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信我者得永生(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好久不见了呢,安妮!”克莱娜满脸笑容地同凯伦夫人打招呼,却在叫出对方名字的那一刹那加重了语气。

    从克莱娜口中听见自己的名字,凯伦夫人不打了个冷颤。她向后退了半步,右手探到背后轻轻掐了自己一下,之后她才勉强露出笑容说道:“克莱娜,好久不见。你看上去还是那么漂亮。”

    听到凯伦夫人的话,克莱娜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安妮,安妮竟然在讽刺她!不论拦下哪个行人询问,他也一定会认为凯伦夫人看上去更年轻更有气质。而克莱娜小姐虽然穿着名贵的洋装,戴着价格昂贵的首饰,脸上也化着精致的妆,可她的不幸福似乎已经深入了她的灵魂,那种深深的不满和怨恨在她的眉梢眼角流露出来,使她看上去并没有多少高贵的感觉,所以她会认为凯伦夫人这样说是对她的讽刺。克莱娜脱下右手的丝质手,把它紧紧抓在手里,以此平息心中的愤怒。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大约一分钟,克莱娜小姐终于能走到凯伦夫人边,遏制住一把撕开对方脸上笑容的冲动,温柔地问着:“安妮,我们这么久没见,不如一起喝杯咖啡?”

    “好啊。”凯伦夫人甜甜蜜蜜地答应着,那语气就像和最亲密的姐妹说话,可这种语气出现在这样关系的两人上,不免显得有些装腔作势。

    “那就走吧。”克莱娜贴近凯伦夫人,挽起对方的胳膊,两人一同朝着不远处的咖啡店走去。

    进入咖啡店,二人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克莱娜点了意大利特浓咖啡,凯伦夫人只叫了杯温水。

    “安妮,你不是最喜欢冰淇淋的吗?” 克莱娜搅拌着咖啡,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我先生不让我吃,他说那些对体没有好处。”凯伦夫人看了眼克莱娜的咖啡,露出灿烂的笑容,补充道,“咖啡则是我儿子不让,他说上次从电视上看见咖啡伤胃。”

    安妮是在炫耀!克莱娜握紧了杯子,忿忿不平地想。看见凯伦夫人安静地坐在那里喝水,克莱娜心头掠过一种复杂的绪,不甘、嫉妒、怨恨、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悲哀……

    “克莱娜,你也少喝一些咖啡,对体没有好处的。”凯伦夫人一脸真诚地劝诫,“主也曾说过,任何会麻痹我们的神经,使我们陷入非清醒状态的事物都是罪恶的。”

    安妮肯定是在炫耀!克莱娜咬紧了牙,是,她的婚姻早就亮起了红灯,她看上去远不如安妮闲适美丽,也没有人会关心她的健康……可是,这一切都轮不到别人来插嘴,特别是安妮!她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炫耀,当年她既不漂亮,成绩也比不上自己,就连男朋友的数量都和自己相差很远。她现在能过着这样幸福的生活,不过是因为她的运气好而已!慢!她刚才说到“主”?看来安妮还是和以前一样,真是太有趣了!克莱娜随即调整了脸上的表,一脸正经地说道:“安妮,你的信仰依然是那么坚定呢。”

    “这是当然的,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不会改变的。”凯伦夫人微笑着,在阳光的映照下,她上似乎闪现着圣洁的光辉。

    那刺眼的圣洁不让克莱娜眯起了眼,她微微垂下头,状似无意地说:“安妮你真的完全按照教义来做?”

    “那是当然,我绝对不会违背我的信仰。”凯伦夫人握住前的十字架,坚定地回答。

    “可是,你看见过神吗?”克莱娜的笑容里多了几分讽刺。

    “克莱娜,怀疑神本就是一种罪过,你这样一定会受到惩罚的!”凯伦夫人皱起了眉。

    “安妮,我们来打赌。如果你能证明神真的存在,或者说,证明他始终在关注着你的行为,我就承认失败。然后我会如同你一样成为主的信徒,以他的羔羊的名义自居。如何?”克莱娜喝了口已经冷却的咖啡,无视口中顿时扩散开的苦味,露出含义不明的微笑。

    凯伦夫人有些犹豫,回忆起少女时代与克莱娜不太愉快的相处经历,她很清楚地知道克莱娜是很有心计的女人,而且她对自己并没有多少好感……

    “安妮,看来你所谓的坚定信仰也只有这样的程度而已。你就当这是我的挑战好了,为上帝羔羊的你,竟然不敢接受针对信仰的挑战?”克莱娜讽刺道,还不忘抛给凯伦夫人一个轻蔑的眼神。

    “我答应!”绝不许有人玷污自己的信仰,凯伦夫人立刻接受了克莱娜那个还未曾说出口的赌约。

    “安妮,别那么紧张。”克莱娜毫无诚意地说,“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游戏而已。”

    “请说正题。”凯伦夫人没有兴趣继续听克莱娜说毫无价值的客话。

    “正题……”克莱娜转头望向窗外,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她突然有了个主意。她转回头,对着凯伦夫人说,“安妮,你敢吃人吗?”

