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Autolycus(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Autolycus

    毕肖普·巴贝奇今年三十五岁,脸色红润,颧骨很高,鹰勾鼻,有着一头淡金色的头发和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分开来看,虽然略有些三角眼,可五官都还算在标准之内,虽谈不上出色,但也不会归于丑陋,和无数的普通人一样,属于不会引人注意的范畴。

    巴贝奇还算高大,人有些偏瘦,他喜欢颜色鲜艳的衣服,比较遗憾的是他的职业限定他更多的时候穿着的是白色研究服。他走路的时候总是习惯地向后仰,这样更能展现他的风度。虽然他只有三十五岁,可他那淡金色的头发已经开始脱落。每天早上巴贝奇先生起来后的一件事,就是对着镜子梳理好他的头发,使那些发丝看上去多一些。随后他喜欢脱光衣服站在大穿衣镜前左顾右盼,欣赏自己“完美”的躯体,这会让他觉得新一天变得美好起来。

    巴贝奇的外祖母是异国人,由于这部分基因,他的眼睛更接近于蓝白色,这种极淡的颜色在阳光下会接近惨白,这略带些病态的瞳色成为了巴贝奇毕生的痛处。如果你提起他的瞳色,不管是言不由衷的赞美还是不经意谈及,他可能都会微笑着转移话题,接着在事后,或许会在一些能攻击你的场合悄悄放出流言,给你难堪。同时,当他心不好的时候,或许他还会自认是好友的来安慰你,一脸正气凛然地诅咒那些流言的制造者。巴贝奇喜欢夸耀他的成果,当他微笑着贴近你,对着你开始滔滔不绝说个不听的时候,你的感觉就好像发现刚喝完的汤里有死苍蝇,而那汤已经咽下去了,怎么也吐不出来。

    忘了介绍,巴贝奇是一位知名的心理学学者,如果不介意那个定义不明的“知名”二字,基本上这个评价还是属实的。再加上,巴贝奇也马马虎虎能算在这方面有一点点天分,至于天分的多少……拿老鼠来比喻的话,如果天分是胡子,他就是一只胡子看上去比别人长两毫米的老鼠。虽然那两毫米常常体现在他有眼光寻觅到各有特长的助手,不过毕竟他的胡子还是比别人长了,不是吗?

    基本上来说,巴贝奇处于即使是在他的研究领域中从上至下点名,也要好一会儿才会有人想到他的那种地位。也就是说,他马马虎虎能算得上一名三流学者。这种人大多没有自己的研究室,巴贝奇也不例外,他不得不在家里空出了一间房间作为工作室。他请了几个助手,当然除了一位是长期的之外,其余都是临时的助手。只有当巴贝奇为某一个课题而忙碌的时候,他才会雇佣这些人,不过只在极偶然的况下才会发生这种事。由于知名不够高,所以不管是在学术界还是在社会上,巴贝奇都没有什么崇高地位。而在这个城市的学术界,一般是以成果和知名度来决定一切,这导致了巴贝奇的子过得并不宽裕,甚至有些寒酸。除了他那种很难言喻的古怪格之外,这也或多或少导致了他至今依然单

    最近,巴贝奇感到十分苦恼。他已经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未曾发表什么有价值的论文了。之前的微薄积蓄也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两个月以后,他可能连他的助手尤尔的薪水都付不起。

    此时,为了消除沮丧心的巴贝奇正对着商业街上的橱窗欣赏自己的倒影。神啊,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像他这么优秀,又有魅力的男人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先不提那些没眼光的女人,啊,女人这种生物……没什么好说的。他怎么会在乎这种只重视外表的肤浅群种?不管是穿着小礼服的名门小姐,穿着超短裙的火妹,穿着正装的职业女,还是材火爆的家庭主妇,他都……嗯……不感兴趣。巴贝奇努力把目光从后穿着裤的少女的美腿上移开,继续一边欣赏自己在橱窗中的倒影,一面思考深奥的哲学问题。排除了两问题之后,哲学问题的焦点集中到了为什么他这么一个杰出的学者会落到生活窘迫的境地?关于这个说深奥也很深奥的问题,巴贝奇想了很久,都没有得出他可以接受的答案。

    当巴贝奇回到家之后,他所思考的问题变成了——要什么课题才能改变他的生存状况,才能让他爬到他所应该在的位置?虽然,他其实也知道自己在某些方面难免有一点缺陷。不过,人类哪个没有缺点?更何况,在某些时候,要达到同样的目的,会有很多不同的途径,他对自己的聪明才智极有信心。他是谁?他可是毕肖普·巴贝奇!

    困扰于研究课题的巴贝奇在客房改成的研究室里来回踱步,一会儿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一会儿又小心地拨弄一下自己为数不多的头发。来回几圈之后,他无意间瞥见他的助手尤尔的抽屉没有关紧,那缝隙中正露出来一叠纸角。

    巴贝奇犹豫了一下,他倒不是迟疑要不要去翻看那叠纸。他只是单纯在思考那些东西有没有价值而已,虽然在揭开未知事物面纱之前就思考这样的问题有时会让人觉得有点愚蠢,不过,如果没有价值的话,他去翻动不是一种无用的行为吗?

    在两分钟之后,那叠纸已经被巴贝奇拿在了手上。他毫无愧疚感地随意翻看着,所谓“助手”,不正是“辅助他的人”的意思?既然如此,助手的东西(只要和研究有关的),或许可以想做是理所当然属于他的。

    那叠纸有些类似于记,里面记述了尤尔的一个朋友得了Hemophagocytic syndrome,从他患病初期到今天,尤尔都一直陪着他。纸上的内容就是尤尔关于这种病症所记录的一些事件,还有一些粗浅的研究体会。

    “Hemophagocytic syndrome”,巴贝奇放下手中的纸张,在用计算机搜索之后在医学网站找到了以下定义:“Hemophagocytic syndrome,俗称噬血症,是种血液病。简单来说就是白血球被某种病毒给感染,被感染的白血球会去吞噬体内的红血球、未感染的白血球、血小板,造成体各位器官吞噬细胞活化。得病的人皮肤苍白,畏光,需要喝血来抑制病。”

    这不就是吸血鬼?好像十分有趣。巴贝奇两眼放光地盯着计算机屏幕,露出诡异的笑容。现在国家很和平,人们的生活都忙碌而乏味,如果能有类似“吸血鬼的传说”这样的研究,并且取得成果,想必他巴贝奇一定能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从而在学术界获得崇高的地位。当然,金钱,美人……咳咳,这些都是不重要的,科学万岁,研究至上!

    巴贝奇几乎在瞬间就决定了他下一个研究课题——“Hemophagocytic syndrome”。虽然这其实更接近医学,而非心理学,不过科学总是相通的。在无数次重复这种的病态的行为之后,人的心理乃至思维方式应该会产生一定的偏差。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没有选择超出自己研究范畴的课题,想到这么有冲击力的课题的他还真是聪明得可以。在略显狭小的房间内,巴贝奇独自大笑着,为了那美好的未来。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