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Ⅱ死亡也无法分开的恋人(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又过了几,迪安和莲依然甜甜密密,很快他们就会举行婚礼,携手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这一,迪安又来接莲出游,刚刚走进前院,就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是莲的声音!!迪安慌了神,加快步子朝主宅狂奔而去。

    “小姐怎么了!?”顺手抓住一个满脸惊恐的女佣,迪安以有违平时温文尔雅贵公子的声音盘问。

    “小姐……小姐……小姐的脸……”女佣无视被抓疼的手臂,满心还沉浸在适才的恐惧之中无法回神。

    迪安闻言丢下浑发抖的女佣,径直朝莲的卧房跑去,越靠近,莲断断续续的尖叫和哭泣就越清晰。

    “莲,莲!你怎么了?”迪安推开门,首先入眼的是满室狼藉,莲最喜欢的特地从法国定做的巨大的化妆镜碎了一地。勉强压下心中的不安,迪安环顾一周,在墙角发现了瑟瑟发抖的莲。

    “莲,没事了,我在这里。”迪安把将自己包得像个粽子的莲拥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出声安抚。

    “呜呜呜……”听着迪安这样说,莲反而更爆发出一阵哭声。

    就这样,迪安拥着她过了半小时,看着莲慢慢平静,迪安再次询问:“莲,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刚平静一些的莲听见迪安的问话又开始抽泣,她紧紧抓着迪安的衣襟哭道:“迪安,我的脸变得很可怕了,你会不会和我解除婚约?”

    “我不会的。”迪安宽慰莲的心,一边试图把她上裹得紧紧的斗篷除下来,这样的动作突然让他有了一丝熟悉感。但很快,他的全部心神又回到了眼前的人儿上。

    在人的安抚下,莲松开了拽着斗篷的手。随着斗篷被迪安一点一点拉开,他的心也渐渐沉到了海底。对很多女人来说,容貌都是远高于生命的存在,从小除了和迪安的遭受过阻碍,再没受过挫折的一向心高气傲的莲更是如此。她那眩目的金发和精致的如同洋娃娃一般的容颜,也一向是上流社会的焦点。而如今……迪安微微的叹了口气。一排奇怪的如同文字一般的黑色图案出现在莲的右脸,从露出的右手和右小腿上面也有相同图案这一点来看,恐怕体的其它部分也是一样。而莲向来引以为傲的那头金发,顶端已经变成了奇怪的褐色。

    看着迪安越来越沉重的脸色,莲愈加不安。虽然他们感一向都很好,可是迪安会不会因为她变成这个样子就离开她呢?如果那样的话,她不是会成为整个上流社会的笑柄?到时候她怎么办才好?莲慌了神,她从来没有那样深刻的意识到容貌对自己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迪安……你会不会离开我?”莲的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

    迪安却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那个时候他才14岁,他们的遭受到双方家族强烈的反对。于是,他们各自带了一叠金卡携手落跑。在被家长抓回去的时候,莲也是这样紧紧抓着他的衣服,轻声地问着他会不会离开她。那时候迪安就许下诺言,既然他们成为了恋人,那么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放弃自己的人。

    “迪安……你说话啊!你说过没有什么能够把我们分开的,你说过绝对不会离开我的!”看着迪安久久不言语,莲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不会真的要沦落到被抛弃的地步吧。这种只会发生在低等平民上的事怎么可能降临在她的上。不会的!不会的!她了解迪安迪安是不会离开她的。“迪安,你是真的要抛弃莲吗?”莲的声音一下充满了委屈和绝望。

    莲的话语让迪安从旧的回忆中清醒,死亡都没能把他们分开,他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离开莲?“莲,你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离开你?你永远是我唯一的宝贝。”迪安拥紧莲,如同发誓一般加重了语气。

    “你真的不会离开我!?”莲的声音徒然拔高,好似质问。

    迪安却有了一丝高兴,这是不是表现了莲对他的在意?“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

    “可是我的脸……我的头发……”莲又失声痛哭起来。

    “我不在意的。没事的莲,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迪安这样说着,一边告诉自己或许莲只是起了什么奇怪的疹子,休息几就会消失了。

