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两端的木偶剧(橙)(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间幕

    从停滞的睡梦中醒来,只觉得头痛,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趴在上。我抚摸着钝痛的后脑,慢慢起来,一面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最后的记忆是在欺凌那小花,而现在……

    我下了,看着地上的金属球棒,我有了某种奇妙的感觉。所发生的一切,一定是非常有趣的,不过,还是要先证明究竟发生了什么。可以猜想我被打了,而在整个房子里敢打我的人我本来以为是不存在的,现在看来,狗还是会咬主人的,也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它和狼的亲戚关系。

    我首先感到了愤怒,狗就是狗,一只狗到了咬主人的时候也就说明它活够了。多么愚蠢的生物!我不介意送它去该去的地方,在这之前,它必须先要接受惩罚。为狗的那一天开始,就应该明白自己的地位,应该明确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去揣测主人的底线和自己的地位,是极度愚蠢的行为,因为往往这样做的傻东西都将懊悔于即将呈现的结果。我冷哼一声,准备去查这件事。我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衅,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做出这种无礼又蠢笨的事,简直可以说是可笑!我看着墙上装饰着的家徽,冷哼出声。虽然对于这种蔑视尊严的挑战行为,传统理应是以决斗来表明所谓正义。不过,狗又有什么资格和主人决斗?我还能放下份跟它对咬?这根本就不是可笑或丢脸了!这比泰晤士报、太阳报或者纽约时报上的头条都要耸动的多。

    我带着怒意打算去解决这件事,一种尊严被玷污的愤怒让我的脚步都变得沉重。可等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绪已经有了180°的转弯。虽然看见一只动物在王座边上愚蠢地咆哮让人觉得异常不愉快和愤怒,但是也让我看到一种新的方式。好像由印象派转成野兽派,而猎捕会叫的狗比只会摇尾巴的要有趣很多。我的心慢慢开始平复,站在门口仔细思考,这虽然是对权威的一种挑衅,是一种让人愤怒的行为。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认,某种意义上,这件事又让我的血液开始沸腾。这是转折点,也是起点。就如同一条宁静的河流突然中途变向,水流湍急飞驰而下,或形成瀑布,或变成浪潮,都值得一看。这才是真正脱轨的东西,只有真正脱轨才能迸发出更激烈、更美丽的火花。渐渐的,一种兴奋感升了起来。我期待着,期待着一切。

    我思考着这件让人有些兴奋的事,慢慢走向莉的房间。一旦冷静,理智又回到体里,这一切都渐渐变得明朗,事已经有了大概的轮廓。我亲的妻子啊,想必你一定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我实在是想不出来,除了你,还有谁能向我解释这一切。我亲的,我是多么期待听到你的说明!

    我站在莉的房间门口,从虚掩的缝隙可以看见我亲的妻子正在兴高采烈地跳舞。我收回准备推门的手,以一位侯爵应该有的尊敬女士的风度双手抱,不发出一点声音地站在原地欣赏眼前的一切,我大概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看着她对着镜子跳舞,抬头挥舞手臂,好像在百老汇舞台;我看着她对着镜子行礼,在原地旋转,得意的好像成为了国王。不穿衣服的国王昂首阔步在人前走过,自鸣得意上穿着特殊衣服。我的妻子得意洋洋对着镜子炫耀,好像上的睡袍变成王袍,头发上已经有了王冠,我是不介意她摔碎一个花盆,把残底顶在脑袋上的,就如同绿野仙踪里那胆小的狮子,只是不知道我亲的侯爵夫人会不会更大胆一些。

    我推开门,莉正站在窗前高举着手臂。划过的闪电使我清晰地看见了她的表,她那带着惊恐的眼神证明了一切猜测。

    “我亲的,你好吗?”我微笑着走上前去,做出想要拥抱她的样子。是的,拥抱。此时此刻,我第一次有了想要给她一个拥抱的冲动。她终于从一条毫无价值的路边野狗成为了我想去抱一抱的贵宾犬,这花费了我不少的时间和精力。可是能看见结局,依然觉得还算愉快。我用手环住她纤细的肩,在心中大笑。

    “哦,我很好。亲的,你呢?”她的表慢慢恢复正常,顺势收回了高举着的手臂,用夸张的语气说着,向我扑过来。

    她夸张的声音让我下意识开始皱眉,这样的行为可有损她现在的份。不过我并不介意跟新形成的小狗进行飞碟游戏,于是我拥着她,在她耳边轻声地说:“我当然很好,这多亏了你的聪明才智。”

