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Autolycus(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第二天,当尤尔来到工作室的时候,巴贝奇就提起了关于研究课题的事

    “尤尔,你的朋友得了Hemophagocytic syndrome?”巴贝奇状似不经意地提起。

    “是的,先生,他是个可怜的人。”提到那个可怜的朋友,尤尔朴实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怜悯。

    “哦,你的资料没放好掉在地上了。我帮你捡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瞥了一眼。”巴贝奇指了指桌上的资料,一本正经的告诫,“以后东西可要放好,如果泄漏了机密怎么办?”

    “先生,这只是记,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尤尔搔了搔棕色的短发,认真地解释着,“不过还是谢谢您的提醒。”

    “没什么。”巴贝奇转过头笑笑,随后继续说道,“尤尔,你觉得我们把这种病症列为研究课题怎么样?”

    “啊?”尤尔微张着嘴,淡蓝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愕。

    “你想想看,如果我们的研究能取得成果,应该就能引起社会对这种病症的关注。一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可能就会有医学、心理学专家会集中对这种病症进行研究,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针对噬血症的特效药诞生。”巴贝奇拿出了罕见的耐心,认真地向尤尔描述着未来的美好前景。

    “特效药真的能被研制?”尤尔不敢置信地问。

    “当然。对于科学家来说,世界上没有不可能。”巴贝奇微笑着拍了拍尤尔的肩膀,玩笑般地反问,“还是你不相信我?”

    “不,我怎么会怀疑先生您呢!”尤尔摆着手,慌张地否认,“那就都听您的。拜托您了,先生。”尤尔恭敬地弯下子,向他的雇佣者——尊敬的毕肖普·巴贝奇行礼。

    从这一天开始,巴贝奇正式把这个新课题写进了程表里,当然,尤尔也是一样。

    首先,巴贝奇开始阅读大量的相关资料,尤尔则想方设法收集实例和各种消息。虽然对于这种课题来说,如果能邀请到知名的医学教授合作会事半功倍,可是不论是金钱上还是面上,巴贝奇都无法做到这一点,所以,他们只能在尽量少消耗资金的前提下,各自努力着。

    关于噬血症的资料并不多,巴贝奇只用了一周左右的时间就几乎看完了所有能找到的资料。尽管他非常卖力的在研究,可对于这种病症的认识却差不多依然停留在名词解释上。无论是病症介绍还是关于患者心理的研究报告都少得可怜,虽然巴贝奇已经付钱请人帮忙翻译了一些以非通用语发表的资料,可帮助并不大。甚至可以这么说,在前期资料调查方面,巴贝奇彻底失败了。

    和他的失败相反,尤尔在收集实例方面倒是有一点收获。通过他那个患病的朋友,他又找到了拿到了一些其他患者的简单资料和联系方式。在结束资料收集之后,他把这些全部交给了巴贝奇。

    “尤尔,你了解我们现在的况吗?”巴贝奇接过尤尔递过来的资料,脸色是少见的严肃。

    “您指什么?”尤尔满脸的不解。

    “我们现在处于严重资料不足的状况,关于这个课题的研究实在是太少了。”巴贝奇停了下来,鼓励地望着尤尔。

    过了好半天,尤尔那有些呆板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先生,然后呢?”

    哦,天哪!仁慈的神为什么不能赐给他一个聪明点的助手!虽然高智商的助手一般都很贵……一时不知怎么接下去的巴贝奇脸上还是一片凝重,却在心中惨叫,他却觉得指望尤尔领会自己话中含义的自己是个白痴。天!说不定指望猪会飞还要更容易一些。过了好几分钟,对尤尔的大脑构造彻底绝望的巴贝奇才继续说道:“然后……我们就无法从现有资料上取得足够的信息。”看了看尤尔依旧茫然的脸,巴贝奇不得不叹了口气,认命地用最简单的话来说明,“也就是说我们不得不由实证入手,由事实推导出结论……”

    “您希望我的朋友成为‘实证’?”虽然头脑相对有些简单,尤尔还是在第一时间理解了巴贝奇话中的涵义。

    “不是我,是我们。”巴贝奇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他伸出手拍了拍尤尔的肩,坚定地说,“我们要一同去拜访你那位值得关怀的朋友,还有那些与他一样的人……”

    “那个……先生,我已经同他说好了,只要您有空,随时可以和他见面。”尤尔打断了巴贝奇的话。

    “干得好!那你准备一下,这个周末我们就去拜访他。”已经约好了不会早点说!浪费他这么多时间和口水!巴贝奇在心中狠狠诅咒了一下尤尔那反应迟钝的大脑,说起言不由衷的称赞话语却没有迟疑。

    “我马上同他确认时间。”尤尔这样说完,走到角落开始打电话。巴贝奇则坐了下来,翘着脚开始思考周末自己应该怎样去哄骗……不,是去说服那位可怜人为伟大的科学献。虽然实际上并不是要他放弃生命,但是,没有豁出一切的勇气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让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处在密切监控之下?毕竟,这个国家对这种病症了解得太少了……作为先驱者,不管是哪种先驱,总要比别人付出得稍微多一点。

    “先生,周六下午三点可以吗?”

