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孔雀大明王(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所有的东西都沿着各自认定的道路前进,花依然在天绽放,草还是会绿,孔雀依然会闲逛,然后,觅食。曾经所遇到的一切,在那个曾经变成过去之后,就如同雾气一样消散,没有任何东西会残余下来。这是孔雀的生活,孔雀十就是孔雀十。

    几年之后,在街上闲逛的孔雀十碰见了另一个少年。那一天孔雀突然记起了曾经有过的“处熟”的想法,正当他寻找目标的时候,那个外表与他差不多大的少年走过他边。

    “哟!”看上去已经十二三岁的孔雀依然用固定的单音节词作为招呼语。

    “你好。”被叫的少年停下脚步,在确认孔雀是在叫自己之后,很有礼貌地跟他打招呼。

    “你叫什么?”孔雀毫不客气地问,应该说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不喜好的事就不用去做,不喜欢的兄弟不用去见,肚子饿了就挑选食物,吃饱了就四处闲逛,这就是孔雀十的生活。

    “乔。”琥珀色的眼睛里掠过一抹惊讶,有着亚麻色头发的少年报上名字。

    孔雀用一种挑剔的目光来回打量着眼前这个叫做“乔”的人类。在他视线的游移中,乔忍不住开口询问:“请问叫住我有事吗?”温和有礼的口气显示出他有着良好的家教。

    “哦,是这样……”孔雀拼命回忆着曾在人群中听到过的只言片语,加以组合包装,“我曾经在家附近看见过你好几次,所以觉得我们可能住得很近,我刚刚搬到这个城市不久,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能跟你处熟。”

    “处熟?”乔似乎有些犹豫。没有人会立刻答应和一个随便在街上叫住自己的家伙处熟吧。

    “就这样了,下次再见了。”孔雀摆摆手,“对了,我叫做孔雀十。”一眼就能够看穿彼此本质的“同类”还没有多到遍地都是的地步,在还摸不着头脑的少年开口拒绝之前,还是先撤退比较好。

    等到乔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孔雀那大摇大摆的影已经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了。乔向四周环顾一下,有些迟疑地继续往家中走去。

    在天空中飞翔的孔雀盯着慢慢走着的乔,发出含义不明的啼叫。

    又过了几天,当乔已经把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望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再一次在街上碰见了孔雀十。

    “乔!”十用力地挥着手,犹如古旧电影里常见的动作。

    “你好。”虽然有些犹豫,乔还是乖乖地向这个有些奇怪地家伙打招呼。

    “这个给你。”十递了一盒点心给乔,“算是给邻居的礼物。”

    乔有些愕然地看着手中的盒子,真是奇怪的家伙!现在哪里还有人做这样的事?不过从这种行为来看,这家伙应该不是什么坏孩子才对,乔自以为是地得出结论。

    “你住在哪里?”乔突然想起他还没有问过这个问题。

    “那边。”十随便指着后的一幢大楼。

    “很不错呢。”乔赞叹,他住在隔壁大楼,以直线距离来说,确实能算得上邻居。

    “因为有很多兄长,所以不太方便请你过去玩。”十有些歉意地说。

    “嗯,我也有两个哥哥,可以理解。”根本还没有想到要过去玩的乔随口回答。

    “我有九个兄长,简直就是灾难!”孔雀十唉声叹气地抱怨。

    “九个!?”虽然在这座城市,大多数家庭都有两个以上的孩子,不过有九个兄长还是过于夸张了。

    “所以,下次你要找我玩的话就在这里等吧。我先走了。”孔雀十根本不给乔回应的机会,摆摆手之后就跑着离开了。

    回家以后,乔把十给的点心分给了哥哥们。在哥哥们得出“这是一般人家无法买得起的点心”之后,乔开始相信十是真的想跟他成为朋友。如果不是打算成为朋友,十把那盒天价的点心送给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友开始的方式可能有一千种,往往有了淡淡认同感的时候,既定的齿轮就已经开始旋转。又过了几天,乔再次碰到孔雀十的时候,脸上已经有了真诚的笑意,而不是像之前一样纯粹处于礼貌。在那一天,他们一起去了麦当劳,虽然十自称肚子不舒服没有点任何东西,乔依然觉得很开心。同样刚刚搬到这个城市不久的他也还没有机会接触什么同龄的朋友,现在又正值假期,他要到新的学年才能到新学校认识朋友,对于他来说,在此时出现的孔雀十几乎在被认同之后立刻被归入了好友的名单。男孩子的友有的时候很奇怪,在看到孔雀十在游乐厅大获全胜之后,乔对他更是到了崇拜的地步。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怎么看都能算是文弱少年的十竟然是游戏全能的家伙?看着十用那与女孩子相比也毫不逊色的纤长手指狂按按钮,长长的黑发在后不停晃动,乔有种想抱着肚子大笑的冲动。可是他不敢,这些子的相处,已经证明十的个与纤细的外表完全不同,是个有些粗暴的家伙。

