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零零一学院之幻想王国(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暗夜之灵 书名:绝对侦探社
    夜之雾影讶声道:“你知道?”

    夜之水灵微笑道:“也许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历史将会重演。”

    夜之雾影听了一把抱住她,肯定的说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你听清楚了吗?灵。”

    夜之水灵眼含泪光的道:“我知道了,但是雾影哥哥,你抱的我喘不过气来了耶!”

    夜之雾影闻言放开双手说道:“那‘光之剑’在哪里?我们必须马上找到它,因为‘混沌之王’将会在月蚀之冲破封印。”

    “你放心吧!‘光之剑’在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安全地方,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先把你和幽的伤治好。”

    在夜之水灵的帮助下,原本需要四十九天才能恢复真的幽,二十天就恢复了,长大后的幽帅的让人有点想入非非,眉宇间的王者之风更是让他添加了不少魅力。

    夜之水灵看着手中的‘幽冥圣衣’说道:“你真要把‘幽冥圣衣’借给我,可能是有借无还的噢!”

    幽潇洒的笑道:“‘幽冥圣衣’本来就不是我能用的,而现在离我找到冥后的子还是个未知数,就权当是废物利用吧!”

    “谢谢,希望还能再见到你。”

    “你不想见我都难,你当真想有借无还啊!”

    夜之水灵对他露齿一笑,接着对边的夜之雾影和千鸟说道:“雾影哥哥,千鸟,我们走吧!”

    回到外面,夜之水灵并没有回侦探社,而是去找了一个人。

    龙之剑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夜之水灵三人惊喜的道:“灵,你怎么会来看我的?”接着奇怪的道:“你不开心吗?干嘛板着一张脸?”

    夜之水灵走到他面前轻声道:“我很好,我来找你是为了拿回一样东西,可能会有点难过,不过一会就好。”

    说完也没等龙之剑回答,伸出食、中二指遥对着龙之剑的双眼,二股白光从龙之剑的眼里被吸了出来,龙之剑难过的叫出了声,幸好这种况只维持了几十秒,等他再度恢复视觉,夜之水灵的手中已多了一把看不清剑,只看到一团白光的长剑。

    龙之剑惊愕的道:“我的眼睛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千鸟出声道:“这就是‘光之剑’。”

    夜之水灵点头答道:“这就是‘光之剑’,也就是‘神鬼三剑’里的‘无极剑’,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光之剑’好像在回应一样的‘嗡嗡’蜂鸣了几声,夜之雾影突然变了脸色的说道:“蚀的时间好像提前了,我们必须赶快回魔界。”

    夜之水灵点了点头,收起了‘光之剑’,接着对千鸟说道:“如果我能活着回来,你还愿意跟我一起生活的话,我就会回来接你。”

    千鸟有些沮丧的道:“每次你有麻烦,我都只能站在一旁看,你还愿意跟我这种朋友在一起吗?”

    夜之水灵突然一把抱住他说道:“有些事可能变了,但是有些事却永远都不会变,就像我们是好朋友一样,我还记得我答应送你一把我们魔界第二厉害的剑。”

    千鸟强笑道:“我怎么会忘记,都那么久了你都没有送我,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呢?”

    龙之剑在一旁嚷嚷道:“灵,你怎么这么偏心啊!我也要。”

    夜之水灵放开双手看着他说道:“在我回来之前你能好好照顾千鸟的话,你要什么都行。”

    龙之剑高兴的道:“你放心吧!在你回来之前我一定把他养成一只小胖子。”

    夜之水灵最后看了他们一眼后,就和夜之雾影走了。

    看到一片狼藉的魔王宫,夜之水灵就面色大变的道:“爹,大哥,镜,你们在哪里?”

    夜之雾影抓住她的手说道:“你先别急,他们可能去了‘千魔洞’。”

    夜之水灵一听便马上向‘千魔洞’跑去,一路过去,到处都是魔界士兵的尸体,夜之水灵在心中不断祈祷家人的平安,终于到了‘千魔洞’,当她看见倒在一边奄奄一息的镜时,她的双眸不由拼出了仇恨的紫茫,脚下的召唤圈立即现了出来,接着一声轻脆的鸟鸣声划过了每个人的耳际,硕大的紫焰朱雀威风凛凛的立在了夜之水灵的后。

    夜之水灵对正和二男一女战斗的父亲和哥哥说道:“爹,哥哥,你们回这照顾镜吧!”

    夜之宏和夜之冰闻声回到了夜之水灵边,夜之冰看了一眼妹妹后就跑到了倒在地上的夜之镜边,而夜之宏却讶声道:“灵,你已经恢复了记忆。”

    夜之水灵对着他点了点头,接着对那二男一女说道:“你们是‘混沌之王’的手下?”

    左边一个瘦的有点过份的矮个青年说道:“我是‘混沌之王’十二卫中的‘猴卫’精精,他是‘狗卫’百兽,她是‘兔卫’咩咩,紫焰魔王是你杀了蛇卫他们吗?”

    夜之水灵看了一眼蠢蠢动的千魔洞,冷冷的道:“你说对了。”

    百兽须发皆张的道:“我百兽倒要看看你是用什么手段杀了他们。”

    夜之水灵冷冷一笑,说道:“刚好拿你们来试试‘光之剑’的威力。”说着形一动,一道闪光之后,精精、百兽和咩咩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消失了。

    正在这时,千魔洞里突然红光大炽,紧接着一团红影从洞中冲了出来,夜之水灵一转,那道红影已到了她前,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击力让她忍不住倒飞了出去,夜之雾影连忙飞接住了她。

    那团红影没有接着再攻击夜之水灵,而是慢慢变幻成了一个人的形状,介理他长的可不能只是用难看来形容,可能称为怪物更为贴切,整个体通红,光光的脑袋上还长了二只又长又尖的角,股后面还拖了一条像猴子一样的长尾巴。

    他用混沌不清的红色眼睛看着夜之水灵和夜之雾影,接着用让人听了汗毛直竖的声音说道:“你们原来都没有死,真是太好了。”

    夜之水灵仰头说道:“你的十二个手下都死了,难道你不准备去陪他们吗?”