    “咳咳……”正在喝水的凯伦夫人被水呛到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能平复呼吸,勉强以正常的语调说道,“克莱娜,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在开玩笑啊。”克莱娜耸了耸肩,一脸无辜地说,“耶稣说过,‘你们若不吃人子的,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又说,‘叫人活着的乃是灵,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如果他始终在关注着你,如果你的信仰真的虔诚到感动了神,那么,在你出现错误的举动的时候,他一定会给予你提示。如果没有,那么你所面临的一切就是你应得的考验。”

    “《圣经》中的确有这样的句子,但是它的含义却不是你所能够理解的。”凯伦夫人露出笑容,骄傲地说,“不过,我依然愿意接受你的挑战,因为我坚信自己的决定,我坚信我的信仰。”

    “那么,我就等着看结果喽!”克莱娜伸手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凯伦夫人,随后唤来侍者结帐。

    “请你期待。”凯伦夫人付了自己那杯水的钱,站起,头也不会地走出了咖啡店。

    克莱娜坐在原地露出诡异的笑容,安妮,幸福的安妮。当她啃舐过尸体之后还会如此幸福吗?特别如果这又被她的家人发现……哈哈哈……她的信仰能使她的家人接受她这样一个心理变态者?啊……能早点看到结局就好了,真是令人期待。

    凯伦夫人满怀心事地回到了家,虽然她刚才答应得很痛快,可“吃人”,上帝啊,这是多么让人难以想象的事!她要怎么去做,才能既不沾染上罪孽,又能够赢得赌约呢?她是绝对不会输给克莱娜的,虽然学生时代自己的外表比不上她,可是优秀的男孩子都更喜欢和自己在一起;尽管自己的学业也不如克莱娜,可是自己的志向并不在此。更何况她的家世很好,不需要像克莱娜那样拼命念书或是早早的找个有钱的演员把自己嫁出去……

    又过了半小时,始终无法静下心来的凯伦夫人进入了祈祷室。她跪在《圣经》前,开始祈祷。“仁慈的主啊,请您拯救您忠诚的信徒吧。为了证明您是全知全能的,为了表示我对您的忠诚,为了向迷途的羔羊显示您能拯救世间的一切,我答应了赌约。如果我的决定做了,请您及时纠正我,用您的慈为我指明前进的方向。你卑微的仆人请求您给予指引……”

    祷告之后,凯伦夫人的心平复了许多,她站起,抚摸着《圣经》,轻声问道:“吃人非罪?”她在原地站了很久,正当她移开手指,打算离开的时候,却看见了她从未见到过的诡异景象。那《圣经》竟然自行翻动起来,半分钟之后,书页静止,泛黄的页面上出现了鲜红的字句——“吃人非罪”。

    看到这诡异的景,凯伦夫人先是吓得浑发抖。片刻之后,她却很快意识到,这是神的旨意!神正在指引她前进的方向!她立刻跪下,开始背诵赞美诗,等她再次抬头的时候,《圣经》的字句已经隐去,可凯伦夫人的内心却充满了平静与喜悦。

    第二天,凯伦夫人去买了衣服以及一系列化妆用品,下午,她在把自己装扮成社会底层的中年妇女之后,提着大大的旅行袋去了贫民区后面的小山。说是小山,其实只不过是个大一点的土坡而已。这里是整个城市中最像地狱的地方,因为紧靠贫民区,常有人家将无力抚养的婴儿随意丢弃在这里。虽然政府以及救助机构都曾想办法解决这种状况,可这种现象却始终没有断绝,这里依然时常出现婴儿的尸体,这也是为什么凯伦夫人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一到这里,凯伦夫人就发现土坡的一个小坑洞内正躺着一具婴儿的尸体,从那肤色来看,应该是才断气没有多久。凯伦夫人四下张望,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立刻冲到婴儿的尸体旁,她先把那小小的尸体移动到一个隐秘的角落,随后弯下子从旅行袋中拿出一把刀,试图从婴儿的尸体上割下一块。由于心紧张,手忙脚乱的凯伦夫人试了好几次才成功地割下了一块。做完这一切,凯伦夫人拉上旅行包的拉链,把那孩子土埋好,随即站起来,提着包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害怕得浑发抖凯伦夫人直接冲向祈祷室。做完告解之后,心有所缓和的她来到厨房,把那块洗了又洗,如果可能,她甚至想拿消毒药水把这来个彻底消毒。在坐这些的时候,凯伦夫人几次想打电话给克莱娜,她想承认自己输了。她不愿意干这些事,她更不想去面对将会发生的一切!可最终,她还是没有拿起电话。只要一想起《圣经》上曾出现的红色字句,凯伦夫人就重新拥有了无尽的勇气。这一切都是神让她做的,这是神的旨意啊!

