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寸帽子(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一秒钟,两秒钟……一分钟过去了,嘈杂声没有一丝一毫减少的意思。她沮丧地把棉团从耳朵里拿出来,有些悲哀的发现,这些声音好像并不是通过听觉神经来传播的。她懊丧地趴在桌上,开始自我催眠她其实什么都听不到。

    她确实有些东西没有听到,比如说……台上老师的讲话。等到试卷从前排的学生那里传了下来,她才知道今天原来有随堂测试。不过这种连位子都不排的测试没有什么了不起,她打着哈欠,翻开试卷。

    本来她有想好好利用一下她的能力的,她是多么希望能证明一下她选择的这种垃圾能力还是有一点点价值的。可惜,她等来的又是一场失望。她的确能听见一些人的解题思路,可是并不是所有同学都是从第一题做到最后一题,并且保持速度的一致的。她只听见一堆的方程式和符号,还没来得及反映呢,又被几个考试中也走神的家伙的心中大叫给吓着了。当她用力按住头准备一如既往靠自己的时候,又听见前排那个欣赏的男生在想一些稍稍有些下流的东西,她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讲台前把只写了名字的卷子丢了上去,几乎是逃一般地离开了教室。

    她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了,她就是觉得委屈,口好像有什么压着,得她不得不冲出来。她着人群来到学校的湖边,躺在温柔的垂柳下,从指缝中看那蓝色的天空。周围没有一个人,没有一点声音,她渐渐平静了下来。

    快要睡着的时候,周围又想起了细碎的声音。不远处坐着一对侣,看上去一副甜甜蜜蜜的样子。可为什么女孩子心里想的是另一个男生,而男孩子心中却在寻思怎么把手不着痕迹地伸进女生裙子里。一种想吐的感觉充斥了全,她抓起包,离开了那里。

    她有些仓惶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眼里全是躲闪。

    “X的!这个世界怎么还不去死!”擦而过的斯斯文文的十几岁的瘦高少年,竟然有着这样的心声。

    她不知道那是电影台词还是漫画脚本,她只觉得惶恐。突然间世界就变了颜色,气质清新的少女会幻想男生跟男生接吻,年纪小小的孩子会在想把谁爆头,中年阿姨会在背后诋毁所谓的好友,有了啤酒肚的阿伯会念着青年女星的大腿……

    天哪……这是怎么了!?虽然也会看见有人努力地背单词,也会看见有人满心数字和股票,也有人念念不忘设计稿……可这些都不会让她变得高兴起来。重点是,这一切的一切,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闪躲着每一个人,她开始奔跑,不断加速。她不想呆在这里,她不想见到任何人,听到任何声音,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终于,她回到了家。她立刻锁紧了房门,关上所有的窗,躲进卧室。直到把卧室的门也锁上,她才真正觉得松了一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心终于平复了一些,她拿起电话,想打给在外地的妈妈。遇到什么事,孩子总是想要依赖父母。

    “妈……”她甜甜地叫了一声。

    “昨天不是刚打过电话?长途很贵的你知不知道!”妈妈总是会责备子女乱花钱。

    “妈……”这次的声音有了些许撒的意味,声音还算开朗,眼泪却已经掉了下来。

    “你打电话回来就是为了叫妈妈?”电话那头的母亲显然无法体会女儿的委屈。

    “我……”她刚想说些什么,却听见了别的声音。母亲正要出去打麻将呢,被她给绊住了,心中难免有点催促的意思。她又怎么会知道昨天晚上女儿还高兴的不得了打电话给她,说买到好东西,今天却陷入一团噩梦。

    “你什么?”对面牌搭子在叫了,母亲有些着急,想要挂上电话却怕女儿真有什么事找她,话里就有了点催促的味道。好几分钟了,怎么不是“妈”就是“我”的,有事没事给个爽快,她还要去打牌呢。也不是她不心疼女儿,虽然不在一个城市,可相隔的距离也不过两个小时的火车,每周末都能见着的,实在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我没事,挂了。”她挂上电话,泪水已经止不住。

    她扑在针头上哭了起来,屋子里充满了低低的抽泣声。

    原来,在妈妈心目中,她竟然比不上打牌来得重要吗?虽然她知道这么说是片面了,可为什么要让她真真切切听见那么一句呢!?难道知道这么说妈妈是片面了,她受到的伤害就能没了吗?

    从枕头里抬起头的时候,她的眼睛生疼,用手轻触,已经有些微肿。她坐在沿发了会儿呆,不去看那被自己的睫毛膏毁掉的枕,却直奔梳妆台拿了那个小帽子过来。

    “我要把你丢掉!”她对着帽子说。

    打开卧室门的时候,她听见一声回应,那是一种她从未听过的无所谓的语气。

    “即使这样,我也不知道使鬼是不是能被收回。”

    一时间,她气急了,差点把那玉石帽子朝着墙壁砸过去。半当中还是改了主意,万一这玉碎了之后,她一辈子只能这样了该怎么办?她咬着牙挑了一个漂亮的盒子把玉石帽子装进去,又拿了一个不错的包,把盒子放进去。

    她要出去一次,要状似无意地把包遗忘在某处。这种上好的玉,说不定捡到的人就藏私了。也许只要把玉丢掉一切就结束了,也许要等到下一个人做出相同的选择她才会解脱。她是不会去想也许无法解除这种可能的,她只是在心里暗自向下一位捡到玉的人道歉。就算那人想要归还,也绝对找不到失主的。想到这里,她终于能露出一个笑容,虽然伴着那张妆花掉的脸,实在有些诡异。

    在洗干净脸之后,打算出门之前。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她这样问那帽子:“最后的问题,你上面那块污迹到底是什么?”

    “好像是这个灵魂生前的鲜血吧,不记得了。”丝毫没有紧张感的东西回答。

    她开门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End

    2005.8.28

    (用了现实的写法,写得还蛮愉快的,呼……)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