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下弦上的忠诚(赤)(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紫弦上的光芒已经隐去,温和而虚幻的将为这神秘色彩的睡眠提供一段时的消遣,却不知道接下来到访的又是怎样的人,又会谱写什么样的故事。

    “你必须发誓,发誓你会用生命保护我女儿直到她成年。如果你同意,我就答应出钱帮你妹妹治病。”中年男人的声音在暗夜中响起,出色的商人就是任何时候都会想到交换利益。

    “我发誓。”看不清面孔的男子单膝跪地许下诺言,“我发誓会用生命保护小姐,直到她十六岁的那一天。”只要说出一句话,只要献出所谓的忠诚,就能换取他唯一的妹妹的生命,他那个和他将要保护的小姐同年的妹妹,这么简单的条件,他怎么可能不答应。所以他低下头,跪在地上发誓。只要一句誓言,他那年仅6岁的妹妹就有可能动手术,也许有一天能够在阳光下奔跑,她所应该在的地方决不是冰冷而惨白的病房。只是十年而已,只要他出卖忠诚十年而已。

    “不要忘了你那个妹妹可是需要长期治疗的,一旦我女儿有丝毫意外,我会让你看到代价的。”中年男人沉的警告,“就算我死了,也有人会看着这份契约的,你不必怀有心存侥幸的妄想。”也许是看见跪在前的少年眼中掠过的不桀,可能只是出于谨慎的提醒,总之在片刻沉寂之后,男子又补充了这样一句。

    七年意味着什么?七年的时光足以使一个母亲怀里的婴儿成长为天真无邪的孩童,而一个孩童则在这期间变成青涩懵懂的少年。七年可以使如壁画上纯洁美丽的少女变成母亲,不再对珠宝华服有过多的关注。七年能够让幼小任的女孩变成婷婷少女,虽任依旧,却已经有了花蕾的芬芳;七年能够让一个始终不得不躺在病上的女童走下铺,甚至可以在阳光温和的子稍稍跑动;也能够使一个目标简单,人也简单的少年成为手不错却要装作自己没有思想的保镖。

    雷很少去回忆这七年他是怎样生活过来的,他宁可多想想上个月底去看妹妹的时候,她的脸色是不是比以前更红润了一些。四年以前,在他的训练结束之后,他得到了恩惠,每个月底他可以去看看妹妹,那个现在还没办法动手术只能靠药物来支撑她苍白青的妹妹。医生说她的生命最多只能坚持到十六岁的夏天,他等待着,等待着约定期满的那一天。等到小姐满16岁,雇主就会给他钱,他那时也该满16岁的妹妹也就能够去动手术,也就不必再担心那个定时炸弹一般的心脏。他可以带着妹妹去另一个城市生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当距离这个月月底还有五天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不可挽回的事——雷要保护的小姐,也就是妮娜小姐死去了。事的经过是这样的:这一天,大约晚上九点的时候,妮娜小姐闹着要出去。因为房子的主人,也就是妮娜小姐的父亲现在正在另外一个国家,而在他走时留下了“止妮娜在晚上外出”的口信,所以不论是保镖还是佣人都对妮娜小姐的大喊大叫没有反应。后来,喊累了的妮娜小姐怒气冲冲地回了自己房间,大家都以为这件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谁知道一个小时之后,在院子里巡查的雷在花丛中发现了妮娜小姐,从还飘在三楼的单来看,大概是想从窗户里下来的妮娜小姐不幸掉在了地上,摔断了她纤细的脖子。三个月前,妮娜小姐刚度过了她十三岁的生,这一年,距离她成年还有三年。

    不知哪位作家再生才能分毫不差地描绘出雷当时的心,也不清楚用那种手法,是浪漫还是写实更能体现他那一刹那的感受。不管雷心中究竟有着怎样复杂的绪,他依然先将妮娜小姐拖到草丛里,然后上楼处理掉系在窗框上的单,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他面不改色地跟其它保镖打了招呼,随后在确定四下无人后小心地抱起妮娜小姐还温暖着的尸体,消失在夜幕中。

    像抱人一样抱着被斗篷裹得紧紧的妮娜小姐,雷没有办法思考。在霓虹闪烁的夜晚,抱着还有暖意的尸体,站在十字路口,左右徘徊。他只是希望能通过努力让他唯一妹妹有钱动手术而已,那种数字不是一般人家拿得出来的。他也不想去低头四处求人,那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免有失尊严。施恩永远比受人恩惠要坦然,更何况其实他根本没有能够求助的人或者地方,所以他很轻易就出卖了自己的忠诚。可是现在一切都开始变得毫无意义,小姐死了,他要保护的目标已经消失,契约将不再存在。先不用说他的雇主肯定不会给予他当初所许诺的那笔金钱,连他们这一批保镖会遭到什么报复他都无法确定。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对他来说现在唯一即将成为现实的就是他那十三岁的妹妹也将同妮娜小姐一样死去。至少面临失业的他无法再偿付那些医药费,而停药对于他妹妹来说与死亡没有区别。

