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Ⅰ粉色的苹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若 书名:S·F杂货店
    序章

    对人类来说,看见是什么?惶恐不可知的世界或者是暗色的惑,还是,所谓真实?对于我来说看见仅仅是看见而已。只是这样也只能是这样,无关好与不好,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在河的另一边响起的华尔兹。始终以为,什么都看不到可能才是最好的。彼岸的华尔兹埋葬在那深深浅浅的暗色中,唱着无人能解的歌谣,寻觅它们的最终归处。

    莫维尔·贝斯宁·冯·罗德利克是祖父的家族所给予我的名字,而当这个家族的存在与否我都不再清楚也没有兴趣知道之后,我叫做——宁悠。

    粉色的苹果

    Ⅰ蓝色的邀请函

    十月,空气中弥漫着桂花的香气,浓烈的让人乱了心神。在这个过于晴朗的子,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意兴阑珊,当然,或许也有例外的存在。

    “要不要吃苹果?这可是我亲手种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错过它将是你无法弥补的遗憾!”空气中传来女子的声音,带着贵族惯有的高昂的语调进行着类似于“强迫推销”的工作。

    完全无视已经习惯到麻木的扰,对于不断在眼前跳动的灵体苹果也没有任何兴趣,宁悠慢条斯理地继续给花浇水。

    “你为什么不理我?你已经3天15小时20分27秒没有跟我说话了哎!这样对待一位淑女是否有违你们罗德利克家族的绅士教育?”空气中的女声略微提高了音调,对眼前无视她存在的男子加以嘲讽。

    “我怎么不知道现在的世道连骷髅都能有淑女这一称号了?”宁悠抬头看看随着他的话语显形的“女子”,正确的说是穿着16世纪中叶女子服饰的骷髅,微笑着给出忠告,“尊贵的小姐,我最后一次提醒你,我和罗德利克家族完全没有关系!”

    “洁尔知错了,我请你吃苹果来表示歉意如何?”自称洁尔的女子再次拿出一颗苹果在宁悠眼前晃动。

    看着骷髅纤纤骨头手上那颗泛着桃花般粉红色泽的硕大“苹果”,宁悠觉得头都开始痛了起来。“多谢小姐的美意,宁悠敬谢不敏。”

    “真的不要?”宁悠忙不迭的推辞却受到女子的质疑。

    “真的不要!”宁悠加重了语调,“还是德·安洛卡小姐认为现在的人类已经进步到可以尝试灵体食物的阶段?”

    “那么,宁悠你就前来探望我吧,我亲的子孙会为你准备你能享用的食物的!过几天你就会收到请帖了,敬请期待……”随着语音渐落,女子的影在空气中渐渐隐去,唯有那颗苹果落在了桌面上,发出了幻想中清脆的“砰”的一声。

    十秒钟之后,女子再次显形,轻声说着:“抱歉,忘记了我可的苹果,反正你也不能吃,我就拿走了。”再次消失之前,空气中传来了淡淡的一句,“宁悠,你为什么要是人类呢?”

    牵动一下嘴角,继续浇着花的宁悠在房间的空气完全归于平静之后,轻轻回了一句:“我也很想知道……”

    一周之后,在一个天空蓝得刺眼的上午,宁悠接到一张与天空一样蓝的邀请函。看着信封上的家徽,正确的说是看见凭空出现在家徽之上的粉色苹果,宁悠微微皱眉。

    “德·安洛卡家族庆典将于五之后举行,敬请宁悠先生光临。

    ——怀特森·理维斯·德·安洛卡”

