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字结局(蓝)(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在韦尔犹豫着是要冲上前去给瑞恩一个拥抱还是揍他一拳的时候,才发现适才的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妄想。冰块依然沉默,瑞恩也依旧安静地躺在那里。是这里的空气寒冷到让他开始出现幻觉,还是过于漫长的等待使他发了疯。韦尔已经不想去判断原因,他拿出手机,准备出去打电话,果然,那种奇怪的商店完全不可信。

    当韦尔的手碰触到门把的时候,他再次听见后传来的轻微响动声。反正一定又是幻觉吧!虽然这样认为,却还是遏制不住回头的冲动。于是,在他回头的瞬间,他真的看见后的人动了一下。韦尔的第一个反应是用力眨了下眼睛,然后他确实发现瑞恩睁开了眼。

    “瑞恩!”韦尔冲了上去,他有一种心中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

    “这是哪里?”瑞恩在韦尔的帮助下坐起来,在用有些茫然的眼神环顾四周之后这样询问。

    “这里是……”韦尔思考该怎样说明,“我们先换个地方在慢慢说。”他可不希望好不容易复生的瑞恩,由于穿得单薄而在冷藏库又引起什么疾病,他可不希望还有新的麻烦产生。

    半拖半拉的把依然迷迷糊糊的瑞恩带回住处,递给他一杯咖啡暖子顺便定神。大约过了半小时,在看到瑞恩的脸色明显好些之后,韦尔才尝试着开口。

    “瑞恩,你还记得之前我们在爬山的时候遇到雪崩的事吗?”虽然是这么问,韦尔却已经打定主意不管瑞恩怎么回答都要把事实告诉他。再怎么说他都是费了好大精神才把他救回来的好不好!

    “基本都还记得,虽然有些模糊。”瑞恩放下手中的杯子,脸上是全然的疑惑,“我还记得你先下山去求救,然后……记忆就中断了。我不是应该死了吗?”在咖啡的气中,这样说着的瑞恩的表显得有些模糊,话音也仿佛听不清楚。

    “是啊。是我救了你哦!”韦尔站起来有些夸张地用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无夸耀的说。然后他重新坐下来,开始诉说瑞恩所不知道的一切。

    “……怎样,下次要请我吃大餐,我可成了你的救命恩人呢!”韦尔只是单纯在开玩笑。

    “当然。”瑞恩却仿佛犹豫了一下才答应,应该是太累的关系,毕竟发生了那么多事,没有哪个正常人类能在一瞬间全部消化完。于是,韦尔起告辞,留给瑞恩独处的空间。

    大约半个月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从瑞恩的上已经丝毫找不出“死亡事件”的影子。韦尔有时却觉得无趣,怎么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记得那一切?他并不是想炫耀或者从瑞恩那里得到什么,只不过想找个人跟他共同记得所有的事,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觉得,当时他一个人先行下山并没有做错。没有人否定,并不代表就是肯定,所以他希望这一切的一切都能被记住。与此相对的,他丝毫不敢询问瑞恩在他走了之后又经历了什么,又想了什么。他生怕一旦问起,瑞恩会玩笑地给他一拳说当然是记恨自己丢下他一个人。就算再粗线条,韦尔也很清楚的知道,在那之后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弥补,而不是挽救。

    但是瑞恩似乎并没有这样的烦恼,他回到了之前的生活,在那一切发生之前。他过着同以前一样的子,露出一样的笑容,说着相似的话语。时间一长,韦尔觉得那一切好像不过是一场幻梦,只有他自己在梦中经历了那一切。可是,他因为那场事故而失去的左手的两根手指无法再回来。那空的位置始终提醒着他什么是真实,或许真正的真实就是他十分庆幸瑞恩此刻依然能坐在房间另一头的椅子上读着他所喜欢的书。

    “失态了,还是不太习惯呢!”正和瑞恩一起用餐的韦尔在发现对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自己残缺的左手之后,故作放弃地丢开手中的刀叉,装模做样的感叹,“为什么我始终不能像你一样灵巧呢!”

    瑞恩听了,只是露出有些模糊的笑容,低下头去继续吃东西。

    韦尔却靠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天空,发出奇怪的感叹:“天气真好啊,天空真蓝啊,云是多么的白啊……”

    “韦尔是多么的无聊啊……”快速咽下口中的食物,瑞恩接上一句。

    “是啊,韦尔是多么的……不是!”韦尔恍然大悟一般地坐直体,发出怪怪地惊叫,“终于正常了!自从你复活以来都有点怪怪的。”

    瑞恩的眼角好像抽动了一下,韦尔再看时,他还是一贯的表,异常平静地说着:“有吗?我觉得我跟以前一样,非常正常。”

    还想再说什么的韦尔无意间瞄到餐厅的时钟,这次他是真的跳了起来:“那么,和以前一样的兄弟,这顿饭就算你请的了。我要赶着去跟女朋友约会了。”说完,韦尔神秘兮兮地凑近瑞恩,“我也算救了你一次,别那么小气啊!拜!”