    “要是不好怎么办!?我不要变成这样……”莲开始出现崩溃的前兆,“一定是她!一定那个女人对我下了诅咒!”刚才还沉浸在绝望中的莲突然挣脱迪安,大叫着跳了起来。

    “莲,你说的是谁?”迪安有些莫名。

    “迪安你忘了?那个浑包在斗篷里面的奇怪女人!一定是她对我下了什么奇怪的诅咒!要是让我……”正想发狠话的莲低头看见自己手腕上的图案,咬着牙咽了回去。

    “我们去原来的地方找找,也许她还在那里。如果真的是她做的,看她是要赔礼或是别的,我们满足就是。”迪安看看莲现在的眼神,有了一种陌生感。这真的是他青梅竹马的莲?那个美丽开朗的莲?她虽然一向纵任,却也不会有这般狠绝的感觉。迪安狠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在想什么!莲当然就是莲,那个他理应一直深着的女子。而且他们已经经历了那么多,还怕什么?

    “那我们现在就去!”莲拉着迪安往门口走去。

    “莲,你现在太激动了。听我的,喝杯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去找那位小姐。”说完,迪安拉铃唤来女佣。“去到杯,再找个人把房间收拾干净,小姐要休息。”

    “迪安……”莲依旧不安地拉着迪安的袖子,轻轻呼唤他的名字。

    “放心,我会等你睡着了再离开。明天早上9点我来接你。”看着莲难得出现的脆弱,迪安心里十分难受。不管莲做错了什么,这样的惩罚也太过严重。若真是那位小姐做的,明天见面好好商谈一下也就没事了。虽然这样宽慰自己,洛佩格兰家族向来引以为傲的第六感还是告诉他可能很难如愿。

    第二天一早,空气中散布着淡淡的雾气。时针指向9点的时候,迪安准时出现在蒙德克拉维特家族主宅门口。看着眼前的薄雾,迪安再次想起他上次见到那位斗篷小姐离去之时的感觉,心又下沉了几分。

    “迪安!”全包裹在天蓝斗篷中的莲早就在门前等候,一看见恋人的影,立刻叫着他的名字冲了过来。

    “莲,等很久了?”看见莲,迪安挤出温柔的笑容。这也是为恋人应尽的义务吧,怎么能再让莲担心。

    “没有。我们立刻出发吧。”莲现在似乎多说一个字也觉得浪费时间,看迪安点头之后,立刻拉着他上车,几乎下一秒车便绝尘而去。

    当初遇见女子的记忆早已模糊,开车绕了几个小时,怎么也无法找到长得像记忆中巷子的地方。

    “怎么会这样!”莲气极,拿起座位上的垫子朝司机丢去。

    “莲你冷静一点!”迪安抓住莲的双手,试图安抚她激动的绪。

    “冷静!?现在这样你让我怎么冷静!呜呜……”莲转又哭了起来。

    “等下……我记得我们拐进那个小巷之前好像在旁边的画廊看画,那旁边是画廊街!”迪安抓住了脑中闪过的画面。

    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画廊街,由于车无法再开进去,二人只得下车步行。

    “迪安,就是这里。”随着越来越靠近小巷,莲的记忆也逐渐清晰起来,她不由得开始紧张。可是很快她就发现她的紧张是多余的,寂静的小巷,除了一张破旧的桌子外,完全没有人的踪影。

    “迪安,现在怎么办?我们找不到她。”

    看着莲眼中开始凝聚,马上又要落下的泪水,迪安也一筹莫展。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那个奇怪的杂货店店主,想起他说的那句“我在此恭候二位在不远的将来再次光临。”反正也没别的办法,不如去看看。“莲,你记不记得你打碎罐子的那家店?门口的牌子上不是写着‘能得到任何想要的’,不如试试?”

    “好,我都听你的。”莲乖巧地点头,跟随迪安走出巷子,再次上了车。

    到了那家奇怪的店,推开门依旧听见上次呢喃一般的风铃声,怪异的鸟也仍然在用不同的语言打着招呼,不过这次变成了“欢迎再次光临S·F杂货店,请问想要些什么?”

