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Ⅳ逝去的法则(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六芒星阵……染血的族徽……破碎的咒文……同样的脸……一直环绕在边的是梦境,非常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却为力,只能看着梦中的自己不断重现旧的时光。不断奔跑,在连自己都看不见的黑暗中不断向前奔跑。只是,或许自己并非向前也未必可知。血不断地流下来,应该哭泣吗?只是有些慌张地四处张望,寻找父母的影。看见了,为何母亲不肯上来拥抱自己?又为何对面那张同样的脸一脸漠然?

    眼前全是结界,为什么要有如此多的结界?那是他第一次与灵交流,或许应该说是完成家族的命令。为了保护重要的东西,飘忽的影露出温柔的笑容。他有些不知所措,家族的传统,除异,正名。这些都是什么?悠远的所在,传来含义不明的呼唤。很多事无法回头,魂牵梦萦的有多少?是不是只要有一个就嫌多。

    宁悠从黑暗中醒来,早明媚的阳光使他眯起眼。他随即起把窗帘更拉紧些,不是所有时刻所有的人都能一脸舒适迎接那些明亮温暖的东西。用指压着隐隐做痛的头,宁悠有丝不解。怎么会做旧的梦?还想起了那些早以为遗忘了的往事。每次梦到那些之后,他就会看见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次大概也不例外。

    梳洗完毕,宁悠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他有些漠然地摘下刚戴好的眼镜,食指点额,轻轻念着:“以血为名,以愿为因,以灵为力,封眼,封言,封心。”做完之后他又顺便在那平光眼镜之上也加了一层结界。如此一来总可以少看见一些东西少惹些麻烦了,宁悠想到店里不断多出的“东西”摇头,至少低级灵之类的应该可以避免了。

    结果上午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心绪不佳的宁悠不知拿着什么资料在看个不停,洁希卡和零也没有斗嘴的兴致,一人一个角落窝着发呆。本以为下午也就这么过了,依然沉浸在资料中的宁悠忽然抬起了头。

    “宁悠,你终于看见了啊。把那东西打发走啦,贴在玻璃上难看的要死。”零一脸鄙夷地盯着门旁的玻璃。

    “还有那么低级的灵怎么也能靠过来了,你能力下降了?”洁希卡更是在一边说着风凉话,刺激包括她自己在内的一人一鸟一骷髅本来已经不佳的心

    宁悠看着呈现扁平状整个趴在玻璃上的灰色东西,最终还是走过去把它抓了进来。“说吧,有何贵干?”

    “我……我听说这里可以交换。”浑灰黑色,有着黑色的角,黑色的牙以及膜一般翅膀的一尺来高的小东西轻声说着,这里的很多东西都让它不安。

    “交换?请说。”宁悠不带任何表地扫了一眼目前连变大的力量都没有了的丑陋的小东西。

    “给你这个球,然后我希望能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小东西掏出一个黑不溜秋的球,言又止。

    宁悠接过球看了一分钟,当看到球体隐隐显现出淡粉色之时,宁悠将它还给了那个小东西,冷冷地说:“本店不接受这种非洁净体。非关器物的东西请寻找其余交换店,非常抱歉本店不能与你合作。”

