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妖兽潭(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暗夜之灵 书名:绝对侦探社
    她一叫,所有人都立即围了过来,老头一脸惊色的道:“青山,青山。”

    夜之灵笑道:“老爷爷,你放心吧!他只是昏过去了。”

    老头(王树)抬头问道:“你在哪里发现他的?”

    夜之灵用手指了指那边的树林,众人看了都脸色大变,王树听了一把拉起茶花退到了一边,然后看着夜之灵厉声道:“越过‘镇妖石’的人,就会被妖邪附,他已经不是我儿子了?”

    夜之灵看看地上的王青山,又看看王树,邹着眉头说道:“你这是什么逻辑,越过‘镇妖石’的人,都会被妖邪附,那我不仅过了‘镇妖石’,连那边树林的‘妖兽潭’我都去过了,你们看我有事吗?”

    王树惊声道:“你真的去过‘妖兽潭’?”

    “骗你们我又没有奖拿。”

    这时躺在地上的王青山突然张开了眼睛,除了夜之灵之外,所有人都向后退了十尺,夜之灵弯下腰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你没事吧!”

    王青山摇了摇头,跟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当他看见王树和王茶花时惊喜的上前道:“爸,茶花,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的?”

    王树看着他疑声道:“你真的是青山?”

    “爸,你们是怎么了?”

    王茶花听了激动的道:“爸,真的是哥哥。”

    她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问起来,完全把夜之灵给忘了,最后居然一起向村子里走去了。

    夜之灵睁大眼睛,真不敢相信,他们就这么把她晾到一边就走了,但是幸亏有人终于良心发现了,王茶花跑到夜之灵跟前说道:“谢谢你,灵小姐。”

    听到这句话,夜之灵才稍稍感到有点安慰,她笑着道:“小意思,还有你不要叫我灵小姐了,听得怪别扭的,你就叫我灵吧!”

    王茶花羞涩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和夜之灵手拉手走了回去,当晚王树宴请了全村的人,而夜之灵作为一个英雌受到了全村人的敬酒,结果当然是醉卧桌底了。

    直到凌晨一点,大家才纷纷散去,夜色下的‘镇妖村’好像很宁静,但是却透着一丝不为人知的诡异,一条黑影像幽灵一样在村间闪动着,最后在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子前停了下来,他看着锁门的铁链一笑,接着伸手一拉就把铁链拉了下来,铁链的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人,里面传出了一个清朗的声音:“谁?”跟着从门里走出了一个黄头发、黑眼睛的帅哥,黑影在黄发帅哥没作出反映之前就一把抓起他向村南奔去。

    宿醉让夜之灵的头像一夜之间重了几十斤一样,正当她抱着枕头换了个姿势想继续作梦时,王茶花从门外冲了进来,一边用手摇着夜之灵一边急声道:“灵,你快醒醒,出事了。”

    夜之灵被摇的没办法,才坐起子闭着眼睛问道:“什么事啊!”

    “你那个黄头发的朋友不见了,而且村里又有人死了,他们现在都怀疑是你朋友做的。”

    夜之灵一听马上睁开眼睛,心道:“怎么把天命给忘了?”接着对王茶花说道:“你等我一下,我穿好衣服后你带我去看看。”

    王茶花点了点头,果然很快,十五分钟之后二人就到了那个小屋前,夜之灵对站在门口的王树说道:“王大叔,发生了什么事?”

    王树看着夜之灵沉声道:“今天早上我们原本是想来放了你朋友的,可是一到这儿就发现,锁门的铁链断了,里面的人也不见了,而且……”

    见他住口不说,夜之灵追问道:“而且什么?”

    王树转过头说道:“你自已进去看看吧!”

    夜之灵一走近门口,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就仆鼻而来,她伸手捂住口鼻推门走了进去,里面大概只有二、三个平方大,又湿又暗再加上满地的残肢和血迹,无形中又添加了几分恐怖,夜之灵匆匆看了个大概后就快步走了出去。

    王树看着夜之灵说道:“姑娘,我们不想怀疑你,他真的是你朋友吗?”

    夜之灵听了满心不是味道,她也沉下脸说道:“听你的意思,是认定天命是凶手啰!”

    一旁的王青山说道:“如果不是他,那屋子里的一切又怎么解释?”

    夜之灵瞄了一眼他手中的铁链说道:“这条铁链是锁在门外的吗?”

    王青山点了点头,夜之灵冷笑道:“这条铁链明显是被人弄断的,锁在门个,门没有坏,你们能告诉我他是用什么办法在里面把锁弄断的吗?”

    夜之灵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傻了眼,王树半响才道:“也许他有同谋呢?”

    夜之灵听了突然笑道:“你是想说我吧!”

    王茶花这时开口说道:“爸,昨晚灵是跟我一起睡的,我能证明她没有走出过屋子。”

    夜之灵转头对着她笑道:“谢谢你,茶花。”然后她对着众人说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用事实来证明我的朋友是无辜的,但是在这一段期间,我希望大家能暂时住在一起,那样既可以相互照顾,也可以减少危险。”

    大家都对夜之灵的提议都表示赞同,作为一村之长的王树就开口说道:“那好,在事没有结果之前,大家都暂时住到祠堂去吧!”

    夜之灵一个人在村里像游魂一样的到处溜达,虽然在村民面前夸下了海口,但是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到底该从哪里着手呢?如果现在天恒和千鸟在多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吗?可是现在只剩下自已一个人形孤影单,真是悲惨哪,想到这,她又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知不觉间她又走到了‘镇妖石’,看到这块倒霉的石头,夜之灵突然灵光一闪,这些事会不会是‘妖兽潭’里的东西搞得鬼呢?

重要声明:小说《绝对侦探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