    “闭嘴,零。”在迪安几次想开口都被那只喋喋不休的鸟打断之后,一道男声制止了那只怪鸟的聒噪行为。“我是店主宁悠,二位果然再次光临,请问有什么想要的吗?”和声音一同出现的是那个透着些诡异的店主。

    “我要要回我的容貌!”莲叫着,心一横,随手扯下蒙着头的斗篷。

    “哦,哦?美丽的小姐是刚参加化妆舞会回来吗?”宁悠淡淡地问。

    “我是迪安·斯卡特·洛佩格兰,这位是我的未婚妻莲·葛蕾丝·蒙德克拉维特。我们对上次的行为再次表示歉意。我想问,是否真如门口的牌子所言,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我想恢复我未婚妻的容颜。”迪安制止了想开口的莲,这种时候不能再得罪人,不然很可能一切都无法挽回,而且他的第六感告诉他眼前的人很奇怪。

    看见迪安打量自己的眼神,宁悠牵动嘴角:“确实可以,只要你付得起代价……”

    “我可以付出一切!”不等眼前的男人说完,迪安就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付出一切吗……好吧。小姐是得罪了一位脾气很差的女魔法师,她比较好说话的哥哥刚巧在我这里,我可以帮你们引见,其余你们自己谈。至于代价……我要你手上的格兰之戒和小姐颈中的蓝海之梦。如何?”宁悠一副你不答应我也无所谓的神

    “好。我们答应你。”迪安几乎没有犹豫的答应下来,旁边的莲也即刻点头,有希望总比没有好。

    “那么请二位在此稍等。”宁悠说完,走进里面的房间。“修,如你所料,他们来了。”宁悠没好气地瞪着眼前的男人,这是第几次了?每次修那个宝贝妹妹惹了麻烦,修都把他这里当作交易解决地点。

    “让他们进来好了,罗德……宁悠,要不要打赌?”看见对方杀人的目光,被称作修的男子聪明地改变了称呼。

    “免了,答案一致打什么赌。”宁悠刚打开门,就听到零聒噪的声音:“二位,店主准备好了,请朝里面走。”

    “两位请进。容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杰斯·修·德洛兰。这两位是迪安·斯卡特·洛佩格兰先生和莲·葛蕾丝·蒙德克拉维特小姐。你们慢慢谈,我先出去了。”宁悠体贴地帮他们关好门后离开。

    眼前的男子穿着灰色斗篷,唯一露在外面的只有同样是灰色的眼睛和几缕褐色的头发。“德洛兰先生……”迪安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我想跟先生单独谈,能请小姐先到外面和宁悠聊天吗?”杰斯·修·德洛兰笑得很温柔,可眼中分明说着“不同意就滚。”很快,房间只剩下两个男人。

    “先生想跟我说什么?”莲不在边,迪安反而更加镇静。

    “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我也可以解除我妹妹的魔法。只是,要跟你做个交易。”修继续微笑,眼里的兴味却掩饰不住。“交易很简单,自你未婚妻容貌恢复的那一刻起,你的一分钟等于常人的三小时。如果三个月后你们依旧和现在一样,一切将恢复到你们未遇到我妹妹之前的状况。如若不然,你的状况将持续下去,迅速衰老死亡。怎样?”

    “我答应你。”迪安犹豫了一分钟,可是想到他和莲的甜蜜子,那些快乐的时光,还有所经过的苦难和死亡的考验。现在摆在眼前的这短短的考验又算得了什么?于是,他点了头。

    修摊摊手,示意他可以离开。“当你们离开这家店的时候,你未婚妻的容貌就会开始恢复。对了,我忘了提醒你,关于交易有期限这一点,你是无法向你未婚妻提及的。”

    “迪安,他怎么说?”一看见恋人的影,莲就焦急地扑上来。

    “没事了,他说你的容貌很快就会恢复。”迪安微笑着,抱起莲转了一个圈。

    “恭喜二位。”一旁的宁悠说道。

    “不用你恭喜,迪安,我们快点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莲拽着迪安往外走。迪安向宁悠点了点头表示谢意就跟着莲的脚步离去了。

    “宁悠,你这次有跟修打赌吗?”零扑闪着翅膀问道。

    “没有,不过如果什么时候我们两个都能输一次也不错。”宁悠的话带了一丝感叹以及遗憾。而已经走远的二人此刻全心都沉浸在大难之后的幸福感中。

    “迪安,你看你看!图案在慢慢消失!”随着车逐渐驶离S·F杂货店,莲上的图案也开始慢慢淡去。“我脸上的呢?是不是也开始消失了?”

