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Ⅴ千千发屋(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纵我来往,亦有千千。

    我与君相约,以千千之发与君缔千千之约。君有千千玲珑心,我有千千如丝发。以千千之发结千千之心,我愿与君相约。永世不分离。

    千千秀发千千结,千千结来千千愿,若是君心似我心,双飞燕亦数千千。

    传言古有宅名千千,曾为当朝士大夫所居,并以发妻闺名命之。后因士大夫触及君王而全族男子被诛,自此千千古宅便只有未亡人居住,白影遥遥。数次易主皆以主人意外亡故终结,遂被传成凶宅。

    时光慢慢流逝,故事似乎变得只是故事。一千个女人的故事,也许只有一个会发生在人们边,也许只有这么一个能够在人们的记忆中短暂停留……

    “宁悠,你要那么个诡异的簪子来做什么?”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传来零鄙夷的声音,它实在不能理解宁悠为何要交换那支又破又难看还残留着奇怪怨气的簪子。

    “这种东西放在我边会比较好。”宁悠微微牵动唇角,露出一个勉强算作笑容的表,随后恢复正经地加了一句,“何况,我觉得很快就会有人为了它而来。”

    “我可不觉得你聚集那些奇怪的怨气有什么好,虽然不见得有多大的坏处却也肯定没有好处!”零扑闪着翅膀,表示它的不满。

    “别忘了你也是个破人面咒!”洁希卡凉凉地插进一句,看零气得要命却只能恨恨地闭嘴的表,她得意地掩住嘴笑了。回头看向宁悠的时候却换上严肃的表,“宁悠,不过那只笨鸟这一次确实说的没错,你做得未免太多了。以后少收那种垃圾!”

    “好好,大小姐,以后都听你的。”宁悠以一种明显是敷衍的语气说。

    洁希卡虽然不满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反正宁悠一向都是这样的格,说多了也不见得有用。再说了,就算把这种东西从持有者边引开也不见得能改变什么。宁悠和她都只不过是在观看,然后遗忘。或者说,让自己遗忘。

    过了几天,宁悠所说的客人终于登门。

    “我想要那只碧玉簪子。”进门的男子直接说出目的,发现宁悠在沉默,他生怕有什么变故紧跟着说,“你不用否认,我已经从除灵家族那里问出来簪子现在就在你手上。”

    “恐怕先生误会了,我没有否认的意思。对于在下而言,那不过是一件普通的商品。”宁悠淡淡一笑,以冷淡的声音说着。

    “既然这样,我想先看看东西可以吗?”男子似乎安下心来,明显放缓语速,口气也变得略微有礼。

    “请稍等。”宁悠说完走进内室,两分钟之后双手捧了个绿色的盒子出来。他将盒子放在一旁的案几上,然后缓缓打开,一只毫不起眼颇显古旧的碧玉簪子正放于其中。

    男子几乎是立刻抓起手提包冲了过去,拿起簪子看了半天,用一种几乎是惊喜的声音说:“就是这只簪子,这下她就肯嫁给我了!”然后他看向宁悠,“我知道你这里是交换店,给你看看这个!”说完,他小心翼翼地把簪子放好,然后从包中取出一个木头匣子。

    “还没请问先生姓名?”宁悠这样问着,一边打开那个木头匣子。里面垫满了丝绸,丝绸中央是一个完全被宝石覆盖的长10厘米,宽12厘米,高8厘米左右的盒子。看到那个宝石盒子,宁悠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我是韦德·卡斯克”非常满意宁悠表的变化,男子报了姓名之后以一种非常高傲的口气继续说着,“这可不是换的,我把它留在你这里十年,你把簪子给我。”

