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字结局(蓝)(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修改了被某人说成哲学批判的部分,精神不佳依然觉得写得不好,随便看看吧。)

    “瑞恩,一起登山?”满眼枫红的初秋,韦尔在厌倦了坐在椅子上打哈欠之后,开口向坐在对面正捧着本不知名的书看得入迷的人说道。

    “好。”被叫到的人想了一下,随口答应了。

    “那就下个周末。”韦尔确认时间。

    “可以,要爬就爬高一点的。”瑞恩这样说着。

    “当然!反正这种季节也不是发生雪崩的时候。”韦尔站起来,挥舞手臂开着玩笑。

    “……”瑞恩对韦尔无趣的玩笑并不感兴趣,他站起来走到一边的书架拿出旅行手册丢给韦尔。当黄昏降临的时候,他们已经决定好了目的地、路线、定好了旅馆、联系好接待的人以及分配好各人的任务。

    周六的天空和平一样晴朗,淡淡的云朵在蓝色的天空缓缓移动,飞鸟留下淡淡的痕迹,只停留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在这样好的天气中,韦尔和瑞恩带着比天气更好的心出了门,向着他们的目标前进,顶端终年覆盖着白雪的国内最高峰。

    瑞恩和韦尔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格相反,志趣也完全不同。也许世界上真存在互补,所以两个除了别相同之外几乎没有共通点的人,能够成为最好的朋友。说最好,也许有些不恰当。二人都没有思考过这种无聊问题,反正男生的友就是那么回事,不会有事没事腻在一起。有一点相似的好,带着一样一往直前的勇气,有时候互相调侃,有时候共同并肩,似乎就是一切。

    季节不错,天气很好,心愉快,准备充分,边是朋友。一切的一切都显得美好。即使在进行地是耗费体力的行为,也无法阻止韦尔无休止的话语。所有的高兴和悲伤都可以拿出来摊在阳光下摆在世人面前,心中想十分,脸上便会露出九分,这就是韦尔。他的快乐与忧愁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让人知道的,也没有什么有在朋友面前隐藏的必要。单纯、冲动、认真,他就好像山上的白雪一般在仿佛被看透的时候坚持着自己的坚持。

    相比韦尔的活跃,瑞恩就沉默了许多。从很多方面来说,他都可以被说成一个有些郁的年轻人。沉默、沉默、还是沉默。不论你询问还是试探,讽刺还是赞美,沉默是从他那里最可能收到的回应。似乎没有值得高兴的事,也没有什么值得忧愁,他脸上的表总是如此相似,以至于不熟悉的人常常讽刺他为“雕塑”。过于认真的格,使得一些繁琐的工作自然落到他的头上。比如这一次的出行,所有联系和确认的工作都是他来完成。而韦尔只是如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早早地打包好行李准备出发。

    即使不流露出来,快乐依然是快乐。每一个人的不同面孔,只有在恰当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以及对的人面前才会崭露。与朋友相处的脸,与人依偎的面容、自己独处时刻的表……如果有神的存在,倘若他会关心这种无聊的东西,也许自己就是意识到有多么不同。至少韦尔知道,他现在很高兴,瑞恩也很高兴。做着喜欢的事,边是朋友,天气又像湖水一般晴朗,还有什么值得忧伤。

    不快不慢地向上走着,虽然依照韦尔的格他更想一下冲到顶端,可毕竟不是鲁莽不懂事的孩子。登山的危险不会不知道,这是一种有些残酷的运动而不是一种玩笑。一切都必须按照计划完成,再怎么冲动,韦尔上还是有理智这种东西存在的,所以他们依旧慢慢地前进着,顺便还有闲心观赏风光。当急切地到达终点变得不那么重要的时候,沿途的风光就会重新被纳入视野。

    蓝色,抬头向上望去,仿佛被倒挂一般的巨大蓝色帏幕,看不见尽头。在无限延伸的地方,颜色渐渐淡去,用橡皮擦出的朦胧,让人睁不开眼。棉花糖般的云朵,不知惑了多少孩子,它们却无辜地肆意改变形状,遥不可及。炽的太阳在遥远的地方散发它的光辉,只匆匆一眼,就会让人觉得眼睛生疼。于是把目光移回来,看向前方。除了山还是山,其余的山峰在看似并不遥远的地方矗立,幽幽的绿色上面是淡淡的白。不知道有多少神秘在其中等待着,遗忘着,只那海拔第一的高度就足以引得人们一探再探。