    迪安看着莲惊喜的表缓缓点头,自己所做的毕竟是值得的,看莲那么高兴的样子。“对了,莲,我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那个魔法师提出了交换条件。”

    “哦,什么……什么!他提出了什么条件?”还沉浸在美貌开始恢复的喜悦中的莲,恍如突然被猫踩到尾巴的老鼠,一下子全紧崩起来。

    “他说从你恢复容貌的那一刻起,我的一分钟就相当于常人的三小时。”迪安看着莲如此紧张,心里有些愧疚,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也应该怪自己没能保护好她。

    “原来是这样……”莲明显松了口气,然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露骨,笑着靠在了迪安的肩上,“放心啦,迪安,我是不会抛弃你的。你要是老一点,我就可以不用担心一堆小姐和贵妇跟我抢你了。”

    迪安听着莲玩笑般的话语,抹去了心中最后的那点不安。只有三个月而已,就算他不能说,凭着他们那么多年的感,一定能轻易度过这三个月。然后,他就可以在恢复本来样貌的时候,迎娶他最的莲,让她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将喜出望外的莲平安地送回家,觉得异常疲惫的迪安也随即返家,很快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一夜无梦。第二天早上起来,迪安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脸上居然已经有了浅浅的皱纹。下楼看见父母惊恐的眼神,迪安只是很单纯的在想,等到容貌恢复的时候,父母大概会好好教育他这个笨儿子吧。正想着那些有没有的,莲打来电话说要去买首饰。

    看见莲的时候,她穿着淡玫瑰红的洋装,已经恢复光泽的金发被风吹起,轻轻抚摸她那精致的脸庞。迪安从来没有那么清晰的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那么有价值,这就是他所深着他的女子……

    “迪安,你有皱纹了哦!”从莲的语气里判断不出她是惊讶还是玩笑。

    “是啊,我开始老了。”迪安微笑着有些玩笑地说。

    “安心啦,莲是不会丢弃可怜的迪安的。再说,男人应该是越老越有味道的吧。”莲歪着头顽皮地说。上午的阳光穿过她的金发,给她披上仙女一般的光辉。

    两个人就这样愉快的逛街,分享着恋人之间的甜蜜。分手之后,莲回到家,立刻卸下了笑容。好可怕,每一个小时迪安都在不停变老。只是一个白天,他脸上的皱褶又增加了好几条。只是短短的一个白天而已!可是那是迪安,是她一直深的迪安,又是为了她迪安才会变成这样。她会努力的,不管变成什么模样,那都是迪安不是吗?整个晚上,莲一再重复着这样告诉自己。

    又过了一个星期。今天,莲又见了迪安了。还好,他除了脸上的痕迹更多更深刻一些并没有什么巨大的变化。即便这样,回到家后,莲依然发现自己在不住颤抖。真的好可怕,好可怕……不对,那是迪安,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迪安。她初恋的迪安,初吻的对象。他们有过多少快乐的子,又经历了多少伤痛。一定可以忍耐的。对着镜子哭泣之后,莲这样告诉自己。

    接下来的一个月,莲没有见迪安。她害怕,害怕自己无法像平时一样投进他的怀抱。可是一直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终究,莲还是打了电话给迪安,两个人约在以前常去的餐厅。

    再次见到迪安,莲几乎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他们不是只有一个月没有见面吗?迪安,迪安怎么会变成这样!?看着眼前比自己父亲还要苍老的人,莲简直食不知味。匆匆结束了午饭,他们离开的时候,在门口碰见了卖花的小姑娘。

    “美丽的小姐,今天是父亲节呢,给您的父亲买束花吧。”小姑娘带着甜甜的笑容,举着花朵对莲说。

    “滚开!”莲的脸色变得惨白,一把推开小女孩,拉着迪安快速走远。走出二十米之后,莲才停下脚步,放开迪安的手,挤出一个笑容回头看着他,“抱歉,迪安,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改天再打电话给你。”

    “需不需要我送你?”迪安淡淡地问,目光还停留在自己被放开的双手上。

    “不用了,我刚才已经叫了司机来接我。你自己小心。”话音刚落,远远就看见来接莲的车。

    “那你自己小心,注意体。”迪安依然温柔地笑着,跟以前一模一样。

    坐上车之后,莲突然觉得,上次看见迪安那样温柔的微笑,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远的仿佛上一辈子。由始至终她都没有发现,除了分别的时候,今天的约会迪安只跟她说过两句话,刚见面时候的“你好吗?”还有未离开餐厅时的“你快乐吗?”