    “你可以滚了。”零在一边插嘴,这家伙上有着麻烦的味道。

    “听说你这里的另一个规矩是‘凡不请自来之物,店主有权全权处理’?”灰黑色的小东西露出了苦笑一般的表,如果那个有些狰狞的面部抽动也能叫笑容的话。

    “是的。不过被我丢出去的概率也是很大的。不送!”随着语音落下,那东西已经被丢出了店门。

    “宁悠,我怎么觉得麻烦才刚开始?”零在一旁唉声叹气。

    “有大麻烦在并开始生怨的夜魅,无聊又低级的麻烦。”洁希卡伸展一下体,顺便加以解释说明。

    不曾对二者加以理会的宁悠继续回到沙发上看他的古老资料,顺便等着已经可以预见到的麻烦再次登门。

    十年前。

    “鬼瞳开,百鬼离。左五芒右灵苍,神鬼俱两旁。”本鬼瞳家族是出名的除鬼家族,几乎人人有灵力,个个可驱鬼。故而有此歌谣传世,然则,世事变迁,旧梦难寻。鬼瞳家自从700多年前出了个当时首屈一指的阳师鬼瞳凌之后,本家再也没有出过什么像样的人才。到了这几世,更是连世代遗传的天眼都没了,还谈什么阳术。本家这一代有一男一女两个孩童,男孩几乎没有能力,女孩现在还年幼,目前唯一能肯定的只是继承了天眼。若是再过几年还没有发现其它的灵力,那么这一世又只有分家的几个人还能装装样子了。

    天气真不错,可是在不错的天气里也有人会倒霉。这不,本来只是打算出来晃一圈的夜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好死不死碰上神社的继承者,莫名其妙被贴了众多符咒,害他现在连恢复原本大小的力量都没有。还好他跑得够快,不然真的连怎么烟消云散都不知道。他怎么就这么倒霉,近百年来的第一次出门就是这种结果。唉……果然本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一边嘟囔一面摇摇晃晃向前飞的夜魅并未注意到自己已经进入私人住宅,就算注意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一般人类应该看不见他。

    “有结界!”夜魅突然停了下来,警惕地打量着四周,自己到底飞进什么地方了?看来看去也只知道是个不小的庭院。

    “你是什么东西?”清脆的童声在耳边响起,把夜魅吓了一跳。转去看,一个穿着和服的5岁左右的小女孩正笑盈盈地看着他。夜魅更是心惊,怎么连个人类的小丫头靠近自己都毫无知觉,真衰弱到如此了?陷入自我怀疑中的夜魅倒是一时忘了普通的人类小丫头怎么有可能看见他。

    “你不会说话吗?”小女孩没有得到回应,向前走了几步不罢休地继续追问。

    这下夜魅不高兴了,他再怎么低级也是个灵,可没功夫在这儿陪莫名其妙的小丫头聊天。他一闪打算隐形离去。

    “你跑不了的。”小姑娘笑得天真可,刚要离去却被她随手一抓就紧紧抓在手中无法动弹的夜魅却恨的牙痒痒的。若不是他先前为了解开上的符咒耗费太多灵力,此刻又怎会被一个小小姑娘抓在手中。

    小姑娘看见夜魅那因为怒气和不甘心而更加显得面目可憎的脸倒是笑得更甜了,夜魅一言不发地瞪着她,她也就光笑不说话跟夜魅大眼瞪小眼。一会儿还把夜魅当成洋娃娃,一下拉拉胳膊,一下拽拽腿的。

    “你想怎样?”夜魅实在受不了自己作为一个高贵的灵的尊严(虽然是低级灵中的低级灵)被践踏,被当成人偶的羞辱让他那黑灰色的脸有些发青,说话时还不忘显露出他那尖尖的牙以示恐吓。

    “真有趣。”看着夜魅的脸色一变再变,小姑娘笑得更大声了。

    “你有没有家教?不知道别人问话要回答吗?就算再寂寞无聊也不要拿别人当玩笑!”夜魅是真的火大了,若不是他这种低级灵忌太多,此刻又没有多少灵力残余,他倒要好好教训一下眼前这不知好歹的臭丫头。

    小小姑娘听见夜魅的话脸色一变,不由收了笑意,有些急切地说:“你留下来陪我玩好不好?”语气中竟有了一丝哀求的味道。

    “你这个小鬼到底知不知道我不是人类?”夜魅把脸皱成一团,怎么也没想到会听见这样的要求。一般来说,凡是被人类抓住的灵不是被消灭或者就是被作为奴役或者交易对象,陪她玩?夜魅不嗤之以鼻,要是留在人界陪小孩子玩,他以后怎么有脸去见同类?

