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要留住你(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有了德华在边,格丽小姐的生活好像顿时甜蜜起来。他们一起去吃饭,格丽就连平时最不喜欢的类都吃得津津有味;他们去看电影,格丽会选择她最讨厌,但他最喜欢的科幻片;他们去游乐场,格丽会陪着他去坐云霄飞车,而不是自己一向喜欢的摩天轮;德华喜欢亮丽的颜色,格丽把家中所有浅色的洋装全部丢弃;他喜欢玉,从在一起的那一天开始,格丽就只戴那种材质的首饰;他喜欢美丽的女,格丽虽然不至于去整容,却开始每天用大把的时间来化妆……

    从小到大从没有做过家事的格丽学着下厨,她学会收敛自己的脾气,尝试着变得温柔……格丽·艾伦在学习如何做一个优秀的女朋友,如何德华·依斯特的女朋友,这样的子虽然有点辛苦,她却觉得无比满足。

    德华也对现在的状况很满意,女朋友虽然不漂亮可是很温柔,基本上达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她出又好,教养也不错,至少带出去绝对不会丢了面子。事实上他因为带着艾伦家的小姐出现在各种场合,已经成了诸多青年羡慕的对象。而且,在格丽边,他能看见很多玉,这可是他人生的一大乐趣!

    满足于各自的小小喜悦,他们过了一段十分幸福的子。虽然两人觉得幸福的原因各有不同,可结论一致也就行了。

    慢慢的,德华对这样的生活产生了一丝厌倦。并不是他对格丽有什么不满,只是他突然发现,不管是多喜欢的收集品,一旦有一堆摆在眼前,天天看着,时时摸着,也就不那么兴奋了。更重要的是,他开始对现在的生活丧失了激。每一天的子都差不多,每天看见的脸孔都一样,这实在不是德华所喜欢的生活方式。他喜欢的是名车美女,注意,是坐在不同名车里的不同美女。不管多美,总看同一张脸都会觉得无聊吧,何况那张脸还谈不上美丽。

    虽然已经开始觉得无聊,德华本来还是打算要忍耐的,再怎么说,毕竟格丽的家世摆在那里,而且她也还算温柔。德华已经打算做出牺牲,比如说在若干年之后与格丽小姐结婚。可是,当格丽不断暗示他们现在就应该举行婚礼,后来甚至变成明示的时候,德华所感到的无聊迅速变成了厌烦。他讨厌格丽时不时在她面前说她的哪个朋友又结婚了,到何处去渡了蜜月;他没兴趣看那些总是被格丽推到眼前的新娘杂志;他更不喜欢每一次带格丽出去,她都向别人暗示他们要结婚了;他对格丽对于未来的美好构想毫无,对于格丽所说的什么未来生两个孩子,养只猎犬,养几匹马也丝毫不感兴趣。

    终于,在一个有着漂亮星星的夜晚,德华向格丽提出了分手。相对于他无法忍受的部分而言,无论是那些玉器还是格丽的家世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那一天,格丽非常兴奋地捧着一件刚从拍卖会拿回的玉器,准备送给她心人。她滔滔不绝地叙述着鉴定师对这件玉器的评价,打算让德华高兴一下。

    “我们分手吧。”德华瞥了眼那小小的环佩,淡淡地打断了格丽的话。

    “什么都听你的……”格丽先是习惯地附和了一声,随后惊醒一般地大叫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和你分手。”德华拨弄着手上的戒指,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不要!”格丽哭了起来,“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因为我发现自己没那么你。”德华带着他惯有的迷人微笑,吐出冰冷的字眼。

    “没关系,我不在乎,只要我你就好了!”泪水不断从格丽脸上滑落,她不顾自己的份,低声下气地哀求德华,“你不喜欢我哪里,我全部都可以改,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求求你,不要跟我分手……”

