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Ⅵ似是而非(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每一天每一天,艾杰特都会在晚上打开那可以看见虚假的盒子,乐此不疲地嘲弄出现在眼前的幻象,自以为珍惜了一转的真实。他最喜欢的就是看过去最辛苦的时光,或者变得美好,或者出现根本没有节。这让他觉得自己的辛苦有了代价,使他感到能如此一路走下来实属不易。这一,他再次观看过去。

    在艾杰特很小的时候,他被叫做奇斯,没有姓氏。他和班格特一同生活在贫民区,二人都是父不详的孩子,母亲都出自花街。那个时候他们是好兄弟,一同到面包店偷面包也一同跟野狗抢食,更一同分别被两个家族带走,验明正而后反目成仇。艾杰特很讽刺地看着盒子中自己变成纵跋扈被宠坏的过着奢华童年生活的小少爷,放声大笑起来,再次抬头的时候,他眼中隐隐有了泪水。艾杰特很大声地说着:“真是好看的景象,我都笑出眼泪来了,等下看会儿别的。”说完拿出白色丝质手帕拭去眼角的水光,继续看那比电影更精彩的东西。

    这一次他看到的是他结婚之后的事,谈恋的时候艾杰特只有十八岁,珍妮就如同现在的玛丽安一般大,还是亭亭少女。珍妮出中产阶级,不顾父母的反对跟他在一起自此被逐出家门。一年之后他们结了婚,过上了异常艰辛的子。艾杰特看见画面中珍妮用长长的金发换来食物,又再次感觉到当初的悲哀和苦闷。看见珍妮在买完食物之后与房东太太谈天,艾杰特依然无法从当初的懊丧回过神来。

    “珍妮,你的头发……”胖胖的房东太太表怪异,言又止。

    “卖了。顺便换个形象也不错啊。”珍妮如平常一样微笑着,可她接下来的话深深地刺痛了艾杰特。

    “我说珍妮,你嫁了这么个丈夫就不曾后悔过?你那灿烂的金发应该是用来戴珠宝可不是用来换面包的。”房东太太似乎忿忿不平。

    “我……确实后悔了……”

    后面的话艾杰特完全没有听见,他知道盒子呈现的一切都是虚假,可是他依旧为那句话感到无比的痛苦。被理查蒙家族接回来之前的生活一直是艾杰特心中的隐痛,他无法承认靠他自己的力量,就只能给予妻子那种贫穷卑微的生活,他没有办法正视。所以他怕,他怕听见珍妮说她曾经后悔过。于是他从来不跟妻子谈起过去,从来不敢问清楚刺在他心头问题的答案。“哈哈哈哈……不过是假的。”艾杰特继续放声大笑,只是不知怎得,那笑声有种凄厉的味道。直到右手食指上不断传来刺痛感,艾杰特才收住了笑声,逐渐平静下来。艾杰特就在书房抱着那盒子,伴着手指上的疼痛渡过了这一个夜晚。

    天亮的时候,艾杰特对自己说够了,他不要再打开这会迷惑人心神的盒子。一切不过是虚假,他的夫人温和善良,女儿开朗大方,他过得很幸福。即使没有这垃圾盒子的证实,他也过得无比幸福。艾杰特对着手上的红色叉字结发誓,他不会再打开虚假之盒。

    第一天,艾杰特有些心神不宁,夫人和女儿明显感觉到了他的不安,小心地不触怒他。

    第二天,艾杰特控制自己不要走近书房,他把所有的事务都移到了客厅处理。当需要什么文件书籍的时候,都让夫人去取。

    第三天,艾杰特的绪失控,开始毫无缘由地指责夫人和女儿。那怒气冲天的咆哮惊呆了所有的仆人,即使夫人的泪水都没能使他稍微温和一些。

    ……

    第五天,艾杰特再次走进书房,打开了亚诺玛之盒。此后的每一天,他都来到书房打开盒子。

    当下看得是夫人曾经有过的背叛他的念头,转眼就是女儿在外面指责他当年的;现在看得是夫人在外面抖出了家族不为人知的肮脏手段,下一刻就是女儿在晚宴上蝴蝶翩飞巧做周旋;这一分钟夫人在他面前温柔贤良,下一秒就变得百般心思他从未识得,一时间女儿是天真浪漫无比可,一转眼就心急深沉一切只为小小男朋友,早把老父丢在一边……

    艾杰特看得是浑发颤,手上的刺痛也从未间断。他不断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虚假,紧紧抓住不断传来痛楚的食指一再重复。

    艾杰特不断看着盒子中的珍妮背叛他,看着盒子中的玛丽安有着他从未见过的面貌,甚至盒子中艾杰特都与自己不同,那里自成一个世界。

    虚假,如果看见的是虚假,那么自己所处的应当是真实。那么处在真实中的他为什么感觉不到真实的幸福?难道他不够真实?可是他又确实处在真实中……

    随着时推移,艾杰特回到家之后几乎什么都不做,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面对着那盒子,右手食指上刚开始时那轻微的痛楚也逐渐变得剧烈让人无法忍受。终于有一天,艾杰特划破了左手,用左手不断滴落的鲜血擦去了右手食指上的红色叉字结。自此终于没有什么会在他看幻象的时候妨碍他了,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继续看,不断的看。无视夫人每天的敲门和女儿不断的哽咽,不看虚假的话,怎么能证明自己是真实?