    “无聊!”十用力拍了下机器,看着再次大获全胜的自己,打了个哈欠,招呼在一边观战的乔,“走了。”

    “接下来去哪里?”除了游乐厅,乔问脸上写满无聊的十。

    “我有点事。明天见吧。对了,这些都给你。”把在游乐厅获得的战利品一股脑塞给乔,十走向马路对面。

    等满手抱满东西的乔回过神,十早已经走得没了踪影。看看有些暗下来的天色,乔决定还是乖乖回家去吃饭。

    十当然也是去找寻食物。对于他来说,学习人类男孩的正常喜好以及习惯根本就是愚蠢,可是为了他的最终目的他又不能不做,所以才会出现他像白痴一样什么都不点坐在快餐店看那家伙吃东西,还有他们一族与生俱来的本能以及灵力来进行游戏,真是白痴!孔雀十低声诅咒着,要是让那些该死的家伙看见他现在所做的事,他还不如自杀算了。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饥肠辘辘的孔雀眯起眼,指甲开始变长,希望这是一个好猎物,这样他的心会变得好一点。

    如果你问乔,他最好的朋友是谁。今年十六岁的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十。有着这样怪异名字的家伙全名孔雀十,虽然名字有些可笑,却是个可以用“美丽”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的纤细少年。长长的黑发与纯黑色的眼睛使得他看上去更像人偶娃娃,不过这只限于这家伙不说话的时候。一旦开口,所有平衡感与纤细美感都会被破坏。倒不是说十怎么粗鲁,只是他说话的方式和常的习惯怎样都无法与什么“纤细”、“美丽”或者“人偶”这些词语扯上关系。虽然有着和外表完全不同的格,十却依然是乔最好的朋友。要问及原因的话,在排除了理所当然不可能的志趣相投之外,乔所能回答的也就是因为十是个很有趣又很好的人吧。

    可能由于十有着九个兄长,为么子的他有着极为任的一面,稍不如意就会眉头紧锁然后找东西来发泄。可就算这样,他也从来没有对乔发过火,更不用说争执什么的。两人意见不合的时候,十只会摆摆手说句“没有必要与你争论”就转移了话题,这虽然算不上优点,但是对于乔这种讨厌争执的人来说却是很重要的事。十是个奇怪的家伙,常常都会闹失踪,乔曾经问过,在得到“男人的友没必要变得像女人一样婆婆妈妈”的回答之后也只能作罢。

    朋友这种定义究竟意味着什么?你希望给予对方多少,又希望从对方那里得到多少。你有没有这样计算过,或者只有从来不觉得自己在忍耐或者付出才是最平衡的友的状态。

    乔始终都不了解十,在认识了几年以后,他也渐渐放弃了了解这个家伙的想法。只要能确认他们是朋友就好了,而最为重要的这一点,早就没有了再次确认的必要。

    在乔跟十认识半年左右的时候,背着十送得书包上学的乔被街头的混混拦住了。不管乔怎么解释,对方都不相信背着名牌书包的他口袋里只有一百块。于是,对方亮出了刀子。接下来的节老的好像电影,十不知为什么会那时候经过那里,面对着刀子依然冲了上去,虽然结果是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多了不少乌青和淤血。当乔和十逃离那些混混之后,在陌生的巷子里,看着狼狈的对方,两个少年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乔十七岁的时候,和十一起去旅行。那是一个东方的国度,有着世界出名的温泉和樱花。

    飞机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们住进了事先定好的温泉旅馆,看着与故乡完全不同的房间陈设,两个少年打成一片。旅途的疲惫很快战胜了一切,乔钻进被子,跌入了沉沉的梦乡。