    德华有些犹豫,其实他还蛮喜欢现在的生活的,毕竟物质享受是每个人的追求目标。如果格丽真能改掉那些毛病,他倒是不介意再跟她玩一阵子。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看出了德华的犹豫,格丽继续哀求道。什么份、尊严都是假的,只有他,只有眼前的人才是最真实的。不要说她的行为很奇怪,不要说她的做法很下。她只是太那个男人而已,到找不到自己。她可以放弃一切,只要他愿意陪在他边。她不在乎他不她,只要她他就行了,况且她相信总有一天,她那花心的人会发现她的好,然后把心收回来只她一个。

    德华最终还是被打动了,他没有跟格丽分手,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格丽都有些小心翼翼。她怕说错话,怕做错事,怕有什么让她的男人不满意,从而离开她。但是,德华好像已经忘了那一天的事,对格丽的态度与之前一模一样。久而久之,格丽也把“分手事件”遗忘在了角落里。

    德华对格丽一直还不错,正如他所得意的,他是个很完美的人,对于——任何想要他做人的女人而言。格丽越来越离不开德华,随着时的推移,她开始对人的某些特质和习深感不满。比如,不论走到哪里,德华总是吸引着众多女的目光,而他还会对此洋洋得意,时常抛给那些女士飞吻,并且会邀请她们跳舞,然后交换行动电话号码。每次出席聚会,只要格丽稍稍离开一下,她再回来找德华的时候,一定会发现他被一堆女人包围着,还时不时说着什么逗得那些女人笑得浑颤抖,让人看了就碍眼!

    格丽尝试着忍耐,她的人说过喜欢的是温柔又乖巧的女子,所以她一直在朝着那个方向努力,她也觉得自己在逐渐接近那个标准。可是世界上的事很奇怪,有些事在你意识到之前,你看着那些景象也许并不会觉得痛苦。可一旦意识到,几乎每一分钟都成了一种煎熬。格丽就处于这样的状态之下。她嫉妒,她怨恨……她有什么不好?虽然不是最漂亮,可长得也还不错,家世又是数一数二的好,对德华又温柔又体贴,生怕他有一丝一毫的不满,他又为什么还要招惹那些没有优点的女人们!?

    终于有一天,在又一次看见那种场景之后,格丽向德华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你能不能不要再勾引女人了?也不看看那模样有多么丢人!”格丽嫉妒到口不择言。

    德华显然愣了一下,他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格丽,这是他那个温柔乖巧的女朋友?反应过来之后,他嘲讽似的勾勾嘴角:“看不惯我们就分手好了,格丽大小姐。”

    “分手!?”格丽立刻紧张起来,本想哀求德华的她在想到上一次的经历之后,改变了主意。她已经没有兴趣继续哀求他了,他喜欢温柔,她温柔过了,可是温柔没有用。她决定要用更有效的方式,来确保德华只属于她一人。她骄傲地昂起头,嘲笑般地对着德华说,“想和我分手?就凭你!?”格丽自傲地笑起来,那模样完全有失她在他面前的温柔淑女形象。

    “很好笑?”看到格丽那失常的举动,德华疑惑地挑眉。他本来以为格丽又会哭着求他不要离开,想不到她却这样说。

    “你不会忘了我姓什么吧,我亲德华。”格丽笑得十分温柔,“如果艾伦家的大小姐因为你而自杀未遂,你以为你还能好好得在这个国家生存下去吗?”

    德华不后退了一步,再怎样他都想不到那个会为他亲自下厨,乖巧得好似绵羊一样的大小姐会用这种口气来威胁他。

    格丽再次近她的人,用他最喜欢的甜美口吻说道:“亲的,不要想逃离这个国家。请你明白一点,毫无一技之长的你,换了一个新的国度,未必能有如此多的女人愿意供养你。更何况,罪犯是不能够出境的,而某些大人物则是我父亲的好朋友。”

    “你……”德华已经惊讶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亲的,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毕竟,我是温柔的格丽嘛!”格丽笑着,在德华脸上印下一个吻。然后她转回到了会场,留下德华一个人在花园里发呆。

