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七星国之黄音城(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暗夜之灵 书名:绝对侦探社
    左平儿看着夜之灵愣声道:“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夜之灵笑着道:“回家路上啊!你没看见我们买了那么多东西吗?你怎么样,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不好噢!”

    左平儿转头看了看地上那堆盒子,然后抚着前暗哼了一声,夜之灵闻声拿开他的手看了看,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一道二尺长的伤口看得让人触目惊心,夜之灵一边扶起他一边说道:“这个时候你装什么酷吗?会死人的。”跟着对正在忙的天恒和千鸟叫道:“我先带他去看医生了?回来的时候别忘了把东西拿回来。”说完就扶着左平儿向弄堂的那头走去。

    可是刚走了几步,又有三个黑衣人拿着明晃晃的刀朝夜之灵和左平儿当头劈了过来,夜之灵吓得大叫起来,原本在三十米开外的千鸟以不可思意的速度闪到了夜之灵的跟前,夜之灵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她暗下决心看来学一些武术防真是非常必要的,思罢,她又扶着左平儿向前走去。

    别看左平儿人那么瘦,但是份量可一点都不比夜之灵轻,刚走出街口,左平儿就昏迷了,整个人挂在了夜之灵的上,好在这里的人看起来很心,帮夜之灵把人送到了医馆。

    半个小时后,千鸟和天恒也赶到了医馆,看到他们夜之灵意外的道:“你们机灵的吗?怎么知道我们在这的。”

    天恒说道:“你们这么拉风,一问就知道了,他怎么样了?”

    “不知道,进去半个小时了,还没有出来,你们怎么样?”

    千鸟答道:“溜了。”跟着拿出一衣服递给了夜之灵,口中说道:“把衣服换了吧!”

    夜之灵低头看了看上,确实是有够吓人的,她接过衣服对千鸟轻笑道:“千鸟我发觉越来越不能没有你了。”

    说完拿着衣服走到了内堂,天恒低头看着一脸幸福笑容的千鸟说道:“灵说话一向都是有口无心的,你笑得那么得意干什么?”

    千鸟听了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看着天恒说道:“关你事。”

    这时大夫从后堂走了出来,夜之灵也刚换好衣服走了出来,见到大夫便上前问道:“黄大夫,我朋友怎么样了?”

    黄大夫一边走到桌前写着药方一边说道:“病人失血过多,幸好他体硬朗,所以只要多休息几个月就好了。”

    夜之灵安心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想:“他那种无四两材也算硬朗吗?”

    黄大夫把手中的药方递给夜之灵,口中说道:“一三付,三碗水煎成一碗,饭前服用,连服二十天。”夜之灵接过药方转手就把它递给了天恒,还看着他说道:“大夫的话都记着了吗?”

    天恒不服地道:“为什么是我?”

    夜之灵想当然的道:“你不记得了吗?他可是和你有肌肤之亲了(她是指‘飞凤楼的那次),他没要你负责你就应该偷笑了,现在只不过是要你煎几贴药而已,已经便宜你了,何况只要等他醒了,我们就可以让他的家里人来接他走了,到时你不就脱了。”

    天恒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许久都转不过弯来。

    为了帮左平儿养伤,夜之灵特意去租了一间单独的院子,一转眼左平儿已经在上昏睡了三天了,而天恒也做了三天的孝子,第四天一早,夜之灵还抱着枕头呼呼大睡的时候,门就被天恒一脚踹了进来,跟着他把夜之灵从被中挖了出来,抓着她的双肩说道:“灵,你快醒醒,你快醒醒。”

    夜之灵被他摇得快散架了才睁开朦胧的眼睛,她打了个哈欠后说道:“如果你不能说出个让我心服的理由,后果你自已想吧!”

    见她醒了,天恒放开双手说道:“那个小子醒了,他说想再你。”

    夜之灵一听马上走上跳了下来,穿着睡衣走到门口转头对天恒说道:“马上把我的门修好,不然你就等我晚上修理你吧!”

    走进左平儿的房间,千鸟也在那儿,看着面色苍白的左平儿夜之灵轻声道:“你需要多休息,有什么话改天在说吧!”

    左平儿摇了摇头说道:“‘花魁会’就快到了,如果不赶快阻止他们的话,‘七星国’就要大乱了。”

    “这么严重啊!那你想我做什么?太复杂的你可别找我。”

    “去找‘兴隆布庄’的胡四,告诉他我阿亲出事了,让他另外派人接替我们的任务。”说完居然又昏了,夜之灵一惊,见他只是昏过去后,开口说道:“天恒,你看着他,我和千鸟去找那个胡四。”

    天恒听了叫道:“怎么又是我,轮也该轮到千鸟了吧!”

    千鸟开口说道:“我来看着他吧!”

    夜之灵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随你便啦!我先去换衣服。”

    终于脱困了,天恒激动地道:“我也去换衣服。”

    天恒一出房子,就像自由的小鸟样快乐的不得了,夜之灵已经加紧脚步了但还是赶不上他,终于河东狮吼,夜之灵扯着嗓门大喊道:“天恒,你赶着去投胎啊!”

    吼声过后,全街的人都定格了有三分钟,接着又恢复了往常,天恒马上冲回夜之灵边低头小声道:“对不起,我只是一时太兴奋了吗?”

    “你走那么快,一定是知道‘兴隆布庄’在哪里了?”

    天恒一愣,头垂的更低了,他摇了摇头,这又给了夜之灵发挥的空间……

    ……

    琥珀看着低笑出声的主子不由出声问道:“青主,很久没看见你这么笑了?”

    青狼闻言轻笑道:“你看那街上二个年青人,好像特别醒目。”

    琥珀探首看了看说道:“没什么特别的,青主,左不言已经失踪了,很大的可能就是已经死了,而且他也没有留什么口信在‘兴隆布庄’,看来‘血之盟’想借‘花魁会’刺杀七位城主的事,应该是属实了。”

重要声明:小说《绝对侦探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