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伟大的爱(绿)(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仅以此文献给我的父母,感谢赐予我生命,感谢让我有健全的体,感谢所给予我的。虽然他们不可能看到这篇文……)

    只有三根弦的琴正安静地躺在角落,等待着下一次闪耀。

    “马赛尔夫人,非常抱歉您的体不适合怀孕。”医生刚说完,面前的妇人便趴在丈夫上痛哭起来。

    “别哭了,没关系的,我不在意。”马赛尔先生低声安慰着妻子,不过这确实是真话。他对小孩子这种生物从来都没有什么很大的好感,如果要继承人的话,去领养一个不就行了?虽然他不能体会妻子如此哀伤的心,马赛尔先生依然尽力安慰着妻子。

    “我在意!”马赛尔夫人大叫一声,继续低下头去抽泣。

    几个月后,地点仍然是医院。

    “夫人,您怀孕了。可是很遗憾无法恭喜您,我建议您拿掉孩子。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您的体并不适合生育。”医生推推眼镜,平板地向眼前的妇女建议。

    “不!我不!医生,您这是谋杀!”马赛尔夫人尖叫着跑出了诊疗室。他的丈夫在对医生投以歉意的眼神之后,也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莱妮!莱妮!”马赛尔先生好不容易抓住了妻子,小心地在制止她的挣扎的同时又不伤害她。

    “我要留下我们的孩子……”马赛尔夫人无力地垂下双手,蹲在地上哭泣得像个孩子。

    “可是医生说……”她的丈夫试图发表自己的看法,立刻被妻子的一声尖叫所打断。

    “我要留下我们的孩子!”大叫之后,又是哭泣。

    “好好,你说留下就留下吧。”马赛尔先生显然对这样的重复有些无力,他只是这样叮嘱,“但是你一定要小心自己的体,如果,我是说如果要做出选择的话,我肯定会选择你。”

    “我请求你……”听到丈夫这样说,马赛尔夫人抬头本想哀求什么,可看看丈夫坚定的神,她最终只是低下头,幽幽地叹了口气。

    虽然马赛尔夫人在整个孕期都非常非常的小心和谨慎,甚至达到了只要听说对体有妨碍或者影响的事全部都不做,避而远之的地步。而看她是那样的期待,她的丈夫也很细心地照顾关怀着她,也同样吩咐家中的下人要多注意夫人。

    可即使这样,即使他们已经做了所能做的一切,在马赛尔夫人生产的那一天,她依然产下了一个死婴。连睁开双眼看一看父母和这个世界的机会都没有的小男孩,还在母亲腹中的时候就已经咽了气。

    尽管这样,马赛尔夫人依然为之付出了几乎可以说是惨重的代价。生产时候的大出血以及后来不得不采取的剖腹产对她本就不怎么样的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她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无法离开病,并且在此后的一生中都无法摆脱那些药物了。但是对马赛尔夫人来说,最令她绝望却是她永远不可能再怀上孩子了,当她得知消息的时候她几乎崩溃了,然后每一天每一天都在哭泣着。

    “你让我抱抱我们的孩子好不好?”这几天,马赛尔夫人不断对丈夫提出这样的要求。

    “莱妮,你清醒一点,那孩子已经去了上帝那里。”马赛尔先生对孩子的死亡虽然有些遗憾却并不特别伤心,反正他本来就不是特别想要小孩子。倒是妻子的精神状态和体状况让他很是担忧,他尽力劝解着妻子,希望她能早从这种低靡的绪中走出来。

    “我只是想抱抱他,我连……我连他的脸都没有看到过,连一个亲吻都没有给过他……”马赛尔夫人满脸泪水地看着丈夫,几乎是哀求地说,“我们不可能再有孩子了,你就让我抱一抱我们唯一的儿子吧……”说完,她又低下头,小声啜泣起来。

    “唉……好吧,我去跟医生商量一下。”她的丈夫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决定满足妻子的要求,也许看过之后她就能接受事实了也不一定。

    于是,在一个小时之后,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马赛尔夫人同丈夫一同出现在停尸房内。