    “死了的,就证明都是些没用的。”

    夜之水灵一扬手中的‘光之剑’,冷声道:“刹迦,这次我不会只是把你封印这么简单了。”

    刹迦听了‘咭咭’笑了起来,笑的整个魔界都颤动起来,夜之水灵眼神一变,挥剑冲了上去,但是‘光之剑’在离他三寸的地方却怎么也靠近不了了,夜之水灵面色一变,刹迦看着她笑道:“你比一万年前更差尽了。”说完张嘴吐出一股红光,夜之水灵忙用剑一挡,却被弹开了数丈。

    这时一打青龙张牙舞爪的朝刹迦冲来,刹迦冷笑道:“雾影,原本我们可以做好朋友的。”说着右手向前一伸,居然抓住了青龙的龙头,接着一用力,青龙就被他捏得粉碎,雾影一声闷喝,子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单膝着地跪了下来。

    夜之水灵的黑色长发无风自舞,接着她轻声吟道:“黑暗里永不熄灭的焰火,是我的魔力之源,和我订立契约的焰之朱雀,你的主人,我,紫焰魔王,准许你解开第一层封印—焰之箭。”

    ‘焰之朱雀’在她的轻吟之后,冲天而起化成了成千上万枝的紫焰箭朝刹迦去,刹迦这时神色也是微变,他在结界中看着不断在结界上的‘焰之箭’说道:“想不到你能找到封印之门的咒语,但是只是这样的话,你是不能消灭我‘混沌之王’的。”

    夜之水灵听了又开口轻吟道:“黑暗里永不熄灭的焰火,是我的魔力之源,和我订立契约的焰之朱雀,你的主人,我,紫焰魔王,准许你解开第二层封印—焰之舞。”

    她的吟声刚落,‘焰之朱雀’就化成了一条细细的紫线把刹迦一圈一圈的包了起来,在紫焰团中的刹迦又笑道:“不够不够,还不够,哈哈哈。”

    夜之水灵也明白除了解开第三层封印,否则是无法打败刹迦的,她看了一眼一旁的家人,再看了一眼夜之雾影,心中轻声道:“永别了,爹,永别了,哥哥,永别了,镜,永别了,雾影哥哥,永别了,天命,永别了,我的朋友们。”说着开口轻吟道:“黑暗里永不熄灭的焰火,是我的魔力之源,和我订立契约的焰之朱雀,你的主人,我,紫焰魔王,准许你解开第三层封印—永恒之焰。”说完,整个人化作一团紫焰冲向了焰之朱雀,二者合而为一之后,焰之朱雀变成了一只闪着紫焰的不死鸟。

    夜之雾影脸色死灰的看着化作不死鸟的夜之水灵,整个人像石像一样凝住了,刹迦的形也在同时变大了好几倍,整个人也化作了一团像血浆样的东西朝不死鸟冲去,不死鸟仰天鸣叫一声,巨翅一扇也朝刹迦冲去,二股力量相撞产生的巨大冲力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像有起重机在压一样,只有夜之雾影一个人仍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团在不停改变着形状的火团。

    火团由原来的大的耀眼到最后的淡若的萤火,接着居然像从未出现过一样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夜之雾影紫眸里滑下了二行眼泪,口中轻声道:“灵,我最后还是又失去了你。”说着闭上眼睛居然想自毁元神,但是耳边突然传入了天命的声音:“如果你死了,就真的永远都见不到她了。”

    夜之雾影睁眼一看,只见一脸苍白的天命站在面前看着他,这时夜之宏从后面走了过来说道:“天命,难道你又练了一颗聚魂珠?”

    天命摊开右掌心,一颗发着柔柔白光的透明珠子在闪耀着不平凡的光茫,夜之宏看着他说道:“一万年前练一颗聚魂珠让你的魔力几乎尽失,现在你居然还能练出一颗来,如果不成功,你就会永远消失。”

    天命看着他说道:“如果她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五年之后,绝对侦探社总部。

    夜之灵手托香腮凝神着前方的姿势已经维持了快二个小时,她的耐心从她那不停抖动着的柳眉来看,是快到极限了,终于一个充满磁的男声从她左上方传来:“完成了。”

    夜之灵机械般的移动了一下子,接着张嘴喊道:“天命,快过来扶我一下,我的腰都快断了。”

    “我正在煮饭,没空。”

    夜之灵马上改变方向喊道:“雾影,还不快来扶我一下,都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如果下次你还敢叫我作你的模特的话,我就把你开除出侦探社。”

    从画架后走出的夜之雾影,除了一头银色的长发没变之外,其余的都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变,首先是脸上的面具没有了,露出了张美的让夜之灵都妒忌的绝世容颜,一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也掩饰不住他天生的贵族气质,他微笑着把僵直的夜之灵扶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接着说道:“你真的不准备去参加天恒的结婚喜宴了?”

    夜之灵活动了一下脖子和四肢,同时开口说道:“去哎!真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线了,居然去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听他说,那里什么都没有,鬼才去呢?你看连天命都不去呢?而且你看他寄的喜帖上写的都是什么:人不到没关系,礼到就行了,哼!我又不是冤大头。”

    

重要声明:小说《绝对侦探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