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龙之泪(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鲤鱼要变成龙就要跳过龙门,所以我开始在绕着湖游来游去,寻找那东西所在的位置。可是不管我怎样找寻,也没有发现类似东西的存在。夜晚降临的时候,精疲力尽的我找到了族长。

    “我要变成龙。”我这样对族长说。

    “哈哈哈……”族长大笑起来,过了好久,它才停止笑声,浑抽搐着对我说,“傻孩子,鲤鱼可以变成龙只是神话。”

    “我不在乎,您只需要告诉我龙门在哪里,我会感激您的。”我恭敬地对族长说。

    “没有那种东西。”族长好不容易平复了它体的抽动,它深深地吸了口气,再开口的时候已经是一脸正经。

    “我请求您,尊敬的族长。”我放低子,把头低下来。

    “那种东西本来就不存在。”族长想了半天,慢悠悠地再次开口,“传说中那是只有你跳过去了才会出现的景象。”

    “那我需要怎么做?”我想把一切都问个清楚,我不能容忍我的计划中有一丝一毫的错误,不能让它们妨碍我达成我的目的。

    “你只需要不断往上跳。”族长好像发出了一声叹息,它又开口补充道,“可是我的孩子,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就算传说是真的,你又有什么必要变成一条龙?何况传说就只是传说而已。”

    “谢谢族长。”我行了礼,离开族长的所在地,向远方游去。我不想回答族长的问题,我并不想告诉任何人那潜藏在心底的秘密。她的美丽还有她的纯洁,没有见过的人不会明白,我也无意叙说。只要我心中始终有那个影存在,那我将要做的一切就都是有价值而且最重要的。我不会放弃,也不能放弃。

    我在水底想了一夜,关于我自己还有远在天边虚幻的她,我甚至已经想好了变成龙以后要怎么和她打招呼,我会轻轻的,很小心地跟她说一声:“你好。”

    第一缕阳光降临水面的时候,我浮了上去,我开始在水面不断地跳跃。我的兴奋似乎感染了不少同伴,虽然今天天气很好,大家也都争先恐后地跃出水面。我非常遗憾并懊恼的发现,自己并不是其中跳得最高的,大概是因为以前我的大多数时间都用来在水草中睡觉了。我观察着同伴们的姿势,悄悄地纠正自己的错误,调整方向,继续往上跳跃着,一次、两次、三次……十次、一百次、一千次、无数次……

    阳光开始在水面上隐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湖面上早已剩下我一个人,我的体已经麻木,我早已不能思考,脑海中剩下的唯一讯息就是跳跃。我机械地任凭自己跳上水面,然后再狠狠地跌落回来。这一次,我没有再浮上来,我的体已经不听指挥,我沉到了水底。

    在柔柔的水草中,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我是第一条在水中溺死的鱼,在我死亡的刹那,有夺白色的小花在天空微笑着歌唱。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被水草缠得紧紧,我摆摆尾巴,却无力挣脱。它们不让我再浮到水面,它们不准我再次跳跃。

    “你会死的!”温柔的水草们低声抽泣。

    “不会的。”我看着它们妙曼的姿露出笑容,“我会变成一条龙。然后,带着我所的人再回来见你们。”

    它们没有说话,只是加大了缠住我的力量让我无法挣脱,一边轻轻地打着我习惯的拍子,似乎想将我再次送入沉睡中。

    月亮已经升了上来,我抬头看着水面上那银白的光,轻轻地挣扎,我不想弄断这些我重视的水草,我不愿意伤害它们。可是我必须跳跃,而今天的月亮又是如此明亮,可以让我把一切都看得很清楚。我要到水面上去,我要跳跃……我不断重复着,可我的尾巴摆动得越来越缓慢,体也渐渐丧失了紧绷感……我睡着了。

    再一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灼的阳光仿佛要穿透湖水,所有的同伴都躲进水草或沉到水底躲避那强烈的光。经过一夜,水草们也放松对我的箝制,趁它们不注意,我一个用力,摆脱了它们温柔的手臂,无视它们担忧的呼喊声,浮上水面。

    好大的太阳!剧烈的光让我睁不开眼,周围茂密的树木也丝毫不能减弱那种钝痛感,每一次跳出水面,太阳都好像要夺取我体中全部的水分。我的头被晒得昏昏的,我努力跳着,却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跳得高了还是比先前低了,我只是在跳跃而已。在那一次又一次的停顿中,我觉得自己在向一条被烤焦的鱼靠拢。可这一点点痛苦无法阻挡我的决心,与未来的美丽场景所带来的幸福相比,这一切算得了什么?我坚持我的,我那献上全部灵魂的一见钟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也许没有人会相信,在这漫长的子中,有无数的雨天,可我再没有见到过我所着的那朵小花,就连远远窥见她影的机会都未曾有过。而我,甚至已经记不起来她究竟长得什么模样,她的花瓣是5片还是6片?这一切都已经在我的记忆中变得模糊。到了如今,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她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美丽最纯洁的生物,我依然着她,也依然为这份而努力着。