    凯伦夫人把那块绞碎放进了汤里,几分钟之后,汤就已经可以喝了。凯伦夫人盛了一点出来,在犹豫许久之后,终于皱着眉,屏住呼吸,把那晚汤灌了进去。随后,她忍住想要作呕的感觉,把装的旅行袋,切的刀、煮汤的锅、盛汤的碗……这一切全部装在一起,丢进了垃圾筒。

    这天晚上,凯伦夫人睡得极其不安稳,她始终紧皱着眉,呼吸急促。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梦见了自己跪在地上祈祷。她的呼吸才逐渐平稳,眉头也舒展开了。

    第二天,凯伦夫人给克莱娜打了电话。

    “克莱娜,我赢了,你要兑现自己说过的话,成为上帝的信徒。”凯伦夫人的声音依然有着轻微的颤抖。

    “哦?什么能证明你真的做到了?我不相信。”克莱娜冷漠地回答。

    “上帝的仆人是不会说谎的!”凯伦夫人被激怒了,提高了声音叫道。天知道她是为了什么才做了这一切,可现在克莱娜竟然这样说!

    “反正没有证据我是不会相信的。”克莱娜的语气里充满了怀疑。

    “那你想怎么样!”凯伦夫人气得浑发抖。

    “反正你已经做过一次,那就再做一次好了,不过这一次我要在场。”克莱娜说得那样轻而易举。

    “你不要太过分!”凯伦夫人几乎是在尖叫。

    “不行的话就证明你在撒谎。我说安妮,输了就是输了,何必撒谎呢!说谎似乎也是你的神所不许的呢!”克莱娜的说法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也许是气过了头,凯伦夫人反倒冷静下来。她恢复了正常的语调,平静地问道:“什么时候?”

    “这周末,安妮,我对你的表现可是非常期待的哦!哈哈哈哈……”克莱娜爆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随后结束了通话。

    于是,周末的时候,贫民区后的土坡上出现了两个形迹可疑的女人。可让她们失望的是,今天这里并没有尸体,至少没有新鲜的,看上去能够食用的尸体。

    “怎么会这样!”回到家后,凯伦夫人不抱怨。

    “真是太不走运了,安妮你的谎言终结了。”对自己正瘫坐在别人家沙发的事实毫不在意,克莱娜拍着手笑道。

    “我上次明明碰见的!”凯伦夫人连忙反驳。

    “开什么玩笑,安妮,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怎么可能你随便找个贫民区后面的土坡,就能在上面找到尸体,还是新鲜的,可以食用的!”克莱娜瞥了凯伦夫人一眼,冷笑着讽刺。

    “我是真的碰见的!克莱娜你很久没有回国所以不知道,那里确实经常有婴儿的尸体……”凯伦夫人继续尝试为自己辩解。

    “行了,行了。安妮,就算你说得是真的好了。”克莱娜站起,打算离开。

    “什么叫‘就算’!?我说得就是真的!”凯伦夫人怒气冲冲地朝着克莱娜叫道。

    “安妮,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目的已经达到的克莱娜无视凯伦夫人的怒气,笑着问。

    “什么?”对于克莱娜中途转移话题,凯伦夫人虽然不满,却也没有再做抗议。

    “有一句话叫做——食人为罪,食亲为罪上罪!信我者得永生……哈哈哈哈……”克莱娜大笑着走了出去。

    “不会的!不会的……”凯伦夫人在愣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大叫起来,不会的,她没有犯罪,这是神许的,神显现了神迹指引她的!

