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神之救赎(黄弦)(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此刻,梅琳·格尔正在房间里与一具尸体大眼瞪小眼。因为某店主说,只要她坐在尸体边上一夜就能看见他复活。所以此刻梅琳正在验证这一说法,同时不忘把空调的温度调低再调低,并用毯子把自己裹得紧紧,她可不敢保证一旦这尸体发出什么异样气味她还能有心在这坐一晚上。

    在等待的过程中,梅琳第一次相对认真地打量起眼前的尸体。从已经有点模糊的面容上看,男子大约二十五岁,但是以医学眼光从骨骼发育来看,眼前的尸体应该属于一个15到17岁之间的少年。虽然福尔马林的浸泡已经让他的体微微萎缩,并且黯淡发黑,但那上面的伤口并没有因此而被遮掩一些,反而变得更加狰狞丑陋。

    出于无事可做的理由,梅琳开始研究起尸体上的伤口来。首先是面部,从左边眉骨到鼻梁处有一条伤疤,从留下疤痕的截面来看应是刀上。如果伤口再下移5毫米他的左眼恐怕就保不住了,运气还真是好呢,梅琳不负责任地感叹。颈部,有明显的青紫痕迹,应是被人用力扼住喉咙所残留,忘了说的是,体到面部有明显浮肿,是被水浸泡后的结果,头部又有遭到重物撞击的痕迹,口还有三条明显的利刃划过的痕迹。不解剖的话大概没人能很轻易地认定他究竟是怎么死的,不过这种问题一般属于法医的工作范畴,而不是莫名其妙接手的医学院研究生所感兴趣的范围。

    梅琳打了个哈欠,转过头去看墙上的时钟,半夜一点。距离天明还有好几个小时,她用手指戳戳尸体的手臂,从触感来判断与之前毫无不同,完全看不到有复活的迹象。现在梅琳对于他上的烫伤、刀伤、烧伤、甚至枪伤都已经丧失了兴趣。她关心的只是,这个巨型垃圾什么时候能从她家的地板上站起来。她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让自己落到和一具丑了吧唧的尸体半夜两两相望的境地,还冻个半死?

    不知不觉地,梅琳睡着了,虽然她一直以为能坚持坐到天亮。好像感觉到从窗口入的阳光一般,梅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啊!啊……”无论哪个女孩早上起来,第一眼看见的是个面目不清的男人表怪异地蹲在地上看着自己,第一反应都应该和梅琳一样,那就是发出凄厉的尖叫。

    “你真吵!”男子捂住耳朵抱怨。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里!?还有你想干什么!?”依然没有完全清醒的梅琳问出她最关心的问题。

    “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男子放下捂住耳朵的手,干脆坐在地上回答。

    “醒来……”梅琳似乎终于想到了答案,“哦,早说你是尸体不就行了!害我吓了一跳!”弄清事实的梅琳完全没了刚才紧张得神经兮兮的表,她自顾自地站起来,在把空调调到常温之后自行去梳洗。

    “这么说我是真的死了?”现在轮到男子吃惊了,他亦步亦趋地跟着梅琳,直到被骂。

    “别跟着我!有什么问题等会再说!”梅琳“砰”的一声把盥洗室的门甩上。

    当分针绕着时钟转了二分之一个半圈之后,梅琳才姗姗然再次出现在尸体先生面前。

    “我是真的死了!?”在看到梅琳肯定地点头之后,他又追问道,“那现在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地狱?”

    “噗……”梅琳小姐非常不雅观地把刚入口的牛喷了出来,“拜托你讲笑话不要挑这种时候,再说我怎么可能会下地狱。”梅琳鄙视地瞥了尸体先生一眼。

    “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尸体先生似乎不得到答案不会罢休。

    “总得来说就是我让你复活了,虽然看上去一副没有彻底的样子。”梅琳放下手中的牛,扫视着眼前的家伙,撇撇嘴做出结论。

    “我又复活了!?”男子脸上的表很是复杂,愣愣地站在那里。

    在他不知道是想大哭还是大笑的时候,梅琳再次开口:“我不知道你想怎么验证真实,不过奉劝你最好不要掐自己,没人知道被福尔马林泡过的皮肤会不会脱落。”说完,她继续喝着牛

    “哦!FUCK!真是太棒了!”似乎男子生前经常说类似的话语,听上去没有任何不熟练的样子。

    “喂,你怎么不谢谢我,毕竟是我使你复活的嘛。”梅琳随口应道,原来真的什么都不用付出就可以体会到主宰人生死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

    “哦,谢了,小妞。以后有什么事我罩你。”从男子说话的口吻却可以窥见他之前的出并不太好。

    “这个以后再说。”梅琳有些嗤之以鼻,让一具尸体报答她?她还不至于悲惨到这种境地,“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是怎么死的?”前面的问题是出于叫起来方便,而后者单纯是因为无聊,当然或多或少也有对于那些伤口的好奇心。

    “我是帕特。至于怎么死的……”男子努力思考着,“好像是打群架的时候被人捅死的吧……”

