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Ⅷ凭依(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今天早上,宁悠收到了一把刀,他随手把刀放在桌上。当太阳升到半空的时候,有些东西从漫长的睡眠中醒了过来。

    我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有人正在我面前轻声说话。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不理解他的表为什么会一变再变。即使在火把的映照下,这里依然很昏暗,这里也只有他一个人,我半梦半醒,他依然每天都对着我说话。我依旧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只是明白了“凿刈”似乎就是在叫我,我慢慢地习惯了他轻轻的说话声,也慢慢习惯了周围的昏暗。

    我第一次完全清醒的时候,我已经割开了他的喉咙。温的血顺着我的体滑落,好像连我都被温暖了。有什么东西从体里涌出,我没有能够抓住。我依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再也没有听见他说话的声音。我不解地看着他放在盘子上的头,那是我割下的,成为了祭品就不能跟我说话了?不明白。我睡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穿过别人的体,我清晰地听见被撕裂的声音,还没等我明白过来,我又穿过了另一具体。鲜血飞溅,有不少落在我上。正看着,我被丢了出去,再次擦过一个人的体,我落在了地上。向四周张望一下,满地都是尸体。现在我已经能分清楚活人和死人的区别,一个会动而另一个不会。血顺着我的体滑落到地上,看着那艳丽的颜色,我开始觉得兴奋。不知道会是什么味道,全的时候,我看见一个人。他把我从地上捡起来,撕了块尸体衣服上的布胡乱在我上擦了几下,把我放回了鞘里。在沉睡之前,我听见有人叫他“将军。”

    这一次睡得极不安稳,一个个残破的片断在眼前晃来晃去。偶尔清醒的时候,能记住的也只是那满眼的红雾,那让我兴奋不已的艳丽与撕裂或割开喉咙的声音。半梦半醒的子似乎持续了很久。

    醒来的时候我又来到了昏暗的地方,很多会动的活人每天对着我念听不懂的东西,我上的兴奋和发的感觉渐渐平复。我似乎有了新的名字,那堆活人都叫我“妖刀”。过了很长很长的子,我都没有再睡着,直到我被移到了一个玻璃盒子里。四周都有刺眼的光整天对着我照,我又睡了。

    清醒时发现自己又换了地方,我被放在桌上,整个房子里到处流窜着灵力和结界,空气中满是器物魂的味道。

    “这是哪里?”我问站在不远处的活人。

    “杂货店,我是店主宁悠,你是商品。”那人转过来,一字一句说得极慢,“再过一段时间,你上残留的怨念和杀意就能全部消散了。”

    “哦。”我随便应了一声。

    “零,我要出去一下,请你看一下店。”那人对着某个方向说。

    “放心交给我吧。”得到回应之后,那个自称宁悠的人走了出去。

    随着拍打翅膀的声音,一只白色长尾鸟停在我面前,在伸展一下体之后问我:“你睡了多久?”虽然语气完全不同,但这应该就是刚才回答店主的声音。

    “不知道。”我并不会计算。

    “怨念这么重,杀了多少人?”虽然它这么问,却似乎并不十分想知道答案。

    “不知道。”对于这一点,我并没有清醒的记忆。我所记得的只是那鲜血的美丽,声音的人,体又开始发流开始涌动。眼前又是那向往的红雾,当什么快要冲破体的时候,一只爪子踩在了我上,流慢慢退去,我平静下来。

    “我是零。”它收回爪子,报上姓名。

    “凿刈。”

    “你会习惯的。”我不明白它指什么,所以没有说话。

    “那个宁悠是你的宿主?”过了一会,我问这只有着器物魂味道的鸟。

    “是。”

    “你也有过很多主人吗?”

    “以这种样子的话,只有他一个。”

    “为什么选择他?”

    “因为跟着他能看见很多有趣的东西。”我不解地看着它,它挥动一下翅膀继续说着,“也就是说如果我感到腻了,可能就会离开。”

    “你这只破鸟,你这是什么话!宁悠对你不好吗!?”一个拔高的女声突然在空中响起,随即一具骷髅出现在我面前。“你好,我是洁希卡·理维斯·德·安洛卡,很高兴认识你。”骷髅这样说完,又转头对着零大叫起来,“你这只没心没肺的破鸟!也不想想当初谁救了你,你居然这么说……”

    零打断了那只骷髅的话,它平静地说着:“洁希卡小姐,即使变成这样,你依然是人类,而我也依然是器物。请你不要忘了你所说的那些都是只有人类才有的东西……”

    “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找宁悠!”骷髅消失在空气中。

    “而你和我,我们器物都是一样的,一切都会习惯,然后忘记。”零看着骷髅消失,转过头来对我说。

    我看着零严肃的样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虽然我根本不明白它到底在说些什么。零看到我茫然的样子,用翅膀轻轻拍了拍我的鞘,小声地说了一句:“器物灵做到像你这样的,也真少见。”那声音怎么听都像叹息。

    接下来我们都没有说话,又过了一会儿,骷髅小姐风风火火地回来了。

    “破鸟你等着,我已经告诉宁悠了,看他回来怎么收拾你!”骷髅小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零大叫,“他马上就回来了!”

