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停滞的时针(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今天是十三号星期五,外面正下着小雨,整个城市被一层灰蒙蒙的云所笼罩,变得格外郁与沉闷。虽然从各种角度看今天都是一个不吉利的子,S·F杂货店的几个家伙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宁悠仍是坐在沙发上看着不知名的古籍,时不时喝一口杯中的伯爵红茶,洁希卡和零则在进行着今天的第三场争吵,起因只是为了打赌在这么不吉利的子,又是这种鬼天气,究竟会不会有客人上门。夜色降临时,随着哭泣般的风铃声响起,一位紧紧包裹在黑色长风衣中的先生走了进来。

    “赢了!”零朝着洁希卡无声地叫嚷,转飞到架子上开始重复那一成不变的招呼语,“欢迎光临S·F杂货店,只要付得起代价,您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也欢迎交换。”

    黑衣男子瞥了零一眼,先是摘下帽子,随后脱下湿漉漉的外,把衣服挂在架子上。

    在零用第三种语言重复招呼语之前,宁悠已经听见动静,从内室走了出来。在客人把外挂好之后,宁悠已经迎了上来:“尊贵的客人,我是店主宁悠,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他露出一贯的笑容,淡淡地问。

    “我要什么都能够得到?”客人抬起头,露出一张非常端正的脸。金色的头发,深蓝的眼睛,鼻梁很高,左眼角靠近太阳处有道不起眼的伤痕,紧紧抿住的嘴角显示了他格中坚毅严肃的部分,略带些轻蔑的话语则揭示了他平常处于一种相对高人一等的地位。虽然外表上可以看出他有着典型的这个国家的血统,男子使用的却是德文。

    “除了非洁净的灵魂体之外,您可以得到一切想要的。”宁悠随即改用德文。

    男子似乎并不能完全理解宁悠的意思,他随意环顾一下店里的东西。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随后他转过去拿架子上的大衣。

    “欢迎下次光临,奥瑟先生。”宁悠在他背后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姓氏!?”男子转过,蓝色的眼睛直盯着宁悠,语气中包含着质问的意味。

    “您放在上衣口袋的手帕上绣着姓氏。”宁悠解释道。

    男子低下头,果然看见手帕的一角从上衣口袋中露了出来,上面赫然绣着花体的“奥瑟”。奥瑟先生这才略微松懈下来,当他再次打算拿起外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远处架子上放着的一个壶。那壶的样子很怪,远远看上去好像是鸟的头,奥瑟先生一下子被勾起了兴趣,他慢慢朝那个方向走去。

    走近了看,这壶更怪。这只壶为铜制,壶的顶端确实是鸟头的样子,却是像一只从嘴开始被横切开的鸟头。鸟嘴的上半部分同壶弯出的弧度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凹槽,或许是出水的地方。壶的下半部分做成了窄口大肚瓶的样式,和半只鸟首结合在一起,呈现出一种奇怪的样子。再配上周围繁复的花纹,整只壶更显得格外古怪。

    “这是什么?”本想伸出手碰触的奥瑟先生在碰到那壶之前,把手缩了回来,做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询问宁悠。

    “如您所见,这是一只壶——梅德利之壶。它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大约在一千年以前,它常常在祭祀中被使用。”说到这里,宁悠停了下来。

    “祭祀?什么祭祀?”奥瑟追问道。

    “传说,当月亮变成蓝色的时候,生命之神将降临世界,如果有人能在此时奉上祭品,她即将赐予她的信徒永生。梅德利之壶,正是用来盛放祭品鲜血的器皿。”宁悠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也有另外一种说法,如果有人按照生命之神所说的做了,即可通过梅德利之壶来呼唤她,她将赐予达成者永生。”

    “真是有趣的故事。”奥瑟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传说而已。”宁悠微笑一下,示意奥瑟先生去看其它的东西。

    “我想要这只壶。”奥瑟先生无视宁悠的示意,坚定地说。

    “好吧。”宁悠走到梅德利之壶边上,翻起价目表给客人看。

    奥瑟并没有因为那个数字后面长长的一串零而变了脸色,他从上取出支票,撕了一张下来,写上那串数字,并在下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他将那张支票递给宁悠,示意对方将壶包起来。

    宁悠接过支票,转拿了一个青铜色的长方形盒子将壶放了进去。奥瑟轻轻点了下头算是感谢,抱着盒子向门口走去。到达门边时,他停了一下,把盒子放在了地上。他取下自己的帽子和大衣穿好,重新拿起盒子,走了出去。风铃再一次响起,很快,奥瑟的影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阿克莱特·施拉姆·奥瑟先生……”宁悠低头念出支票上的名字,露出一个含义不明的微笑。

    奥瑟回到家,换下湿漉漉的外。立刻把梅德利之壶从盒子中拿出来,双手小心地捧着,把它放在书房的架子上。做完这一切,奥瑟坐到书桌前,打开手提电脑,陷入了忙碌的工作中。

    奥瑟先生的全名是阿克莱特·施拉姆·奥瑟,现年30岁,是一家大型制药集团的执行董事,虽然他在事业上能有今天的成就或多或少沾了他已故富豪父亲的光,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与他本的才干也有着直接的关系。奥瑟相貌端正,仪表堂堂,他有两个人,除此之外生活检点,没有不良嗜好。在空闲时间他喜欢打高尔夫球,或者一个人出去散步。

    但是,虽然生活平坦得如同高速公路,奥瑟先生最近依然有一些小小的烦恼,正因为这样,他今天会选择在下着雨的晚上出去散步。

    事的起因很简单,上个星期奥瑟先生去医院做了个例行体检,昨天结果出来了,他的体并没有什么大毛病,却有疲劳过度的征兆。由于平工作的繁忙所以不注意饮食、睡眠和运动,奥瑟的体处在一种提前衰老的状态。也就是说,他的体年龄比他的实际年龄要老上五岁。

    虽然这对生活在现在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但是这件事依然影响了奥瑟的心。他一直觉得自己还很年轻,不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才刚刚驶向自己有兴趣的方向,怎么突然间体竟然先衰老了!奥瑟觉得有些烦躁,所以他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出去散步,谁知道竟然买了一件有趣的东西回来,还知道了一个有趣的传说,这大大缓解了他之前的烦闷心

    奥瑟不是没想过追问传说的细节,只不过从一个年轻店主那里得到的故事应该不会生动到哪去,有空的时候他可以自己查。深夜,奥瑟结束了今天的工作。打算关上的电脑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随手点开一个搜索网站,在地址栏中键入了“永生”二字。会搜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呢?找到梅德利之壶的完整故事,还是会找到更多实现永生的有趣途径?他还真是有些期待,太有趣了!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