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夜祭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七月初的一个早晨,宁悠打开店门的时候,发现玻璃上贴着一封信。

    “又是你家族送来的?”洁希卡打着哈欠问。

    “不是。”宁悠瞥了眼那血红的信封,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的家族是不会采用这种颜色的信封的,对于他们来说,可能除了银白色之外的一切颜色都是下等的,更不用说象征着罪恶与杀戮的血红色。

    “那这是什么?”听到不是宁悠的家族所送来的,洁希卡顿时有了兴趣。

    “是邀请函。”宁悠已经拆开信,大略浏览了一遍。

    “给我看看!”听到“邀请函”,洁希卡有种莫名的兴奋。

    “我把它放在桌上。”宁悠说完,走进店内,将同样是血红色的信纸放在了桌上。

    “尊敬的宁悠先生:

    现邀请您及友人参加将于七月十四夜间举行的夜之祭典,若您愿意大驾光临,我等将不甚荣幸。

    夜祭组织者”

    “你要去吗?”洁希卡读完信后问道。

    “不去。”宁悠望着桌上的信纸,似乎在思考什么。

    “去吧!去吧!人家很久都没有参加过祭典了呢!”洁希卡用撒般的语气抱怨着。

    “真冷啊……”架子上的零刚刚睡醒,听到洁希卡那诡异的语调,不缩了缩子表示抗议。

    “闭嘴,臭鸟!”洁希卡拿起一只苹果朝零丢了过去。

    无视骷髅小姐这种幼稚的无聊举动,零飞了过来,落在宁悠肩上,对他说:“去吧,我也想看看。而且,我们确实很久没有休息了……”

    这时,哭泣般的风铃声响了起来。

    “休息?宁悠哥哥,你们要出去玩吗?”穿着月白色和服的紫堂杳跑到宁悠边,轻轻拽了拽他的袖子,一脸天真地问。

    “小鬼,这跟你没关系。”不等宁悠开口,紧跟在杳后,一红衣的帝插口说道。不知为何,她始终无法对这个小鬼产生多少好感。

    “帝,你这样说话会吓到小孩子。”随后进来的伯特对帝的做法表示了异议,他后跟着维斯特斯和言。

    “你们在这里装了监视器?”洁希卡一脸不解地问,“为什么每次有点什么事,你们这帮家伙就会集体?”

    “洁希卡姐姐,这个可是秘密哦!所以……”紫堂杳抬起头,给了洁希卡一个大大的笑脸,继续说道,“所以不能告诉你!”

    在洁希卡开始追打杳的时候,零开口问道:“你们这次又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太无聊了,所以过来看看。”帝耸了耸肩,一脸无辜地说,“我也没想到会在门口碰见这帮家伙。”

    零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们,一面在盘算要不要过去啄他们一下。

    “先别问我们,你们刚才说的休息又是怎么回事?”伯特觉得零的目光总是围着自己打转,在它飞过来之前赶快打破僵局,开口问道。

    “耳朵还真灵……”停止了与杳的追逐战的洁希卡讽刺道。

    “我们在商量要不要参加祭典。”制止了洁希卡未尽的讽刺,宁悠说道。

    “祭典?我们也要去!”众人顿时两眼放光,异口同声地说道。就连言,也走到宁悠边,表示他也想去。

    望着这群脸上写着“兴奋”二字的家伙,宁悠只能轻轻叹口气,表示了同意。听着顿时响起的欢呼(零与洁希卡也加入了欢呼的行列),宁悠第一次觉得,也许他应该对自己招惹无聊人士的本领进行一下反省,又或许他应该只一人搬到一个新的城市重新开店。可是不管怎么样,摆在眼前的现实是——他不得不带着这些人参加不知名人士举办的夜之祭典。

    七月十四,晚8时30分,众人已经集结在宁悠的店中,只等出发。

    “宁悠哥哥,你好了没有?”依旧是一月白色和服,手中拿着一把鲜红色折扇的紫堂杳跑到宁悠边问道。

    “好了。”宁悠略微弯下子,对着杳说,“不要带你的扇子。”

    “为什么?”杳微侧着头,一脸不解地问。

    “小鬼!你再装出那种死样子我就对你不客气!”一旁的帝做了呕吐的动作,然后提高声音恐吓杳。

    “我好怕哦!宁悠哥哥,大家,我好怕哦!”杳一边放声尖叫,一面投给帝一个不屑的眼神。

    “你!”帝刚想冲过去好好教育一下那小鬼,却被维斯特斯阻止。

    “好啦!你们还想不想去参加祭典了?”维斯特斯打了个哈欠,对着杳说,“既然宁悠让你不要带,肯定有他的理由。要么你就把扇子留在这儿,要不然就带着扇子回家睡觉。”

    “好吧。”杳乖乖地应着,把手中的扇子收好,放在了一旁的架子上。“我提醒你们哦,最好不要偷偷地碰我的扇子,特别是边上那位头脑不好的阿姨,要不然可是会有麻烦的!”杳放好扇子之后,回过头对众人说。

    “你说谁头脑不好,还有,谁是阿姨!”帝微笑着走到杳的边,一把匕首瞬间抵上那孩子的颈部。

    “我又没有说你。”杳露出甜甜地笑容说道,“你为什么要抢着承认呢?”

    “你!”帝作势要将匕首向前送。

    杳的眼神一变,低声说道,“我不认为你能再杀我一次,这一次我可是会反击的哦!”

    “你说什么?”帝没有听清楚那孩子的喃喃自语。

    “我说做人是要学会接受现实的,头脑不好的阿姨!”杳大声说道。

    “如果你们不出来的话,就会被锁在里面了。”宁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终止了这一场闹剧。

    帝连忙收回匕首,率先跑了过去。杳也一边叫着“等等我”,一面跟了上来。开玩笑,现在什么事能比参加祭典更重要?闹剧只要见面随时可以上演,祭典可不是天天都有,更不用说是同宁悠一起参加。他们几个人有谁不知道,和宁悠在一起,总能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这也是他们死缠着他的原因之一,毕竟,能给无聊的人生增添乐趣,是多么难得!

    注:蒂尔西米亚·帝·西恩特(简称帝),出自《叶之非卷·魅惑之刃》,就是那个杀人狂,喜穿红衣,其余不详。

    紫堂杳,出自《叶之非卷·魅惑之刃》,被刺伤的那个孩子,自幼做女孩装扮,直到上次受伤为止。

    维斯特斯·切尔斯·贞德,出自《叶之非卷·夜之双瞳》,双重格的少年,只会听从他表哥的话。

    伯特,维斯特斯之表兄。

    言,朝鲜某家族之子,擅养鬼。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