    “您太客气了,都是侯爵您示范的好。”她的体微微颤抖一下,很快就带上虚伪的笑容,继续用夸张的声调说着。

    “亲的,我期待你的明天。”她的反应让我很愉快,我欣喜地意识到她的灵魂深处依然烙印着对于我深深的恐惧感,我笑了出来,手指轻轻抚过她的咽喉,并且在那里停留了几秒。在我碰触她咽喉的时候,她的体瞬间僵硬,我笑得更大声,这证实了我依然端坐在王座之上。可那僵硬只持续了短短的瞬间,让我有些失望,但是想到她已经可以向我挑战,又不由得有点兴奋。

    “亲的,你不会失望的。”她轻笑着吻了下我的脸颊,然后从我的怀里挣脱,打着哈欠说,“天要亮了,我要休息一下。亲的,白天再见。”

    听到明显是赶我出门的句子,我有些惊讶地挑眉,但还是照着她的意思走了出去。有趣,有趣,简直是太有趣了。我还几乎从来没有碰见过这么有趣的事女进化成着贵妇外皮的女,最后成为真正的女王?我倒要看看鱼眼睛变成的珍珠是什么质量,刮下的粉末在显微镜下有怎样的分子显现。我等着看你质变的结果,班格纳侯爵夫人!哈哈哈……在我的笑声回在整个走廊的时候,我回到房间,不久就陷入了深沉的睡梦。

    然后,我们快乐的生活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是转换分割线+__+——————————————————

    我从玻璃上看见后的影子,不吓了一跳,体也开始颤抖。他,他不是死了吗?半夜又到我的房间干什么,我的一声惊呼哽在喉咙。浑颤抖,眼里全是惊恐,我以最慢的速度转并且闭上眼,希望面对面的瞬间发现一切仅仅是我平恐惧所残留的妄想。我甚至开始祈祷,祈祷全知全能的神眷顾我,这个家伙只是残像而已。

    我缓缓睁开眼睛,却看见一张贴得极近的面孔,我吓得后退了一步,在背撞到窗的同时,我也想起了整个事件的经过。一回忆起整个事件的经过,我的神经立刻放松了下来。虽然如此,那一丝恐惧依然没有消退,我靠着窗,等着他来责问我。

    “我亲的,你好吗?”他微笑着走过来,一副想要拥抱我的样子。我先是后退了一步,咬着牙思考该怎么做。

    “哦,我很好。亲的,你呢?”想到他也不过跟我是一样的货色,我在内心冷哼了一声,脸上的表却渐渐恢复了正常,我顺势收回了高举着的手臂,一面用夸张的语气应道。我斜着眼睛,用眼角的余光看他,带着笑容扑向他的怀里。

    “我当然很好,这多亏了你的聪明才智。”他拥着我,在我的耳边轻声讽刺。

    “您太客气了,都是侯爵您示范的好。”我怔了一下,很快恢复了平静,笑着针锋相对地嘲讽回去。心里满是不齿,多么下流而又让人厌恶的男人!为什么我要呆在这里和这种家伙说这种无聊的话!

    “亲的,我期待你的明天。”他这样说着,手指抚过我的喉咙。那一瞬间我不想起了被他活活掐死的痛苦和恐惧,我恨得浑颤抖,害怕得僵直起体,希望立刻能从这里消失不见。他的手指停留在我的咽喉处不肯离去,我几乎要开口骂人的时候却瞬间冷却了下来。我亲的,我也已经和你一样了,你无法控制我,也不再能激怒我。我已经是自己的主人了,没有任何人可以主宰我的生命,没人能改变我,没有人能够控制我!我的灵魂在狂笑,我举起属于自己的权杖,我的精神是自由的。

    “亲的,你不会失望的。”我轻笑着吻上他的脸颊,然后从他的怀抱中离开。游戏要有来有回才有趣,亲的。我打着哈欠开始送客,“天要亮了,我要休息一下。亲的,白天再见。”现在我觉得可以自己决定很多东西了,终于有了自己还完整的感觉。

    看着我尊敬的丈夫顺从地走出去,我在心里轻笑出声。可是,在快乐的同时,我也感到了羞耻。结果,我只能跟你一样的事。我还是跟你做了相同的事。只有这样才能保全自己,才能弥补我受伤的自尊。可这本又是让人羞耻的事啊!我和我所鄙视的你,做了同样的事!那么,我和你不是变得一样?我害怕你,我恐惧,我逃跑,然后向你学习,最后却发现,我变成了你。我该欢笑,还是应该流泪呢?我摇摇头,爬上。这一天晚上,我睡了个难得的好觉,一夜无梦。

    从这一天开始,我们过上了平静而相亲相的生活。越来越多的人说我具有了贵族的气质,有礼而淡然。

    ——————————我是转换分割线=___= ——————————————————

    那一天夜晚,我拖着疼痛不已的体被妈妈赶回了房间。关上门之后,我把自己裹在毯子里哭个不停。体痛得要命,爸爸妈妈也都不来安慰我。我悄悄地哭泣着,不敢让声音传出房门。我很害怕,我很害怕有人听见我的哭声,我更害怕爸爸或者妈妈知道我躲在房间里哭泣会不高兴。我不敢让他们不高兴,我不希望他们会不喜欢苏珊,我不愿意被送回孤儿院!我不想和所有的孩子一样穿着有些破旧的制服,不愿意躲在门后偷看今天谁那么好运气被领养走,我不要再回到那里,我也不要变成穷人的小孩!