    “你要去吗?你要去吗?去嘛去嘛……你一次都没有去看过洁尔……怎么说洁尔都陪伴了你那么久……”女子的声音在空气中不断回响,伴随着委屈的哽咽。

    用手压着隐隐作痛的头,宁悠决定无视边的噪音。思考了片刻,他最后还是坐到了桌前开始写确定出席的回函。那一刹那后响起的震耳的欢呼声差点使得宁悠失手撕碎那张回函。

    “尊贵的洁希卡·理维斯·德·安洛卡小姐,您要是继续发出无休止的噪音,请原谅我将取消去探望您的计划。”宁悠放下手中的笔,认真思考刚才自己所说的话的可实现

    “好啦,洁尔不说,你一定要来!我带你观看我超级可的苹果树,顺便告诉你种植方法,然后再……”骷髅歪着头做可状,开始喋喋不休。

    “德·安洛卡小姐!”宁悠按着额头,咬牙再次重复骷髅小姐的名字。

    “好啦好啦,人家真的不说了。宁悠你欺负16岁的淑女,真不绅士!”用细长的手指戳着下颚骨的骷髅可能本想做出吐舌的可动作,可宁悠只看见两块骨头分分合合而已。

    “我怎么记得某人有416岁了……”宁悠小声嘀咕着,认命地重新拿起笔继续写那张该死的回函。

    “宁悠!你不要以为本小姐听不见!”名为洁希卡的骷髅完全丧失淑女风度的大吼,“本小姐的年龄自从变成这样就静止了,要是你下次再记错的话……亲的宁悠,我会很高兴为你摆一桌苹果宴并且在这里种满我最的苹果树的。还有,我想有些人……算了,这些就够了。”看见宁悠在听见最后一句时的脸色,骷髅小姐很聪明地没有说下去。

    宁悠在听到洁希卡提到“有些人”时突然变得凌厉的眼神,在她乖乖闭嘴之后恢复了平的淡漠,转过头笑着讨饶:“算我不对,大小姐。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特别是某些女人……”最后一句压低了声音。

    “宁悠,你不要仗着自己有八分之一中国血统就在那里说什么‘女子’和‘小人’的,敢欺负我不明白……”洁希卡不依不饶地继续表示抗议。

    结果,整个天气好得过分的上午,宁悠就在骷髅小姐的抗议声中度过。

    Ⅱ青之苹果

    五之后,宁悠非常准时的出现在安洛卡家族主宅门口。

    “宁悠先生?非常高兴您能赏光。怀特森代表德·安洛卡家族欢迎您。”确认宁悠的份之后,棕色头发的男子微笑着寒暄,蓝色的眼睛里也充满了笑意。

    “谢谢。能让怀特森·理维斯·德·安洛卡先生亲自迎接,是宁悠的荣幸。”宁悠看看边不断表示着全部是她的功劳的洁希卡,德·安洛卡家族年青的族长为何会亲自来迎接自己也就不难理解。话说回来,怀特森和洁希卡生前的模样还真相似,只是洁希卡的容貌更加精致一些,难怪眼前的青年会继承她的名字。

    “早听说宁悠先生的杂货店非常有趣,在下非常希望有机会去探访一番。”怀特森·理维斯·德·安洛卡半真半假地说,手指无意识抚摸着领上的家徽。

    “多谢夸奖,S·F杂货店随时欢迎阁下的光临。”似乎觉得有些刺眼,宁悠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微微将目光从男子后的大宅上移开。

    “有机会一定会去,宁悠先生称呼我怀特森就可以了。我先带您参观一下可好?”男子仿佛没看见宁悠的动作一般继续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那就辛苦您了。”宁悠跟随着怀特森步入大宅,忽略后即刻响起的小小欢呼。

    “想必宁先生已经从某些途径听说了不少关于我们家族的传闻。”怀特森带着含义不明的表说道,意有所指的话语让宁悠不自主地瞥向边的洁希卡,想必自己的事,眼前的男人也从“某处”知晓了不少吧。

    “确实知道一些,请叫我宁悠就好。”既然是客,总要有来有回。别人先前已经表示了亲近,宁悠也不能无视。

    “那么关于我们家族的历史,应该不需要我在多做补充了。我先带您去观看家族祖先的肖像如何?”虽然是疑问句,男子却没有给予宁悠多少拒绝的余地。都这么问了,难不成还能来一句“对不起,我对你们家祖先完全没有兴趣”?那是绝对不会在这样的场景出现的对答。