    突然而来的问题唤回了巴贝奇四处游离的神智,他朝尤尔点点头,随即再次陷入了无尽的幻想中。当巴贝奇再次回神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房间里也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竟然不知道尤尔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虽然依照尤尔的个,走之前一定会同他打招呼才对。

    又在椅子上瘫了一阵子,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巴贝奇终于坐直子,伸手打开了台灯,开始再次阅读噬血症的相关资料。这种病症的患者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极少。在这种况下,周末的会面就是个极为难得的机会,他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不能发生失误。毕竟,他现在的况可不怎么妙……

    很快,周末就到了。下午两点三十分,尤尔开车载着巴贝奇前往他朋友的住处。两点五十五分,一座有着小庭院的白色房子出现在他们眼前,尤尔把车停了下来。

    “洛格,我是尤尔。我和巴贝奇教授前来探望你。”两人下了车,穿过小小的庭院。尤尔对着门边的通话器说道。

    门打开了,尤尔率先走了进去,巴贝奇紧跟在后面。

    虽然是阳光烈的下午,房子里却非常昏暗,厚重的窗帘把阳光完全挡在了外面。在昏黄灯光的映照下,整个房子给人一种暗沉闷的感觉。

    “你们来了。”

    正当巴贝奇打量这房子的时候,一个略有些嘶哑的声音在他们头上响起。巴贝奇抬起头,一个有着浅金色头发和深蓝色眼睛,材消瘦,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正缓缓从楼梯上走下来。

    尤尔为两人做了简单的介绍,几分钟之后,他们已经面对面坐在了沙发上,正式开始了这次的会面。

    “虽然我很想说些客话,但那大概也只是显得更加虚伪,请原谅我打算直接进入主题。”刚坐下来,巴贝奇就毫不客气地开口。

    “没有关系。如果在意这些,我根本就不会答应尤尔和你见面。”洛格露出一个微笑,可衬着他那略有些惨白的皮肤和深陷的眼窝,不免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请问你是什么时候患上噬血症,又是怎么发现的?”巴贝奇问了第一个问题,同时示意尤尔开始做记录。

    “不要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以前也是小有名气的钢琴师。”这样说着的洛格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指,那本来或许应该是修长美丽的手指现在比枯枝好不了多少,手指干瘪,青筋暴出,毫无血色。洛格的眼里掠过一抹哀伤,他继续说道,“大概是一年以前,我突然开始怕看见阳光,白天出门总是感到一阵一阵的头晕。后来有一次不小心划伤了手,我竟然忍不住把伤口凑到嘴边吸流出的血液,甚至还想再划出几个伤口。从那时候就开始发现自己不对劲,后来况越来越严重,体的器官也在一点点退化,我只能辞了工作。一开始我是弄伤自己喝自己的血,可后来,这种方法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的生活,我不得不到外面去买血。然后,就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洛格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你的心态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巴贝奇始终更关心与他的研究领域有关的东西。

    “从那一天开始,我的生活变成了地狱。地狱中生活着的,不能算人。”这样说的洛格轻笑着,眼中是全然的绝望。

    “我是指……你从一开始喝血到后来知道自己不这样做就无法活下去,这整个过程中,心态有没有什么变化。比如说,喝血这种行为,是否会给你带来快感、兴奋感或是羞耻感。”巴贝奇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兴奋,他终于问到了重要的问题。

    洛格的表却变了,他那惨白的脸色顿时有些发青。他猛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不想回答这种问题,请你们出去!”

    “洛格先生……”巴贝奇也站了起来,讨好地笑着,试图改变他的想法。

    “洛格……”尤尔也跟着站了起来。

    “出去!”洛格大声叫道。

    巴贝奇和尤尔对望一眼,只得拿起东西向门外走去。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洛格有些拔高的声音:“尤尔,你不要再带这种家伙过来!”

    走出门,上了车。尤尔讪讪地道歉:“对不起,先生。洛格的脾气不太好,很抱歉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恐怕我不能再带您来见他了。”

    听了尤尔的话,巴贝奇发出了懊丧的叹息。在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预祝各位尊敬的读者元旦快乐。)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