    有很多同伴已经在这些子里死去了,新的同伴也早已儿女成群,它们常常会围在水边看我跳跃,而我到水中的时候,它们会立刻四散开来,远远的躲开。忘了说,我在这些子里已经变得越来越大,现在我是湖中最大的鲤鱼了,每次我落到水中溅起的水花都把那些同伴冲得远远的。可惜的是,当年的那些水草也早已腐烂,而它们的孩子并不愿意也不能够安抚我如此巨大的躯入睡。我只能避开所有的家伙,躲到深深的水底,在一个角落做短暂的休息,然后等到体有所恢复之后再一次浮上水面,开始我的跳跃。唯一高兴的是,我现在能够看清黑暗,所以即使在夜间我也能够跳跃。

    子就这样过去,当我大到所有同伴都认为我是怪物的时候,我依然在持续着我的跳跃,只不过现在我休息的时候会躲到更遥远的地方而已。

    我过着单调而简单的子,直到有一天……

    这一天,我一如往常的跳跃着,使我惊讶的是,在某一次的跳跃之后我竟然没有落下!我张大了嘴,不安的四处环顾,首先在水中发现了自己的影子。那长长的体,小小的角和大大的爪子……我成了龙!我连忙把视线从水中移回来,欣喜地审视着自己的体。请不要问我是不是高兴,也不要问我有多么兴奋,我现在的心又怎么能够用那么肤浅而简单的辞句来形容!

    我能够见到她了!我可以见到她了!你们知道吗?我就要见到她了!我在空中翻滚着,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了这一个瞬间,我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幸福,我并没有付出什么却马上就可以和我深的小花见面,然后有机会开始我们的。天上的神明对我是多么的眷顾,我无比的感恩,感谢他们让我生为一条鲤鱼,感谢他们让我有机会变成龙,感谢他们让我遇见我的小花。我朝着那个在心底记忆了无数遍的方向飞驰而去。

    每一秒钟都变得这样漫长,在我觉得过了无数个世纪之后,我看到了那片花园。我的小花是那样的出众,我第一眼就看见她在早晨的微风中轻轻起舞,没有什么字眼能形容我此刻所感受到的幸福,我看见了全世界,拥有了一切。

    我慢慢地靠近我的小花,在离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我现在太大了,我怕吓到她。看着她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惊恐的表,我放下心,准备开口打招呼。我调整着姿势,做出我认为最帅的表,轻轻地跟她说了一声:“你好。”

    哈哈哈哈……我要说什么?我要做出什么样的表或者姿势!?在我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一团火焰从我的嘴里喷出,眼前弱的小花,我了近千年的花朵,在瞬间,在那一瞬间,就立刻变成了灰。

    我茫然地呆在那里,看着眼前被烧焦的她,看着随着一阵微风,一点点黑色的粉末从她已经枯黑的体上飞走,看着在一眨眼的功夫之后,我的眼前什么都没剩下。就好像她从来就没有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一般。

    我要做什么?我要说些什么?我已经不想去探究为什么生为一条鲤鱼的我会变成一条火龙,我知道我吐出的那团火焰不仅毁了我的小花,还有整个花园,不过这一切对我又有什么意义?我在乎的只有她而已,只有她一个而已!我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我长久地站立在那里,直到我以为自己是块石头。

    不知道多久以后,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盘子上。那是皇家御用的盘子,有个很长的名字叫做——“清乾隆蓝釉描金龙纹盘”。没有人知道只要加适当的水再调整好角度我就能在镜中显形,我也不在乎自己成为死物。现在还有什么值得在乎的?我在盘子中沉沉睡去。

    故事讲完,宁悠开始倒去盘子中的水,镜子里的影象也开始褪去。

    “宁悠哥哥你看!”杳突然指着盘子大声叫起来。随着他的手指看去,在失去了龙的盘子上,蓝釉之下出现了一滴泪状的痕迹。

    “你还记得那朵小花?”杳对着变得模糊的镜子追问。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几乎是立刻,镜子里就传来有些低哑的回答。

    “这不是你的泪水吗?”杳不甘心地追问着。

    “哦,那不过是我回去的时候一定会溅起的水花罢了。”镜子里传来满不在乎的声音,并且有些恶意的追加了一句,“不相信的话你可以不断把我叫出来看看,保证每次都在同样的位置出现同样的东西。”

    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她,那是我一辈子的,是我付出所有唯一希望看到的东西……

    那是你的眼泪吗?还是只不过是转时溅起的水花罢了……

    End

    2005.8.7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