    “谢谢,宁悠十分希望瞻仰。”宁悠这样说着,表示自己客随主便,毫无异议。一边在脑中回想在祖父的记事本上看过的关于德·安洛卡家族的能力和过往。

    德·安洛卡家族是阵言灵家族,即在对阵势做出感应或行动之时,该家族便会成为言灵。与其他言灵一样,所说出的话语都将成为现实。不过德·安洛卡家族的能力仅限于改变阵势和与之相关的咒符。这个家族成员大多开朗乐观,交游广泛。可是这个家族共同的瞻前不顾后,只凭冲动做事的格,也为他们招来了无法摆脱的诅咒。

    “这就是悬挂德·安洛卡家族历代祖先肖像的房间。”不知不觉怀特森已经停下脚步,他的话语拉回了宁悠的神智。“您请进。”

    面无表地跟在怀特森后,宁悠开始觉得无聊,他到底是为了什么答应洁希卡来参加这个所谓“家族典礼”?结果完全没看见除了自己之外的客人,倒是看见满是诅咒痕迹的房子和一堆残留灵气的死人照片。看见大多数照片之后都有骷髅在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做出或害羞或惊讶的动作,宁悠的眉皱了起来。

    “……对了,这是先祖洁希卡·理维斯·德·安洛卡,据说因为我的脸和她很相似,所以继承了她的名字。”怀特森的声音再次传来,恍惚间他们已经站到了洁希卡的肖像之前。

    画中的少女大概15岁的模样,蓝色的眼睛充满喜悦地看着前方,棕色的卷发披散下来,一派天真开朗的模样。宁悠突然想起了洁希卡曾经对自己叙述过的经历,那是在她画完肖像一年之后的事……

    那一,洁希卡·理维斯·德·安洛卡受邀参加一个普通的上流社会的舞会,一切都很平常。在舞会间歇,洁希卡来到花园,无意间感到花园深处有六芒星阵。天好奇的德·安洛卡家族的传人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兴奋地闯入,也确实发现了两个阵势。本来到此一切完结,可洁希卡却发现这两个阵势反向错位,于是她就很好心的把阵势纠正,结果却坏了主人家的大事而招来了诅咒。然后……她就不知不觉变成了骷髅。宁悠还记得自己曾经问过她:“洁希卡小姐,你不难过吗?”结果洁希卡像看什么怪异东西一样看着他,很单纯的反问,“我为什么要难过?我以前是过得风光无限没错,可是我现在也一样很快乐很风光啊……”宁悠听了只得苦笑,这位骷髅小姐的格有时还真是让人羡慕……

    “对于先祖给宁先生所带来的麻烦,我代表家族表示歉意。”怀特森一脸严肃的欠行礼,在宁悠刚开始有了“今后解放了”的感觉之时,他又补了一句,“今后也要麻烦了。”然后给宁悠一个大大的笑容。

    宁悠按住头低叹:“这就是阁下家族的本?”

    “您答对了。我可不敢不完成祖先的交代,请您随我来。”怀特森一改先前刻板有礼的态度,更是与洁希卡像了十成十。

    宁悠跟着怀特森一路往下,最后来到一扇漆成玫瑰色的门前。看到门上那张写着“亲的宁悠,欢迎你的到来!”的纸条,宁悠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可是洁希卡祖先特意用阵势交给在下的任务,我就先不打扰了,您还是请进吧。”怀特森带着幸灾乐祸的神,微笑着粉碎了宁悠想转逃跑的奢望。

    随着门被推开,铺天盖地的灵体苹果掉落下来,宁悠没什么感觉地看着一个个粉红色的苹果穿过自己的体,翻翻白眼叫道;“洁希卡小姐,你可以出来了!”