    我紧紧抓住了上的毯子,小声抽泣。为什么没有人喜欢苏珊呢?为什么没有人愿意苏珊?为什么苏珊已经那么疼了,爸爸依然没有给予我更多的!?我已经成了贵族小姐了,可是却依然不快乐。我想要快乐,我想要和大家一样快乐!不,我想要比别人更加快乐!我要找到真正的快乐!

    Ⅳ生

    “只有此刻,我亲的孩子,你才能明白死亡的滋味。也只有此刻,你才能真正融入我们的家庭,真正成为我们的一份子。所以我亲的孩子,我等着你归来。”

    冬季将要来临的时候,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传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当时,我正坐在钢琴边,颇有兴趣地弹着“摇篮曲”。

    “请问班格纳侯爵在吗?”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我让管家出去看看。

    “先生,不好了!”三分钟以后,管家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忘了礼仪对我大叫。

    “什么事,连礼仪都忘了!?”我责问道。

    “小姐……苏珊小姐出事了!”管家差点没掉下泪来。

    “苏珊?”我想到了什么,“你不请门口的先生进来?”

    管家这才想起他把那位先生又一次关在了门外,连忙跑过去把人请进来。

    “我是班格纳,先生是……”我问着眼前的客人。

    “侯爵您好,我是代替我家主人来向您表示无尽的感谢和歉意的。”来人拿下帽子,朝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请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非常疑惑,我们的苏珊·班格纳小姐闯祸了?大可以把她丢回孤儿院,我毫不在意地想。

    “是这样的,我家小姐与苏珊小姐同在一个班级,今天……”他似乎在犹豫,但还是接了下去,“今天中午时分,有人试图绑架我家小姐结果错绑了苏珊……”他停了下来,脸上全是为难。

    “苏珊在哪?什么人干的!?”听到这里,我感到一阵怒气。什么时候我家的小花可以任意让人欺负了!教育狗也要看主人,冠上了班格纳的姓氏,即使是野狗也会变成公主狗,怎么能让人随便欺负!

    “我家主人已经打探到地点,特地派我来告知……”

    得到地点之后,我带上几个保镖赶了过去。让人失望的是,我到达那个破旧房屋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人,而在房屋后面的废井里,我找到了苏珊的尸体。

    把尸体运回家的过程中,我有考虑过下一个领养的孩子要什么模样比较好。但是,我很快觉得现在未必不是一种转机。只有达成某种程度的一致才能成为真正的家庭,有共同的经历,相似的感是达成一致的最好方法。我亲的孩子,你终于等来了这样一个机会。这一次,你将真正刻下这个姓氏,不仅在证件或者未来的墓碑上,更在你的血和你的灵魂中。你将永远无法抛弃这一切,我的孩子,我等待着你归来,等待着你新生,等待着你的变化。质变是一切变化中最有趣最吸引人的东西,感恩吧,我的孩子,我给予了你姓氏,给予了你生活,更将给你带来全新的一切。

    我拿出弦,再一次听见那熟悉的声音。这一次,我要付出的代价是感,应该说是我、莉和苏珊本,都只能选择一种感并加以保留,而忘却一切其它感,这就是复活苏珊的代价。

    我走到了端坐在客厅看书一脸高贵的妻子边。我对她这段时的转变很有兴趣,她看上去就像一个真正的贵妇,那种出生贵族世家,然后成为贵族小姐,最后依然嫁给贵族的端庄、高贵、典雅、冷漠的贵妇。她好像从来都不是肮脏破旧的塑料花,好似一开始就是嫩的园中玫瑰。她看上去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宅院,坐在那里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像布景一般协调。虽然这一切是那样的有趣,可我现在的目的并不在于这些。

    我走到边,这样对她说:“苏珊死了。”

    “是吗。”她淡漠地应了一声,那口气好像仅仅表示她知道了。

    “我要复活她。”我说道。

    “需要我做些什么?”过了好半天,莉才抬头问道。

    “你要付出除了你自己选定的一种之外的全部感。”我简单地说明。

    “可以。”她毫不在意地答应了。

    一切在这一刻就成了定局。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