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琉璃灯(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我要诅咒你!诅咒你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我要诅咒你的后代也逃不过同样的命运!哈哈哈哈……”在一阵狂笑之后,满脸戾气的女人魂飞魄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边的胖子全不住地颤抖,他那有些秃顶的脑袋上不住有汗水涌出,很明显他就是刚才那番话的所针对者。

    一切的一切,都源于那个夜晚……

    将近半夜的时候,一个矮胖的影从眼前这所房子里走出来,钻进轿车疾驰而去。站在二楼的影在确认轿车开走之后,拉上了窗帘。她是刚刚离开的那个胖子所包养的妇,这所偏僻却豪华房子正是那富商送她的礼物。而现在,她终于可以休息了。

    她披着薄薄的袍子向她柔软的铺走过去。边的柜子上放着一盏琉璃制的球形宫廷座灯,她点燃里面的蜡烛,火光从琉璃里透出来,有种妖娆的美。

    她有些疲倦,慵懒地伸展一下手臂,继续走向铺。却在中途因为睡意朦胧而踩着了袍子,摔倒在地上。在摔倒的过程中,还失手挥落了那盏琉璃灯。

    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不巧刚好她的头撞到了沿,于是就那么昏了过去。而琉璃本来就是易碎的东西,那盏掉到地上的琉璃灯碎了一块,火苗从里面跳出来,点燃了窗帘,很快就蔓延开。

    她在剧痛中醒来,发现周围已经全是火焰,就连自己的衣服上也正燃着几处火苗。她惊叫一声,一下子跳起来,想跑出去。可惜已经太晚,在这个有着明朗月色的夜晚,这个女人在自己的房子里被活活烧死了。

    过了几天,得到消息的富商回来收拾残局。他从一堆木头的残骸中捡起他妇的骨头,准备帮她找块墓地安葬。在找寻尸骨的过程中,他发现了一堆被压在木头下的琉璃碎片。他把碎片包起来,打算把琉璃送回工厂。当地有这样的规定,像琉璃这样的高级工艺品,一旦摔碎或破损之后可送去卖给原来出品的工厂以便回收利用。富商把这些碎片收起来送回了工厂,换得了一笔小钱。

    一段子之后,那些碎片又被做成了一个球形的宫廷座灯,谁让这种灯现在正流行,不过由于碎片缺了一些,它比起原先的体积可要小上一圈。

    过了一段时间,富商的女儿偶然看见了一盏灯,格外喜欢,立刻就掏钱把它买了回去。并同样把它放在自己边的柜子上。

    过了几天,在一次意外中,那盏灯再次被打碎,而那些碎片也再一次被送回了工厂。

    当地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琉璃是漂亮昂贵又易碎的东西,在出厂前都已经碎了无数次,这样的东西会有灵存在,但是如果一件琉璃器物在同一个主人手上碎了两次,灵就会为邪

    一段时间之后,那些琉璃又被做成了一盏同样的灯,只不过比上一次的还要更小一些。它在商店里呆了一阵子,后来被别人买走。巧合的是,在富商生的时候,这盏灯被当成礼物送回了他的手中。富商随手把这盏灯放置在了角落,某他小儿子路过的时候看中了那盏灯,把它拿回了自己的房间,放在了边的柜子上。

    深夜,富商的儿子熟睡之后,终于凭借那微微的邪显形的琉璃灯的第一个主人出现了。她走到富商的儿子边,站在那里喃喃自语:“啊,这就是富商的儿子啊,某种程度上也算自己的儿子呢……”她绕着房间转了一圈,继续碎碎念,“其实富商还是不错的,出手也很大方,只可惜我太薄命了。唉……我是那么年轻,又那么美丽,怎么就那样死去了呢……”

    从那天开始,她每天晚上都会在富商儿子的房间出现,因为灯在这里,所以她也无法离开这个房间。她并没有恶意,只是常常跑过去看着那个少年,感叹自己红颜早逝。

    其实她这样做并不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只不过十分不巧的是某一天晚上她走到富商儿子前的时候,那少年还没有睡着。少年迷迷糊糊中张开眼,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站在自己前,立刻吓得浑发抖,张大了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见少年吓成这样,她尝试解释,她想表明她没有恶意,一面伸出手想去摸少年的头安慰他。谁知她不这样做还好,她的手越靠近,那少年抖的越厉害。到了最后,那少年两眼一翻,竟然咽了气,他被活活吓死了。

    儿子在房间死得不明不白,富商家里开始传出许多流言。那女人也很哀怨,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她依然在每天晚上出现,对着灯说话,倾诉她的委屈。

    渐渐的,又越来越多的仆人看见晚上那房间亮着灯,也有很多人听见里面传来说话声,流言的版本越来越多样。心有戚戚的富商干脆把那房间封了,并且去找来了一位巫师。

    那巫师还有些真才实学,他很快召唤出了那个女人,然后尝试着跟她交谈,很快巫师就知道了她和富商的关系,然后巫师这样开始寻求解决的办法。

    “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巫师这样问。

    “你应该看得出来,不是我想留在这里,而是灯在哪里我就必须在哪里。”

    “这么说你愿意离开?”巫师继续问着。

    “我不介意离开,但是我想跟富商再见一面,同他告别,另外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他。”女子这样回答。

    “我可以帮助你。”巫师想了一下,代替富商做出了决定。

    “那就先谢谢了。”女子行了个礼,在消失之前突然想到什么,再次显形补充道,“关于他儿子的死,请代我说声抱歉。”在巫师答应之后,女子回到了灯里。

    巫师向富商转达了女子的要求,也转达了歉意,却并没有说明事的来龙去脉。他只是让富商在第二天晚上一个人睡在他儿子的房间,巫师告诉富商这样他就能知道一切真相。

    第二天晚上,怕得要死的富商强忍着恐惧来到了儿子房间,当然他有要求巫师守在门口并保证能够随时冲进来保护他。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