    “好啦好啦!连多等淑女一下都不愿意,真不绅士。”洁希卡在空中显形,“宁悠,我给你看我的宝贝!”说完,率先向前飘去。

    走过一堆灵体苹果铺成的路,宁悠毫不惊讶地看见了洁希卡口中的宝贝——“一棵结着粉红苹果的苹果树”。

    “宁悠,你不会在想这没什么了不起吧。你抬头看树的顶端。”嗤嗤笑着的洁希卡好像听到了宁悠内心的想法,伸出手指指向树梢。

    “苹果树上除了苹果还能有什么!”宁悠不甚感兴趣地随着洁希卡的手骨看去,却有些呆滞。苹果树上除了苹果当然不会有其他的东西,可是在粉红苹果树顶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一颗一半青色一半白色的苹果。

    “这次总该让你吃惊了吧!”洁希卡得意地大笑,“这可是用了极其特殊的方法培育出来的。”

    “哦?什么方法?”宁悠的好奇心真的被吊起来了。

    “一个女人一生的泪水。”洁希卡恢复了生前的样子,带着一种复杂的表说道。随后,她指了指角落的房间,果然有着隐隐的哭泣声传出。“我马上就告诉你这个故事,可是你要答应我,等你离开时收下我子孙送你的礼物。”

    看着洁希卡难得认真的表,对故事并不十分执着的宁悠还是答应了。

    Ⅲ.无尽的泪水

    洁希卡说,死后依然在不断哭泣的女子是她们分家的一个后人,生就很哭,不过对于上流社会的女孩子来说,这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缺点。特别当她还是一个漂亮又温柔的女子的时候,这更可以算是一种优点。只是,事不是那么简单。

    那个叫莲娜的女孩子教养很好,既然是德·安洛卡家族的分家出,家世自然也很不错。所以刚到了可以进入社交圈的年龄,就引来了一堆追求者。一番挑挑拣拣之后,在16岁的时候,她就早早和一个贵族子弟结了婚,一切都很顺利,就连莲娜的哭声,都已经很少听到。众人都很坚定地说,这孩子哭的毛病终会改掉的。可是……三个月后,这对幸福的夫妻就分了手。新郎发誓自己再也无法忍受和一个疯子生活在一起,莲娜哭得眼睛红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过了很久,莲娜似乎终于从这沉痛的打击中站了起来。19岁的时候,她再嫁。这一次持续的时间稍微长些,6个月后,男方提出分手。他什么都留给莲娜,只求能够离开她。

    莲娜最后一次披上婚纱是在25岁,对方是一位中年贵族,从莲娜刚踏入社交圈之时就开始了锲而不舍的追求,最终达成所愿。而这段婚姻,却也只持续了短短的两个半月。在这之后,莲娜再也没有结婚,而她每天哭泣的习惯倒是一直保留了下来。

    “她做了什么?”宁悠淡淡的问。

    “嗯……我让你自己看吧。”洁希卡手一挥,眼前的场景就变成了有着温暖壁炉的客厅。

    “莲娜,以后我会为你擦去泪水的……”傍晚时分,年轻的男子拥住新婚妻子,带着些许骄傲地许诺。莲娜则在男子的怀抱中微笑,眼角还挂着泪珠。

    一眨眼,眼前的景象变成了满是蕾丝装饰的卧室。而且,分明是半夜时分。宁悠看向墙上的钟,指向二的时针证明了他的直觉。夫妇二人似乎已经进入了深沉的睡眠,这有什么怪异之处?他不解地看向洁希卡。

    “再等等。”洁希卡的目光停留在分针上。

    两点三十三分的时候,莲娜突然坐了起来。先是四处张望了一番,然后披上外。就那么坐在上,看着前方,爆发出一阵阵笑声。大概五分钟之后,她的丈夫被惊醒。

    “莲娜,你在干什么?”男子还有些迷糊。

    “我在笑啊。”莲娜笑得有些喘息。

    “半夜你笑什么!”男子有些生气。

    “我就是想笑啊!”莲娜歪着头,非常天真单纯地回答。从宁悠的角度,能够非常清晰地看见莲娜脸上的表,那种几乎不是人类可能达到的天真与任

    “那你就笑吧!”男子躺回去,蒙住头继续睡觉。

    莲娜则依旧发出一串串令人心惊的笑声……

    后来,他们就分手了。莲娜之后的两任丈夫,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离开了她。于是,莲娜的泪水,再也没有停过。

    “后来,我就用她的泪水浇灌我可的苹果,直到她65岁的时候死亡为止。”洁希卡淡淡加了一句,“果然用一个女人一生的泪水,才能培育出这样奇特的苹果。”

    此时宁悠想的却是,如果一个女人穷尽一生的泪水,所得只是浇灌了一棵不属于她的苹果树,那么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泪水之于她,究竟有何意义?想到此处,宁悠走上前,敲了敲那扇门。“莲娜小姐,我能够问你一个问题吗?”