    “我知道啊,这和你陪不陪我玩有关系吗?”眼前的小姑娘一脸单纯的反问。

    “灵是不能呆在人类边的,除非有契约或者极为特殊的理由。”夜魅耐着子解释。

    “那我也跟你签订什么契约不就行了?”小女孩一脸“这么简单你怎么都想不到”的表看着夜魅。

    “契约?”夜魅眼中有了嗜血的神色,放肆地笑着,“你知不知道和我们夜魅签订这种契约要付出什么?一魂两魄三血半心。说清楚一些,我要你的魂魄还有三滴血和半颗心脏。失了魂魄你就会变痴呆,失了血你就会丧失灵力,当然也不可能再看见我。没了半颗心,如果违背契约你就可能会死。这么一来,你还想和我定什么契约?”

    小女孩沉默了片刻,在夜魅以为她放弃了这个愚蠢的想法的时候她再次开口:“是不是订了契约你真的会一直陪在我边陪我玩?不管我是不是能看见。另外,痴呆……是指我没有现在聪明,可以不用学习那么多……”女孩犹豫着没有说下去。

    夜魅皱起眉,这个女孩怕是什么阳师家的继承人吧。对于意志不够坚定的人来说,继承人的训练可是很残忍的。带着些恨意地,夜魅回答了小女孩的问题:“是的,一旦签下契约我就不会离去,直到你死亡或者违背契约为止。我们可不像你们人类,总是把契约当儿戏,随意就违背。至于痴呆的意思……你可能没办法再完成任何长辈对你的期待了。对了,你叫什么?”

    “我答应你。我的名字是鬼瞳月。”时间不知静止了多久,小女孩带着颤意的声音响起。

    “以后你再后悔也来不及了,契约一旦订立就无法撤销。”夜魅用奇怪的眼神扫了小女孩几眼,放弃研究复杂的人类在想什么。他一脸严肃地伸出手开始念契约之词:“规则在上,血为凭,魂为器,心为物,夜魅与人类女孩鬼瞳月签订契约。自签订之起,夜魅不得离鬼瞳月十米之外,鬼瞳月有必要恪守秘密保证夜魅之安全。违反契约者,必将遭受规则之惩戒。”语毕,夜魅拿出一个黑色的球,对鬼瞳月说了一句,“现在要请你付出代价了。”

    自这一起,鬼瞳家族这一代唯一的希望鬼瞳月莫名丧失能力,成了痴儿。枉费族长当初特地选取“月”字为她命名,希望能借得星辰之力,结果成了徒劳。

    第一年。

    “月,你今天觉得好些了吗?”说话的是鬼瞳央,比鬼瞳月大四岁的兄长。本来他几乎毫无灵力被家族所弃。自从月变成痴儿,他倒成了救命的稻草被家族捧在手心,月反而成了被弃的多余品,也只有他这个哥哥还会记得在空暇时候来偏院看看妹妹。

    “哥哥,月饿了。”鬼瞳月拍拍肚子然后抬头看着哥哥,圆圆的大眼里只有单纯的饥饿。

    “哥哥给你带来了点心,你慢慢吃。”看着自己一向聪慧的妹妹变成现在这样,鬼瞳央心里异常难受。凭他们鬼瞳家族的实力,却硬是查不出来月究竟怎么变痴儿的。这如何能让人甘心。家族中的那些长辈,更是因为月变成这样就完全把她丢在一边不理,不是给她吃饭团就是梅子饭。鬼瞳央捏紧了拳,待他长大继承了族长之位,一定不会再让月被欺负的。

    “我以后长大了要当哥哥的新娘。”满嘴点心的月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月知道什么是新娘吗?”鬼瞳央被月的天真逗笑了。

    “知道。铃子说哥哥18岁就会娶最喜欢的人做新娘,然后把月赶出去。如果月做了哥哥的新娘,哥哥是不是就不会把我赶出去?被赶出去就再也没有点心吃了……”月委屈地说着,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恐惧。

    鬼瞳央倒是感动的不得了,月被当作继承人培养,一向早熟懂事的很。别说现在这样的撒,就是偶尔碰见了,最多规规矩矩行个礼,淡淡叫声“哥哥”,也就自顾自走过去了。不过专门照顾月的铃子,到底是跟她说了什么有没有的,怎么月会吓得发抖?