    在美丽中沉迷,就会不经意失了心魂。即便已经看过无数次类似的景色,韦尔还是仿佛初见钟的女子一般,魂不守舍地分了心。不知道正神游到何处,远方传来声响。瑞恩伸出手抓住韦尔使他停下来,随即做了一个声的手势。韦尔立刻完全清醒,浑的细胞的紧绷起来,对于此刻越来越响的声音,他有着不好的预感。天边的云已逐渐变得沉,淡淡的透明色早已变成浓厚的灰色,看到这一切,二人交换一个眼色,立刻向山下跑去。

    遗憾的是,已经来不及了。雪铺天盖地而来,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一切就不同了。不知道时间,遗忘了空间。当韦尔终于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除了一只手指好像被冻伤无法动弹之外没有别的伤口,可是他找不到瑞恩。他艰难地使自己从雪堆中脱,慢慢站起来,由于怕再次引发雪崩不敢叫喊而只能用目光四处寻找。

    白色,多么纯洁的颜色。不管韦尔向哪个方向看,眼前都是一片白色,白得闪亮,白得刺目。他慢慢向前移动,压下心中的焦急,继续用目光搜寻瑞恩的影。大约走出了十几米之后,他看见斜侧方不远处有一团黑色物体不断显露出来,他急忙慌慌张张地跑过去。说是跑,其实也不过是更加跌跌撞撞的行走,只不过在韦尔的心中他是在奔跑而已。

    那一团黑色的物体果然是瑞恩,比韦尔不幸的是他正好撞到了石头。韦尔把瑞恩搬到相对平坦的雪地上,探了探他还有呼吸,韦尔松了口气。要是他最好的兄弟因为他的邀约而送了命,他这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

    “瑞恩!瑞恩!”帮瑞恩按压心脏之后,韦尔叫着他的名字。

    等待的时间永远都会变得漫长,在韦尔觉得有一小时其实才过了十分钟的时候,瑞恩睁开了眼睛。

    “呃。”瑞恩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想坐起,却被腿上传来的尖锐疼痛阻止。

    “别动,你好像骨折了。”伸手阻止了瑞恩的行动,韦尔告诉他这个事实。

    “发出求救信号没有?”毕竟早已是成年人,没功夫自怨自艾,一转眼瑞恩就想到了最关键的问题。

    “已经发出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接收有问题,没办法得到回应。”韦尔皱起眉,对他们的窘况表示担忧。

    “再继续发,我们先等等看。”瑞恩虽然这样说,可是不等的话他们又能怎么样呢。理论上来说,刚才的雪崩山下应该已经知道,他们事先联系好的人应当会立刻出发寻找他们,现在也只能这么相信了。

    所谓相信也是会有时间限度的,在漫长的等待没有结果之后,瑞恩无法说服自己继续等待下去。韦尔更是早就坐不住了,他搀起瑞恩说要这样下山去找人救援。

    愿望永远是美好的,现实却可能很残酷。韦尔以为凭着他经常运动而得来的强壮体,应该很有希望把瑞恩带下山去。可惜在雪崩过后,行动变得非常困难,更不用说,瑞恩还有一条腿不能行动。韦尔也曾认为,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他都会坚持着带瑞恩一同离开,可听了瑞恩的话后,他改变了想法。

    “韦尔,你先走。”发现这样也不是办法的瑞恩这样说。

    韦尔好像没听见似地继续架着瑞恩缓慢地向前移动,完全不理睬瑞恩的话。

    “我不是叫你把我丢在这里,先停下来让我说明一下。”瑞恩解释,在韦尔停下来之后,他继续说着,“这样前进速度太慢了,我们获救的希望会越变越小。你没有什么外伤,行动应该不会受到太大影响,我建议你自己下山求救,记得要上来接我。”最后一句已是玩笑的口气,是啊,多少年的兄弟,还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犹豫,还是犹豫。韦尔停滞不前,他能把受伤的瑞恩一个人丢在这里?丢在这前一刻美丽转眼就变得凶险的山上?

    “快去,你多耽误一分钟就是让我向危险更靠近一分钟。”

    瑞恩的话坚定了韦尔的信念,他把瑞恩扶到边上坐好,便头也不回地向山下走去。整个脑海中只有一句话——他一定会很快回来,一定。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