    留在原地的迪安只是看着车慢慢从视野里消失,露出温柔而又悲伤的笑容。只剩下了两个多月而已,莲,你一定会等着迪安的,是吗?

    自那次约会以来,莲始终心烦躁。迪安变成那种样子,随着时间的流逝,是不是还会更加恐怖?那她要怎么做?要怎么做才好?她是真的害怕,害怕现在的迪安,害怕成为上流社会的笑柄,害怕看见每一分钟都在变老的迪安!可……是因为她迪安才会跟那个什么魔法师交易的……究竟应该怎么做?

    “莲,你在房间吗?”是莲母亲的声音。

    “我在。”莲跑过去打开门。“母亲找莲有什么事吗?”

    “莲,当初我和你父亲就不同意你和洛佩格兰家的小子在一起。要知道你可是作为王妃降生的。后来看你态度坚决,那孩子也算不错,也就勉强同意了。现在据说那小子染上怪病,已经衰老的不成样子。跟他分开吧,莲。”蒙德克拉维特夫人一脸我是为了你好的表

    “可是母亲,他为了莲付出了很多……”莲依然在犹豫。

    “那又怎样?你他了?本来就是你我愿。再说了,莲,你今年才17岁,听说迪安现在的外表已经像40多岁了。再过一段时间呢?你能忍受跟一个看上去快入土的老头走进教堂,在神的面前宣誓,并且从此生活在一起?”

    “不要说了!”莲差点呕吐起来。多么可怕的场景,不行,她受不了。

    “你好好想想吧,这可关系到你一生的幸福。我和你父亲还是希望你能成为王妃,你要是不喜欢,还有几家的孩子也很不错。”蒙德克拉维特夫人说完便关上门离开了,留下足够的空间让莲一个人思考。

    “迪安……迪安……迪安……”莲叫着迪安的名字开始哭泣,不知不觉睡着了。她梦见自己和年轻的迪安在教堂里举行婚礼,在神父宣布他们结为夫妇的一刹那,迪安突然变成了一个瘦骨嶙峋满脸皱纹的老头,还伸出长满老人斑的手想要拥抱莲。“啊!不要!”莲从睡梦中惊醒,她抱着自己颤抖不已的子,做出了决定。

    一周之后,洛佩格兰家族收到了蒙德克拉维特家族发来的要求解除婚约的信件。因为自己家的孩子先得了奇怪的快速衰老的病,本来就没指望谁家肯把花一般的女孩子嫁过来,洛佩格兰家族也就没什么意见的同意了。莲则写了一封信给迪安,上面只有一句话:“我可以忍受同一个比我老的人在一起,但是无法忍受一个无时无刻不在变老的人。”迪安在看到这封信后,露出了异常凄凉的笑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拿出了一早已褪色的毛衣和一条同款的围巾,让佣人埋在了庭院角落的苹果树下。

    死亡都无法使之分离的恋人,不是死亡就可以。

    三个月后,迪安·斯卡特·洛佩格兰因衰老而去逝。由于病因奇怪,家族只举行了可以算得上寒碜的葬礼,来者寥寥无几。

    又过了三个月,听说莲·葛蕾丝·蒙德克拉维特小姐已经和一位侯爵订了婚,也听说某个小国的国王依旧在烈地追求她。听说,她成了上流社会出名的气质优雅的娃娃公主。

    当迪安·斯卡特·洛佩格兰逝世的消息传到杂货店时,一位长发男子把玩着手中的戒指,叹息一般的说道:“他还是输了,果然当初应该问他多要一点东西的。”随后宁悠把那枚戒指、一条项链和一张纸条一同放进了一个青色的盒子,纸条上面写着这样的话:“负不负,谁在管?管不管,从由心;心不心,何所谓?”

    End

    水若(青月)

    2004.12.19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