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信我者得永生(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回到家,凯伦夫人立刻进入了祈祷室。那是她的丈夫为她特别在二楼西面划出的房间,当时从设计到装修都是凯伦夫人一人主导,然后雇人完成。完成后除了她自己,她不许任何人进入她的祈祷室。

    虽然规矩很多,那小小的房间却并没有太多的神秘。与教堂如出一辙的十字架,小小的桌子,昏暗的灯光,再加上一条长凳,几乎构成了这个房间的一切。当然,还有那放在小桌子上的《圣经》。那本《圣经》是凯伦夫人自母亲那里得来的,而凯伦夫人的母亲又得来自她的母亲。虽然那古老的雕花封面,内文扉页上所留下的尊贵姓氏都可以证明这本《圣经》有着古老的历史,并且因为曾被大贵族收藏而价不斐。可即使这样,凯伦夫人依然并不怎么喜欢那本书扉页上的姓氏是如何的尊贵,尊贵到大多数人只能在电视上瞻仰它的后裔;也不论那本《圣经》如今可以拍卖出多么高昂的价格,它依然成为了凯伦夫人心上一道模糊的影。好像那个名字,书内隐隐的折痕,好像都在宣告着它永远有主人,这种感觉时不时会出现,如针刺一般让凯伦夫人觉得心头作痛。虽然买一本新的就可以很容易地解决这一切,可她却有不能如此简单选择的理由。

    首先,必须有个借口,她必须有个借口能抛弃母亲所留给她的《圣经》,要知道,这本“伟大”的书几乎已经列为她的传家宝。如果说这点很容易解决,那么难以克服的就是心理了。她要到哪里去找一本同样“高贵”却没有留下他人印记的《圣经》,并且同样能让她抚摸着封面就心灵平静?虽然世界上有无数本《圣经》,可要同时满足以上两个条件并不是非常容易的事,更不用说凯伦夫人希望这一切是私人行为,也就是说她希望独自碰见那本书,然后把它买下来。

    今天,凯伦夫人终于达成了这个盘踞在她心中很久的小小心愿,她撕下手中《圣经》上的绸布,本打算立刻将台上的那本拿下来丢在一边,犹豫半天之后却只是将手上的绸布罩了上去,随后把手中的那本摆在旁边,翻开扉页,跪下来,开始祈祷。

    “主,万能的主。感谢您实现我的心愿,感谢您让我找到属于我的《圣经》。您一直记着您卑微仆从的小小心愿,并仁慈地让我找到了它。我始终相信,我所面临的一切都是您所赐予的考验,在困惑的时候,您会伸出慈的双手为您的仆从指点光明;在绝望的时候,您会撒下圣光赐我们以希望……我们不会迷失方向,我们不会丧失希望……只要您永远注视我们,我们就拥有无尽的力量……我们会在您的恩宠之下,获得永恒……”凯伦夫人又跪了很久,才结束了今天的祈祷。

    结束祈祷之后,她站起来离开了祈祷室。很久之后,空无一人的房间中,书页径自翻动起来,第一页空白的纸张上,出现了这样的句子:“信我者得永生。”随后,那字句淡去,恍若从未出现过一样,书页也恢复了原状,好像刚才的自行翻动只是一场幻觉。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凯伦夫人依然每周去教堂,每天在家中祈祷。每次她祈祷完之后,书页都会记下她祈祷词的中心,这一点却始终没有被人发现。

    这个星期天一早,凯伦夫人又去了教堂。在她回家的路上,她却碰见了一个很久不见的女人——克莱娜小姐。

    在两人还年轻的时候,她们曾是同一所教会学校的同学,家世相当,格相似的两人甚至可以称得上好姐妹。可是,上天总喜欢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来考验一下平凡的人类。克莱娜的父亲本来是政府中的官员,职位虽不算高,却也足够一家人过着体面的生活。但是在克莱娜十四岁那年,她的父亲被卷入了一起政治丑闻,不论是什么样的原因,反正最后所有的罪名都由她的父亲承担了,最后,他在无法面对牢狱之灾的况下选择了自杀。从那个时候开始,克莱娜的格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她的心底有了自卑的影子,而她选择用更骄傲也是更嚣张的态度掩盖这一切。这种变化体现在各个方面,比如说她开始和凯伦夫人,哦,当年的凯伦夫人还被安妮小姐,克莱娜开始和安妮竞争,在任何方面。

    尽管一年之后克莱娜的母亲又结了婚,克莱娜的继父既有教养又有份,完全带领这对母女摆脱了当时的窘境,可克莱娜依然没有改变与安妮竞争的习惯。本来只是两个小女孩的小打小闹,不过是一些攀比绪在作祟,但这种现象却在某一天恶化。事的起因是男人,或者应该说是男孩。两个十五岁的姑娘在学校的圣诞节舞会上看上了同一个男孩,而那个男孩选择邀请看上去更乖巧的安妮跳舞,而不是一脸野的克莱娜。这一事件导致了事态的恶化,克莱娜和安妮不再说话。几个月后,那男孩成了安妮的男朋友,半年之后,他们又分了手。更糟糕的事发生了,克莱娜发现她已经不喜欢那个男孩,她更欣赏安妮的新男朋友。于是,她把那个男孩抢了过来。这一举动使两人的关系降到冰点,也使安妮从此对“自己的东西”这一种说法产生了一定的执念。

    十八岁的时候,安妮再次陷入河,克莱娜也依然为了安妮的男朋友心动。可这一次,安妮似乎碰到了真命天子,在十九岁那年的夏天,她成为了幸福的新娘。她的丈夫家世很好,本虽然人不是很帅,却既有才华,又很有商业头脑,短短几年,安妮就过上了安稳舒适的生活。这种闲适子使她本来好的容貌越发显得秀丽,脸色也如白色的瓷器,透出隐隐的光辉。与安妮相反,克莱娜的子过得并不怎么愉快,这从她依然愿意别人称呼她“克莱娜小姐”就可以看得出来。克莱娜也在十九岁那年嫁了人,并且比安妮还要早几个月。正如你所想象的,她只是为了比安妮早结婚而已。她嫁给了一个非常帅气的演员,并且随着丈夫搬到了别的城市,没想到仅仅几个月之后,就传出那演员在外面让别的女人怀了孕的消息。克莱娜小姐虽然恨得牙痒痒的,却依然没有与丈夫撕破脸,谁让她在新婚之夜喝醉了酒,把主要财产都转移到那花心丈夫的名下了。就算要离婚,她也要坚持到能财产均分的那一天!一转眼就是十几年过去,克莱娜依然没有和丈夫分手。这几年她丈夫越来越红,收入越来越多,只要他肯给她钱,她管他在外面究竟是逢场作戏还是真流露。

    话是这么说,当事隔多年,当她回到这个城市,无意间再次看见一脸幸福的安妮时,克莱娜的心头滋生了名为“嫉妒”的种子。

    那么多年,她们两个都没怎么变,这使得她们第一眼就能认出彼此。安妮,来玩个游戏吧。克莱娜冷笑着朝昔的安妮,也就是今天的凯伦夫人走了过去。

    (作者废话:写着写着似乎就跟构想不同了-.- 重申故事中的祈祷词等都属于杜撰,关于断章取义的《圣经》部分也都属于误解,单纯故事需要,请无视就好。

    不谈政治、不谈宗教……现在,只想睡觉-.-)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