    抱着尸体,前后张望,克制自己不要露出慌忙的神色以免引来警察的询问,于是,在脸上装出怜的表,虽然在夜色中其实并没有人会在意,他还是不能容忍有万分之一被识破的可能。小心掩好斗篷,生怕夜晚吹来的风在不经意间就戳破了真实,让他落到无法回头的境地。雷讽刺地笑笑,他现在还能够回头?他还能做什么?正犹豫间,他突然觉得寒冷,把重量移到左手,用空出来的右手拉紧上的衣服,望向远方的眼里全是空无。

    世界上的事永远充满意料,在你陷入黑暗最绝望的时候前方可能会突然出现灯火,照亮脚下的土地。可惜的是,人们始终无法预料自己选择的光芒是神的光辉、普通的白炽灯还是磷磷鬼火,或许,在某个阶段这些都是一样的,却终将等到选择导致的不同结果出现。

    而当时的雷所等到的光芒就是听说有一家杂货店出售的琴能够让死者复生,于是,当另一个夜晚降临的时候,雷前往那家店。当然,他并没有带上妮娜小姐。他把妮娜小姐安置在了一个安全又舒适的地方,虽然后者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雷还是考虑到如果世界上还存在复活这种事的话,在诡异而毫不舒适的地方醒来的妮娜小姐的脾气将不是任何人所高兴应付的。所以在这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雷来到了S·F杂货店。

    雷毫无选择地听完了零用多国语言重复的招呼词之后,宁悠才出现,脸上是一惯的营业笑容,他淡淡招呼:“请问客人有什么需要?”状似不经意地,宁悠推了一下眼镜,选择无视来人上隐隐的尸气。

    “要怎么做才能复活死者?”好像什么都顾不上了,雷皱着眉直接抛出问题,这似乎已经是他还能思考的极限。

    “您想怎样做呢?”看着客人急忙想说些什么的模样,宁悠露出笑容安抚,“请不要着急,麻烦先生先告知您的姓名以及您所想要达成的愿望,然后再谈其它。”

    即使觉得眼前的店主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多事又无聊。雷还是只能乖乖按照他所说的去做,在一定的环境中,一定的人将成为规则,而此刻,雷只能是服从于规则的人。好在宁悠并没有拖延很长的时间,在听完大概的况之后就带着雷来到了那把传说中的琴前面。

    “请客人选择您第一眼看到的颜色。”宁悠对有些紧张的雷说。

    “红色。”雷感到有些奇怪,这不就是一把红色的琴吗?还谈什么第一眼看到的颜色。

    “红色?请问客人有没有看到其它的颜色?”不知出于什么,宁悠再次确认。

    “没有!”雷已经有了怒气,这个奇怪的店主在搞些什么!?他面临的是多么紧急又多么绝望的事,那关系到他妹妹的生命!他可没有时间也没有心陪一个不知名的男人玩什么“猜猜这琴是什么颜色”的游戏。

    “因为客人您选择了红色,所以您有两种方法可以达成您的目的,两种方法不仅手段不同,时间长短也有差别……”宁悠还没有说完,就被雷所打断。

    “告诉我最快的方法!”早一分钟让那大小姐复活,他就多一份希望完善谎言,多赢得一分妹妹活命的机会。

    “最快的方法是换魂,那需要一百颗女子的心脏。这就是红色的象征,您可以接受吗?”宁悠这样问,毫无以外地看见客人陷入沉默。

    “可以。”大约十分钟之后,雷坚定地回答。

    “那么,请您拿着这个篮子,等你收集到一百颗活生生的心脏之后请回到这里,你所要复活的人的灵魂就将降临到一个新的上。”宁悠拿出一个小小的红色篮子交给雷,又叮嘱道,“这种方法的时间限制到第一颗心脏腐烂为止,请注意,冷藏保存也有期限。”

    “了解了。”雷接过篮子就要向外走,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问宁悠,“目标有什么要求?”

    “客人您可以自行衡量,只是请符合‘健康’二字。不过,您真的不需要听一下另一种方法?”

    “那种方法需要多少时间?”雷所关心的只有这个。

    “那要看客人寻找某些目标物所需要的时间,我只能说那些目标物应该还没有灭绝。”宁悠思考了一下之后这样说。

    “那就不必了。”说话间,雷已经走出了好几步。

    等他的影完全消失之后,洁希卡从宁悠后探出头来,有些疑惑地问:“宁悠,等他集满的那一天,那个女孩真的可以复活?”

    “这是赤色弦的要求,如果他没有犯下致命错误的话就可以。”宁悠回答。

    “应该不会犯吧,提示很明显呢!”刚睡醒的零打着哈欠摇摇晃晃地从角落飞过来。

    不管无关的人怎样评论,雷的限时旅程才刚刚开始。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