    “很抱歉卡斯克先生,我并不觉得亚诺玛之盒有何价值成为交换品,更不用说是暂寄的交换品。”宁悠面无表的把盒子放回原处,轻轻敲碎了韦德·卡斯克的幻想。

    “什么!?你知不知道这盒子价值连城,而且因为某些家族必须得到它所以价值更高?”韦德·卡斯克显然没料到宁悠会这样回答,他用一种忿恨的语气说着,恨不得敲开宁悠的脑袋看看他在想什么。

    “我知道,可我并不觉得一个虚假的盒子有什么了不起。如果没有其它事,在下就不送了。”宁悠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请等一下,我这里还有些东西,你看看还能加上什么?为了我未来的新娘我真的必须得到这支簪子!”韦德·卡斯克几乎是哀求了,说话间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放在架子上的绿色盒子,最后他咬咬牙把包翻过来倒在地上。

    宁悠看到男子的举动不由低声叹气,随意指着地上贝壳状的饰物说:“再加上那个好了,如果您真的已经决定的话。”

    男子大感惊讶地看见宁悠要了那个不值钱的装饰品,生怕宁悠后悔一般地大声说着:“我已经决定了!”说完,急忙把那个饰物和匣子放在了一起。

    “那么交换成立,希望您达成所愿并且不会后悔。”宁悠重复着每一次都会出现的类似句子,有些默然地看见韦德·卡斯克连再见都没有说一声,一把抓起那个放着簪子的绿色盒子跑了出去。

    “宁……那人上的气味真让人恶心。”零用一种让人浑发毛的语气说着。

    “臭鸟!你不要一觉得不舒服就用那种恶心巴拉的称呼叫宁悠。不过就是有些尸气和女子的怨气,哪里值得大惊小怪。”洁希卡鄙夷地说着,拿起一只苹果用力砸向零。

    这边闹得正欢,那边得到簪子的韦德·卡斯克正满心欢喜地准备将之送给难讨好的未婚妻。

    “米娜!我拿到你喜欢的簪子了,这下你可以嫁给我了吧!”直奔未婚妻家中的韦德·卡斯克还没进门就在大门口嚷嚷起来。

    “先让我看看。”一名黑发女子走出来,及腰的黑发在风中飞舞。伴着同样飞扬的白色裙摆,煞是诡异。

    韦德显然不这么想,他急切地递上盒子,着迷地连眼都不眨一下的盯着未婚妻。

    “确实是这支簪子,那么……我答应你了。”米娜微微侧过头,对着无限延长的黑暗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或许这应该叫做待嫁新娘的羞?

    在十字架前面许下誓言,以神的名义缔结良缘,所谓不离不弃,在一系列繁琐的仪式之后似乎就被牢牢钉在了那里,无可动摇。在五月的一天,终于娶到米娜的韦德·卡斯克兴高采烈地把他的新娘迎回了千千古宅。

    “韦德,大门口的两座雕像真是真呢,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吓了我一跳。还有这宅子怎么到处都挂着风铃和珠帘,也太不像样子了。”米娜半是撒半是抱怨的对丈夫说,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要放两个真人大小的女子石膏像在门口,不仅没有品味而且显得诡异。更不用说满屋子都悬挂着的贝壳风铃和珠子串成的垂帘。既然她现在成了当家女主人,自然要暗示丈夫把那两座不讨喜的东西和那堆垃圾一同处理掉。

    本来心甚好的韦德听了米娜的话皮笑不笑地牵动一下嘴角,毫不客气地讽刺:“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多嘴的女人!乖乖做你的女主人就好,少管那些不该管的事!”