    “请说。”房内哭声渐停,传来了有些嘶哑的声音。

    “您究竟为了什么要哭泣呢?”宁悠选择着措辞,有些小心地问。

    “因为我想哭,如果哪一天我不想哭了,我就不再流泪了。”话音刚落,哭声再次响了起来。

    宁悠闻言露出笑容,果然是任的家族。

    “宁悠,想必我的子孙也等你很久了,我就放你回去了。不过你要记得答应我的事。”洁希卡再次叮嘱。

    很是无聊地在德·安洛卡家族住了几,宁悠向怀特森辞行。

    “你还真能忍,我一直以为你来的当天就会告辞了。请稍等我片刻。”怀特森完全没了开始时客的样子,丢下一句不知是褒是贬的话之后就径自离去,直到半小时之后才再次出现。“让你特地来一次,实在辛苦。这个就送给你当作临别礼物。”怀特森说着,递出一个半人高的扁平物品。

    “这是?”

    “真实之镜。”怀特森平静地就像在说一块玻璃。

    “米达尔洛真实之镜!?”宁悠这下是真的惊讶了,这东西怎么会在德·安洛卡家族?那么洁希卡早就料到怀特森会将它送给自己?她一再强调让自己收下它又是为了什么?

    “正是。我希望您能收下,放在您那里或许是最合适的。不过,不久之后可能会有人会因为这个而去麻烦您。”怀特森又恢复了礼数,一脸诚挚地说着。

    “那宁悠就不客气地收下了。也会记得如果当阁下光临小店的时候,会优先照顾。就此告辞。”说完之后,宁悠离开了德·安洛卡家族。

    Ⅳ.归来之后

    回到店里,宁悠小心地撕开镜子的包装。确认了是米达尔洛真实之镜,宁悠刚想把它收进内室,却听见了洁希卡颤抖的声音。

    “宁悠……帮我叫出我变化那年发生的事好吗?”

    “好,你等一下。”洁希卡陪伴宁悠那么久,从来没有用这样颤抖的声音跟他说过话,他怎么能够不答应。她有想确认的事,想必这就是洁希卡坚持让他收下镜子的原因。宁悠对着镜子念出咒文……“好了,你想知道的一切都会浮现出来。”这样说着的宁悠却背过,开始收拾散落在地上的包装纸。

    “好了!多谢你了,我早就知道是这个样子的!”不知过了多久,宁悠听见洁希卡故作开朗的声音,回头的时候,却好像看见一滴泪从洁希卡的脸上滑过。想必看错了吧,泪水是只有人类才能有的东西。宁悠讽刺地笑了,把已经变回原来的混沌的镜子收好的时候,又听见了洁希卡的大叫声:“恢复原形真得好累!本小姐还是用骷髅的样子好了,怎么说我也是骷髅中的第一美女……”

    那一天,宁悠始终都没有指责洁希卡发出的声音过于嘈杂,也没有纠正她,她重复说了好多遍一样的话——“本小姐早就知道一定会这样了,哈哈哈,我一点都不难过的。”

    后来,洁希卡恢复了平时的样子。有一天她这样对宁悠说:“宁悠,我教你种苹果好不好?我的宝贝苹果要用月初的露水,月中的雨,月底的雪,还要用……”

    一个月之后,S·F杂货店里新摆出了这样一本书——《灵体苹果种植》。(著者:洁希卡·理维斯·德·安洛卡小姐   编者:宁悠)据说,销量还很不错。

    在感叹着骷髅与人类一样无聊的宁悠还没有预感到,就如怀特森所说,很快就有客人要上门了。

    End

    水若(青月)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S·F杂货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