    “出来混的?难怪上伤口那么多。你到底几岁?”梅琳尝试验证自己对骨骼生长的推断有没有错误。

    “17。”男子,或许称之为青年更合适,名为帕特的青年毫不犹豫地回答。

    因为推断正确而小小得意着的梅琳在看见墙上挂钟显示的时间之后跳了起来:“我要上课去了,你乖乖呆在这里,不准接电话,不准在窗口乱晃,不准应门,也不准乱动东西。我想你应该不需要吃东西,如果你有饥饿感的话下次告诉我。好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梅琳背上包准备出门,在门口的时候,她又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叫道,“对了,盥洗室有镜子,我想你应该对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好奇。不过最好不要碰水,没有人知道如果你上的福尔马林褪去会发生什么!”说完,梅琳急匆匆地离开了。

    被留下的帕特在确认了这个空间只剩下他一个人之后,坐在地上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又活了!哈哈哈……这个世界还真他XX的奇妙!”由于先前梅琳的话,他不敢捏自己的手臂,只是小心地伸出食指轻轻碰了一下,虽然可以感觉到皮肤的干瘪和肌的畏缩,可毕竟是实实在在的触感。他兴奋地想跳起来,又怕因为摔倒而少了体的哪一块,只能继续坐在地上大笑,“哈哈哈,是真的!原来上帝是真的存在的,这次好运终于降临到我帕特头上了!哈哈哈……”

    在疯狂地大笑了将近半个小时,帕特突然想到还有下巴脱落这个问题,于是好不容易收敛起兴奋的心,压抑住笑容,走进盥洗室。

    一进门,就能看见大大的镜子。看着自己的模样,帕特的好心瞬间一扫而空。只听得他不断地爆发出一串串各种低俗语言混杂的诅咒:“这XXX的还是人吗!?”说着他随手拿起一瓶沐浴就想朝镜子丢过去,还好理智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没人知道他要是打破了镜子,那位小姐是会直接把他扫地出门还是送去实验机构。帕特咬咬牙,愤恨地把手中的瓶子放回远处,表狠地走出盥洗室,同时狠狠地甩上房门以此发泄怒气。

    不能因为这些举动就判定青年帕特属于重视外表,好羽毛的一族,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也不会选择使自己上多出无数伤口的“混混”这一职业了,虽然,在绝大多数况下,这并不是可以自行选择的东西。之所以帕特前面会出现那样的表现,实在是因为镜子里出现的东西有点让人……至少只要想到那个是自己,几乎没有人类能够忍受。

    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窝,不知道是否因为生前被丢在水里的关系而浮肿并且呈青紫色的面孔,干瘪而四处起了小皱纹的皮肤,萎缩并僵硬的肌和四肢,还有几块不显眼的尸斑加以点缀。也难怪帕特会对看见的东西加以诅咒,那根本活脱脱就是不需要化妆的僵尸嘛。照此说来,前面清醒过后就没有再尖叫的梅琳小姐实在是了不起。不知道她是平时看多了,昨天晚上仔细观察过了,还是根本就把眼前的家伙仍视作尸体。

    从盥洗室出来有一会儿了,帕特仍然在做心理建设。终于,在他对自己说了一句,“又不是娘们,男人丑点有什么关系”之后,他的表慢慢放松下来,显然不得不接受所谓复活只是达到了这样程度的事实。

    可是不管怎样,活着都要比死了好。只有活着,才能继续打架,才看吃好吃的东西,才能继续四处看漂亮姑娘。只有活着,才会觉得刀砍在上是会疼的,才会觉得肚子饿,才会需要发泄。只有活着,才会没了以前的威风,想看看太阳,闻闻花,吹吹风。

    帕特决定等那姑娘回来的时候问问她,他什么时候能到外面去看看,他好像已经记不起来上一次看见太阳是什么时候了。虽然他也同样不记得上次亲吻的姑娘长什么模样,可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前者更具有吸引力。

    此时的梅琳正心不在焉地听着课,一面想着宁悠曾经跟她说的话。

    “客人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了?”在梅琳说出她有可以复活的家伙之后,宁悠这样确认。

    “是的。”梅琳毫不犹豫。

    “客人选择黄色?”宁悠接下来确认颜色。

    “没错。”梅琳把一颗口香糖丢进嘴里。

    “那么您只要在他边坐一夜就能实现愿望,请在过程中注意室温。”宁悠好像没看见梅琳失礼的举动,自顾自地说明着。

    “真的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梅琳显然只在意这一点。

    “不需要。”依然是淡淡的微笑着,宁悠说着。

    想到这里,梅琳拿出记事本中的历,在期限的最后一天上打了一个圈。不过是一场游戏,弄出什么麻烦可就不好玩了。这样就不会遗忘了,等到回家后,在家里的历上也做个记号。

    天气真好啊……梅琳看着窗外感叹到,同样,坐在她家地板上,还沉浸在重生的喜悦中的帕特,也远远地看向窗外如此感叹着。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