    “夫人,这就是了。”工作人员拉开其中的一个格子,然后打开里面的袋子,一具小小的体显露出来。

    “我的孩子!”马赛尔夫人几乎是冲上前去,一把推开工作人员,把尸体紧紧抱在怀里。

    “莱妮,你不要太激动。”马赛尔先生伸出手扶住妻子,试图安抚她的绪。

    “我的孩子!”马赛尔夫人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丈夫的话,她只是一遍一遍看着孩子的面孔,然后用脸颊轻轻碰触那早已经冰冷的体,好像这样做,她怀中的生命就会重新温暖一般。

    “夫人,这样做是不许的。”工作人员在看见她的举动后出言制止,她这样做只会破坏尸体表层涂抹的药水加速腐烂而已。

    “莱妮,冷静一点。”马赛尔先生试图把妻子和孩子的尸体分开。

    “不要!不要碰我。”马赛尔夫人紧紧抱着孩子缩到墙角,她眷恋地看着孩子那小小的,皱巴巴的面孔,温柔地抚摸着他那有些发青的冰冷的体,然后在他那还没有机会睁开就永远闭上的眼睛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莱妮!”再也看不下去的马赛尔先生向工作人员做了一个手势,二人合力强行把马赛尔夫人和尸体分离开。

    “放开我,我要我的孩子!”被丈夫抱住的马赛尔夫人依然不断挣扎。

    “孩子要睡觉了,莱妮也先回去睡一会吧。”她的丈夫没有办法,只能尝试哄骗她。

    “真的?”马赛尔夫人立刻停止了挣扎,一脸希翼地反问。

    “真的,那现在我陪你回病房。”马赛尔先生说着,搀起妻子往病房走去,还没走出两步,先前绪过于激动的妻子就晕在了他怀里。

    过了半个月,马赛尔夫人出院了,她的体主要需要静养,呆在哪里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然后,又过了一周,他们的孩子下葬了。马赛尔夫人在葬礼上再一次哭到昏厥,这让他的丈夫不免对未来有了几分担忧。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距离那次葬礼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可马赛尔夫人的精神状态没有丝毫的好转,整的她面容憔悴,体消瘦。她的丈夫半夜醒来的时候,常常能看见妻子呆呆坐着,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忧心忡忡的马赛尔先生开始四处探听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希望能让妻子露出笑容,可是都没有收到效果。

    这一天,马赛尔先生无意间从一个少了两根手指的青年那里听说有一家店在出售能使人复活的琴,可当他追问的时候,那青年再也不肯多说什么。

    过了几天,马赛尔先生终于打探到那家杂货店的下落,并且亲自去了一次。

    “欢迎光临S·F杂货店。您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只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突兀的招呼语响起,马赛尔先生不由惊了一下,当他发现这声音出自一只鸟的时候,他很快平静了下来。

    不过是一家很普通的店,虽然装修得有些古怪。马赛尔先生四处打量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他对这里丧失了兴趣,打算就这样离开。

    “我是店主宁悠,请问客人您有什么需要?”

    及时响起的询问阻止了马赛尔先生的脚步,他回过头,扫了眼来人之后随意地答道:“哦,我听说这里出售可以让死者复生的琴,所以过来看看。”

    “请客人随我来。”宁悠微笑了一下,转在前面引路。

    “不……”本想说不用了的马赛尔先生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跟了上去,一方面这么离去对店主太不礼貌了,再说看清楚了回去才有东西讲给夫人听,谁知道她会不会就因为这个故事而心变好呢?

    “这就是了。”宁悠指着眼前的琴这样说。

    “哦?有着青色弦的琴,真有趣。”马赛尔先生这样评论。

    “客人您看到的是青色?”宁悠确认着。

    “难道它的弦不是青的!?”以为宁悠在质疑他,马赛尔先生有些不高兴,他冷漠地说,“谢谢你让我看了这把琴,那我就告辞了。”

    “客人慢走。”宁悠看着马赛尔先生走了出去,再次露出含义不明的微笑。

    “莱妮,我今天看到一个有趣的东西!”刚进家门,马赛尔先生就直冲卧房,想把今天的经历讲给妻子听。

    完全不同于丈夫的兴致勃勃,马赛尔夫人只是随便瞥了丈夫一眼,然后又重新陷入她那无尽的哀思中去。

    “莱妮,我今天看见一把琴……”马赛尔先生滔滔不绝地讲着,“对了,店主说那个能使人复活,你说可笑不可笑!”