    凯伦夫人慌慌张张地冲进了祈祷室。这几天她祈祷的时候都没有把《圣经》打开,今天,她再次翻开圣经,随后跪在地上祈祷。

    “仁慈的主,我没有犯罪。我只是按照您的指引在做,请您告诉我,我没有犯罪。我相信,只要一切相信您,便不会灭亡;只要永远跟随您,就会获得永生……我相信克莱娜说的是错的,主请您拯救那只迷途的羔羊吧。食人非罪,食亲……食亲……”凯伦夫人接不下去,不管食人算不算罪,食亲却一定是罪恶的!可是,如果食亲是罪恶的,那么,“世人皆是我亲”,食人也就犯了罪,也就说她犯了罪……凯伦夫人想了很久,终于断断续续地说道,“食人非罪,食亲……食亲亦……非罪……信仰坚定者得永生。”

    凯伦夫人长久地跪着,终于,她再次看到了书页自行翻动,也再次看见了鲜红的字体,这次出现的话是——“食人非罪,食亲亦非罪,信仰坚定者得永生。”

    凯伦夫人这才放下心中的大石,站起来走了出去。

    第二天,克莱娜打来了电话。

    “你又有什么事?”现在凯伦夫人已经没有了拯救迷途羔羊的兴致,她毫不客气地问道。

    “我是想告诉你,我又要离开这个国度了,很可能不会再回来了。”克莱娜的语气里有着一丝遗憾。

    “那真是太好了。”凯伦夫人毫不掩饰地说。

    “安妮,不要那么绝。要知道,这次你可是输给了我哦!”克莱娜笑着说。

    “明明是我赢了!”凯伦夫人叫道。

    “是我赢了!”克莱娜坚定地说,“食人为罪,食亲为罪上罪!安妮,这才是正确的,你输了。你不仅输了信仰,还输了人。所以胜利者是我,哈哈哈哈……”在笑声中,克莱娜挂断了电话。

    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克莱娜在骗她,那个满口谎言的女人在骗她!凯伦夫人在房间里不停地绕着圈子,心中一片惶恐,她又进入了祈祷室。

    “主,我相信您,不管怎样我都会坚信自己的信仰……”结束告解,凯伦夫人站起来时不小心绊了一下,她扶住小桌子,发出了一声惊叫,《圣经》则随着桌子的晃动落到了地上。站稳之后,凯伦夫人连忙把《圣经》捡起来,抚去上面的灰尘,小心地将它放回桌上。她默立于原处,在心中表示着歉意。

    在她打算离开的时候,神迹再次出现。满心激动的凯伦夫人走上前去,双手把《圣经》捧下来,跪在地上观看那鲜红的字体。

    凯伦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先前的激动早已一扫而空。句子的最后,赫然写着两个血红的字——“哎呀”。

    凯伦夫人感到了惊恐,她开始尝试对着《圣经》说各式各样的话,让她绝望的是,那圣经只是记录下她所说的句子的片断,之后,她大笑着走出了祈祷室。

    之后的子,凯伦夫人变得格外神经质。她不再去祈祷,她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开始吃各种各样的药。

    终于有一天,她这样问她的丈夫和儿子。

    “吃人是罪吗?”

    “当然是了。”她的丈夫和儿子异口同声的回答。

    “那食亲呢?”凯伦夫人退了一步,继续问道。

    “那种人应该被绞死。”她的丈夫头也不抬的书。

    “坏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她的儿子在一旁附和。

    凯伦夫人笑得惨然,跌跌撞撞地上了楼,回到房间,扑倒在上。很快,鹅毛枕头上就湿了一大片。

    她犯了罪,她最的两个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无法接受她,她的存在还有什么价值。她不想面对那一切,她不想看见破灭的一瞬间。她宁可在一切被撕裂之前先出手毁灭,毕竟这样她所的人们永远不会知道真相,那让他们无法接受的真相。她要把他们吃下去,“食人是罪,食亲是罪上罪”。她已经被主抛弃了,她已经是个罪人,那么就彻底的沉沦吧,让她坠落到该去的地方吧……

    当天晚上,凯伦夫人做了极其丰富的晚餐。她在汤里放了安眠药,她看着最心的两个男人把汤喝得干干净净。在她的丈夫和儿子昏睡过去之后,凯伦夫人勒死了他们。然后,她分别从他们的手臂上割下一块,熬成汤,喝了下去。

    喝完汤,凯伦夫人摇晃着来到祈祷室,紧盯着那《圣经》叫道:“信我者得永生!?不信者呢!?不信者呢!?哈哈哈哈哈……”她已经完了,她现在还有什么?她一切都没有了……

    良久,书开始自动翻页,鲜红的字迹再次出现的时候,凯伦夫人突然一把抓起那本《圣经》,一页页用力撕着,撕着……

    很久之后,当凯伦夫人终于有力气再次站起来的时候,她无意间瞥见了地上的碎片,那些凌乱的碎片恰好组成了一句话——“不信我者亦得永生”。

    End

    (吃人系列 全卷完)

    卷末语:也许这一卷有些残酷的东西,也许有些暗,但是故事只是故事,请当成消遣就好。

    另外,文中所有引用只是为了故事的进行,不求甚解的片面引用,不含有任何诋毁宗教的意思。请诸位谅解。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