    十却推开门走到了室外,他开始计算子,他遇到乔的时候乔十三岁,现在他已经十七了,以人类的时间来算,也已经过去了四年。四年对人来说应该不能算短,以现在的状态来判断,他的目的也已经达成,那么就意味着他可以享受成果了。看着天上圆盘似的月亮,十的嘴边出现浅浅的笑意,他回到了房间。

    看着熟睡的乔,十的眼睛因为目的即将达成的兴奋而眯了起来,马上他就可以知道一切有什么不同了。十的指甲开始变长,颜色也由透明的粉红变成了黑色。他走到乔边,开始思考怎么解决这个意义不同的猎物。在一分钟以后,他决定还是按照老样子行动,行为一样才能更证明结果的不同。

    十用尖锐的指甲抵住了乔的咽喉。只要轻轻一划,一切就会有结果了。不知为什么,十的手指却迟迟没有动作。十愣愣地瞪着自己的右手,诅咒它为什么不动。终于,十挥动了手臂。一道血线从乔的喉管喷出来,乔张大了嘴,瞪大眼睛,喉管的断裂处,鲜血在噗哧噗哧地冒着泡。十皱了皱眉,好像在责怪鲜血弄脏了他的指甲。他更用力地把指甲插下去,依稀可以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十重复着这个动作,插入、拔出、再插入、再拔出……直到乔的头与体彻底分开。

    十手上沾着的鲜血,对这次的行动异常的不满意。他猎捕食物从来都是干净利落,一击结束,可是今天居然用了那么多时间。十转头看向乔,或者应该说分别看向乔的头与乔的体。体下的白色单已经变成了鲜红色,对于浪费了那么多鲜血的自己深感不满的十依照习惯,先抓过乔的体啃了起来。

    “啐……也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嘛!”咬了一口之后,十发现了更让他失望的事实。如果处熟了与陌生的都是同样的味道,他又为什么要浪费四年的时间?抱怨归抱怨,饭还是要吃的,十低下头,继续吃起来。

    咀嚼……咀嚼……咀嚼……

    吸……吸……吸……

    月光透进来,整个房间都呈现出淡淡的接近透明的银白色,影子被无限放大投在墙上。不管是正抓着乔的体啃个不停的十,还是滚落在一旁的睁着眼的乔的头颅,都不能例外。在没有蛙叫也没有纺织娘的季节,夜晚安静地就像死去了一样,整个空间,只有啃噬食物发出的声音,在空气中徘徊不散……

    咀嚼……咀嚼……咀嚼……

    吸……吸……吸

    吃完了体,十又拿起了一边的头颅,看着乔那失去光泽的琥珀色的眼睛,以及那沾满了鲜血的亚麻色的头发,吃得起劲的时候,十想到了这个头颅的主人。这家伙叫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他倒是记起了他曾经弄来很多东西给这个已经不会动的家伙,也曾跟这家伙一起跟混混打架,真是很辛苦的事,明明眼前都是脆弱得要命的食物,拿着好笑的无用的武器,他还不得不把体送上去让他们打,还必须让体呈现出与这家伙相似的伤口。如果不是为了跟这个家伙“处熟”的话,他恐怕永远都不会有被食物打的一天吧。不知道为什么,头颅变得格外难吃起来。就算这样,也不能够浪费食物。十把手中的头转了个方向,继续大口吞咽着……

    咀嚼……咀嚼……咀嚼……

    吸……吸……吸

    咀嚼……咀嚼……咀嚼……

    大约一个月之后,觉得无聊的十决定去找宁悠,于是便出现了故事开头的那一幕。

    “宁悠,我验证过了,确实没有不同。”十打着哈欠感叹,“真让人失望,我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宁悠拿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为什么会没有不同呢?”十黑色眼睛盯着宁悠。

    宁悠突然又想起还是孩子的时候看过的一本古书,上面写着“言孔雀,最恶,喜啖人。有四,又三戒。貌同人,似妖。四善变、不分、最恶、孤绝。三戒:戒素、戒怨、戒生吃(从头开始吃)”

    “不管了、肚子饿了,我觅食去了。下次再见吧!”十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宁悠摆摆手,走了出去。

    看着这个除了美丽,外形与一般少年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家伙的背影,宁悠轻轻地摇了摇头。

    End

    2005.9.18

    补注:虽然名为孔雀,其实不过是一种黑色的大鸟。请不必与动物园中的生物划等号。

    作者语:各位中秋快乐,人月两圆。

    另:随时可能修改。欢迎各种评论与意见。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