    “好,我等着。”零打着哈欠回应骷髅小姐。

    不知过了多久,当天空变成橘红色的时候,那个店主依然没有回来。

    “洁希卡小姐,这就是你所说的马上?”零对着正飘来飘去的骷髅小姐说。

    “哼,再过一会儿他就回来了。”骷髅小姐气冲冲地反驳。

    当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们口中的人终于出现。

    “宁悠,你怎么那么慢!?还不快点收拾那只破鸟,它居然那么说!”骷髅小姐连忙迎上前去。

    “跟我没关系。”叫宁悠的人毫无表地绕过骷髅小姐,走过来对零说,“看店辛苦了。”

    “什么叫跟你没关系!它那么说话你还说它看店辛苦!?”骷髅小姐发出刺耳的声音。

    “安静一点,洁希卡。你和零有把我当成人类过吗?”连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的我都能听出宁悠的语气有一丝怪异,然后我看见骷髅小姐和零一同摇头。

    “那不就行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宁悠坐在沙发上,拿出一本书开始看起来。

    “啊,是这样啊……哈哈哈……”骷髅小姐发出难听的笑声,过了好半天才继续说道,“对了,我还没有问那把刀到底有什么用?”

    “凭依之力。”回答的是零。

    “凭依……有很多种哎!到底是哪个?”骷髅小姐追问。

    “从他上残留的怨念来看,大概是放大恶意和杀意的凭依,我也不是很清楚。”说完,零飞到了宁悠边。

    “宁悠,你说。”骷髅小姐转过头继续问。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被叫的人头都不抬地说道。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又是什么意思,不过我隐约知道他们所说的应该是我。我就这样在这里呆了下来,看看骷髅小姐和零打闹,感觉有些东西又消退了不少。期间也有一些客人上门,也有几个想把我买走,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宁悠都没有答应。

    今天下着小雨,在骷髅小姐叫着让宁悠提早关门的时候,一位老人走了进来。

    “欢迎光临,请问您有什么想要的吗?”宁悠开口招呼老人。

    “我想要那把刀。”四处环顾之后,老人用手指着我。

    “我能不能问一下老先生为什么想要这把刀?”宁悠问。

    “我觉得那刀有种力量……我想把它送给我最小的孙子。”老人看着宁悠的眼睛说。

    “虽然很抱歉,可您或者令孙都不是这把刀的主人。”宁悠拒绝了老人。

    “我很遗憾。”老人说完,转打算离开。

    “等一下。我虽然没有办法把这把刀卖给您,但是可以借给您十年。不过您要遵守一些条件还要支付高昂的费用,您也无法把它给予您孙子。除了您以外不准任何人碰触这把刀,不能向任何人提及有关这把刀的一切,而且绝对不能让它见血。这样您还想要吗?”在老人推开店门的时候,宁悠好像看见什么,表微微变化之后开口挽留。

    我打着哈欠,对这场将决定我十年命运的游戏完全没有兴趣。这时候,听见老人这样说:“即使那样,我也决定要。”

    “那么,麻烦你在借据上签字,另外请在明天之前把款项这个帐户。”宁悠在纸上写了什么,然后递给老人。在老人签完字后,宁悠又说了一句“请稍等”,然后拿着我走进内室。

    “宁悠,你不是说它的主人暂时不会出现?”跟着飞进来的零拍着翅膀问。

    “确实是这样。可你应该也看见了,那老人后……把刀借给他至少能挡一下。”我努力听着,唯一知道的就是我好像要被送出去了,转头,看见宁悠正在我上画着什么。

    “它上的怨气不是还没散尽?”问话的是洁希卡小姐。

    “是那老人拿的话应该没有关系,而且我在刀上加了封印,只要不见血就不会被打破。”宁悠说完把我塞回鞘里,拿着我走了出去,然后我就被交到老人手里被他带走了。

    我被老人带回家放在了玻璃柜子中,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把宁悠给的借据收好放进抽屉,听着他絮絮叨叨跟我说些琐碎的事,我开始觉得这里应该也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你到这里有什么目的!?”深夜,感觉到有人在踢我,我醒了过来。看见一只猫正用前爪拨弄我。

    “花精为什么会在猫的体里?”我顺口问了一句。

    “这跟你没关系,快说你到这里来的目的!”它用力地踩在我上,虽然我依然对此没什么感觉。

    “目的?那是什么?我只是被买来而已。”我不明白这只住在猫体里的花精在想些什么。

    “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会买你这种满怨气的家伙。”它小声嘟囔着,又踢了我一下,“我警告你,你要是对爷爷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我对你不客气!”

    “爷爷是指那个老人吗?”人类是花精的爷爷?奇怪的关系。

    “对,我以前是一朵雏菊,长在街心花园里,同无数草类和野花一起。有一天,一辆失去控制的车撞坏了花园,车很快被拖走,可是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管我们,大家都慢慢慢慢地死去了。后来,路过的爷爷把残存的我们移到他的花园,在满是玫瑰的地方,特意辟出一个角落给我们,小心地加以照料。再后来,爷爷养的猫死了,我就进了他的体。”花精一脸怀念地说着,突然对着我大叫,“所以为了报恩我绝对不许你做什么坏事!你给我记住了!”

    “报恩,那是什么?我不懂也没兴趣。”这不是器物能明白也不是该明白的东西。

    “你不懂?”小花精瞪大眼睛看着我。

    “不懂。花精或许会有接近人的感,可我只是一把刀而已。”我结束了这段对话。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