    “哥哥不肯吗?”这次月是真正带上了颤音。

    “没有没有,月说怎样都可以。”从小就像天使一样的妹妹现在跟自己如此亲近,他高兴都来不及了。

    待不了一刻,鬼瞳央就离开了,毕竟还有无数的训练在等着他。他离开之后,月继续乖乖地吃着点心,忽而抬头向空气中问了一句:“夜魅,我真的能成为哥哥的新娘吗?”原来鬼瞳月虽然变成痴儿,再也看不见夜魅,却还是能听见他的声音。

    夜魅想了一下,何必打碎这痴儿的梦,便淡淡地回了句:“应该会的。”月便笑开了颜,在她心里,这样以后就不会饿肚子了。

    一周之后,鬼瞳央才再次出现在偏园。

    “哥哥,铃子给我拿来了新衣裳,你看好不好看?以后月做哥哥的新娘一定还会更漂亮的。”月一脸单纯。

    鬼瞳央却差点笑不出来,被家族完全放弃的月自然不能穿绣着族徽以及为年幼的继承者准备的衣服,所以才要全部换掉。“很好看。月最适合这种有花边的衣服了。”他怎么能说月最适合的始终是白色的绣着族徽的和服。听月谈了半天梦想,鬼瞳央实在忍不住插了一句。“月,你是不能当哥哥的新娘的,因为月是我最宝贝的妹妹。”说完便因为族长有事召唤而急忙离去的央,没有看见月垮下的脸。

    “夜魅,哥哥说得是真的,对不对?”夜魅的沉默让她知道了真相,月沉默了一会,又开始自顾自地游戏起来,毕竟她现在除了这个也没有任何事可以做了。

    第二年。

    “月,你在干什么?”鬼瞳央到来的时候,月正拿了一堆园子中的野花在不停的搭。

    “我想搭出花的房子,这样花精灵和月能一起住在里面。”月的愿望很简单,不切实际的简单。

    “哥哥帮你。”毕竟鬼瞳央也只有十岁,不论对错,不问真假,或许就是小孩子所拥有的幸福。忙了一个上午,鬼瞳央又要回到主宅,月则继续在那里搭她的梦。

    再过了几天,鬼瞳央再次到来的时候,月依然在那里筑梦,央却没有了帮忙的兴致:“月,那种房子是搭不起来的,也没有什么花精灵会和你住在里面。快些把那些给丢了,免得招虫子,看你浑脏兮兮的一点教养都没有。”连续上了几天礼仪课的央完全下意识地开始纠正月的行为。

    第三年。

    “月,死掉的动物是不可能复生的,这样只会腐烂招来细菌。”央在看见月把死掉的天竺鼠放在花丛中,并且尝试着叫它起来吃东西的时候这样说。

    第五年。

    “月,月亮里没有什么兔子会扔年糕给你!你要是整晚坐在这里只会招来感冒。”央看见月坐在圆圆的月亮下面等待年糕的时候出言讽刺。

    第八年。

    “你要是再把新衣服撕烂就别怪哥哥生气再也不来看你,什么一千个小晴娘都是骗人的。”央愤怒地指责月每每把衣服弄碎去做什么小晴娘,并狠批了告诉她什么中国流传的千纸鹤传说的铃子。这一次,月没有任何表

    第九年。

    十八岁的鬼瞳央成了鬼瞳家族新的族长,他为月找了当地最好的疗养院,非常欣慰地把月从偏园接出,送了进去。

    第十年。

    用了十年终于把当年被符咒消耗掉的灵力补回来的夜魅异常兴奋地恢复了原先的大小,毫不在意地在整个疗养院里窜来窜去,并且把灵力提升到极点。反正也不会有人看见他,只要不离开鬼瞳月十米就没问题了。他和月都无法料到,很大的问题就要来了。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