    几天之后,德华与格丽恢复了之前如胶似漆的甜蜜状态,至少,表面看上去是这样。

    现在的每一天对德华来说都是一种煎熬,说得极端一点,他觉得自己生活得像一条狗。格丽大小姐不准他与别的女人说话,甚至不准他的目光在别的女人脸上稍做停留;她还时不时就会对他冷嘲讽一番,好像生怕他不知道两人的份差距有多大。这些,德华都可以忍受,可是到了后来,格丽的举动越来越失控,她要求德华把每一天做得所有事都向她报告,她甚至无法忍受他离开她的视线一秒。这女人已经疯了,德华真的这么想。补充一下,他现在最讨厌的东西就是玉。

    “我要跟你分手!”之后的某一天,在两人的小别墅里,德华向她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你又来了,难道你不怕……”格丽满不在乎地笑着。

    “不管你怎么做我都要跟你分手,我不在乎进监狱。”德华打断了格丽的话,他什么都不在乎了,他不愿意让自己以后的人生都跟疯子捆在一起。

    “告诉你,这不可能!”格丽慌了,她对着德华大叫起来。

    德华连跟她继续说话的兴趣都没有,转就走。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格丽冲上去抓住德华的手,却被他嫌恶地打开。

    “啪!”无计可施之下,格丽拿起一边的花瓶,用力打晕了德华。

    现在要怎么做!?把德华搬到上之后,格丽急得在房间里来回绕圈,打晕他只能是一时,他总是会醒过来,而一旦醒过来,他就会头也不回的离开她了!她要怎么办?要是能把他永远地捆住该多好,把他绑起来,只有自己一个人能碰触,只有自己能亲吻。从头到脚,他的一切都是属于自己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沾染,没有任何人能够夺去!

    格丽沉浸在妄想中,痴痴地笑起来。可是很快,她从奢望中清醒,脸色也沉了下来。这时,躺在上的德华发出了低低的呻吟。他要醒过来了,他就要离开她了!不行,她不许,她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怎么可以!?对,杀了他,只要杀了他,他就永远不会离开她了。只要把他吞进肚里,他就会永远无法摆脱她,他将永远和她在一起,不会有任何人能看见他,没有人能再碰触他!那些恶心的女人通通闪边!将只有自己能知道他的好,只有自己拥有他的一切。

    格丽这样想着,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朝着德华的颈部狠狠地刺下去。德华显然感到了痛苦,他发出低低的哀嚎,格丽忙抓起边上的枕头捂住他的嘴,然后继续拿着碎片用力刺下去,一下又一下。直到德华的颈部一片血模糊,直到她再也感觉不到枕头下的人有一丝一毫的动弹,她才松了手。

    格丽踉跄地后退一步,手中的碎片掉在地上,看着颈部一片模糊的人,格丽跌坐在地上,泪水控制不住地奔涌而出。

    整个晚上,格丽都在无声地哭泣着。我的人啊,对不起。我是如此的你,这是我唯一能留住你的方法了。我唯一的人,你很快就能永远和我在一起了,原谅我,德华。格丽无声地说着,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哭够了之后,格丽冷静下来,她开始庆幸她们是在两人的小屋里,这里处地偏远,又没有仆人。她给父亲打了电话,她说要和德华出去旅行一阵子,请父亲不要担心。挂掉电话之后,格丽从储藏室找来一把电锯,用它小心地把德华的四肢切下来,然后将他的躯体分解。这实在是很难为格丽,毕竟她从来没有拿过这种东西。但是,她还是完成了。在把德华分解开以后,她用刀剔除了那些骨头,把切成一块一块,然后用保鲜膜将那些块包好,放进冰箱。流着泪完成这一切之后,格丽烧掉了被鲜血浸红的单,把溅到地上的血擦干净。她决定明天把垫也烧掉,然后把擦一遍扔掉。

    晚上的时候,格丽含着泪水取出了几块,和马铃薯一起炖了。

    格丽花了一个小时才吃完了那满满一锅,吃完了之后,她突然觉得肚子痛,她去了洗手间。上完厕所,冲完水,她看着那水花旋转而下,一下子坐在洗手间地上大哭起来,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冲掉的是什么了。

    世界上有些东西怎样都留不住,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怎么努力都没用。就算你把他吃下去,他也一样会被排泄掉。

    End

    2005.11.9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