    米娜没想到一向温柔体贴的韦德会翻脸不认人,哭着朝卧房跑去。

    被留下的韦德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双眼无神地喃喃自语:“怎么会不像!?一开始不是非常相似的吗?我的女王,哪里才能找到与你一模一样的人?”说完,他恨恨地把杯子朝墙壁砸去,红色的液体顺着白色墙壁缓缓滑下,魅惑地红着。韦德狂笑着走到墙边,用手指蘸起一点红,用舌尖轻,随后又是一阵狂乱的大笑,“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上帝,为什么你不能更为仁慈一些,既然让我看见她,为何不让我得到!”随后是一串长长的诅咒。

    “呵呵……”房间中响起一阵类似窃笑的琐碎声音,房内所有的风铃在一刹那同时响起,层层珠帘也一齐晃动,像是嘲笑一般的响个不停。韦德·卡斯克更是愤怒,一把扯断了几根珠帘,恨恨地言道:“早知道还是她最像,就应该再忍耐几的!”一甩手,滚落满地破碎的珠子。

    又过了好些时候,终于感到疲倦的韦德·卡斯克才缓缓睡去,梦中,那个黑发垂地,白裙飘飘,巧笑倩兮的美人再次缓缓向他走来。韦德连忙出声呼唤,美人轻轻一笑,缓缓坐下弹起琴来……

    幽幽一梦,漫漫人世。

    虽然新婚之夜过得很不愉快,米娜小姐,不,现在该称呼她卡斯克夫人了,她依然决定忍受下去。怎么说这个丈夫也是她自己挑的,更何况这么古老的宅子也恰好能满足她对于历史的狂,再三权衡之下,最后还是忍了。所以二人的生活也算过得平静,只是米娜小姐发现她的丈夫有诸多奇怪的嗜好。比如不准许她剪短头发或是改变发型,连将头发梳起也不成;比如只让她穿白色的裙子,打开衣橱,满目都是惨然的白;又比如她的丈夫对房内的装饰等等非常执着,完全不许有异议;还有地下室是不可以进入的……诸如此类的事不计其数,不过她既然决定忍受,也就只能认了。

    本来这一切也许能如同米娜小姐所想的一般延续下去,可惜的是,所有的人类都有一种弱点,那就是越明确告诉你不可以打开,不可以看的所谓“忌”,越是容易勾起好奇心,从而提前被打破。

    米娜小姐几乎遵守了她丈夫所说的一切,除了那句——“不准进入地下室。”好奇就像一根刺,一旦种下就很难拔除。米娜小姐忍耐着,压抑着,努力克制,她告诉自己要尊重丈夫的,她不断重复现在的生活正是自己想要的,警告自己这是可能会导致婚姻破裂的行为。可是最终,她依然挑了一个韦德·卡斯克不在的子,瞧瞧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昏暗的地下室里其实并没有什么恐怖或者神秘的东西,一边角落的架子上放着一些古老的书籍,另一边则堆放着几个酒桶。米娜小姐半是遗憾半是松了口气,环顾再三就打算离去。正当她打算转的时候,发现酒桶边上还有一扇小门。米娜小姐立刻战栗起来,心脏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她有些脚步不稳地朝那扇小门走去。那里面会是什么?丈夫会有如此巨大改变的理由是不是在里面?如果那里面的东西不是她想看到的要怎么办?米娜小姐犹豫着,把放在门把上的手缩了回来。不然……就这样回去吧。现在出去的话韦德可能还不知道,她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又有些不甘心,米娜小姐咬咬牙,闭上眼睛推开了那扇门。

    除了门打开时的咯吱一声,再没有任何声响传来。半晌之后,米娜小姐终于敢慢慢张开眼睛。这才发现屋子里空空的,只在角落放了张桌子,周围点着白色的蜡烛。米娜小姐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摆设的如祭坛一般的桌子上面并没有放着什么恐怖的事物,那上面只有一个长方形的打开的盒子,里面是一束极长的黑色的头发。盒子前面竖着一小块牌子,上面写着——“最佳替作品残余”。感到莫名奇妙,本想把头发拿出来细看的米娜小姐不知为何手抖了一下,最后只能恨恨地去搜寻桌子上的抽屉。未成想她还真有了发现,那是一本黑色皮质封面的笔记本。