    “你说什么!?”不理会丈夫的大笑,马赛尔夫人好像被雷劈到一般转过头来,急切地问。

    “店主说那琴能使人复活……”她的丈夫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劝阻妻子,“你不会想要去吧!莱妮,那明显就是骗人的东西!”

    “我要去,那家店在哪?”马赛尔夫人说着,已经从上站了起来。

    “莱妮……”她的丈夫依然不放弃阻止她。

    “我要去……”马赛尔夫人带上了哭腔。

    “唉……好吧好吧,不过今天太晚了,明天我陪你去。”马赛尔先生无奈地屈服了,唯一使他高兴的是他的妻子绪明显变好了一些。

    第二天,马赛尔夫妇来到了宁悠的店。

    “欢迎再次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宁悠毫不惊讶地看着客人再次造访,平静地说着招呼语。

    “我妻子也想看一下那把琴。”马赛尔先生说着。

    宁悠把夫妇二人带到琴面前,然后开口问道,“夫人看到的是什么颜色?”

    “绿色。”马赛尔夫人毫不犹豫地回答,然后几乎是迫切地追问,“这把琴真的能使人复活吗!?”

    “是的,您要使用吗?”

    “当然要!”马赛尔夫人几乎是在喊叫了,她完全不理会丈夫不赞同的目光和试图阻止她的行为,自顾自做了决定。

    “可是您丈夫看见的是青色,您决定选哪一个?”宁悠这样问道。

    “哪一个更容易?”开口的是马赛尔先生,阻止不了妻子的他已经打算把这作为一个让妻子开心的游戏,反正世界上本来不可能存在复活这种东西,就随她高兴吧,大不了被骗掉点钱就是了。

    “容易的话……绿色。”宁悠想了一下,这样回答。

    “那就绿色!快告诉我,要怎样才能复活我的孩子!”马赛尔夫人急切地问。

    “请您每天准备50只灰老鼠,50只蟑螂,15只蝙蝠等等,然后将这些所有都活活剥皮,并且倒挂着让它们滴血,请收集那些血液。这里是列表。”宁悠递给夫人一张纸条,上面写满了所需要的动物和每天采集的数量,然后他继续说着,“以人类社会所定义的最为丑恶下低等的东西来融合最初的灵魂,这样持续半年之后,您就可以唤回您的孩子。”

    “太可笑了!”这种诡异的举动显然超出了马赛尔先生对于游戏的理解,他冷笑着,打算拖着妻子离开。

    “要自己亲自做吗?”马赛尔夫人一下挥开丈夫的手,继续追问宁悠。

    “我不介意您找别人来做,不过亲自做的效果会好一些。”

    “莱妮,你清醒一点,我们的孩子已经下葬了,他已经腐烂了!”马赛尔先生对着妻子叫嚷。天哪,就这么一个低级的骗子,为什么他的妻子还会去相信。

    “对了,我们的孩子已经腐烂了,你要怎么让他复活?”丈夫的叫嚷反而让马赛尔夫人注意到这一点,她继续问宁悠。

    “贵夫妇可以去领养一个婴孩,如果您能每天坚持这样做的话,在半年后那个婴孩的灵魂会死去,您孩子的灵魂就会进入那婴孩的体。”宁悠解释着。

    “我怎么知道你说得是不是真的!?”马赛尔夫人死死盯着宁悠,几乎是质问。

    “呃……您也可以选择在期满的那一天杀了那个孩子,然后告诉我,他会在一小时左右复活。”宁悠有些残酷地说着。

    “你这是犯罪!”马赛尔先生叫道,“莱妮,不要听这个骗子的!”

    “我期待着半年后的那一天。”马赛尔夫人完全不理会丈夫,坚定地对宁悠说。

    在二人离去,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店内传来阵阵窃笑声:“哈哈哈,宁悠被说成骗子,太可笑了……”

    而在回去的路上,马赛尔先生依然在不断劝说妻子把那根诡异的弦丢掉。他的夫人却只是怜地抚摸着那根弦,就好像抚摸着孩子小小的脸庞,露出温柔的笑脸。

    (某最近真勤快啊真勤快,叹气…企盼会天降书评中……)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