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龙之泪(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我要变成龙,不管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成为一条龙。我要跳过龙门,然后飞到那梦中的花园。

    我是一条鲤鱼,一条红色的鲤鱼。同伴都说我的颜色像火,它们也常常玩笑说可惜格差得太多。我是那种懒洋洋的家伙,最喜欢的事是躲在水底柔软的水草中睡觉。就算没有睡意,躺在水草柔软的怀抱中,放松体随着水波轻微摇摆,也是让人觉得非常舒服的事

    这样懒惰或者说无大志的我,为什么会想变成一条龙?如果你一定要坚持问出答案,我会不好意思的摆摆尾巴,藏进水草里。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最让自己想要改变?当然是——。是的,我遇到了,我恋了。

    我想不管过多久我都不会忘记那一天,只要我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东西能把它从我心中抹去,从我看见她的那一刻开始,很多东西就已经变成烙印的痕迹。或许,这就是族里的长老所说的——劫。不管那究竟是劫还是族里的女孩子看见英俊鲤鱼游过时叽叽喳喳叫着的所谓缘份,都已经无法抹去,不能消除。就连我最最喜欢的水草都丧失了那充满惑感的美丽,不管是趴在那里睡觉还是它们轻柔的拍打都无法让我有一刻忘记我的

    我那不会停止的开始在一个普普通通的雨天。每一次下雨之前,我和同伴都会尽量靠近水面去争得多一些的氧气,我们还会时不时的跃出水面,然后落下,溅起一片水花。那一天的天空是灰色的,沉的天空伴着深灰的云朵,湖周围的树木在风的威胁下发出剧烈的沙沙声,一切都说明着风雨来,这所有的东西都让我厌倦。可是,我只是一条鱼,还是一条很年轻的红色小鲤鱼。不管厌倦还是兴奋,我都只能依从本能,跟同族一起争着抢着往水面上涌,然后一个接一个网上跳,只为了那稀薄的氧气。

    我讨厌跳跃,我厌恶风钻进口中的感觉,那不管是寒冷还是闷的空气,都会带来一种恶心感,好像什么东西从口中进入,把我的体剥开,然后在里面随便找了个暗而舒适的角落定居并繁衍。可是,我在跳跃的时候依然把嘴巴张得大大的,为了那无聊而必须的氧气。

    我遇见她的那一天我也在做着这样的举动,我把嘴张到极至,假装自己是条死鱼。在空中停留的短短时间,我用无神的眼睛向四周向天空向所有可能的地方随便看去,一切都没有变化。我在一次又一次的跳跃中重复着这种行为,直到我看见遥远的天边有一些色彩。

    色彩,世界当然是有颜色的,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猜测我们鱼类是色盲,不过我确认我是可以分清色彩的。比如晴朗的时候天空是蓝色、云是白色、树木是绿色,我自己是红色,同伴也有各种各样的颜色,白的、黄的、花的……什么都有。我看过的颜色不算少,可从来没有看过那样具有的颜色。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我都知道的颜色一旦出现在天边,就会呈现出那样绚烂瑰丽的景象。

    我一次次跳出水面,努力延长我在空中停留的时间,我必须赶在暴雨来临之前看清楚那些色彩。很快,我就确定了那些是花朵,跟湖边生长着的东西一样名称却完全不同模样的生物。在一次短暂停滞的瞬间,我瞥见了那堆颜色中有一个突兀的所在,一朵颤颤巍巍的嫩小白花。那小花的颜色是那样干净,比我族群中最美丽的白色鲤鱼那柔软的白色腹部都要干净得多,我不理解为什么天空上能生长出那样纯净的颜色,我记住的只是她的美丽,她的纯净,就算晴朗时候的白云和她相比,也只像是一堆灰尘的集合体,分明只是玷污了那个‘白’字而已。

    妄想的时候,我重新掉落在水中,湖水狠狠拍打着我的体,那种疼痛让我的理智回到体中,让我的头脑变得清醒。我潜下去,在湖中游了几圈,才真正让一直处于紧崩状态的体放松下来。我在水底吐着泡泡,一面回想那小小的白色花朵。等休息够了,我打算再次跃出水面的时候,雨水铺天盖地降了下来。那如同倾倒一般的水帘让我无法浮上水面,我只能尽量把头抬得高高的,尽量贴近水面,可就算这样,我所能看见的也只是灰色的天空和云朵的残片。那些色彩好像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巨大雨滴给水面带来的冲击震得我头脑发昏,可就算这样我依然它对自己很有自信,我绝对不会怀疑那一切是否是真实发生过。那是真的,我看见了那颤抖着的花瓣,我甚至可以想像到她的羞涩和纯洁。一切都是真的,她的存在,还有我那一见钟的心。

    可是,我是一条鱼,她是长在天边的花朵。鱼无法离开水,她无法舍弃天空。我宁愿上一只飞鸟,那样至少在她擦过水面的时候,我能给她一个轻轻的吻。我宁可是无形的微风,那样至少当我吹过她边的时候,能轻轻触摸那美丽的花瓣。可我只是一条鲤鱼,她也只是一朵花。所以我只能在偶尔跃出水面的时候朝她所在的方向张望,希望她能看见,看见不知道多少距离之外的水中,有那么一点红色。

    我带着惆怅和一丝哀怨回到了水下,难道她只能在我的生命中停留短暂的几秒?难道我就必须放弃我的?如果神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也只能接受,这是我一生只有一次的。如同母亲一般的水草也无法给予我安慰,我在轻轻的叹息声中沉沉睡去,梦里有着流光溢彩和那淡淡的一抹白色。

    当我醒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变得不同。我想起了一个传说,传说中我们鲤鱼和龙有着某种关系,只要跳过龙门都能化成龙,腾云驾雾。我不在乎变成龙是不是就修成正果,我只知道龙是可以飞的。只要能够飞翔,我就能到达她所在的地方,微笑着轻轻地跟她打个招呼。

    我决定了,我要变成一条龙。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