    看着珍妮背叛,看着玛丽安堕落,艾杰特站在角落微笑,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就算是真实,也不过是虚假的盒子中的真实,和站在眼前的夫人女儿一丝一毫关系都没有。于是他微笑地站在旁边看,观赏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表,如果观赏最烂俗的电影。他看着盒子中的自己毫不知被蒙在鼓里的样子哈哈大笑,他在一边指点着盒子中夫人穿着的缺陷,他对着盒子教育着虚假玛丽安堕落得不够彻底……艾杰特依旧可以拿着红酒放声大笑,他开始称呼虚假的自己杰,虚假的夫人Jane,称呼虚假的女儿Mary,这让他快乐,至少他认为自己快乐。

    艾杰特一次一次地看着夫人找寻合适的时间摆脱杰旋转在不同的男人之间,他在盒子外面教她哪个谎言说得不够完满,哪个吻痕留得位置太过明显,哪个表泄漏了天机。他看着夫人如何在外面使得杰败名裂,他笑着纠正这个秘密还没有说完整,那个节又有些失真。艾杰特也同样微笑着看着盒中的女儿包里的化妆品变成软毒品,看着她夜游……

    艾杰特跟自己说他可以微笑着看着一切的,不过是虚假。正如同艾杰特不是杰,珍妮不是Jane,玛丽安也不是Mary一样。他肯定能做到,这一切毫无疑问不容质疑,不需要什么垃圾誓约结,他也能把一切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可是当艾杰特看见珍妮穿着与盒中的她完全一样的礼服出席聚会,女儿在朋友家过夜偶然没有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其实正变成杰。如果他变成了杰,艾杰特怎么办?那费尽辛苦才让家人过上好子的艾杰特要怎么办?他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却依然发现自己在变成杰。只有这个是真的,又或许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又过了一个月,艾杰特很是憔悴的从书房走出来,以怪异的口气给了所有仆人一周假期。第二天他狠狠掐住了正在泡茶的珍妮的脖子。

    “珍妮,我知道那些都是假的,你什么都没有做过。可是……可是我还是掐死你,我就是想掐死你!”艾杰特不知是说给谁听。

    “艾杰特……为什么?”呼吸困难的珍妮首先想到的不是求饶,而是询问理由。为什么,为什么她深的丈夫会这样对她。仁慈的神说只有犯了错才会受到惩罚,她犯了什么错吗?为什么?

    “为什么?我亲的珍妮,我也不知道。在我心中,你永远同十六岁成为我新娘时候一样美丽,永远是我最的女人,可是,现在我要杀了你。”艾杰特贴近珍妮耳边温柔地说着。

    “咳……咳……奇斯……究竟……为什么……”珍妮叫出丈夫许久之前的名字,执着地要丈夫给她一个理由。

    “我亲的,你可以睡了。”艾杰特加大了手劲,直到珍妮软软地倒在他怀里,也没有听到他给出理由。艾杰特给珍妮换上她平时最喜欢的礼服,把她抱到卧室的上,摸着珍妮那长长的金发,久久没有言语。

    为什么,他的问他为什么。是啊,为什么呢?因为她是他唯一的,永远的,那么干净,那么纯洁。那样美丽的东西,任何可能玷污的行为都是不可容忍的,哪怕是幻想中的虚假的玷污。起初看到幻象的时候我会因为那些而痛苦,因为那侮辱了我最的人。可是很快我便知道那是虚假,不再为之愤怒。可那又如何,我心的珍妮……真的假的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就是我好想杀了你,所以我这么做了。珍妮,我的。我要给予你全部的完完整整的幸福,不再让你受苦,不让你流泪。我想了很久了,我亲的。珍妮,我知道你最无辜,你最美丽。你什么都没有做过,始终那么善良,那么忠贞。可是我亲的,我好想好想……杀了你。这样你就能保持这样的美丽纯洁和忠贞,这样,就不会有虚假的影子来破坏你的美好。看见你的时候,我便不会想起那虚假。不会因为自己逐渐变成盒子中的那个男人而疯狂的嫉妒你会被现实中的自己所拥有。最近的每一天,我都忍受着这种惑,这种折磨,有的时候我甚至无法分清哪个是你,哪个是我。现在好了,你不需要害怕,也不需要担心了。无论真假,所有的幸福我们都将得到。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带着我们可的玛丽安。她是我们心的宝贝,我们怎么可能把她一个人丢下,那样她会哭的。不用担心另一个自己会夺去什么,没有什么苦难和愧疚会埋藏在心底,不会有什么真实虚假再来混淆我们的幸福。你和玛丽安,永远都只是我一个人,是现在这个我的宝贝。任何人,哪怕另一个自己,就算只是幻想中虚构的自己也无法剥夺。我亲的,你高兴吗?

    当天晚上,玛丽安从学校回来之后。理查蒙家族的主宅燃起了熊熊大火,据说,主人一家没有一人生还。

    当这件事随着风吹响门上风铃的时候,零正轻声地问着宁悠:“宁悠,看见是坏事吗?”

    宁悠有些漠然地回答:“不是坏事,只是也未必是好事而已。”

    End

    水若(青月)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