    被留下的瑞恩依然面无表,他慢条斯理地继续用餐,好像一开始就只有他一个人坐在这里一样。

    渐渐的,韦尔发现瑞恩变得有些不同了。怎么说呢,每次当他谈起与那次事件相关的东西,甚至只是无意的巧合,比如“爬山,尸体,冷库”等词语,瑞恩的脸色都会有些变化,然后随便找个话题转移他的话。次数一多,即便韦尔再怎么粗心都会察觉到事的不对劲。而且,瑞恩正渐渐开始疏远他。约他吃饭,不是已经有约就是加班。叫他出去玩,要么要陪女朋友,不然就是太累了不想动。这所有种种,不由得韦尔不起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两兄弟还有什么话不能摊开来说,为什么一定要弄成这样?于是这一天,韦尔在瑞恩家门口拦住了他。

    “瑞恩,你最近变得很奇怪哎!”韦尔满脸不悦,“你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和你没有关系吧。”也许是被韦尔的口气激怒,正打算开门的瑞恩冷着脸丢下这么一句。

    “什么叫和我没关系!我们是兄弟!”韦尔差点给瑞恩一拳,“以前你都不会这么说,我就说自从你复活以来总是变得怪怪的……”

    “不要总是跟我一口一个复活!我没兴趣听。”瑞恩打断了韦尔的话。

    “就算当初把你一个人丢在山上是我不对,可那也是你同意的!而且,我最后不是也算救了你吗?我们十几年兄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韦尔的火气也上来了,他一把抓住瑞恩的衣领,几乎是在对他叫喊。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是兄弟了!”瑞恩一把挥开韦尔的手,径自打开门锁走了进去。在门被关闭的那一刻,韦尔清晰地看见,瑞恩脸上写满了厌恶。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韦尔完全不明白事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厌恶,他十几年的兄弟,从小几乎可以说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现在脸上居然写满了对他的厌恶!当初是瑞恩自己建议他先行下山的,而且自己也成功使他完好无缺地复活了,现在少了手指的是自己,对那件事耿耿于怀的也是自己,瑞恩还有什么可以不满的!韦尔恨恨地一拳打在瑞恩的房门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就算是薄薄的一扇房门,也可能分割开两个不同的世界。就算不隔着房门,人类或许也没有办法相互理解。韦尔怒气冲冲离开的同时,瑞恩正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到最大,目光却始终在天花板上游移。

    没有死过的人,是没有办法理解经历过死亡的人的想法的。当他被一个人留在山上,目光所及的地方都只有白雪的时候,他在想些什么。当时间不断流逝,他心中的信念和希望逐渐被绝望所取代的时候,他又在想些什么。当第二次雪崩降临,当白雪覆盖他的那一刻,在濒临死亡的那一刻,他又有着怎样的思绪。那所有的一切,没有任何人能够明白。那种绝望、痛苦、留恋、悲伤甚至愤恨,都没有办法对任何人诉说。同样的,当他从短暂的沉眠中被唤醒的时候,当他从那停滞的时间被带回到现在的时候,他所想的,他所考虑的,在他脑海中闪过的,也依然只能属于他自己。没有办法诉说,也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只能永远的,永永远远地一个人背负这一切,就算到了再次进入坟墓,永远长眠的时刻,那一切的一切,依然只能属于他自己。

    既然这样,他想忘记那一切,至少假装忘记那一切,回归到所有一切发生之前的时刻,又有什么错误?已经注定背负了,就连假装遗忘都不被许了吗?韦尔又为什么要一再提醒他那一切,不断提醒他已经死过一次,已经和所有的人不一样。施恩于他就那么值得兴奋吗?

    那么,就只有行同陌路了……

    当韦尔再一次出现在瑞恩面前的时候,他这样问:“瑞恩,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瑞恩先是低下了头,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目光里已经充满了坚定:“因为我不想再记起与那件事有关的一切,而你的存在本就在不断提醒我这一切。”

    韦尔在他昔兄弟的目光里看到的不仅仅是坚定,还有那遥不可及并无法逾越的距离,意识到一切已经不同的他苦笑一下,叹息一般地说,“这是我们的最后一句话了,你没有什么想说?”

    瑞恩浅浅地笑了,笑容里充满由衷的喜悦,他毫不犹豫地说:“拜。”

    在很久,又好像不是那么久之后的某一天,洁希卡问宁悠:“如果韦尔不一再提醒瑞恩,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

    “谁知道呢!”宁悠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轻叹。

    有很多事不是你付出了就能得到相应的回报,有些事你不曾参与就无法理解,而有些事即便你参与了也无法理解。世界上的事或许本就如此,谁也无法说清楚。

    End

    2005.6.30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