    米娜小姐小心翼翼地翻开笔记本,娟秀的字迹就出现在她眼前。“……这样就可以杀了他。然后我要把他的头密封在玻璃罐子里装进酒桶,那可是他最喜欢喝的朗姆酒;小心地将他的骨头剔除,灌上石膏变成雕塑,那是他最喜欢的处理尸体的方法;把他的细细的跺碎埋在院子里的蔷薇下面,明年一定能开出很漂亮的粉色蔷薇,那是我最喜欢的花;小心地挖出他的眼睛放在我的首饰盒里,在这之前要让他看着我把那女人的画像全部烧掉!这样他就永远只能看我一个;最后我要把他的头发供在地下室……”米娜小姐一阵战栗,本子掉在了地上,她慌不择路地逃出地下室,一头冲进刚刚返家的韦德·卡斯克怀里。

    “你怎么回事?像什么样子!”看着脸色惨白的妻子,韦德·卡斯克没好气地怒斥。这么慌慌张张的哪里还有一丝像他梦中的女神,要是完全不像他又要留着这个垃圾做什么!

    “对不起……我……呕……”满脸惊恐的米娜小姐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冲进洗手间狂吐起来。

    韦德·卡斯克脸色一变,立刻去地下室巡查了一番。五分钟之后,脸色铁青的他抓着那本笔记本出现在依然呕吐不止的米娜小姐面前。“你都看见了。”韦德点了一支雪茄,说了一句肯定句。

    “我……我……”米娜小姐结巴了半天,又低下头去吐了起来。

    “别吐了,你又没看见我怎么处理她的,有什么好吐的。”韦德不屑地扫了吐个不停的妻子一眼,向空气中吐了个巨大的烟圈之后继续说着,“不过那女人在这方面还真是天才,我照着她本想用来杀我的方法杀了她不知道她是不是满意。哈哈哈……”说完,韦德一阵大笑。

    “我……我要去报警!”听到这里觉得自己快要发疯的米娜小姐丧失理智的大吼。

    “愚蠢的女人!”韦德掐灭手中的烟,冷笑着走向妻子,本来觉得这女人的头发和材和他的女王还比较相似的,却没想到她是如此的愚蠢,根本不是合适的仿冒品。随着米娜小姐渐渐无力地倒在韦德怀里,他的脸上露出有些懊丧的笑容。

    第二天千千古宅门口又添了一座新的石膏像,而韦德·卡斯克的新婚妻子则暴毙亡,男主人心伤不已,夜夜借酒消愁。

    与此同时,有人找上了宁悠。

    “拜托你跟我去一次吧!”男子就差没跪下来求宁悠了,他却就是不肯答应。

    “尊敬的格洛·弗贝特·弗雷斯科巴尔蒂先生,我只是个商人,跟你们除魔家族没任何关系。而且作为商人,我也有我的法则。”宁悠皱着眉看着这个几乎是胡搅蛮缠的男人,思考用什么手段才能把他丢出去。

    “宁悠,虽然这次是我们族长路过那古宅感到怪异才想去探察,可认真说来,这宅子和你也有渊源。你不会商品出手一概不管吧,我怎么记得好像还有回收这项服务?”格洛·弗贝特·弗雷斯科巴尔蒂有些坏坏地调侃宁悠。

    “如果证实是本店流出的商品无例外的话确实会进行回收,不过你所说的渊源……”宁悠显然是没想起来。

    “现在房子的主人有过两个正式的妻子,第一个叫做‘艾黎’。据说是个黑发垂地的美女,不知你是否还有印象?”格洛转指着店门口的风铃,继续说着,“另外,有传言说那位夫人所做的风铃与你门口的一模一样,世界上的巧合还真是多啊!”男人半真半假的感叹着,一面打量着宁悠的表

    “艾黎……我陪你去。”宁悠脸上出现了一种说不出的表,一同出现的还有一声低低的叹息。

    “既然决定了我们明天就出发。”深知打铁趁的格洛连忙确定行程。

    到了明天这一切又会有什么结果或者变化吗?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