隆带来什么转机。

    “儿子,你别说话。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林长夫抱着索隆的头,已经忘记了他就是一个医生。其实以他的医术,自然知道索隆已经是回光返照了。

    “干爹,我知道了,你听我说,我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索隆想把他的话说完,不然就真的没有时间了。

    “儿子……你说!干爹听你的……”林长夫没想到把索隆招回来,却成了永别。早知道他就让索隆呆在本,两个人还可以时常见面,可是如今后悔都已经晚了。

    林长夫忍不住想去摸索隆的脸,可是鲜血染红了他的双手,他的手又缩了回来。颤抖的手抱着索隆的头,望着天空想哭,可眼光又舍不得离开索隆的脸庞。这红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景,是谁都不愿意面对的。

    “干……爹!咳咳,听我一句话:别斗了,你赢不了的。”索隆说了他的心里话,林长夫只是起点帮的帮主,没有组织的支持,他什么都不是。而且现在索隆这个高手兼干儿子已经保不住命了,他还拿什么去争?

    “恩,好!我听你的。呜……我听你的!”林长夫忍不住哭了起来。直到失去了才知道珍贵,这话常听人说,却没有在意。但是真正轮到自己面对的时候,才知道这句话是对的。

    “这就好!干爹,我好累,我想睡觉!”索隆的话越来越没有力气,就如同是一个没有精神的孩子一样,眼睛已经快闭上了。

    林长夫看到索隆这个样子,更加焦急了。

    “儿子,你别睡,干爹陪你去医院,你别谁啊!呜……”林长夫的声音透露出无奈,在这一瞬间,他的头发仿佛又白了几分。眼睁睁看着儿子就要离他而去,林长夫悔不当初。

    可是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林长夫已经无法挽回。

    “哈哈……报应啊!报应啊!”幸灾乐祸的赵君子拍着巴掌,走了出来。这两个人斗了几十年,得到的什么呢?林长夫失去的是儿子,而赵君子似乎也一无所有。就算赵君子倾家产把林长夫打到,他又有什么收获呢?

    林长夫看了赵君子一眼,没有理会他的冷嘲讽。都现在这个时候了,赵君子都还没有觉悟,或许他失去的,都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干……爹,我睡了!晚安……”索隆的声音渐渐没了,眼睛无力地闭上,手也掉了下去,然后再也没有动弹。林长夫抱着儿子哭得昏天暗地,所有人都被这个老人感动了。

    李悍城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眼泪也要涌出来。他眨了几下眼睛,然后转过去,没有再看。

    赵君子是林长夫的生死仇敌,面对林长夫的眼泪,可也生不起嘲讽之心。因为此时林长夫不再是一帮之主,也不再是一个机关算尽的幕后指使者,只是一个失去儿子的父亲。

    可是刚刚平静下来的场面,又动了起来,李悍城转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重要声明:小说《艳福不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